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天石:蒋介石父子招抚台独“大统领”廖文毅始末

更新时间:2016-04-25 17:36:46
作者: 杨天石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廖文毅是台湾独立运动的倡始者。他认为“台湾人”是原住民、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日本人的“混血”,是介于西方与东方人之间的“独立的种族”,主张“集中遣返”抗战胜利后抵达台湾的“中国人”。曾先后组织“台湾再解放联盟”和“台湾民主独立党”。1956年在日本东京成立“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任“大统领”。蒋介石、蒋经国坚决反对台湾独立运动。在岛内,逮捕其招兵买马、密谋骚乱的成员;在岛外,积极向日、美政府交涉,封堵其国际活动;主要精力则集中于分化、策反、招抚其在日本的组织和成员。1965年,廖文毅和台湾当局达成协议,放弃台独活动,回到台湾。1965年出任曾文水库兴建委员会副主任,做了一件有益于台湾人民的好事。其间,曾检举继续从事台独活的人员,表明确有悔改之意。

   关键词:台湾独立运动 廖文毅 “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 蒋介石 蒋经国

  

   蒋介石主张中国统一,长期反对台湾独立运动。早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初,原日军参谋少佐中宫悟郞与牧泽义夫不甘心失败,即串联少数台湾人士,谋划台湾独立。1945年11月,蒋介石致电台湾省行政公署主任陈仪,要他注意侨居台湾的日本人“策动台湾独立运动”的企图,指出其方式为“宣传中国政治腐败,使台民对祖国印象改观”。[1]1950年,廖文毅的“台湾再解放联盟”由香港迁移日本,成立“台湾民主独立党”。1956年1月,蒋介石警告日本:“容纳乱台叛徒廖文毅等之组织,实为不友义之举”。[2]同年,蒋介石得知台湾原抗日运动领袖林献堂曾一度在日本致书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主张台湾由台人自治与独立”,“反对国民党与共产党统治”,非常愤怒,斥之为“奴隶成性,惟利是求,绝无国家观念”,决心“设法防制”。[3]这以后,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一直将反对台湾独立运动视为国民党的一项重要工作,其中,招抚“台湾共和国”所谓“大统领”廖文毅是成功之举。

   在台湾,廖文毅被视为台独运动的老祖宗,有几本相关著作。一类属于口述史、回忆录。如:台独运动成员黄纪男的《老牌台独黄纪男泣血梦回录》(台北,独家出版社,1991),是个人回忆;张炎宪等编《台湾独立运动的先声——台湾共和国》(台北,财团法人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2000)是对廖史豪、廖菊香、林奉恩等相关人员的采访;李世杰原系国民党台湾当局侦察台独运动的情报人员,其所著《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大统领廖文毅投降始末》(台北,自由时代出版社,1998)是对于自身工作的追述。另一类属于研究著作,其重要者,论文有陈正茂《战后台独运动先驱——廖文毅与“台湾再解放联盟”初探》(《台北城市大学学报》第35期),专著如陈庆立《廖文毅的理想国》(台北,玉山社,2014)等。在大陆,有涉及相关内容的著作或论文,至于专著或专题论文,似尚未见。

  

一、廖文毅其人与“台湾再解放联盟”

   廖文毅(Thomas W. I. Liao),台湾云林县西螺镇人。祖籍福建漳州。生于1910年3月22日,出身大地主,有土地“数千甲”,年收租几百万担,是“台南州数一数二的富人”。[4]其父廖承丕,日本统治台湾时期,任西螺区区长。廖文毅是家中老三,于1923年进入淡水中学读书。1925年进入日本京都同志社中学部。两年后,进入南京金陵大学工学院机械系。1932年赴美留学,先后进入密西根大学、俄亥俄大学,获工学博士学位,是制糖专家。1935年归国,任浙江大学工学院教授兼主任。卢沟桥事变爆发,一度任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署上校技正。

