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从人质危机看日本的中东外交:能源安全与反恐政策的两难

更新时间:2016-04-09 15:40:02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2015年新年伊始,日本的中东外交却遭逢巨大的外交危机,2名日本人质被“伊斯兰国”(IS)抓获并遇害,暴露了日本的中东外交无法走出面临能源安全和反恐政策难以兼顾的两难困境。随着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土耳其击落俄军战机,美俄在中东的地缘战略竞争加剧。日本政府将如何应对引人注目,中东很可能成为日本首先实施新安保法制、派出自卫队介入海外武装冲突的地区。

  

   关键词:日本 中东外交 能源 反恐

  

   2015年新年伊始,取得议会选举胜利后再次出任内阁首相的安倍,雄心勃勃的试图在内政外交、政治经济各方面都大显身手,以最终建立长期政权,因而将“俯瞰地球仪的外交”扩展到了中东。但其中东外交却遭逢巨大的外交危机,2名日本人质被“伊斯兰国”(IS)[1]抓获,安倍内阁应对无方,致使人质遇害,暴露了日本的中东外交无法走出面临能源安全和反恐政策难以兼顾的两难困境。随着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土耳其击落俄军战机,美俄在中东的地缘战略竞争加剧。日本政府将如何应对引人注目,中东很可能成为日本首先实施新安保法制、派出自卫队介入海外武装冲突的地区。

  

   一、风云突变:日本外交遭遇人质危机

  

   2015年新年伊始,安倍首相与岸田外相分别出访中东、印度以及欧洲,掀起了一波“俯瞰地球外交”的新高潮。安倍首相访问以色列是重中之重。日本政府一反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后“亲阿拉伯”的政策,以及在以、巴之争中走钢丝的做法,明确表明站在美国和以色列一边反对恐怖主义威胁。标志着日本中东外交的重大变化。

  

   1、人质危机突然暴发

  

   安倍首相不顾日本人质的安全,拒绝外务省推迟出访中东的建议,一意孤行前往中东,以美国盟友名义承诺支援与IS作战的国家,在以色列国旗前高喊“绝不向恐怖分子低头”,公开表示将提供2亿美元资金援助伊拉克与黎巴嫩等国反恐,虽然并未直接宣布参加对IS的军事作战,但本来应该用来支援伊拉克、叙利亚等地难民的援助,在安倍首相的演说中却成为“阻止IS的威胁”“支援与IS进行战斗的周边国家”,向极端组织IS示威。被激怒的IS视安倍的高调做法为宣战书,随即发出警告信:“日本首相,你说日本与伊斯兰国相差8500公里以上,也要参加了十字军神圣战。你们杀害我们的女性与儿童,破坏伊斯兰教徒的房屋,所以你们要付出1亿美元,这个日本人才会被释放。之后你又说还要防止伊斯兰国扩大,又追加了1亿美元。这样如果你们要释放另一个男子的话,也要支付1亿美元”。否则将在72小时以后杀害2名人质,并在网上公布了两名日本人被IS武装分子绑架的视频。2亿美元赎金的要求恰好与安倍允诺的反恐金援等额。安倍随即强硬表态:“与恐怖主义的战斗绝不会停止,对这种恐怖行为极其愤慨。要求从尊重生命的观点,圆满解决这一事件。”“恐怖主义是世界最大的威胁,……坚决反对卑劣的恐怖行为。”“日本将与国际社会联手继续与恐怖主义作斗争”。但严重事态使他不得不提前结束对中东的访问回国应对危机。安倍首相在敏感时期、到敏感地区、说敏感的话刺激IS,实际上是日本中东外交的最大失败。

  

