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南方周末:“台湾好人”马英九

——执政八年备受“无能”争议

更新时间:2016-05-24 00:36:03
作者: 赖竞超  

   2008年马英九上任后,很快就恢复了两岸的谈判协商,双方先后签署了23项协议,达成了多项共识,逐步实现了两岸“三通”、大陆居民赴台旅游、大陆学生赴台就读、大陆企业赴台投资等开放性措施。

  

   两岸关系也是马英九最在意的政治资本。2013年,前“台湾省议会”议长、新北市长朱立伦的岳父高育仁公开批评马英九当局无能。之后马英九接受壹电视专访时激动回应:“两岸以前对立这么厉害,我能把这么对立的两岸化解敌意,两岸的交往,无论是三通,还是共同打击犯罪,还是核能的合作,这么多的成果,这是无能吗?这样还叫无能,那以前的人呢?”

  

   横向比较全球发达的经济体,台湾这八年的数据并不算难看。因此,也有评论认为,给马英九的经济施政贴上“无能”有失公允。

  

   日本爱知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黄英哲认为,首先必须肯定马英九任内的两岸政策对两岸来往频密的贡献,维持“九二共识”,保证了两岸“面子”和“里子”都在,“但是在服贸协议问题上,马英九和他的团队没有面向台湾人民作出充分合理的解释。”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邹振东曾撰文认为,国民党输就输在没有把两岸交流带来的红利换成扎扎实实的选票。2012年大选前,他就观察到台湾媒体有一个关键词出现频率特别多——“无感”。“政治人物必须清楚:无感族其实并不是无感,只是更客气更委婉的善意表达。一旦他们从无感变成反感,他们就会用脚表达,或者用手表达。”

  

   党内改革的包袱——“他最大的错误在于没有再造党。”

  

   执政八年中,马英九担任国民党主席长达五年。有媒体评论,马英九这八年执政的表现,两岸关系最优,岛内政策其次,党内政治最差。

  

   2009年7月26日,马英九以93.87%的超高得票率当选国民党主席。接过党魁权杖后,他就重拳打击黑金政治,弱化中常委权力,与地方派系强行切割,党政军退出媒体退出校园。

  

   在《中国时报》副社长张景为看来,党政军退出校园的决策,直接导致国民党内年轻世代力量的断层,进而让国民党赖以生存的旧体系分崩离析。

  

   “他最大的错误在于没有再造党。这与国民党在2014地方选举与2016年‘中央’选举中节节败退直接相关,”张景为说,“2008年竞选领导人时,马英九的支持者中很大一部分是年轻人,今天年轻人则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马英九丧失基层和年轻人的支持,2013年是关键的一年。7月发生“下士洪仲丘死亡事件”后,9月国民党内部又爆出“马王之争”。短短两个月间发生的这两件事,让马英九沦为“国民党的最大负资产”。

  

   2013年9月,马英九借王金平赴马来西亚参加女儿婚礼之际,突然宣布掌握王金平为民进党“立委”柯建铭“关说”(向法院打招呼)的证据,开除王金平的国民党党籍(相关报道详见南方周末2013年9月12日《台湾最大“关说案”:领导说情 查办领导》,2013年9月19日《党纪服从法律 把国民党告上法庭》)。

  

   吊诡的是,反复强调捍卫司法正义的马英九,民调满意度却因此跌落至10%以下,创任内历史新低,也拿到了历任台湾“民选”领导人民调的倒数第一。台湾《联合报》当时的调查显示,只有不到两成民众认为马英九是为捍卫“司法正义”,超六成者将之视为国民党内斗。

  

   东吴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谢政谕是国民党本土派人士,在他看来,哈佛法学博士出身的马英九讲究程序正义到了“龟毛”的地步,而罔顾台湾根深蒂固的政治文化和结构。

  

   土生土长的嘉义人、日本爱知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黄英哲则感叹:“水至清则无鱼。”

  

   2014年3月,部分学生占领“立法院”,两岸服贸协议无辜躺枪搁浅,这件事无疑成为压垮马英九形象及整个国民党的最后稻草。

  

