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甄炳禧:国际体系变革中的世界经济走势

更新时间:2016-03-16 15:44:12
作者: 甄炳禧  

  

当前,世界经济仍处于后金融危机深度调整阶段,经济、贸易和投资增长持续趋缓,国际金融市场跌宕起伏,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走势和货币政策分化,新兴经济体增长明显回落,但亚洲经济增长稳健,仍然引领全球经济增长。引人注目的是,全球贸易规则加紧重构,国际经济体系加快变革。

  

一、世界经济整体波动下滑

   2015年,世界经济复苏步履维艰,全球及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低于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5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指出,世界经济走出战后范围最广、程度最深的衰退已经六年,但回归强劲、同步的全球扩张仍然难以实现;全球及几乎所有国家的近期增长率都已下调,世界经济的下行风险更为明显[1]。同时,国际贸易增速之低、金融市场波动之烈,以及大宗商品价格跌幅之深,均为近几年来所罕见。

   (一)全球经济增长显著回落

   据IMF预测,2015年全球GDP增长率为3.1%,低于2014年的3.4%,这是2009年以来最低的增长率,其中,发达经济体复苏步伐略有加快,其增长率从2014年的1.8%增至2015年的2%,而新兴经济体从4.6%降至4.0%[2]。世界经济增长受到近期和长期因素的制约。近期看,美联储加息、美元汇率趋强、国际贸易和跨境直接投资低增长、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下滑、全球金融市场特别是新兴市场动荡,以及热点地区地缘政治冲突加剧。长期看,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继续显现,全球总需求持续疲软,发达国家危机后遗症挥之不去,债务高企、金融部门脆弱、投资水平低;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在信贷和投资高涨后正在进行艰巨的调整,需求减弱和产能过剩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人口结构变化特别是老龄化,加之科技影响有所递减,使各国生产率增长率和经济潜在增长率趋于下降。据统计,全球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从1996-2006年的1%降至2007-2012年的0.5%,最近三年又进一步降至0%。[3]

   (二)国际贸易增长持续低迷

   据OECD统计,2015年全球贸易量增长率约为2%,为2009年以来最差的表现。另据荷兰经济政策研究局发布的《世界贸易监测》报告,以美元计算,去年跨越国际边境的商品交易总价值下降了13.8%,是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萎缩[4]。这也表明全球贸易增速连续四年等于或低于全球GDP增速[5],与国际金融危机前形成鲜明对比。IMF数据显示,自2007年至今,全球出口量每年仅增长3%,这是二战以来的最差的,远不及1986—2007年7.3%的增长率[6]。究其原因:一是世界经济结构性变化。自动制造和智能制造使劳动力在制造业竞争中作用下降,发达国家制造业竞争力部分恢复,对进口形成替代,加之部分美欧跨国公司缩短全球产业链,将生产基地“回迁”本国,也减少了从原材料到资本物等贸易流动。二是主要经济体需求不足。发达国家仍未出现新增长点,新兴经济体增长下滑,进口需求疲弱。三是国际直接投资收缩。2014年全球直接投资萎缩16.3%,2015年投资虽有所增长,但投资额为1.37万亿美元,仍低于2011年1.56万亿美元的水平[7]。四是贸易保护主义有增无减。据WTO的监测报告,目前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国施行的贸易限制措施共1087项,比前一阶段增加5%。[8]

   (三)全球金融市场跌宕起伏

   2015年,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多年来罕见的波动。在股市方面,全球股价急剧调整。第三季度,全球股市迎来2011年以来最差的季度表现,市值蒸发逾10万亿美元,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8.5%,富时新兴市场指数下跌超过21%[9]。截至2015年底,20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半数国家的股市比同年的峰值下跌了20%以上。[10]

   在汇市方面,汇率变动幅度异常大。美元实际有效汇率自2014年年中以来升值10%以上,欧元、日元贬值也10%以上,一些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也出现了汇率大幅变动[11]。巴西雷亚尔累计跌幅约为31%,居新兴市场货币贬值之首。在债市方面,各国收益率上升。第三季度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比第二季度上升0.27个百分点,德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0.1个百分点,而新兴市场国债收益率升幅更大,如巴西上升3个百分点,土耳其上升1.5个百分点,表明新兴经济体的主权债务风险远高于发达经济体。全球金融动荡主要归咎于三个因素:一是美联储加息的预期,犹如悬在金融市场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二是希腊债务危机再次爆发;三是大宗商品交易金融化也加剧股市波动,其价格下跌导致能源和金属等板块股价下降,彭博大宗商品指数第三季度下跌14.8%,创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大季度跌幅。

   (四)大宗商品价格“跌跌不休”

   近几年,国际市场大宗商品实际价格已从2011年达到的峰值下跌。2015年,能源价格指数在春季从1月的低点回升,第二季度上升12%,此后又大幅下跌,第三季度能源价格比第二季度暴跌17%,预测全年能源的平均价格将比2014年降低43%。前三季度,能源以外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下跌13%,全年将平均下跌14%;其中农产品和金属价格分别下跌10%和21%,全年将分别下跌13%和19%[12]。究其原因:一是周期性因素。2012年以来,发达国家复苏乏力,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趋缓,使大宗商品价格进入下行周期,被称之为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终结。二是结构性因素。大宗商品供需结构已经从供小于求转为供大于求。OPEC成员国和俄罗斯、美国等非OPEC产油国产量增大,伊朗核协议达成预示着石油增产,导致能源供应进一步过剩;而新兴经济体的大宗商品密集型投资和制造活动下滑、全球经贸增长低迷都削弱市场需求。三是汇率因素。由于大宗商品大都以美元计价,美元升值导致能源等商品价格下跌。四是新能源因素。各国转向低碳经济以及可再生能源应用,减少了对石油的需求。国际能源署最近表示,由于人们使用更清洁燃料以及提高能效的举措,石油市场供应过剩的局面将持续到2020年。[13]