   人质危机发生后的日本政府对策:(1)早在安倍首相出访中东之前,已向约旦派出反恐怖主义对策室的情报人员,在当地与各方联系收集情报,主要任务即是解救日本人质汤川。[2]但当IS公开威胁视频后,其任务改成在驻约旦日本大使馆成立现地对策本部,与日本首相官邸的危机管理中心直线联系传递情报。(2)外务省2小时后即慌忙改口说,2亿美元不是反恐资金,而是人道主义援助。[3](3)官方人员透过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向IS打招呼:安倍首相是按外交计划出访,不是针对对某个组织某个国家。(4)派外务副大臣坐镇约旦指挥,请求约旦政府提供情报,释放在押人犯交换日本人质。(5)与美英等国保持密切联系,重申反恐立场,请求提供帮助。其政策方针是与美国保持战略一致。

  

   日本外交对于中东地区影响力有限,只能通过当地政府搜集情报、进行斡旋。虽然2014年11月就在约旦秘密设立对策本部,通过约旦政府与IS交涉。但约旦并无与IS进行联系的特殊渠道,而且因为与美国站在一起参加了轰炸IS,实际上被IS视为敌方。因此日本选择约旦作为中间国与IS沟通是营救外交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为何选择约旦?因为主管中东地区事务的外务省中东非洲局有很多精通阿拉伯语的官员,但缺乏精通土耳其语的人才。现任局长上村司原即驻伊拉克大使馆的参赞和代理大使,在驻伊外交官被袭击事件中与约旦合作人脉颇广,所以最后选定约旦,而不是谁都不熟悉的土耳其。其实,土耳其作为与IS交涉的中介对日本很有利[4]。等日本政府发觉土耳其的重要性,再请求土政府出面调停时,为时已晚。如果选择土耳其与IS联系,也许可以争取不同的结局。

  

        国际社会对于恐怖主义分子的绑架行为有两种态度:一是同意绑架方要求、支付赎金或交换人质,因为生命重于一切。日本政府也曾把保护海外日本国民众置于外交事务的首位,多位日本首相都用法外特例解决危机。20世纪60年代,日本赤军劫持了一架飞机,要求日本政府释放被押的同志。日本政府迫于内外压力不但让被劫持飞机飞往朝鲜,而且还释放了在监狱中的赤军分子。1977年,时任首相福田赳夫同意接受绑匪要求支付赎金,还采取“法律外措施”释放了六名刑事被告人和狱中罪犯,使孟加拉国达卡机场的日航472班机被劫事件。虽然国际社会有拒绝向恐怖主义妥协的动议,但在生命优先的前提下,不少国家还是愿意支付赎金解救人质,如西班牙、意大利、瑞士、法国、奥地利、德国、加拿大都有过支付赎金的经历。2009年西非发生人质绑架案,付赎金的德、法人质获释,英国拒付赎金,人质被杀害。不过这种“生命重于地球”的价值观被认为,屈服于恐怖分子会导致更多的绑架事件,因而遭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

  

   二是坚决不同意绑架方要求,绝不对恐怖主义让步,因为担心会导致更多的绑架和赎金。“不向恐怖主义屈服”、“不与恐怖组织谈判”,一概拒绝向恐怖主义者支付赎金的反恐对策方针写入1973年七大工业国组织(G7)首脑宣言和联合国安理会1904号决议。美、英对于恐怖主义绑架案件,一律不谈判不支付赎金。强行解救反而会使人质生命受到威胁,美国出动海豹突击队解救在阿富汗被绑架的英国女性未成功,最后人质还是死亡。1997年,多达30多名日本人质在驻秘鲁日本大使馆被扣,日本政府只能等待秘鲁部队的解救。过去30年来的国际绑架事件中,解救人质成功的只有美、英、法、俄及以色列,其它国家均不具备这个实力与能力。不过近年来日本政府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拒绝支付赎金或释放监狱中的激进分子。2004年在伊拉克有3名日本人被激进分子绑架,条件是日本自卫队撤出伊拉克,但被日本政府拒绝。为了不被绑架,只有远离危险区域,所以日本政府要求海外日本人避开危险的叙利亚。

  

