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施京吾:纳粹是如何上台的

更新时间:2016-05-12 20:57:31
作者: 施京吾  

  

   在纳粹党攫取德国政权的问题上,有一种由来已久的看法,说纳粹党上台是民主政治的结果,进而得出结论:民主也可能导致专制——甚至极权。

   纳粹党上台真的是“民主政治的结果”吗?事实到底是怎样的呢?

  

   脆弱的魏玛共和国

  

   魏玛共和国是指1918年至1933年期间采用共和宪政政体的德国,魏玛共和是德国历史上第一次走向共和的尝试,于德国十一月革命后而生,因希特勒及纳粹党在1933年上台执政而结束。魏玛共和国是公认的民主共和国,但共和国是在极为仓促的情况下,几乎一天之内建立的,有着严重的先天不足。它的建立不能被认为是德国人的共同意愿,有大量的极右翼保守势力和极左翼激进势力,从一开始就反对这个弱小的共和国。尽管德国拥有号称当时世界上最民主也最细致的宪法,但德国的政治生态又极为脆弱,社会各阶层、各党派并不齐心协力维护这个脆弱的民主政体,而是为达到各自的政治目的去破坏它。

   民主政治在当时的德国不过是权宜之计,是一种投机性尝试——德国人根本不相信民主的原则:“在那些年里,工商界、军队、大地主、负责政府的高级文官、学术界许多知识分子和舆论领袖这些权势阶层,与其说支持共和国,还不如说容忍它罢了。为数不少的权势集团一直等待时机要把他们厌恶至极的民主制度给清理掉。”

   魏玛宪法的制定也存在严重隐患,它基本是由德国法学家普罗伊斯一人拟定,其中漏洞巨大,历史学家甚至指责,魏玛宪法被“制定得自己可以废除自己”。尤其是第48条款,又被称为“独裁条款”,它赋予了总统无限权力,虽然普罗伊斯已经认识到该条款的缺陷,曾经提交过修改总统权限说明的议案,但被兴登堡总统驳回。

   魏玛共和国在政体上采取议会制,每6万人一个议会席位,不分选区,因此议员们的政治态度常常不能反映地区选民的态度,一些真正具有政治家品德的候选人往往进入不了议会。议会席位既无上限也无下限,只要得到6万张选票即可进入,在短短的14年中,进入过议会的党派多达30个左右。加上总统动辄可以解散议会,公众就要接着投票选举新一届议会,选举失去了应有的严肃性,民主看上去似乎“太多了”。

   上述缺陷都给德国政坛造成了不少动荡,使原本脆弱的民主制更加受到怀疑。但最核心的问题是,在这个民主共和国之上,还有一位不受任何权力制约的总统,一旦他突破宪法规定,所有人都对他束手无策——在魏玛,这个共和政体的头上,高悬着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总统独裁。一战失败后,德国陷入长期动荡之中,经政治家们竭尽全力的努力,德国经济逐渐复苏,开始向正常国家过渡,但1929年猝然而至的世界经济危机,导致脆弱的共和国再度陷入危机之中,纳粹运动遂成燎原之势。

   现在我们就对纳粹夺取政权的过程进行一番考察。

  

   希特勒:通过民主手段可能无法掌握政权

  

   在世界经济危机之前,纳粹党一直处于德国政治活动的边缘,相当程度上只能算巴伐利亚州的地方性小党。希特勒出狱后,德国的形势对纳粹党非常不利,逼迫它只能走合法道路,希特勒也始终是这样表示的。在经济危机前的实际政治活动中,纳粹党也取得了一定成绩,如在萨克森州获得过5%的选票,在梅克伦堡获得过4%的选票,在巴登州则达到了7%,在国会选举中也有2.6%的选票,拥有12个席位。但这一成绩与纳粹党夺取全国政权的目标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经济危机后,纳粹党的议会席位呈爆发性增长,于1930年9月14日进行的议会选举,一举获得640万张选票,拿到了107个议会席位,一跃成为仅次于社会民主党的第二大党。这一结果当然可以视为“民主结果”的一部分。但进入议会并不等于取得政府权力,纳粹党至少要获得议会半数以上的支持才能得到组阁权,而议会中另外两个主要大党——社会民主党和基督教中央党,以及长期占有一定席位的德国共产党,始终拒绝推选一个由纳粹党领导的内阁。这样,尽管纳粹党在议会的席位在此后有着更大幅度的增长,却因为得不到其它党派支持,无法获得组阁权。可以说,只要议会民主坚持下去,希特勒就不大可能成为德国总理。

