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心伯:新常态下中美关系发展的特征与趋势

更新时间:2016-04-26 01:05:01
作者: 吴心伯  

   2015年,中美关系大体在近年来形成的新常态下运行,摩擦、竞争与协调、合作并存,但这并不是双边关系既有模式简单循环的一年,美国对华态度出现了新的趋势,中美在一些领域的竞争与摩擦导向了不同的结果,中美合作取得了新的进展,双边互动也有了新的特征。对这一年中美关系的分析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把握其在新常态下的特征和今后的走势。

   一、摩擦与竞争导向不同结果

   摩擦与竞争仍是2015年中美关系的主要特征之一。两国在一系列领域的分歧给双边关系带来了紧张和波动,对这些问题的处理方式和后果也对中美关系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经济层面问题。中美经济摩擦在双边和多边层面均有体现。在双边层面,中国长期关心的美国对华高技术出口控制和改善中国企业在美投资环境方面缺乏实质性进展。另一方面,美方继续抱怨中国商业环境的变化,认为中国调整相关经济政策、加大反垄断力度,使在华美资企业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中美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谈判未能取得重大进展,表明中美在中国投资市场开放问题上仍存在较大分歧。在多边层面,作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重要抓手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在10月初达成协议,奥巴马曾多次公开表示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目的,就是不让中国制定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的规则,因此这个不包括中国的亚太地区经济合作协定是美国与中国开展地缘经济竞争的重要工具,并具有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与此同时,中国继续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以期建立更符合大多数东亚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合作安排。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和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经贸规则的制定,中美在经济领域的规则之争将更趋激烈。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由于担心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受到冲击,奥巴马政府竭力反对中国成立亚投行的倡议。美国不仅自己不参加,还对其盟友进行劝阻。然而,由于亚洲地区存在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需求,国际社会对中国在国际经济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寄予厚望,包括众多美国盟友在内的57个国家最终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中国亚投行倡议的空前成功使美国的阻挠遭到挫败,国际社会甚至美国国内主流舆论都认为奥巴马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在第七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美方与中方讨论了维持国际金融体系稳定的问题,中方表达了积极意向,有助于减少美方对中方意图的疑虑。在此背景下,奥巴马政府开始调整对亚投行的立场,从抵制转向欢迎,并表示将来不排除与该机构的合作。习近平主席访美期间,美方表示“欢迎中方不断增加对亚洲及域外地区发展事业和基础设施的融资支持。国际金融框架正不断演进,以应对在规模、范围和多样性方面都在发生的变化,并将包括以高标准和良好治理作为核心原则的新机构”。中方则表示要加强对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非洲发展银行、泛美开发银行的捐资支持。这意味着中美在国际金融合作上达成了重要谅解。此后,美方支持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篮子货币,美国国会也在延宕多年后批准了IMF2010年的投票权改革方案。中美在亚投行问题上的较量以美方失败告终,美方适时做出明智的政策调整,支持和接受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力图避免中国“另起炉灶”,有利于推动两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进一步的建设性合作。

   网络安全问题。网络安全问题是近年来中美摩擦的一个新领域,并呈激化趋势。2013年“斯诺登事件”后,美国试图在通过网络从事政治、安全情报搜集和从事经济情报搜集二者之间做出区分,指控中国政府和企业对美从事网络商业间谍活动,并在2014年5月以此为由宣布起诉5名中国军人,导致“中美网络安全联合工作组”对话中断。2015年,美国联邦人事管理局宣称其网站遭到入侵,大量个人信息被黑客获取。奥巴马政府随即将矛头指向中国,并威胁要对华采取报复措施,中美在网络安全领域的摩擦加剧。为防止网络安全问题影响习近平主席对美国的访问,中方派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以习近平主席特使身份,率公安、安全、司法、网信等部门有关负责人访问美国,同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国土安全部部长杰•约翰逊、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等举行会谈,就共同打击网络犯罪等执法安全领域的突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达成重要共识。习主席访美期间,先后四次专门谈论网络安全问题,向美方充分表达了反对网络商业窃密等违法犯罪行为,寻求与美方合作打击网络犯罪的意愿。双方公布了在网络安全问题上达成的四点共识:各自国家政府均不得从事或者在知情情况下支持网络窃取知识产权,包括贸易秘密以及其他机密商业信息;双方对对方就恶意网络活动提供信息及协助的请求及时给予回应;建立两国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高级别联合对话机制;共同继续制定和推动国际社会网络空间合适的国家行为准则。中美达成的上述共识有利于缓解两国在该问题上的摩擦,被美方视为习主席访美期间所取得的重要成果。12月初,中美首次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高级别联合对话在华盛顿举行,双方达成《中美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指导原则》,并同意通过桌面推演、建立热线、专家对话等一系列行动共同推进这一领域的合作。这次对话及其所取得的成就表明中美网络安全合作进入新阶段,在经历多年的纷争与摩擦后,终于“以建设性的方式合作解决双方在网络安全领域面临的共同挑战”,把分歧摩擦转化为合作亮点。

