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臧运祜:日本投降前后烧毁文书的情况

更新时间:2016-03-04 10:37:44
作者: 臧运祜  
又决定烧毁重要机密文书。(注:原刚:《陆海军文书の焼却と残存》,《日本历史》第598号,1998年3月,第56页。)这样,“烧毁文书”已经成为日本的国策。据此,8月17日,外务省文书课长专门拟定了《关于文书处理的文件》,规定:属于机密内容的外务省记录,大部分原则上予以烧毁。根据上述决定,日本外务省系统在日本投降前后,烧毁了大量的外务省记录。被烧毁的文书的数量,据说在4000—5000卷左右。(注:小池圣一:《外务省文书•外务省记录の生成过程——外务省文书の文书学的一试论》,《日本历史》第584号,1997年1月,第12页,注(6)。臼井胜美也指出为6698卷的大部分(臼井胜美:《外务省记录と〈日本外交文书〉》,《みすず》第200号,1976年9—10月,第55页)。)这个数量,与烧毁前的外务省记录的总数量75000卷(本省35000卷、疏散于各地40000卷)相比较,约占近1/10。

   烧毁文书的数量虽然不多,但关键是被烧毁的文书的质量,因为它们属于“不要委诸第三者”的机密文书。而其中与中国有关的文书,则被大量地烧毁了。

   《外务省百年》一书承认:“由于这次战败时期的非常处置,虽然条约文书未被损害,但是其他的明治以来的主要记录,例如‘日英同盟关系’等,包括作为当时所谓‘绝密记录’而特别保管的文书,以日本外交为中心的记录类的多数,已经被非正常烧毁。”(注:《外务省の百年》下卷,第1295—1296页。)

   长期在外交史料馆工作并参与编纂《日本外交文书》的日本外交史专家臼井胜美,在文章中补充说:“高度机密的与中国关系的记录类,多数被烧毁,造成了战前外务省记录的重大欠缺。与二十一条、田中外交、满洲事变以及此后的华北问题等等重要事件相关的文书,因之在外务省记录中造成了欠缺”;只有明治20年到大正时期的记录,被烧毁的比较少。(注:臼井胜美:《外务省记录と〈日本外交文书〉》,《みすず》第200号,1976年9—10月,第56、59页。)

   大部头的《日本外交文书•满洲事变》于1981年出版之后,该书的编者也坦承:“关于满洲事变的外务省记录,约有半数被烧毁了。”(注:清水秀子:《日本外交文书〈满州事变〉につぃて》,《军事史学》第18卷第2号,1982年9月,第38页。)

   外交史料馆也承认:在昭和战前期的外务省“新记录”中,主要消失的是A门(政治、外交)的“对中国关系”等。(注:《〈外务省记录〉につぃて》,外务省外交史料馆编:《外交史料馆所蔵 外务省记录目录 戦前期》第2卷(昭和戦前篇)。)

   根据上述权威部门和学者的说法,可以确认:昭和战前期(1925—1945)的关于中国关系的外务省记录,大部分已经被烧毁了。这是现代日中关系史上最大的资料破坏。

   二、关于“陆海军文书”的烧毁情况

   与烧毁“外务省记录”的同时,作为实施日本国策之一部分,日本军部也进行了陆海军文书的烧毁工作。

   关于日本军部的文书,一说是海军内部早在1945年7月26日就下达了烧毁命令。(注:田中宏巳编:《米议会図书馆所蔵 占领接収旧陆海资料目录》,东京,东洋书林1995年版,“解说”,第9页。)服部卓四郎在其战史著作中则指出:“在天皇的停战决定颁发以后,马上由参谋本部总务科长和陆军省高级副官向全体陆军部队发下了奉谕焚烧机密文件的通知。”(注:〔日〕服部卓四郎着、易显石等译:《大东亚战争全史》第4卷,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第1703页。稻叶正夫在该书的《编辑余闻》中,也谈到了军部烧毁文书的情况(第1806—1807页)。)

