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涛:当我们谈论魏则西

更新时间:2016-05-04 23:24:26
作者: 洪涛  

   前天早晨,我们一家人正在吃早饭。看到朋友圈魏则西事件刷屏,我跟先生聊了两句。女儿问什么事,我说,有个中国的大哥哥,得了一种癌症,他通过百度找到了一家医院,花了很多钱去看病,结果前不久死了。

   女儿问:“怎么死的?那个医院的医生被关进jail了吗?”

   我答不上来。我那时候甚至都不知道涉世的医生是谁,只看见满屏都在骂百度。

   昨天下午,阳光很好。草坪是毛茸茸的新绿,像一张厚厚的大地毯。我在车库门口的草坪上看我新开的郁金香。对门的莱宁老头儿走过来,开心地跟我打招呼。莱宁从路透社的退休,去年冬天前他帮我一起种下了这些郁金香的球茎。

   “嗨!天气真好!有啥新鲜事吗?”莱宁跟我闲聊。

   “啊,我在看这些花,你看有些叶子被兔子吃了……嗯,你有没有听说中国这两天出了一件医院的事,有个年轻人得癌症,死了。”我满脑子还都是朋友圈刷屏的魏则西事件,顺口跟他聊聊。

   “没有啊?怎么回事,是医疗事故吗?”

   “应该不算,嗯,那个小伙子发表了一篇文章,看样子是那家医院提供给他的是不诚信的无效的医疗。”

   “喔!那家医院有麻烦了吧?”

   “好像还没有……你知道,中国的医院跟美国的不同,我们的医院系统主要是公立的,就是政府所有的。这次出事儿的是一件军队的医院,但是据说负责那个病人的科室被卖给了一家私人机构。”我字斟句酌地,费劲解释。

   “你的意思是说,军队医院跟私人机构有利益交换?”莱宁有点蒙。

   “额,有可能。不过那个病人是通过百度找到的这家医院,所以现在中国的媒体和群众都很愤怒,在集中批评百度。”医院的事情说不清,我把事情拐到了目前的热点上。

   莱宁看样子没想到过来看个花聊个天会遇到这么复杂的问题。他有点懵,不过还是努力跟上事情的发展节奏:

   “那么媒体怎么调查这家医院的?医院给病人赔偿了吗?”

   我没法回答莱宁。

   这件事已经刷屏三天,我的朋友圈阵营对峙,朋友们明里暗里针对这件事情站队。看样子,出了医疗事故骂不骂百度,已经成为中医和转基因之后成功策反朋友的话题。

   骂百度不是新鲜事。百度树大招风,而且本身有缺陷,骂起来不费劲。从道德层面,我们也习惯于要求成功的人负担更大的责任,就是“达则兼济天下”,对于为富不仁的公司,向来是最为鄙视的。这也是为什么最近骂百度已经成为了政治正确。就我所见,这次有百度前员工因爱生恨骂百度的,有一贯批评百度的业界大V,还有“不管有理没理,反正骂百度我就高兴”的愤青,还有很多因义愤而恨百度的群众。

   老实说离开百度以后,看到人骂百度医疗推广的事儿我挺高兴,因为这些问题如顽疾,我们在内部说不管用,外部人骂还能痛点,有种“哈哈你看我说的对吧”的认同感。包括上次血友病吧的事件。这次的事情,如果发言者不是着眼在医疗事件本身而是着眼在百度身上,也是一个绝好的佐证,人命关天的大事,人人揪心。

   但两三天过去了,朋友圈还是在专注骂百度,我就开始惊讶了。怎么还是在外边绕,骂不到事情的关键呢?

   这次事情和血友病吧事件不同,简单说,直接杀人者不是百度(如果我们用杀人这个说法的话)。责任主体第一是当事医生和肿瘤科,第二是莆田系和武警二院,第三才是百度CCTV以及监管部门,正常情况下,我们会按责任轻重排序,一个个来骂。但先骂百度也没啥,前面说过了。但怎么骂来骂去,三天过去了,还是80%在花式骂百度,10%在翻莆田系的老账(对这次事件的新鲜采访几乎没有),还有10%是百度系的反击,对核心责任人和单位的追踪报道几乎没有。

   回到事件本身。以正常的简单的思维来追问魏则西事件,大概你会问这些:

   一,魏则西事情如何定性?是医疗事故还是别的什么?

   二,与此相关的法律法规是什么?武警二院是否违反法律法规,是否应接受惩罚或应该給死者提供赔偿?

   三,以魏则西的案例看,医院管理的现行法律法规是否有漏洞?监管部门是否需要加强相关立法?

   四,事件的其他相关方,比如传播机构,百度,CCTV等,它们行为是否违反法律法规?如果不构成违法违规,相关法律法规是否需要增补?

   这几个要点,随便在公司找个会写PPT的人,花几分钟就能写出来吧。给一群小学生解释,也很容易能说明白吧。回答问题需要专门知识,比如我跟我的好朋友聊魏则西这个事情,要给她解释“百度搜索”和“百度推广”的区别。但任何一个人要提出上述问题,只需要常识。但事实是没人这么问。相反,我看到有人问“为什么放弃对直接责任方的追责?”,他马上被指为给百度洗地。好吧,这逻辑实在酸爽。

   我们的思维如此跳跃,跳过了种种概念和分解步骤,直接把议题从「如何看待魏则西在莆田系医院接受治疗去世」置换成了「魏则西死了该不该骂百度」。

   我很好奇,我们怎么会如此默契地放弃议事原则,跳过那么多小孩子都看的出来的重要议题?

