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耀铭:重建学术期刊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更新时间:2016-04-27 22:43:35
作者: 张耀铭  

  

   公信力,《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使公众信任的力量。公信力的概念在中国使用时间较短,2003年以后才逐渐成为研究“热点”。从已有的研究来看,主要有“信用”观、“资源”观、“能力”观、“信任”观,这些观点分别从某一个侧面揭示了公信力的内涵。综合这些研究,周治伟对公信力做出这样的定义:“公信力是指公共权力领域与公民社会领域中以组织形态存在的行动者(公共机构)及其具有‘公共性’的抽象存在物(主要包括语言、制度、权力、货币、真理等)因赢得公民的普遍信任而拥有的权威性资源。”公信力的权力主体主要包括政府、传媒、司法、组织,这些公共机构的行为不仅关涉到自身,更重要的是具有公开和公共的影响。由此,我们认为“公信力”的本质意义在于:第一,公信力映射的是一种公共权力,非公共权力也就无所谓公信力;第二,公信力是在长期的发展中日积月累而形成的信任资源,既是一种社会系统信任,同时也是公共权威的真实表达;第三,公信力指的是权力客体对权力主体在公正、公平、守信等方面的评价,获得权力客体信任、信赖的权力则具有公信力;第四,公信力权力主体与权力客体的非均衡性特征,决定了权力客体的弱势地位,一旦权力主体出现诚信、公正问题,必将导致信任的破裂。权威性,是指权力部门发布的信息或做出的决定是否具有相对的不可质疑性,如果这些信息和决定经常遭遇质疑,则不具权威性。公信力是权威性资源之一,一旦受到损伤,便会造成较大面积的“信任危机”。

  

   就学术期刊而言,所谓“公信力”,当然与其掌握的权力有关,而其所掌握的权力实际就是学术成果的评价权,能否公平、公正地对待(评价)作者及其作品,是衡量其公信力的标准。所谓“权威性”,则是指其发表的学术成果的学术意义或贡献不会令人生疑(并非指不可商榷),创新性成为当然的标准。公信力与权威性有区别也有联系,两者都是针对期刊可信度的判断,但侧重不同。“公信力”更多地指向学术期刊的运作过程的公平、公正乃至公开;“权威性”更多指向学术期刊发布的学术成果的质量和影响力。

  

   学术乃天下之公器,学术期刊则是学术成果最重要的传播平台。今天中国的学术期刊虽不至已完全沦为私器,但毋庸讳言,已陷入学术利益的泥淖之中,这是不争的事实,学术期刊正在遭遇公信力和权威性的空前危机。因此,要维护学术作为天下公器的本来属性,重建学术期刊的公信力和权威性就显得尤为重要。那么,学术期刊公信力和权威性危机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造成危机的原因是什么,如何挽救危机并重建学术期刊的公信力和权威性,这是亟须学术期刊界、政府管理部门和学术界回答和解决的问题。

  

   一、学术期刊“乱象纷纭”及其根源

  

   如果说,学术期刊公信力和权威性出现了危机,那么,一定是公信力和权威性的来源出现了严重问题。一般说来,媒体的公信力和权威性来源于其受众的信任和服膺,在这方面,学术媒体原本较之公共媒体具有天然的优势,因为公共媒体人与其受众(社会大众)不属于同一社会团体,要获取后者的信任需要多方努力;而学术媒体大多属于某个学术共同体,媒体人与受众是同体的。但是,在中国出现了例外,学术期刊体制不仅造就了期刊的“行政级别”,还有所谓“职业编辑”,加之众多的综合性期刊不再属于某一学术共同体,受众与期刊的疏离难以避免,这就为学术期刊公信力和权威性来源的断裂埋下了伏笔。可见,首先是学术期刊体制对公信力和权威性的直接影响。在很多时候,体制决定了一切,在这样的期刊体制下,造成公信力和权威性断裂的其他原因就乘虚而入了。

  

   学术期刊公信力和权威性的断裂与学术期刊乱象纷纭基本上是同时态的。随着市场经济中的不良现象向学术领域的不断渗透,随着以量化为主导的学术评价越来越强势,学术期刊受到了双重压力的夹击,由原先的边缘地带被推向风口浪尖,屡屡成为被质疑、被抨击的对象。早在2012年,《中国社会科学报》就发表《祛痈扶正,学术期刊治理势在必行》的报道,记者在文中指出:学术期刊乱象纷纭,存在买卖版面、违规增刊、页数增多、“假刊”、虚假引用等现象,“诸多乱象是期刊异化的产物,严重败坏期刊自身形象,玷污学术风气,令学者深感忧虑乃至愤怒”。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期刊,显然不公平。不过,现状确实堪忧,在某种意义上说学术期刊得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在笔者看来,主要存在以下乱象。

  

   乱象之一:“假刊”牟利

  

   “假刊”现象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出现,据《法制日报》2001年报道,河北省《承德医学院学报》某些编辑人员为了捞钱,竟私自出版盗版学报,受到了新闻出版部门的查处。据《中国青年报》2013年报道,北京电力高等专科学校早在2000年就已合并至北京交通大学,但《北京电力高等专科学校学报》仍在出版,每月出版3期,收取版面费。为骗取外界信任,该学报还伪造了《期刊出版许可证》和学报官方网站。《北京电力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2期共刊载259篇论文,涉及除港澳台外的31个省(区、市)的340名作者,其中既有副教授、教授,也有小学甚至幼儿园教师。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查明这是典型的“假刊”,根本不具备法定出版条件,因此依法予以注销。