   南海问题。随着中国南海岛礁建设的顺利推进,美国调整了介入南海问题的方式和力度。2015年春,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初具规模,美方对中方开展岛礁建设的速度之快和规模之大感到意外,认为近年来美国很大程度上以外交形式介入南海问题的努力未获成功,要阻止中国在南海进一步“扩张”,必须采取更加强有力的方式。2015年5月,美国侦察机飞越中国在建的南海岛礁上空,遭到中国海军多次警告。美国军方意图采取更多挑衅性行动向中方施压。白宫考虑到习主席即将对美国进行访问、伊朗核问题谈判、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等因素,对军方施加了一定的制约。9月习主席访美期间,奥巴马要求中方停止在南海的岛礁建设,不推进南海“军事化”,习主席则强调了中方将继续推进南海岛礁建设、无意搞军事化的立场。奥巴马在当面施压未果后,转而批准军方升级在南海的行动。10月底,美“拉森”号驱逐舰以开展“航行自由行动”为名,进入中国南海渚碧礁12海里活动。中方对美方举动提出强烈抗议,海军司令吴胜利在与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的视频通话中,批评美方行为威胁了中国主权和安全,损害了地区和平稳定,极具危险性、挑衅性,并警告“如果美方继续进行这种危险的挑衅行动,双方海空一线兵力之间极有可能发生严重紧迫局面,甚至擦枪走火”。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会见来访的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哈里斯时也指出,美方派军舰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近岸水域,对中方领土主权和岛礁安全构成威胁,极易引发误解误判和意外事件,中方对此严重不满。为应对美方挑衅,中方加大在南海地区的军事戒备。然而美方并未就此罢手,于11月和12月两次派B-52轰炸机飞近中方南海岛礁,其中一次更飞进华阳礁上空2海里范围内(事后美方称此次是“误闯”)。美方还表示,将在南海常态性地开展“航行自由行动”。作为回应,中国海军11月和12月先后在南海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以提升应对南海军事挑战的能力,提醒美方谨慎行事。中方还在2016年初对南沙永暑礁新建机场进行了校验飞行。美方则升级其施压模式,于1月30日派“柯蒂斯•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驶入中国西沙中建岛12海里海域,将介入南海的范围从南沙海域扩大到西沙海域。由此可见,当前中美在南海的互动态势是:中方继续推进南海岛礁建设,美国海空军常态性进入中国南沙和西沙岛礁附近,包括12海里范围内,并动员其地区盟友如法炮制,以加大对华压力,中方再提升南海军事存在予以反制。中美南海角逐呈现升级趋势。

   上述态势表明,中美在一些领域的竞争与摩擦导向了不同的结果。在经济领域的摩擦和竞争呈长期化趋势,但问题激化可能性较低;在亚投行问题上的较量有可能促进中美在维护和改革国际金融体系上的合作;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的摩擦得到了有效管控;在南海问题的角逐可能进一步升级。之所以出现不同的结果,与问题的性质、中美双方在这些问题上的利益关系、力量对比和政策手段等密切相关。

   在中美关系的新常态下,双方竞争与摩擦呈上升之势。由于中国力量的增长和大国外交的推进,中国正在更加活跃地维护和拓展国家利益,而美国为了保持传统优势地位,对来自中国的“挑战”则越来越敏感,防范之心越来越强。两国在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和国际机制领域的竞争扩大、摩擦增加,这种常态化且不时激化的竞争与摩擦,是中美力量对比变化和权力转移过程中的正常现象。然而,竞争与摩擦只是中美关系的一个方面,协调与合作则是双边关系的另外一个甚至更加重要的方面。因此,中美要习惯这种状态,不能因竞争与摩擦而对双边关系大局抱过分消极悲观的态度。

   中美关系缺乏一个全面的战略性合作框架,而在竞争和摩擦业已成为双边关系结构性特征的背景下,处理好这些问题与发展合作同样重要,甚或更加重要。这就需要双方提升争端解决能力,加强危机预防和管控。两国领导人要在战略层面给予更多重视,职能部门则应在战术层面发挥积极性和创造性,不断在机制、规范和实践中丰富争端解决和危机处理的能力。

   二、稳定与合作卓有成效

   在中美关系的新常态下,处理好中美关系面临两大挑战:一是要在动荡起伏中稳定住双边关系,把握住双边关系的大方向,防止出现大的震荡或下行;二是要不断扩大和深化互利合作,使合作成为双边关系的主流,为双边关系进一步发展提供正能量。

   从2015年中美关系的演变来看,习近平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对双边关系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中方谋求稳定、扩大合作的努力可圈可点。习主席访美之前,美国反对亚投行、中美在南海和网络问题上的摩擦等使双边关系笼罩在消极紧张的气氛中,美国国内甚至出现了要求对华政策改弦易辙的呼声。在此背景下,习主席访美起到了扭转中美关系发展势头、改善双边关系气氛、推进两国合作的重要作用。

   第一,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的白宫秋叙延续了庄园会晤、瀛台夜话风格,双方通过深度、坦诚的对话,阐述了各自的战略意图和在重要问题上的政策立场。习主席在与奥巴马总统的会谈中重点传递了以下信息:要坚持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正确方向,使和平、尊重、合作始终成为中美关系的主旋律;要坚持增进战略互信,尊重彼此利益和关切,以宽广的胸怀对待差异和分歧;要坚持互利共赢的合作理念。习主席尤其强调,要正确对待分歧,不要让分歧成为双边关系的摩擦点,合作共赢是中美关系唯一正确选择。习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建设性的战略对话有助于减少美方对中方的疑虑、防止误判,有助于美方在国内消极的对华气氛中保持对华政策的大致稳定。

   第二,习近平主席在西雅图的演讲中强调,“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障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向美国商界传递了积极信号,有助于增强其在华开展商务活动的信心。而习主席出席中美企业家座谈会、参观微软总部和波音公司等活动,更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中美经贸关系的高度重视。鉴于美国商界在发展对华关系中的积极作用,争取美国商界不仅有利于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更有利于整个双边关系的稳定。

第三,这次访问推动双方合作取得了一系列具体进展,如美方表示要加强与中方在反腐追逃上的合作;双方达成空中相遇规则及同意建立危机沟通机制;双方进一步加强在应对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领域的合作;双方同意在第三国开展发展合作;美国重申在人民币符合IMF现有标准的前提下支持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SDR)审查中纳入SDR篮子,等等。总的来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040.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6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