   1945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廖文毅任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工务处技正,兼台北市工务局长、工矿处接受委员。他创立“台湾民族精神振兴会”、“台湾宪政会”,自任会长。10月25日,创办综合性刊物《前锋》杂志,发表《告我台湾同胞》,欢呼台湾“回到祖国”,主张“我们不可忘记,我们是遗传着大陆民族的血统”,期望“台湾和大陆融合变成一体”。[5]1946年,廖文毅改任台北市公共事业管理处处长。8月间,参加国民参政员竞选,廖得13票,因其中一票“廖”字弄脏,在抽签中落选。[6]11月,参加国民大会代表选举,再次落选。这使廖文毅对国民党的统治滋生不满。

   1947年1月1日,国民政府通过《中华民国宪法》,廖氏随之成立“自治法研究会”。他批评这部宪法“中央集权化——将来必须争取更民主化”。他鼓吹“台人治台”,“联省自治”,成立“中国联邦”。[7]2月24日,廖文毅与其兄廖文奎到上海,准备成立《前锋》杂志上海分社。到上海后三天,台湾爆发二二八事件。廖文毅于3月4日代表“台湾革新协会”等六个同乡团体组成“台湾二二八惨案后援会”,发表《告全国同胞书》。3月9日,赴南京向国民政府请愿,提出“立即允许台湾地方自治,省县市长一律民选”以及“惩罚陈仪”、“反对派遣军队镇压”等5项要求。4月18日,廖氏兄弟被陈仪列入30人的《二二八事变首谋叛乱在逃主犯》名册,受到台湾高等法院检察处和上海警备司令部的通缉。[8]自此,廖文毅迅速走上台独道路。

   1947年6月,廖氏兄弟等5人在上海筹组“台湾再解放联盟”。廖文奎以“联盟”名义投书上海英文刊物《China Weekly Review》,批评继任的台湾省主席魏道明的贪污政治。[9]7月,廖文毅会见美国派到中国来的特使魏德迈,提交《处理台湾问题意见书》,要求台湾派代表参加对日和约会议,同时要求将台湾暂置于联合国的托管之下,以2至3年为限,举行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属于中国,脱离中国,或完全独立。10月,廖文毅和新自台湾到沪的嘉义人黄纪男等,在上海举行外国记者招待会,黄以英文演说,宣扬台独主张。11月初,廖文奎和黄纪男一起到南京,会见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要求司徒转请美国政府,向联合国提案,由联合国在台办理“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司徒表示:“台湾独立是一条漫长艰苦的道路,但值得去奋斗。”[10]

   廖文毅在受到通缉后,即逃亡香港。1948年1月,黄纪男到香港,与廖文毅会合,二人发生争辩。黄主张“台湾独立”,廖主张“联省自治”,结果廖为黄说服。[11]不久,二二八事件周年纪念,廖文毅与黄纪男等24人在香港九龙半岛酒店集会,正式成立“台湾再解放联盟”。据黄纪男称,其意为:国民党由日人手中接受了台湾,但因其贪污腐败,所以台湾人必须自己再解放一次。[12]该联盟由廖任主席,黄任秘书长,下设总务、宣传、文化、经济、组织、服务等6组。组长分别为石霜湖、廖文毅、苏新、陈梧桐、萧来福、陈长观。其中,石、苏、萧均为台湾共产党党员。不过,他们很快就和“联盟”分道扬镳,各自走路。[13]

   台湾再解放联盟成立后,一面着手在岛内建立地下组织,一面计划游说联合国。黄纪男自香港回到高雄,担任“台湾再解放联盟台湾支部长”,以廖文毅的侄子廖史豪为副。其主要任务是游说台湾省籍名流,鼓吹台湾独立,发展成员。后来则进一步发展为台湾民主独立党台湾地下工作委员会。