   我有一种被侮辱智商的感觉。

   于是我问了北京的媒体朋友。副总编级别,能接触到核心信息的那种。他说,为什么不报道你说的那些?因为宣宣有精神,这个事情,一不许报道跟部队医院相关,二不许报道跟医疗改革相关。他说对于媒体来说,持中调查魏泽西之死是谁的责任,绝对得不偿失。可以调查莆田系,调查他们和免疫疗法到底有没有合作,调查武警二院则几乎不可能。

   明白了。换做我在媒体,我也不会做这个调查报道,不要说得不偿失,根本就连费劲写的稿子都发不出来。不过这两条精神“此地无银三百两”,赤裸裸地告诉你你不需要知道什么,你也可以理解为比较接近的真相是什么。对了,你有没有见过“蒙蔽”二字怎么写?你有没有见过“愚民”二字怎么写?

   我学新闻出身,看事情的视角偏媒体。我的很多同学朋友至今仍然在新闻媒体工作。我们曾经追逐过新闻理想,很多人到今天仍然没有放弃。这几年传统媒体式微,最重大的变化不是报纸电视被互联网取代,而是媒体作为社会公器角色的逐渐消解。有多少事情不让报道,有多少报道被规定好了口径。今天的读者要想接触到一个事情的真相,比十年前更难。

   你说我们有了网络,有了自媒体。今天的言论更自由了。不错,我们确实有了很多自媒体,很多大V,但是很多自媒体采取的立场是个人立场,或者如某大V所说,他不是“跨界公知”。专业的公知多了,对事件做全景式深度报道的媒体呢?换句话说,评论多了,报道少了。观点多了,事实少了。公知多了,记者少了。

   想起今年奥斯卡获奖影片《聚焦》,一个团队为了一篇报道花费了一整年。今时今日,美国的传统媒体也早已不如往日风光,但至少他们还有记者在做真正的深度报道。而我们的媒体人,处境就艰难得多了。历史上我们曾经有少数风气开明些的时期,还能看得见南方周末二十一世纪南都周刊的民生报道。这几年风声鹤唳,媒体人动辄消失,深度调查报道快要绝迹,这也是许多媒体人干脆投奔新媒体的原因。

   专业媒体报道式微带来的结果,如魏则西事件所呈现出来一样,是理性让位于感性,片面取代了整体。在民众知情权和智力开发方面,我们好像是在倒退。

   但且慢,就算专业媒体不报道,围观群众就看不出来事情的重点吗?我们傻吗?

   有人跟我说,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但能解决掉一个百度,不也是好事吗?我们对那些不能改变的部分已经不报希望了。我能理解。我们被捆绑得太久,已经习惯了这个姿势。能有个出口,就已经很不错了。以往发生的事情,当被设置了不可说的界限并吃了很多苦头后,我们习惯了集体沉默。而这次,在不可说的范围之外有百度可骂,于是火力都集中了过去。大家对不可说的部分心知肚明,于是在能说的对象上翻来覆去扔炸弹。只是有点文不对题,因果关系绕了一些,让人看起来有些费劲。

   所以我们当然不是傻子。作为群众,我们明明白白地知道即使还有更值得追究的事情,但也会特别懂得国情地知道无法追究。说白了,不敢骂,骂了也没用,还会殃及自身。那么,就追打一番百度,弄出些结果是一些。

   这到底算是进步呢,还是退步呢?

   这真是一副奇妙的场景。一边是当权方把持着议题的范围和披露事实的尺度,另一边是群众心照不宣地在一个话题上情绪化地狂欢。恐怖的是,在大批群众情绪激动地讨论事情时,往往是让某些特权者悄悄达成自己的目的。就怕你刷了三天朋友圈,你的的愤怒遮盖了事情真相,消耗掉了你在这件事情上的所有注意力。然后,热点就过去了。

   不能批评部队医院,也不允许置喙医疗改革,因为这些领域是特权与公权力所在之处,是我们国家的法外之地。他们豁免于媒体监督与批评,也豁免于公义与平等。

   说到底,想想看我们在谈论魏则西事件时,我们在有意无意回避些什么,大概就能意识到,我们有多习惯在敏感领域不说话、有多自觉地尊重特权集团的利益。但是,至少让我们在理智上,在思想上,努力不放弃对事情的真实看法,努力保持清醒。最可怕的难道不是我们在日复一日的监管中,失去了探索真相的意识、失去了自由的能力?

   写这篇,是真心觉得这三天骂百度,百度不冤枉,百姓冤枉。我们被剥夺的东西在这里一览无余。比如了解事实的权利,报道的权利,批评特权集团的权利,追问事实和议事的公民能力。

   这当然正是一些人愿意见到的。但希望我们还有意愿和能力,去看得见允许报道的,也看得见不允许报道的。拥有对恶的义愤和激情,也拥有分析事情的方法和理智。不让喧哗蒙蔽智识,也不丧失对特权的警惕。在舆论自由被阉割,权力范围被缩水的环境里,要想认识事情的真相越来越困难。如果我们不甘于被蒙蔽被侮辱智商,就得花更多力气。

   今天国家网管办协同多家单位进驻百度调查了。监管部门进驻百度,对于百度在医疗推广业务方面的优化应该有推动作用,让百度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滑稽的是,“魏则西在承包了三甲武警医院的莆田系医生手里丢了性命”,这个事件带来的第一个结果不是医生、莆田系、武警医院的处理,而是百度的整改。我猜连魏则西本人也不会想到因他的离世最快受到震动的是百度。另外,这个处理会不会成为有关部门回应魏则西事件交出的“说法”,然后就此无下文。无论如何,这可以看做是管理部门对舆论与民意的回应。那么接下来,我们要不要把舆论火力集中在莆田系和武警医院,让政府部门进驻进去?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306.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蔚蓝熊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