返回上一页 文化研究_文章列表 登录

陶东风 杜安:回到发生现场与本土文化研究的超越

问:杜安,贵州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 答:陶东风,广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1、杜安:与许多学术话语一样,“文化研...

龚鹏程:中华文化现在面临文化断层?

一、本文准备从一个故事讲起,一则中国伊斯兰的故事。 与一般人的印象不同的是:伊斯兰教虽然起于阿拉伯半岛,但只有20多...

丰子义:中国文化如何走向世界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结合当今时...

韩洁 潘宝明:《金瓶梅》饮食的社会意义探析

摘 要:明代的《金瓶梅》是我国第一部文人长篇“世情小说”, 以现实社会中的平凡人物与家庭日常生活为题材, 难得的是对...

习近平:坚定文化自信,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强调民族性并不是要排斥其他国家的学术研究成果,而是要在比较、对照、批判、吸收、升华的基础上,使民族性更加符合当代中国和当...

楼宇烈:不能丢失中国文化的主体意识

中国文化自信的丢失可以追溯到100多年以前。鸦片战争以后,国家危亡,我们向西方学习,发展现代工业生产,“师夷长技以制夷...

马中红:青年亚文化视角下的审美裂变和文化断层

摘要:文章以网络文化消费与文化再生产为考察对象,认为审美之沟不再限于两代人之间,即使在同代人内,圈层之沟、阶层之沟以...

刘小枫:历史中的隐情

为了致贺《读书》创刊四十周年,杂志社编辑卫纯纠缠我差不多整整一年,非要我写篇文章说说自己与《读书》的交谊。 前不久...

龚鹏程:学礼小记

自古以来,皆教人要“知书达礼”。近世礼崩乐坏,礼的一般教养都谈不上了,更如何深究“礼学”? 我在台湾幸而有点渊源,稍...

乐黛云:关于中国文化面向世界的几点思考

在全球化的大潮中,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五千年连绵不断的伟大文明的复兴,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发展,这种发展的深度、广度和力度...

钱乘旦:多样的文明,创造世界共同的未来

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出了“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的命题,这个命题为我们理解人类文明发展的轨迹,理解全...

汪晖 :以文化运动为方法

【习近平总书记在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将五四运动称为“伟大爱国革命运动”、“伟大社会革命运动”及“伟大...

张旭东:五四新文化的深层结构性转换——浅论白话革命的伟大意义

一、白话革命与“文化和政治的重合贯通” 今年是五四新文化运动100周年,我想借这个机会,以“白话革命”为中心,重新认...

习近平: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

文明是多彩的,人类文明因多样才有交流互鉴的价值。文明是平等的,人类文明因平等才有交流互鉴的前提。文明是包容的,人类文明因...

龚鹏程:什么是汉服

中国古代夙以“上国衣冠”自负,如今却遍地西装洋服。有些人开始反省了,所以渐渐就兴起了“汉服运动”,想发展汉服之传承。...

韩东育:东亚的乡愁:古典文化与汉字是如何在东亚文化圈中衰落的?

东亚列国在近代遭遇困厄,无疑与自身的学术状况有关。“中体西用”与“和魂洋才”一度被“向西方寻求真理”和“脱亚入欧”所...

李忠杰:文化兴国运兴

■一般来说,国运昌盛之时,文化也会有较大发展;国运衰微之时,文化也会处于低迷状态。国运昌盛、经济社会发展,文化发展条...

赵旭东:费孝通的十个文化洞见

1997年费孝通提出“文化自觉”概念,其所真正要面对的是中国人“富起来怎么办”的问题,它也是费孝通文化观的完整表述。总...

张岂之:努力提炼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

内容提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不仅是我们中国人思想和精神的内核,对解决人类问题也有重...

艾森斯塔特:迈向二十一世纪的轴心

一、大革命和启蒙运动开启了第二个轴心时代 现代性,即现代文化和政治方案是在伟大轴心文明之一——基督教欧洲文明的内...

庞朴:文化传统与传统文化

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的代价巨大的社会实验,中国人终于懂得了一个真理:未来的陷阱原来不是过去,倒是对过去的不屑一顾。就是说...

安希孟:村名与古代神话传说和民间崇拜祭祀

一 村名里的文化意蕴 每一个村名,都有一段动人心弦的历史趣闻和神奇传说,都有一段奇特的厚重历史,都有各自瑰丽的人鬼...

柴文华:梁漱溟对孔子思想的解读和转化

摘要:梁漱溟受激于中国近代社会之颓势,以救亡图存为目标致力于学术研究。他以东方文化为根,又能出入中西,客观地审视各种...

高文斌:“范式转换”与“未竟的传统”:再论胡适的问题和主义

本文论旨,在于探索胡适和他所代表的“新文化”集团与所谓“传统思想”之间的若干问题。本文的目的不是笼统地论述胡适在思想史...

曹保明:东北亚丝绸之路文化探源

我们通常说的陆上丝绸之路,是从今天的陕西西安(古称长安)出发,经甘肃张掖、武威,穿越河西走廊,出新疆,跨过帕米尔高原,...

龚鹏程:男女正,天下之大义

男女正,天下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这是...

孙周兴:技术统治与类人文明

【内容提要】 随着现代技术的加速进展,现在我们得以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尼采所谓的“上帝死了”意味着自然人类精神表达方式...

莫砺锋:功底与眼光

许多研究生入学以后,不管是硕士生还是博士生,经常会听到这样两句话,一句是:“我们的功底很差,基础很差,怎么办?”还有...

朱国华:关于金庸研究的一点思考

在本文正式开始之前,我们先要澄清一下“金庸研究”这个概念。本文所指称的“金庸研究”与金庸先生亦即查良镛先生的籍贯、家...

梁涛:国学学科何以成立?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梁涛,曾在由凤凰网、岳麓书院联合主办的“致敬国学——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启动仪式上,对“国...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