   廖文毅的主要活动为多次向联合国上书。

   1948年9月1日,廖文毅自称为了台湾650万人的利益,代表台湾再解放联盟和台湾独立同盟、台湾青年同盟等9个团体,致函联合国及主要会员国,提出5项要求,其前3项为:1、为准备公民投票计,由联合国指派一支非中国人的治安武装,在1948年年底前,开始占领台湾及澎湖各岛。2、由联合国督导,成立一个由台湾人组成的台湾临时政府执政,自1948年底开始,为期一年。3、在1945年8月15日以后抵达台湾的中国人,不论职业为何,应一律集中遣返。[14]

   其后,廖文毅以台湾再解放联盟等团体的名义,陆续发布三份声明书:

   1、致巴黎联合国大会(1948年11月7日),声称“台湾目前仅仅只是由中国暂时托管,而不是中国领土。”

   2、向全世界的抗议书(1948年12月10日),反对“中国国民政府迁往台湾,将台湾变成他的内战基地”。

   3、致联合国大会(1949年3月20日),要求次年4月,在(台湾)成功湖召开联合国大会,提出台湾问题案,并在联合国严格监督下,举行公民投票。[15]

   廖文毅一面向联合国呼吁,一面则将活动目标设定于菲律宾、新加坡、日本和在日本的盟军总部。

   1948年春,廖文毅赴菲律宾,会见总统季里诺(Quirino),要求准许其在菲居住,从事台湾独立活动,同时吁请菲律宾向联合国提案,讨论台湾问题,季里诺当即告诫廖文毅不得在菲律宾从事任何政治活动,避免发表任何反对台湾当局的言论。[16]

   1948年7月1日,廖文毅派黄纪男等人偷渡赴日,会见日本首相芦田均。当时,日本正处于盟军占领之下。芦田均表示无法相助,要黄直接会见盟军统帅麦克阿瑟。黄纪男继而会见合众社日本支社社长,将《台湾独立宣言》交其发表。8月23日。合众社以美国驻台湾记者名义发表关于台湾独立运动的报道,声称其总部设在日本,其目的在争取国际支援,出席对日和会,要求联合国举行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报道并称:处理台湾,应与处理朝鲜相同,台湾应成为独立国;台湾人民系混血种,与其任何邻近国家并无自然关系。9月22日,合众社再次发表报道:“活动于日本之台湾地下组织,正准备致联合国一请愿书,请求联合国军队占领台湾,以待举行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将来之命运。”[17]此外,黄纪男还会见盟军统帅麦克阿瑟,递交《请愿书》。麦克阿瑟告诉黄纪男:国民党已经派特务到东京,准备实施逮捕,自己也已经答应。东京有中国代表团,特务人员多,建议黄到京都、大阪、神户、九州和日本东北等地,向旅日台湾同乡游说。[18]

  

二、 《台湾的声音》——廖文毅进行台独活动的理论基础

   1949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即将在北京成立,美国国务院向12个国家征询意见,建议召开会议,就是否承认问题进行评估,制订对红色中国的一致政策。同月30日,廖文毅向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致送备忘录,要求“各民主国家必须立即采取联合行动,以防中共对台湾的渗透,挽救岛民免于国民党的暴政与掠夺”,同时要求在未来的国际会议中,邀请“台湾再解放联盟”的代表参加。[19]廖文毅随函附寄其在香港印成的英文小册子《台湾的声音》(Formosa Speaks),全面提出其台独主张。

   在《台湾的声音》这本小册子的《引言》中,廖文毅表示将“尽可能发出台湾人悲惨和绝望的声音,希望见到的人,会意识到一个新国家,正在升起的途径中”。通过该书,廖文毅全面提出了自己的台独理论,声称台湾人的理想“既不是中国国民政府所辖的殖民地地位,也不是共产主义下的极权政权,二者都不受台湾人的欢迎”。

《台湾的声音》企图区别“台湾人”与“中国人”,声称“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台湾人的血统已经与中国人的血统脱离”,是一个“已经成长得与中国人不同的种族”,其“意愿、观念、以及生活方式上已经发展得与中国人大异其趣”。廖文毅甚至说:台湾人“混血”,是原住民、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日本人的“充分融合”,是一个“已与中国人相隔很远”,“介乎西方人与东方人之间”的“独立的种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0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