   有关专家的最新研究指出:194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在阁议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的同时,决定烧毁重要机密文书。据此,陆海军分别于同日向各自的部队、机关、学校等,发出了烧毁机密文书的命令。根据该命令,8月16日,担任日本九州地区防卫的第16方面军司令部,发出“镇西副电第1048号”电报:

   陆军秘密文书等其他认为重要的文书(含原本),由各保管者予以烧毁。但要采取措施,以至于直到最后仍然可以接收暗号电报。不需要报告烧毁的情况。本电报接受后,要直接烧毁之。

   担任萨摩半岛之指宿地区守备的独立混成第125旅团,也有“揖作命甲第27号”的烧毁命令,内称:

   各部队要迅速将绝密文书等其他认为重要的文书(含原本),由保管者予以烧毁。烧毁报告可以电话报告。本命令在受领之后要直接烧毁之。

   在这一命令之下,8月14日下午到16日,日本大本营陆军部、陆军省等陆军中枢机关所在的东京市谷台上,焚烧机密文书的浓烟不断。与此同时,在大本营海军部、海军省等海军机关所在的东京霞关地区,也同样烧毁了机密文书。(注:以上最新研究情况及资料,参见原刚《陆海军文书の焼却と残存》,《日本历史》第598号,1998年3月,第56页。作者原系防卫研究所战史部史料班长。)

   东京军部中央的这一焚烧文书的举动,其盛况之烈,日本学者后来形容道:遥望军部机关,白昼青烟终日滚滚升天,夜晚上空久久红照。(注:《米议会図书馆所蔵 占领接収旧陆海资料目录》,“解说”,第10页。)

   除了军部自身保管的文书之外,还有一类重要的文书,系日本军部首脑人物(陆、海军大臣,参谋总长,军令部长)上奏天皇后留在天皇身边、由天皇的侍从武官府保管的文书。这类文书,也在战败之时,根据侍从武官长莲沼蕃大将的指示,经由侍从武官之手,在坂下门附近的皇宫之内,进行了烧毁。(注:中村隆英、伊藤隆编:《近代日本研究入门》(增补版),东京,东京大学出版会1983年版,第379页。)

   军部这次有组织的大规模的烧毁行动,既没有留下下达的烧毁文书的命令原件,下级烧毁的情况又不需要上报,因此,被烧毁的文书数量,已经难以统计。防卫厅研究所图书馆介绍说:“旧陆海军保存的史料的大半,自战败之后,经由军人之手,被烧毁、散落。”(注:影山好一郎:《防卫厅防卫研究所図书馆》,《军事史学》第29卷第1号,1993年6月,第97页。)其中,参谋本部、军令部的资料,“几乎丧失殆尽”(注:〔日〕加藤阳子撰,川岛真、傅弈铭译:《关于中日战争日方史料的收藏与介绍》,(台北)《近代中国史研究通讯》第21期,1996年3月,第181页。)。另有学者称:“除了决定要保留的文书之外,免遭烧毁的文书的数量,据日本学者称还不到0.1%。”(注:《米议会図书馆所蔵 占领接収旧陆海资料目录》,“解说”,第10页。)也就是说,除了预定要保留的文书,军部机密文书已经被烧毁了99.9%,这几乎就是全部烧毁了该烧毁的文书。

   日本军部在投降之际的上述行动,使得旧陆海军的重要文书,在战败时“原则”上被烧毁。这个事实,对日本近现代史研究造成了“最大的障碍”(注:《近代日本研究入门》(增补版),第379页。)。

   在烧毁外务省文书、陆海军文书的同时,按照日本政府8月14日的决定,其他的政府与军队机关单位,应该也会采取烧毁重要机密文书的行动。其中,抗战期间日本对华实行殖民统治的重要机构“兴亚院”以及后来合组的“大东亚省”在东京本部的重要机密文书,也被同样地烧毁了。(注:关于“兴亚院”文书的烧毁情况,参见井村哲郎《〈兴亚院调查报告目录〉解说》,《兴亚院刊行図书•杂志目录》,东京,不二出版1994年版,第7页。“大东亚省”文书被烧毁的情况,暂不详。)

