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新刚:麦克弗森的霍布斯解读之辨正

更新时间:2016-04-20 11:57:32
作者: 张新刚  

   【摘要】本文考察并分析了麦克弗森对霍布斯政治理论的解读。麦克弗森认为,霍布斯在《利维坦》中详细阐述了人际间围绕权力的竞争,但这种权力竞争必须引入市场社会的预设方能成立。在这一社会中,道德义务可以从人的平等权利和市场社会中推衍出来,主权者也是市场社会良好运转的保证。但是,在麦克弗森看来,霍布斯并没有注意到资产阶级社会中必然产生的阶级分层和对立。本文从文本和逻辑等角度对麦克弗森提出的市场社会范式及其对霍布斯新道德的解释进行了批判性评析,认为麦克弗森对霍布斯思想中自然哲学与人文主义的关系、现代政治的本质特征、主权者的性质等问题的讨论值得充分肯定且富有启发意义,这为我们理解霍布斯提供了重要线索。

   【关键词】霍布斯  占有式个人主义  市场社会  麦克弗森

  

  

一、麦克弗森对自由民主理论的诊断

   麦克弗森(C.B.MacPherson)是加拿大著名的政治理论家,其理论工作集中于对西方自由主义民主理论的反思和诊断,并致力于在真正的民主社会中促进社会全体成员充分而自由的发展。在麦克弗森的理论努力中,霍布斯的思想占据着一个特殊的位置,是其构建自己政治理论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思想因素。为了更好地定位麦克弗森对霍布斯的解释,本文有必要先对麦克弗森整体的理论努力进行简要交代。

   在1976年回应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两派学者的批评时,麦克弗森袒露了自己“一直在努力进行的工作就是构建自由民主理论的修正版,这一修正版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马克思,我希望这一理论能够更加民主,同时能够挽救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市场等同之后而消失了的、自由主义传统中有价值的部分”。①麦克弗森的理论努力和体系构建可以进一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对自由民主传统的系统清理和反思,特别是对从霍布斯到詹姆斯•密尔(James Mill)的英国自由主义传统进行批判性解释,他将这些政治哲学家的理论统称为“占有式个人主义”(possessive individualism)。在麦克弗森看来,当代自由民主理论的很多缺陷都是来自于占有式个人主义,而要修正自由民主传统,首先就要对其理论根源进行清理。麦克弗森在理论上有破有立,在找到病根之后,其理论工作的第二部分就是重建民主理论的基础,即把人从功利的消费者转化为积极主动的行为者和创造者,注重人性的发展。

   麦克弗森的理论努力在20世纪的学界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值得注意的是,从自由主义到马克思主义各派似乎都不甚满意麦克弗森。有学者将麦克弗森视为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他对政治思想史进行了错误的诠释,还有人批评他对自由主义进行攻击,更有人认为他的观点相对于马克思主义来说还不彻底。而将他列入自由主义阵营的学者也对其表达了不满,认为他赋予了个人主义太多意涵和任务。另有关注麦克弗森政治理论历史性特征的学者,如剑桥学派的学者,认为他对17世纪英国政治思想的语境分析太过笼统。麦克弗森著作的丰富性使得对其理论特质的把握本身成为有争议的问题,那么他的理论立场究竟是什么呢?总体来看,麦克弗森一方面对密尔的自由主义理论进行了改造;另一方面,在对自由民主理论进行批判的时候,他又利用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传统中的理论资源。所以,麦克弗森认为自己既不是通常称谓的自由民主论者,也不是想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替换自由民主理论的马克思主义者。用麦克弗森自己的话说,他“整体接受并倡导自由—民主社会以及由密尔和19-20世纪唯心主义理论家阐述的规范性价值,但拒斥当前的自由—民主社会和国家,因为它们没能捍卫这些价值,或者说无力实现这些价值”②。