  

二、发达经济体走势继续分化

   2015年主要发达经济体基本复苏,但依然艰难和不均衡。美国经济保持稳步增长,欧元区经济处于既定复苏轨道,而日本经济处于停滞状态。同时,各央行货币政策继续分化,美联储实施近十年首次加息,而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继续实施或扩展量化宽松政策。

   (一)美国经济稳步增长

   经济和就业继续向好。第一季度美国GDP仅增长0.6%,主要是受恶劣天气、美元升值、石油领域投资急剧收缩及西海岸港口罢工等影响;第二、三、四季度分别增长3.9%、2.0%和1%。全年GDP增长率为2.4%,与2014年持平,也创2010年以来新高。同时,劳工市场持续改善。失业率逐步回落,从2009年10月的10%降至2015年10月的5%,为2008年4月以来的新低。2015年,全美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为274万人,加上2014年的301万人,两年新增就业机会创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新纪录[14]。经济增长和就业扩大主要得益于一些有利因素:一是油价下跌对美国利大于弊,尽管对能源部门投资不利,但对个人消费和非能源企业投资有利。据美国政府估计,汽油价从2014年4月的3.7美元/加伦降至目前的1.5美元,使美国百姓节省开支70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3.9%[15];二是财政拖累减少,据美国财政部统计,2015财政年度,美国联邦预算赤字为4390亿美元,占GDP比重的2.5%,降至2007财年以来最低水平;三是家庭、公司及银行资本负债表加强,有助于信贷扩大、消费开支和企业投资;四是房地产市场继续改善,房价温和上涨;五是消费者开支继充当经济增长的主动力,2015年消费者开支增长达3.1%,对GDP增长的贡献度超过80%。但美国经济仍存在不少问题。一是近期不稳定性增大:美元升值和全球经济增长放慢不利于出口;加息预期引发金融市场波动;政治极化和政策不确定性导致企业投资裹足不前,投资仍未超越危机前的水平。二是中长期增长基础不牢固:由于人口老龄化、科技创新应用递减和生产率增长趋降,过去几年,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从历史平均1.5%降至接近于零增长,因此潜在经济增长率降至2%,低于金融危机前十年的2.8%。[16]

   自2014年10月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以来,美联储加息决策举棋不定。由于美国经济和新兴市场存在着不确定性,美联储旗下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2015年6月、9月和10月的三次政策会议上,都维持超低利率政策不变。在12月15至16日政策会议上,FOMC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到0.25%-0.5%,并表示未来加息将采取渐进方式进行。这是近十年来美联储首次加息,也意味着持续七年的美国零利率时代寿终正寝。据预计,这一加息过程将持续3年,联邦基金利率将从2015年年底的0.375升至2016年底的1.375%、2017年底的2.275%和2018年底的3.25%。[17]

   (二)欧洲经济复苏艰难

   2015年欧元区出现了复苏迹象。1-4季度,GDP环比增长年率(下同)分别为1.2%、1.5%、1.6%和1.1%。据OECD预测,全年GDP增长率为1.5%,好于2014年的0.9%。这主要得益于一些积极因素:一是油价下跌节省能源开动,加上工资上涨有助于个人消费开支增长;二是欧元贬值有助于扩大出口;三是年初启动规模1.1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有助于扩大信贷和企业融资[18]。经合组织报告显示,由于2014年年中以来油价下跌、欧元贬值和低利率,欧元区GDP增长率分别提高0.3%、0.3%-0.4%和0.4%-0.5%[19]。但欧元区失业率高企、对结构性改革进展迟缓、债务负担沉重,还面临长期生产率增长下降、低通胀风险,以及希腊债务危机等问题。欧洲各国经济复苏不均衡。德国四个季度GDP分别增长1.2%、1.6%、1.8%和1.3%,预测全年增长1.4%;法国分别增长0.9%、1.1%、1.2%和1.4%,预测全年增长1.1%;意大利分别增长0.2%、0.6%、0.9%和0.4%,预测全年增长0.6%;西班牙经济增速分别为2.7%、3.1%、3.4%和3.3%,预测全年增长3.1%。英国在油价下跌、实际工效上涨和金融条件改善的条件下,四个季度增长率分别为2.7%、2.4%、2.3%和1.9%,预测全年增长2.2%,低于2014年的3%[20]。希腊债务危机复发,7月5日公投拒绝救援方案,后来经过希腊政府与债权方谈判达成协议,债务危机渐趋平息,但再次陷入衰退,2015年增长率为-2.3%。金融危机发生至今有7年多,欧洲不少国家的实际GDP规模仍未恢复到2008年的水平。

   在经济复苏依然艰难的情况下,欧洲央行加大量化宽松力度。在12月政策会议上,欧洲央行决定,把央行当前每月购买600亿欧元债券计划的期限至少延长到2017年3月,并将隔夜存款利率从-0.2%下调至-0.3%历史低点。[21]

(三)日本经济趋于停滞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88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