   三、美国的接收与归还

   日本宣布投降之后,美军的占领部队在8月下旬开始登陆日本本土,9月中旬,美军正式进驻东京。这时距离日本投降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与德国不同的是,日本在宣布投降后,拥有充分的时间,自行首先处理销毁战争罪证等善后问题。这为他们烧毁文书提供了最大的方便:“在日本,不但拥有烧毁文书所需要的充足时间,而且拥有连纸灰也处理掉、不留任何烧毁痕迹的充裕时间。”(注:《米议会図书馆所蔵 占领接収旧陆海资料目录》,“解说”,第10页。)

   美军占领东京之后,美国的随军专门接收资料的机构——华盛顿文献中心(Washington Document Center, WDC),于11月29日进驻东京丸之内的日本邮船大楼,并在东京北区王子的原陆军省兵器厂旧址,设立了作业工厂,在盟军最高司令部(General Headquarters, GHQ)领导下,开始了接收日本资料的工作。接收工作到1946年3月31日结束,共计5个月左右。

   美国方面这次接收资料,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但由于华盛顿文献中心是在日本方面已经烧毁了该烧毁的文书3个多月之后进行的接收,所以它能够得到的资料已经非常之有限了。兹主要考察其对于外务省、陆海军省资料的接收情况。

   据日本学者的专门调查,华盛顿文献中心接收的资料主要是:(1)外务省:条约、协定的全文,关于外国的正式报告书,外交文书,领事警察报告,与驻外使领馆之间的电报文件等。(2)陆军省:中国•太平洋战线的作战记录,陆军省•参谋本部的日记、报告书等文书,谍报关系,陆军战史特别是有关中国事变•满洲事变的电报类,等等。(3)海军省:关于战略等的文书,军令部组织,山本五十六文书,陆海军协作的研究,历史,绝密文书(1909—1940),等等。(注:井村哲郎:《GHQにょゐ日本の接収资料とその后—2—》,井村哲郎编:《米国议会図书馆所蔵 戦前期アジア关系日本语逐次刊行物目录》,东京:アジア经济研究所,1995年,“付录”,第489—490页。)

   关于外务省文书的接收情况大致是:华盛顿文献中心从外务省记录库中,拿走了476卷记录;盟军最高司令部之国际检察局,为了审判日本战犯而拿走了部分资料。(注:臼井胜美:《外务省记录と〈日本外交文书〉》,《みすず》第200号,1976年9—10月,第55页。)

   美国此次的接收对象,主要是陆海军的各机关。因此,华盛顿文献中心对于陆海军文书的接收,尤为着力。当时,归陆海军机关所有、保留到战后的资料,数量大致超出70万册,包括公文书类和图书类。公文书类资料,主要是陆军省的《大日记》11117册、海军省的《公文备考》和《海军省日记》等13884册。这些资料,因为早就被军部特意疏散保存而免遭空袭,也基本上没有被烧毁,从而被全部接收。(注:《米议会図书馆所蔵 占领接収旧陆海资料目录》,“解说”,第12—14页。)而据美国学者称:此次接收的陆海军文书有3万余卷、图书资料约25万册。(注:James William Morely, " Check List of Seized Japanese Records in the National Archives" , Far Eastern Quarterly, Vol. 9, No. 3( May 1950) , p. 306. )

   华盛顿文献中心接收上述日本资料后,运回美国,放在其图书馆保存。1948年2月,该中心被废止,其图书馆所保存的日本接收资料,被分别送往美国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 Service, NARS)、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 LC)继续保存。陆海军文书类在前者,外务省文书及军事图书类在后者。

1948年12月20日,美国国会图书馆致函美国国务院,请求复制日本外务省的文书。经过同意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5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