   体现德国民主制的另一个重要程序是总统选举。魏玛共和国先后产生过两位总统,先是艾尔伯特总统,他去世后由兴登堡接任。兴登堡第一个任期期满后,德国于1932年2月开始新一轮大选,一共有四位候选人,由柏林市长萨姆为首的无党派委员会提名现任总统兴登堡为候选人,纳粹党提名希特勒为候选人,德共提名台尔曼为候选人,民族人民党提名迪斯特贝格为候选人。

   希特勒参加总统大选,是在2月22日柏林体育馆纳粹党召开的群众大会上由戈培尔宣布的,他当时底气十足,可德国人用选票给了纳粹党迎头痛击。

   3月13日投票后,兴登堡获得了1860万张选票,希特勒获得1140万张选票,台尔曼获得500万张选票,迪斯特贝格的选票为255万张。但兴登堡所获得的选票数量离直接当选还差0.4%,大约为15万张。这样,在淘汰了迪斯特贝格后,4月10日进行了第二次投票,结果是兴登堡获得1939万张选票,希特勒获得1341万张,台尔曼的选票则减少了一百万张。兴登堡再度当选德国总统——这时,他已经是85岁的老人了。

   在这次选举中,希特勒花费了不少心机,在选举前他还不是德国公民,是于1932年2月26日才通过有争议的手段宣誓效忠魏玛宪法,从而获得公民权的。选举过程中,纳粹党党徒四处制造事端,在选举会场斗殴,制造流血事件。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在一战战败后弃位逃跑的弗里德里希?威廉王储也将选票投给了希特勒——他是在承诺保证不干预德国政治生活的情况下,才于1923年被允许回到德国——他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其行为对德国强大的极右势力起到了恶劣的示范作用。此外,希特勒选票的一个主要来源是一战后成长起来的德国青年。

   当然,这不等于纳粹党在利用民主的问题上一无所获,在随后进行的普鲁士议会选举中,纳粹党从9个席位猛增至162席,超过了议会的法定半数,形成了控制普鲁士州的局面。

   但正是民主制度的存在,在内阁的产生和总统选举两个重要选择中,都拒绝了希特勒及其纳粹党上台的可能,希特勒始终没有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或者说获利甚微。事实上,希特勒自己也意识到,通过民主手段,他很可能永远都无法掌握德国政权,正如戈培尔所说的那样:“我们务必在不久后取得政权。否则我们就难以活到选举胜利。”希特勒执政走的是另外一条路。[page]

  

   布吕宁政府:总统独裁的产物

  

   德国政治走向的重大转折是米勒总理的下台。社会民主党自杀性的辞职行为,给德国带来了无穷后患。

   1930年3月27日,由社会民主党赫尔曼?米勒领导的内阁宣布辞职,历史学家们认为:“这一天是魏玛民主制度真正垮台之日。那时,这不仅仅关系到一个联合政府的结束和总理的更迭。1930年3月27日这天开始了不具备议会多数的执政时期,更加不幸的是,这天决定了整个政党国家的命运。”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希特勒和纳粹党还远离着德国的政治生活中心,纳粹党在议会中仅占2.6%的席位(12席),是绝对的少数派,但德国实际的独裁统治已经开始了。

   3月30日,兴登堡直接任命中央党国会党团主席海因里希?布吕宁为德国总理,这样,布吕宁成为非议会任命的少数派政府总理。很显然,一个少数派总理的施政纲领很难得到议会的支持,布吕宁不得不更加依赖于寻求总统的支持,原本对议会负责的内阁总理,就变成了对总统个人负责,一旦失去总统支持,政府便难以为继了。