   据联合国安理会恐怖活动对策委员会的报告,IS从2004年到2012年总共获得1亿2000万美元赎金,2014年获得4500万美元;也门的基地组织2011年到2013年获得2000万赎金;阿尔及利亚的恐怖组织过去4年获得7500万赎金。基地组织新首脑扎瓦西里呼吁,尽可能绑架欧美国家的公民以换取赎金[5]。随着俄罗斯战机的轰炸,IS的石油收入锐减,今后绑架人质以获取赎金的做法可能越来越多。

  

   2、人质危机与国内舆论的政治诱导

  

   从日本媒体关于人质危机的报道和舆论转变可见政府的舆论导向作业。1月21日IS发表视频后,日本媒体批评安倍首相在埃及演说的“2亿美元支援反恐”,是在错误的地方、使用不恰当的词语激怒了IS而引发人质事件,要求政府紧急寻求解决危机的办法。但到了翌日,批评安倍首相的言论几乎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我责任论”,指责两名日本人轻率前往战火方炽的中东结果被绑架,给国家添麻烦,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转而认为危机之因不在日本政府,而且批判声浪越来越高:“战场记者与志愿兵都是找死的工作?”“明明知道危险还要去,自己的责任哦”“如果知道是危险地带还前往,自己支付赎金就好了”。在日本右翼言论集中的“第2频道”不但毫无同情,反而有“阴谋论”、“苦肉计”的说法:“他们两个不是与IS联手骗日本的钱?”“两个人的演技真好”。安倍政府则强调2014年曾3度警告後藤不要前往中东,言外之意被IS 扣押完全是後藤个人的责任。

  

   其实,日本媒体大肆宣扬政府幕后主导的“自我责任论”并不新奇。2004年在伊拉克发生日本人质事件时,小泉内阁的环境相小池百合子就批评人质家属;关于被绑架人质家属是日本共产党的周刊杂志报道,也是内阁情报调查室、公安委员会特地放出去的情报;目的是压制反对出兵伊拉克的社会舆论。政府的诱导使日本社会舆论异口同声指责被扣押的同胞,都认为是当事者的自我责任,对他的同情声音很少。在被扣留期间尚且无恙的日本人质被释放回国后,却因为遭到日本人的谩骂而患上了精神病。这次由日本政府与自民党联手发动“自我责任论”的舆论导向,也是为了掩盖安倍政府的重大失误。在国会就1月出访中东之前是否知晓人质事件进行答辩时,安倍内阁官员闪烁其辞、一概否认,公然欺骗公众和国会。安倍首相的出尔反尔、背信弃义说明,他只是要打着营救海外日本人的幌子解禁集团自卫权、修改和平宪法,如果日本人真的在海外出事,政府就会搬出“自我责任论”要求各位日本人自负其责。

  

   所谓“自我责任论”、“国家无责论”都是为政府开脱,这是一个政治现象,更是一个文化现象,本质上是崇尚集团主义和强者至上的文化基因。日本社会文化奉行不给集体或他人添麻烦的集团主义行为规范,强调个人无条件顺从群体或集团,肆无忌惮地欺负弱者,人质事件更折射出日本社会对弱者和持不同价值观之个人或族群缺乏包容。回顾战争的历史,无论是在中国东北,还是在冲绳战役,日军一旦吃了败仗,就强逼随行的日本平民自杀效忠,根本不把民众作为有尊严、有人权的个体来尊重。日本更像一个高度凝聚的宗族或部落,这个集团不是由个人、而是各种各样不同组合的小团体组成。个人必须放弃自我,要么服从集体,要么被集体孤立,个人的自由意志和权利在集团、国家看来微不足道。这些曾在战前导致日本人疯狂迈向战争的文化基因和价值规范至今仍在日本社会大行其道,从人权、人道和人类社会进步的视点看,真是不可思议。

  

   3、人质危机与日本政府的潜在意图

  

2015年1月23日,IS要挟2亿赎金无望,杀害了汤川遥菜以视警告,接着提出新条件,要用后藤健二换取在约旦被捕的同伙。人质危机的新变化使日本政府左右为难:IS的做法使日本民众看到了人质被解救的希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58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