   2014年11月,台湾地方“九合一”选举,在22个县市长中,国民党从原来的15席锐减至6席,民进党获得13席。12月3日,马英九宣布辞去党主席。

  

   而在2016年的选举中,国民党更闹出了让人大跌眼镜的“换柱风波”。这次,迎接它的是雪崩式的溃败:不仅丢了台湾地区领导人位置,113席“立委”只获得35席,而民进党夺得了过半的68席。

  

   太谨慎,太规矩——“一旦遇到争议,容易踩刹车、裹足不前。”

  

   八年前还是饱受期待的台湾政坛“清流”,即将卸任时,马英九这个名字在蓝绿阵营里却是骂声四起。对于这样的结局,与马英九相识二十余载的《中国时报》副社长张景为觉得“不胜唏嘘”。

  

   马英九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尤其在意媒体对他的评论。每日上班前,他必读《中国时报》和《联合报》等各大媒体对他的报道。“总统府”办公室每日有专人为他收集并做剪报。

  

   马英九还得了一个绰号叫“马更正”。张景为就碰到过好几次。有一次,马英九向《中国时报》投来一篇肯定日据时代嘉南大坝建造者八田与一的文章,发表后遭人反击。马英九又写来回应文章,又遭到反击,他又写。这样一来一往,竟然他就一件事情发表了三篇文章。

  

   张景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马英九从台湾威权时代的高级幕僚一路走来,因此容易形成谨小慎微、规矩、稳健的个性。他认为,马英九骨子里很拘谨,“譬如说他和新闻界关系都还不错,人很亲和,但很难亲近”。

  

   媒体同行之间还盛传一句玩笑话:“对马英九的好感度与马英九的距离成反比。”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张景为就因跑“立法院”,成为马英九在媒体圈里的老相识。每回碰到,马英九都会客气地叫他“景为兄”,但即便如此,二十年间,马英九从来没有在采访机会上给张景为任何优待。

  

   在郑又平看来,马英九谨小慎微的个性,和他的家庭成长环境有关,“慈母,严父,家中独子,三位姐姐是独立、强势的女性,让马英九的个性相对阴柔。在女性强势的环境下成长,造成马英九做事谨慎且在意外界目光,这样的政治性格缺陷明显,一旦遇到争议,容易踩刹车、裹足不前。”

  

   一位曾经在马英九身边的工作人员对郑又平说,有一天,马英九作为国民党主席正在主持召开中常会,马英九的大姐马以南突然冲到会议室门口,对着马英九招手喊道,“弟弟(台湾普通话依次发第三声和第二声),你来一下”。马英九的秘书觉得马英九脸上会挂不住,特意嘱咐马大姐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喊主席“弟弟”,可马大姐并不以为然。

  

   “乏谋且寡断。”张景为这样总结马英九的个性。他对一个细节印象特别深,马英九听会和下基层都会携带笔记本,每次都特别认真地埋头记录,“明明有秘书,作为领导人他只顾埋头记录,而忘记和民众互动,有些舍本逐末。”

  

   2012年11月16日,知名国际期刊《经济学人》发表一篇题为“Ma the bumbler”的文章,被台湾媒体译为“笨蛋马英九”。此时距离马英九成功连任才10个月,其满意度已跌至历史新低13%(TVBS民调中心数据)。《经济学人》在文中辛辣点评:“整个台湾似乎出现一个共识:就是马英九是个‘无能的笨蛋’(ineffectual bumbler)”。

  

   数日后,文章的主人公现于高雄,探望84岁高龄的余光中。闲聊中余光中突然对他说:“其实bumbler是‘拙’的意思,‘拙’是踏实,负责任,不轻举妄动。”这句话好像说到马英九的心坎里,几秒钟前还面如菜色的他,立刻嘴角上扬,聊起了自己的偶像曾国藩:“曾国藩的哲学是尚诚尚拙,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

  

   卸任前三天,马英九在接受台媒专访时还在为自己苦苦辩解。5月17日,针对“无能总统”与“镜子总统”等封号,马英九一一反驳,并强调任内连续7年参加世界卫生大会等政绩,“你说我无能,我听了会服气吗?当然不服气!”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714.html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