  

   乱象之二:增刊泛滥

  

   增刊是指由新闻出版管理部门批准后在正常刊期外增出的刊物,原本是为了解决刊物因刊期、篇幅所限,导致供过于求矛盾的一种变通办法。根据有关规定,每本合法期刊,一年可以出版1~2期增刊,并可适当收取一定数额的工本费用。由于增刊的主管单位、主办单位和刊号都与正常周期出版的刊物完全一致,不能称之为非法出版物或违规出版物,所以具有一定的“官方”背景和市场需求。不少学术期刊看到了“商机”,争先恐后地出版增刊。一时间,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增刊:有待价而沽,不计稿件质量,只要给钱即可发稿的增刊;有出让增刊编审权,由某组织或个人买断编审权的增刊;有由几个编辑分版承包组稿合成的增刊;有企业或单位赞助因而也主要刊发这些单位作者文章的增刊。学术期刊出版增刊,既有经济利益的驱动,也有“职称稿件”的压力,致使一些质量低劣的文章得以发表,并堂而皇之地以合法身份进入学术资源库中。2005年,教育部曾通报批评《现代中小学教育》滥出增刊,以此作为创收手段,“严重损害了高校期刊界的形象,腐蚀了编辑队伍,破坏了出版工作秩序,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的影响”。2012年,文学期刊《大家》违背办刊宗旨,擅自出版理论版,刊登论文,牟取钱财,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结果遭到停刊整顿的处罚。

  

   乱象之三:买卖版面

  

   据了解,国内自然科学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末,当时因纸张、出版及发行费用急剧增加,绝大多数科技期刊出现亏损,且数额日益增大。为解决这一棘手问题,1988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出台了《关于建议各学会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的通知》。通知称:“各学会的学术期刊是各学科领域全国同行共有的论坛和财富。在经费问题上,除受托承办单位给予支持外,还应该争取各有关部门和单位的支持。收取论文版面费是合理的,也是可能的。因此,建议各学会的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不过,通知还特别强调学术期刊“不得以任何理由或形式出卖版面,使期刊质量受影响”。人文社科学术期刊买卖版面的始作俑者虽无从查考,不过搭车跟风的现象却屡见不鲜。跟风者之所以热衷于“跟”,归根结底是利益驱动。其实,国内办得比较好的人文社科学术期刊都不收版面费,恰恰是一些经费短缺、学术水平差的期刊收取版面费,刊物越编越厚,论文越发越短,钱越收越黑。论文买卖,买了利益卖了学术,发表的多是粗制滥造的学术垃圾,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乱象之四:学术平庸

  

   有人以“井喷现象”形容学术论文近年的生产和发表。在这种虚假繁荣的背后,是数量与质量的不成正比,是学术质量不高、学术观点雷同、论证重复的平庸之作泛滥,是“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大量发生。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的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统计显示,1997~2007年的10年间,在前145个国家中,中国论文总数排第13位,论文引用数排第6位,但单篇论文的平均引用数却位居第117位;尤其在2000年以后,在论文总数加速增长的同时,单篇论文的平均引用数却下降至世界第124位。学术平庸的主要表现形式是低水平重复、肤浅分析和把学术变成“娱乐至死”的舞台,其本质特征是思想能力的缺失,阿伦特称之为“平庸之恶”。平庸之作表面上看具有某种吸引力,其实是无聊的伪学术,不可能长久。音乐教育家托马斯?塔珀曾这样评论:“平庸的作品最初会使人很开心,甚至会迷住我们,但很快就会让我们厌烦,使我们以后几乎没有耐心去听它。”学术平庸对学术的蛀蚀,比学术不端更为普遍、更为严重,因此也更难揭露、更难治理。学术平庸与鸡肋期刊,互为因果,恶性循环,这是对学术生态的巨大伤害。所以,不少有识之士呼吁:拒绝平庸,超越平庸!

  

   乱象之五:虚假引用

  

   学术期刊作为学术成果的发布平台具有学术评价的功能,同时作为期刊主体又是被评价的对象。专业评价机构借助行政权力部门的青睐,高举“量化评价”的指挥棒,通过采集各种引文数据对学术期刊分等定级,并发布排行榜或排名表,一时间搞得周天寒彻,进入者弹冠相庆,落选者垂头丧气。有的期刊为挤进核心期刊的行列不惜造假,拉帮结盟互相引用对方的论文;有的期刊要求作者提交的论文必须引用本刊发表过的论文,以提高影响因子;有的期刊公开悬赏学者在CSSCI来源期刊发表引用该刊的论文,每条“奖励”500元;有的期刊为不跌出排行榜或排名表,甚至施加各种糖衣炮弹;有的期刊为了迎合核心、来源期刊评选的偏好,更在选稿、用稿和参考文献等方面投其所好,逐渐丧失了学术个性和活力。

  

从以上分析不难看出,“假刊”牟利、增刊泛滥、买卖版面、页数增多、虚假引用等现象,看似乱象纷纭,各不相同,但从中都可以看到利益纠葛清晰的影子,这是诸种乱象的共同动因。近年来,学术期刊与学术乱象、权学交易和钱学交易等不良风气越来越多地联系在一起,确有少数期刊人难辞其咎。他们丧失了道德底线,把学术期刊作为谋取私利的资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07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