   在了解了麦克弗森的系统理论体系之后,我们就可以更明确地把握霍布斯在其政治理论中的位置。霍布斯是麦克弗森批判性反思的自由民主传统中的重要政治思想家,在这一批判性传统中,麦克弗森还阐释了英国平等派、哈灵顿、洛克、休谟、伯克、边沁、密尔等思想家。但在这些思想家中,霍布斯是第一位看到资产阶级社会核心特征的思想家,霍布斯开启了他所谓的“占有式个人主义”的理论源头,同时也开启了存在内在困境的自由主义理论传统。可能也正是基于此,麦克弗森给予了霍布斯较多的关注,曾多次在不同的文本中探讨霍布斯与现代自由—民主传统的关系,以及霍布斯在20世纪的意义。在为霍布斯的企鹅版《利维坦》所作的导论中,麦克弗森开门见山地提出了霍布斯与当今世界的关联。在他看来,霍布斯的著作在当今仍值得阅读的理由有三:首先,我们的世界被权力的难题所困扰,而霍布斯是系统分析权力的思想家;其次,霍布斯的首要关切是和平,这也是我们关心的重要议题;最后,霍布斯将其政治体系构建成了科学,他试图将科学应用到政治分析中来。麦克弗森进一步指出:“我们生活在市场社会中,我们的行为、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直接或间接地由市场的需求所塑造。我们是资产阶级的人。”③而霍布斯用科学方法来构建的人与社会的范式本质上是资产阶级范式,结合上述三点,霍布斯的政治思想就可以被理解为对资产阶级权力与和平的科学分析。通过将霍布斯置于特定的社会背景和范式中,麦克弗森一方面展示了霍布斯思想在17世纪的独创性和深邃的洞察力;另一方面也指出,霍布斯的思想不能适应不断变化发展着的市场社会。由此,他认为,资产阶级国家到了20世纪不断地受到挑战,“我们不可能期望关于资产阶级社会和国家的科学,还能给我们提供足够的指导”④。

   简而言之,在麦克弗森看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及其占有式个人主义成功地将个人效用最大化,但是自由民主社会却无法实现人的发展能力的最大化,这也是市场社会无法摆脱的内在局限性。在麦克弗森的“占有式个人主义”思想史中,霍布斯是重要开启者之一,考察霍布斯的思想对于解决当下自由民主理论的难题有着重要意义。在麦克弗森看来,身居历史环境中的霍布斯政治思想究竟是如何揭示资产阶级社会和国家的特征,以及存在哪些必然的内在局限的呢?下面我们就转向麦克弗森对霍布斯政治思想内在脉络的阐释。

  

二、麦克弗森的霍布斯解释

   从文本上看,麦克弗森的霍布斯解释集中在从人到国家这一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权力斗争构成了其分析的要害。正是从前国家阶段的人性及人际关系的阐释中,麦克弗森发现了霍布斯学说背后隐含的市场社会前提。

   1.人性与人际关系

   如大多数霍布斯研究者一样,麦克弗森注意到,霍布斯在进行政治分析时采用了不同于传统政治学的方法,但是这一方法并不能简单地归为欧几里得式的几何演绎法,因为这种方法不能为政治科学找到自明的前提。麦克弗森提出,霍布斯实际上采用的是伽利略的“综合—分析”法,用霍布斯自己的话说就是:“我要从构成国家的要素入手,然后看看它的出现、它所采取的形式,以及正义的起源,因为对事物的理解,莫过于知道其成分。”⑤麦克弗森注意到,霍布斯在不同的政治文本中将人和钟表这样的机械进行类比,要理解国家这个大钟表的运转,就要先了解人。

