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姜克实:第五师团侵华一年中的死伤统计

——南口、平型关、忻口、台儿庄作战

更新时间:2016-03-15 00:04:37
作者: 姜克实  

  

   可看到,国内最关心的平型关战役(平型关口),包括与国军在关口正面战场作战的死伤总数为1,075名。且时间范围在9月17日至10月3日之间,地点名词又为“平型关口”。说明其中绝大多数应发生在平型关口的正面战场,现存日军各种战斗详报记录的事实也证明了这点。所以,共产党自称在9月25日一天,仅八路军在小寨村伏击战中就“歼灭”1,000余日军的说法,当然不会是一个事实。

  

   也许有人怀疑,第五师团在1937年内死伤的7536名的数字,会不会不准确。笔者认为对这类军内秘密统计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必要。可能有统计不周的小错误,但不会作假。如同前述,由于统计截止的时间和范围不同,各种统计结果不会都一致,但因为统计种类较多,若不信还可以用其他方法进行验算。

  

   比如,关于此期间(至1937年底前)的死伤统计还有另外几种,其中之一是北支方面军兵站监部军医科提出的《兵团别战死伤调查表》[8]【表二】,可看到在此,第五师团1937年12月31日前的死伤统计的总数为6847名。比上记7,536名要少一些,理由何在?

*表二  1937.12.31的兵团别战死伤调查表計C1111144590037.12

   第一考虑这6,847名中不包括此时临时配属给中支方面军的国崎支队的损失342名。国崎支队此时不属于被调查对象的北支方面军,而从上海返回青岛的时间也是此统计结束以后的1938年1月13日。所以这一部分从时间,范围上讲都不会被北支方面军的统计收录。

  

   第二考虑是做表的时间带来的误差。表二的6,847名是最初统计,上报时间为调查期间刚刚结束的1938年1月3日。可以说做表统计时比较仓促。肯定会有遗漏,不周。对比起来表一统计(7,536名),做表时间至少在其记录内容中出现的《南部山东剿灭作战》结束后(估计还应再后),即1938年5月10日以后。之前出现的错误可以得到修正,且未及时报上来数字也会被补充。所以两表中有数百名差(肯定是后者多),也应是一个正常现象。

  

   另外,从资料来源看,表一是被1941年7月陆军大学校编著的《北支那作战史要》所采用的数据,所以从此点看,也应该说更有代表性。问题在于表一的《主要战斗兵器别损伤调查表》虽然准确,但不能判明死亡者数。而前出《兵团别战死伤调查表》的6,847名中,却可以判明有2,112名为死亡者。所以此处出现的死伤比率,还是有参考,利用价值的。若按此比例,可推算出表一7536名的死伤者中,死亡数应约为2,320名。

  

   从以上可看出,第五师团在参战后仅四个月,人员伤亡就达到7,536名,占师团兵力总数的约三分之一。

  

   三、 台儿庄,徐州作战的损失

  

   为了协助第二军进攻青岛,第五師団在1938年1月4日,从北支方面軍直属部隊转为第二軍配属部队,进入山东地区。1月10日青岛陷落后(海军第四舰队陆战队的单独作战),扼守于西营,苗山庄,摩天岭以东(现淄博以东)的胶济沿线[9]。参加南京作战后的国崎支队(歩兵第41聯隊为基幹),也于1月3日离开南京,经上海于1月13日以后陆续到达青岛。此时第五师团司令部和第九旅团的本部都设在青岛。1月20日,根据《板作甲第52号命令》,国崎支队改编为“东地区警备队” 镇守青岛市和胶县以东的地区[10]。

  

   在此地方警备期间,由于战事稀少,第五师团没有太多损伤。后为了对付四川军等的北上骚扰,第二军开始了南部山东剿灭作战,于2月17日编成长野支队(步兵第二十一联队长指挥的步2大队,炮1中队)从潍县(坊)向沂州(临沂)方向进发,此部队在招贤镇,莒县,汤头镇遭到国军顽强抵抗后逐渐增强,扩大为坂本顺旅团长指挥的步兵5大队,炮兵7中队规模的坂本支队。作战担当地点在国内被称为“台儿庄大战”的临沂方面战场。由于以上原因,第五师团在1938年以后的死伤统计,多是从长野支队南下沂州的2月20日开始。

  

