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志松:中国知网触碰《反垄断法》高压线

更新时间:2016-05-16 23:56:27
作者: 邓志松  
益于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但签订了独家授权协议的期刊却面临丧失客户的困境。所有期刊都希望自己能被更多学者阅读和引用,但由于与中国知网签订独家授权协议,导致其他数据库不可能收录该期刊,从而致使该期刊丧失订购其他数据库的用户,而这些用户在阅读和引用中便会漏掉该期刊上的文章,进而造成这些期刊的被引率下降。这在目前主要以被引指标来评价期刊的评价体系内,容易让期刊受到伤害,长此以往,将使这些期刊在评价中处于不利的困境。[12]面对这样的风险,期刊应不会主动选择与中国知网订立独家授权协议,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独家授权协议应是在中国知网的强迫下签订的。综上所述,中国知网借助其市场地位强制期刊与其进行独家交易,实施了《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四)所列“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的行为。

  

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或构成行政性垄断

   中国知网官网上有“我国唯一经国家批准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的标语,意即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明确指定中国知网作为唯一能够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笔者未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官网等资料中找到其批准的标准和要求,我们有理由怀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很可能利用其行政权力,直接指定中国知网为独家的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

   除中国知网外,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市场上还有万方、维普等竞争者,它们作为成熟的数据库,现均能提供文章检索、论文检测或期刊的统计分析与评价等服务,应足够具备将博士学位论文进行电子出版的资质和技术水平。同时,博士论文作为一种很重要的学术资源,理应得到广泛传播,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作为“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却直接指定中国知网为博士学位论文的独家出版电子期刊,限制了博士学位论文的出版与传播。该行为涉嫌构成《反垄断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购买、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

  

三、中国知网垄断行为造成的危害后果

   (一)严重损害消费者福利

   反垄断法通过维护公平的竞争环境,促使企业不断创新,从而降低生产和销售成本,源源不断地给消费者提供物美价廉的产品和服务,使得消费者可以及时分享技术进步所带来的便利与舒适,提高生活质量,这便是反垄断法保护消费者福利所追求的最根本的社会目标。[13]

   中国知网的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的用户数量众多,包括4000多万的在校大学生[14]、6300万的科研人员[15]、800多万[16]的公务员,除此之外,还有数以亿计的公司职员。面对如此庞大的消费者群体,中国知网的垄断高价大大增加了他们的经济负担,让他们无法享受物美价廉的产品和服务,无法分享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市场的技术进步所带来的便利,提高了整个社会获取知识的成本,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福利。

   (二)不利于技术进步

   中国知网在国内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市场上的强大垄断优势,只会让其忽视数据库质量的提升,不利于加强技术开发和提升服务质量,最终阻碍整个数据库市场的技术进步。

   (三)不利于社会公共利益和经济发展

   中国知网在国内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市场上形成垄断,坐地涨价,高昂的价格限制了用户的选择和使用,从而制约学术成果的广泛传播,不利于社会公共利益的实现。同时,有研究表明,信息传播效率对经济发展有正向促进作用。[17]因此中国知网的垄断行为对信息传播的阻碍,也必然会对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四、结语

   背负着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行政性垄断双重指控的中国知网,很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因其竞争者或广大用户的举报或反垄断执法机构的主动介入而被启动反垄断调查,亦或被无数被迫将论文无偿或廉价许可给中国知网的作者、诸多因逆天的高价使用费而不堪重负的用户提起反垄断民事诉讼。不知财大气粗的中国知网面对这些指控是否能够依旧面不改色。虽然北京大学与中国知网的谈判结果尚未可知,但我们相信面对中国知网这种种垄断行为,没有人会继续沉默和忍受。就让我们拭目以待,谁将会打响“战知网”的第一枪。

  

   (本文系大成反垄断团队的实习生在邓志松律师指导下完成,团队其他成员律师亦有贡献;请业内贤达不吝赐教,大成反垄断团队同时声明保留全部版权。)

   参考文献:

   [1]数据来源:http://acad.cnki.net/Kns55/oldnavi/n_Navi.aspx?NaviID=2&Flg

   [2]http://tech.163.com/16/0407/12/BK22HK4000094O5H.html

   [3]http://money.163.com/16/0411/15/BKCOM395002526O3.html

   [4]注:中国知网对高校的授权采取整体销售的模式,将学术文章、数字图书等打包销售给高校,其整体的价格涨幅保持10%,相当于学术文章数据库和数字图书等其他服务的价格各自上涨10%。

   [5]http://money.163.com/16/0411/15/BKCOM395002526O3.html

   [6]罗向京:“知网一再涨价,作者权益何在?”《新京报》2016年4月13日刊。

   [7]http://tech.163.com/16/0407/12/BK22HK4000094O5H.html

   [8]http://money.163.com/16/0411/15/BKCOM395002526O3.html

   [9]数据来源:http://www.cnki.net/other/gonggao/bqsm.htm

   [10]数据来源:http://vipcard.cnki.net/ec/czzx/account/account.html

   [11]http://news.cyol.com/content/2016-04/12/content_12408296.htm

   [12]苏新宁:“‘独家协议’不利于学术交流”,《光明日报》2011年第5版,页码1。

   [13]罗静:“论反垄断法中的消费者福利保护——以知识经济为背景”,《消费经济》2008年第13期,页码80。

   [14]数据来源:http://www.sundxs.com/baike/10739.html

   [15]数据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248014-1.shtml

   [16]数据来源:http://mt.sohu.com/20160511/n448870274.shtml

   [17]张晓群:“传播效率与经济增长”,《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页码187。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583.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反垄断实务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