   在《利维坦》第一部分对人的机械论分析中,麦克弗森看到了现代科学在霍布斯人性学说中的应用。麦克弗森指出,霍布斯将人还原为由感觉器官、神经、肌肉、想象、记忆、理性等构成的机械装置,对外界的刺激做出反应。人所有的行动都可分解为身体和心智的基本运动,并且从宽泛意义上说,人体就是自我运动、自我引导的质料(matter),因为“人体中有维持其运动的欲望或努力”⑥。麦克弗森暗示霍布斯对人的这一表述,即人对自己的持续运动有内在要求,实际上是在政治分析中完成了伽利略在自然科学领域的革命:“在伽利略之前,人们假定一个静止的物体,除非有外物推动,否则它将永远保持静止,并且只有在外部力量的推动下才会持续运动。伽利略却认为运动中的物体除非有外物阻停它,否则将一直保持为运动,其运动并不需要外部力量的持续作用。”⑦在给出人的科学理解之后,麦克弗森洞察到,仅靠机械论的人性规定,并不能推导出国家是必需的。因为如果每个人都按照外部刺激进行自我运动,不和别人发生关联,那么是不需要国家或社会的。要理解霍布斯理论中从人到国家的必然逻辑,就必须从对个人的机械论理解推进到人际关系中对权力的争夺上来。

   按照霍布斯对人的机械论描述,麦克弗森总结出人的动机行为进阶:

   (1)人由欲求和厌恶所驱动,所有的人都会不停地寻求自己欲望的满足,不同的人对权力、财富、荣誉的满足度是分不同层级的。

   (2)人的权力就是他当下拥有的,能在未来获得对其来说是好的东西的手段。

   由(1)和(2)可得出:

   (3)每个人必须总是寻求拥有一些权力,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主动追求和别人一样多,或者超出别人的权力。

   到此为止,麦克弗森认为,霍布斯的理论还没有涉及真正的人际关系,一切看起来还都是比较和谐的,但是,此后,霍布斯给出了“自然权力”和“获得的权力”的定义:“自然权力(原始权力)就是身心官能的优越性,如与众不同的膂力、仪容、慎虑、技艺、口才、慷慨大度和高贵的出身等等都是。获得的权力则是来自上述诸种优越性或来自幸运、并以之作为取得更多优势的手段或工具的权力。”⑧麦克弗森从“优越性”这里看到了霍布斯从人到人际关系过渡中的重要变化,即从个体化的自我运动和欲望的满足转变为人与人的比较。这是一个关键的过渡,由此得出了后续结论:

   (4)每个人的权力都抵抗和阻碍其他人权力的效果。麦克弗森认为这一结论是很彻底的,即人的权力可以被简要界定为超过别人。

   (5)所有获得的权力就是对其他人的权力发号施令。

   (6)有些人的欲望是无限的。

   (7)基于以上几点,霍布斯最终推出关于人性的结论:“我首先作为全人类共有的普遍倾向提出来的便是,得其一思其二、死而后已、永无休止的权势欲。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并不永远是人们得陇望蜀,希望获得比现已取得的快乐还要更大的快乐,也不是他不满足于一般的权势,而是因为他若不多求就会连现有的权势以及取得美好生活的手段也保不住。”⑨

   上述7点将霍布斯从个人到人际间权力斗争的逻辑清理了出来,麦克弗森从中发现了逻辑的缝隙,即从(3)到(4)和(5)的过渡并非自明,也就是说,并不能从霍布斯对人的机械论分析中推导出人自己的权力一定要优越于别人。麦克弗森认为:“你可以从社会中或自然状态中普遍的权力斗争转到主权者的必需上面,但是你不能从作为机械体系的人直接转到对权力的普遍斗争上,或自然状态上。”⑩霍布斯如果想要证成人际间权力的普遍竞争,就必须添加新的条件,这新条件来自对社会的观察。麦克弗森从此推断出两个重要的结论:第一,霍布斯的自然状态或人的自然状况并不是与文明人相对立的“自然”人,而是其欲望已经文明化了的社会人;第二,自然状态下的人际关系实质上是已经建立了社会关系之后的人际关系。

   2.自然状态与市场社会

既然单纯的机械论人性观不能推导出《利维坦》十一章(既上述第7条)的结论,麦克弗森就为霍布斯加上了一条重要的假设。自然状态下的人实际上是已经社会化的人,自然状态也并非真正的“自然”状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823.html
文章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