   布吕宁是一位严肃的政治家,他面对的兴登堡总统却是一位顽固不化的老人。布吕宁先后在解散“钢盔团”和与社会民主党建立联合政权的问题上开罪于老总统,而兴登堡的眼界“从来就没有越出19世纪普通的普鲁士军官水平”,这个右翼的老总统因种种原因不愿意看到一个有左翼色彩的政府。他渐渐对布吕宁不满起来。

   随着世界经济危机对德国经济冲击的加重,到1932年3月,德国已有610万登记失业人口,布吕宁政府左支右绌,竭尽全力也无法扭转德国的经济形势,尤其在当年5月20日颁布的一项垦殖法令,彻底激怒了兴登堡。5月29日布吕宁在觐见总统时,总统给了他一张纸:“一、由于政府太不得人心,它已不再享有从我处获得发布新的紧急法令的许可。二、政府已不再享有从我处获得作出人事变动的权力。”

   历史学家们认为,宪法第48条款“是宪法制定者们仅仅考虑到在类似内战的情况下发生威胁到公共秩序与安全的骚乱而制定的,如今却沦为无妥协能力的政客处理日常政务的廉价处方”。5月30日,布吕宁政府辞职。

  

   巴本内阁:众叛亲离的极右政府

  

   尽管布吕宁是右翼少数党领袖,中央党毕竟还拥有议会14.8%的议席。但接下来的弗兰茨?冯?巴本,不仅没有党派,还被视为中央党的叛徒,他对总统的依赖程度自然也就更甚于布吕宁——事实也是如此。

   巴本1879年出生于一个世袭贵族家庭,本人就是一个极端保守且想法古怪的极右翼政治家,在出任总理之前本是中央党成员,但他坚持反对中央党与左翼社会民主党的合作。他在1931年10月2日的一次讲话中说,要建立一种“民族基础上的独裁”,后来又发表文章表示要“清除社会民主党在普鲁士的优势”“把纳粹分子拉入政府共同担负责任”,总体说来,是在倡导一种德国各种形式的极右分子大联合。这些观点深得兴登堡的欢心,巴本作为总统亲信得以成为总理人选。中央党得知巴本将在未经党的认可情况下出任德国总理,把他视为党的叛徒,要将他清除出去。在决定清除之前,巴本退出中央党。

   1932年6月1日,巴本被任命为德国总理——他是在完全失去议会支持情况下就职的,因此,他在就职后的第一次内阁会议上就向总统申请解散国会,并于次日发表声明:议会民主的混乱管理必须结束。结果,巴本的内阁不仅遭到左翼反对,也遭到持自由主义观念的右翼的一致反对,甚至与巴本过从甚密的纳粹党都对此感到不妙:这将导致纳粹党在新的议会选举中失去选票。这样,纳粹党的议员在国会中与巴本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国会解散后,于7月31日进行了新的选举,正是在这次议会选举中纳粹党大获全胜,得到了全部608个议席中的230席,一举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这与纳粹党组阁所需要的绝对多数305席还差75个席位。这样,内阁总理仍是巴本。

   议会选举后,巴本按照自己的奇思妙想,企图将议会第一大党纳粹党拉入自己的内阁,并允诺给希特勒副总理的位置,建立一种“双头政治”,但希特勒只想做总理,拒绝了巴本的引诱。随后,总统召见了希特勒,以考察希特勒执政的可能,希望他加入巴本内阁。希特勒表示,要“为他自己和他的党取得政府的领导和全部的国家领导”。希特勒提出,在签署向总统提交的各种指令前提下,要保证总统在宪法第48条下享有绝对权力。但总统顾问意识到这实际上将威胁到总统的地位,拒绝了希特勒的要求。结果不欢而散。

11月24日,兴登堡通过国务秘书迈纳斯发表声明,明白无误地指出:希特勒所希望实现的那种总统内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511.html
文章来源:《同舟共进》2016年5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