   在第一期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期间(2月20日-4月7日=台儿庄大战),第五师团投入战场的兵力仅为坂本支队约9,000人马, 4月8日至5月15日的第二次南部山东剿灭作战(亦被称为徐州会战第一期)期间,第二军为了完成吸引国军主力部队(约33个师)阻止其南下徐州的作战目标,将第五、第十师团的所有兵力都投入到南部山东的各战场。和坂本支队同样,胶济线守备的国崎支队,也南下参战,经历了临沂战(4月19日攻克),马头镇,南·北涝沟的苦战,在完成牵制,阻击任务后于5月中旬,与第十师团一起转移向徐州方面。

  

   在山东南部作战的约3个月期间,第五师团又出现大量伤亡。据【表三】《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损害调查表》[11]统计,2月20日-5月10日的两次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期间,其死伤合计为6,759(其中死亡1,281)名。

*表三 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损害调查表。此表亦是国内错算出台儿庄大战"歼敌"数11984名的根据(圈内)


   之后,第五师团参加了徐州会戦,又出现了新的损失。徐州会战结束后,第五师团的伤亡总数到底有多少?下面有几个参考数据。

  

   第一是1938年6月9日制作的《第二军人马补充状况表》[12]的统计,显示出师团在参战后至1938年6月9日间,累计缺員总数高达15,112名。这个数字里应该包括疾病,事故死伤的缺员,但无疑是一个战斗死伤的重要参考数据。

  

   第二是【表四】《第二军战死伤表》中出示的,截止于1938年7月中旬的死伤统计。其中第五师团的死伤数为9,138名(其中死亡2,040)名[13]。按表的解释可得知这是第五师团1938年1月配属给第二军以后的损失。若再加上第二节中计算出的,至1937年底前的死伤数7,536名,可看到截止为1938年7月中旬,第五师团的死伤累计高达16,671名。从定員25,143名(1938年时)全体看,累计死傷率高达66%.

*表四 至1938年7月中旬第二军战死伤表

   必须注意的是,此比率数字只是一个包括非戦闘員的部队满员时的理论数据,事实情况并不这么简单。如前所述,部队在集结完成之前即投入战斗,之间又不断出现死伤,所以虽有事后的补充,但部队从未能达到过编制上的满员状态。比如作战4个多月时的1937年12月31日,第五师团的实际在籍人数仅为21,328名[14]。缺员率达一成半以上。

   更重要的是死伤者几乎都出现在第一线的步兵战斗员中。战斗员的比例,步兵甲师团为65%[15],而战斗员中,将校和士兵,步兵和骑兵,炮兵,辎重兵等他兵种的死伤率也不会一样。以第十师团为例,1938年6月补充完毕后,其四个步兵联队的战斗员总数为11,808名(定员13,024名),实际这一部分才是死伤最多,补充也最勤的部分。可以说,第五师团参战后11个月中出现的16,671名死伤者中,绝大多数都出于实际上约为12,000名的步兵联队的战斗员中。12,000名的步兵战斗员中有16,000名死伤,说明第五师团在出征后不到一年,其从广岛出发的步兵战斗员从理论上早已死伤殆尽。新换的一轮中也伤亡了约1/3。

  

   笔者接触的北支方面军的史料中,步兵联队在一次战役中的死伤最甚者,可称第十师团的鸟取联队(第四十联队)。其在第二期山东南部剿灭作战(禹王山,对手是滇军)的一个月中死伤达1,801名(战斗员定员3,256名)。此外还有第三十九联队(姬路)的死伤的1,218名。第六十三联队(松江)在第一次山东南部剿灭作战(台儿庄作战)中死伤的1,262名等例[16]。

  

   关于第五师团,也有第二十一联队(滨田)在忻口战役中死伤1,068(参加者总数2,609)名,在第一期南部山东剿灭作战(临沂战线,2月20-4月7日)中死伤1,583名的记录[17]。以上都是仅一个月前后在一次战役中,步兵联队战斗员死伤过半,或近半的例子。

  

   从战役统计全体看,第五师团在南部山东剿灭作战中死伤的6,759名数字最多,但这是从1938年2月20日至5月10日约三个月间的统计,实际包括了两次性质不同的战役(台儿庄作战和徐州会战第一期)。从短期间死伤来看,最大的损失还应是1937年10月4日至11月3日的山西省忻口战役,一个月中,第五师团的死伤达4,174名。所以,对第五师团来说,最沉重的打击,不是在山东而应该是在山西。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82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