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平: “西游戏”与《西游记》的传播

更新时间:2016-03-04 10:21:57
作者: 王平  
结果取到的是“无字经”。幸亏燃灯古佛提醒,他们又重新向如来佛要真经。如来佛却说“经不可轻传,亦不可以空取”,又说“因你那东土众生,愚迷不悟,只可以此传之耳”,这其中都有着深刻寓意。小说最后写唐僧师徒一行历经八十一难,将佛经送回东土,然后分别受如来佛之封,修成正果,使全书前后紧密相连,成为一部完整的取经故事,而其寓意也由此更显深刻。

   三

   学者们根据《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一百三十九“送”字韵“梦”字条○15和朝鲜古代教科书《老乞大

   朴通事谚解》(边暹等编辑)○16,证明明初永乐年间之前,曾有一部比较完整的《西游记平话》。将这两种材料与杨景贤《西游记杂剧》及长篇小说《西游记》相比,可以发现这样几个问题。《永乐大典》仅保存“魏征梦斩泾河龙”一节,此事不见于《西游记杂剧》却见于小说《西游记》。《朴通事谚解》保存的情节较多,其中既有与《西游记杂剧》相同者,也有不同者。如关于孙行者的经历,二者有多处极其相近:都曾偷过王母娘娘的蟠桃和太上老君的金丹,这与小说中所写相一致。都曾偷王母仙衣一套要作庆仙衣会,这一情节为小说中所无。都曾被李天王追拿,这又与小说相一致。但同是关于孙行者,又有许多不同:如《杂剧》中的孙行者自称“通天大圣”,《谚解》中却号“齐天大圣”,与小说一致;《杂剧》中孙行者住的是花果山紫云罗洞,《谚解》中却是花果山水帘洞,与小说一致;《杂剧》中李天王命哪吒捉拿孙行者,《谚解》中却是李天王举二郎神捉拿孙行者,与小说一致;《杂剧》中诸神将未能降伏孙行者,观音菩萨最后将其压在了花果山下,《谚解》中孙行者被执当死,观音上请于玉帝,免其一死并将其于花果山石缝内纳身,与小说皆不同。

   再如取经路上所遇到的磨难,《杂剧》主要演述了“女儿国”和“火焰山”两事;《谚解》则详细地讲述了“车迟国”斗法事。关于取经的结局,《杂剧》中孙行者、猪八戒、沙和尚三人都各自圆寂而去,只有唐僧一人返回东土。《谚解》中却是唐僧证果“栴檀佛如来”,孙行者证果“大力王菩萨”,朱八戒证果“香华会上浄坛使者”。通过以上比较不难看出,当时取经故事虽未完全统一,但与宋元时期相比,已经渐趋一致。另外也可发现,《谚解》比《杂剧》更接近于长篇小说《西游记》。明代还有一剧值得一提,这就是无名氏的《二郎神锁齐天大圣》杂剧。该剧收在明赵琦美辑《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中○17,其写作时间应在明万历之前。此剧中花果山上有兄弟三人,大哥是“通天大圣”,老二是“齐天大圣”,兄弟是“耍耍三郎”。另有姐姐“龟山水母”和妹子“铁色猕猴”。姐姐“龟山水母”“因水渰了泗州,损害生灵,被释迦如来擒拿住,锁在碧油潭中,不能翻身”。大哥“通天大圣”是玉皇殿下小神仙,因为扳折了苍龙角,被罚在深山数百年。弟弟“耍耍三郎”自称是“孙行者”。老二“齐天大圣”听说太上老君炼九转金丹,食之者能延年益寿,便偷了仙丹数颗,又盗了仙酒数十瓶,在花果山水帘洞中大排宴会,庆赏金丹御酒。这些情节既不同于以往戏剧,也不同于后之小说。这说明直到明万历百回本《西游记》刊刻之前,有关取经的故事仍未完全定型。

   百回本小说《西游记》刊行之后,“西游戏”便基本上依照小说的情节进行编演了,而且这种趋势愈到后来愈加明显。明代后期祁彪佳《远山堂曲品

   具品》著录了明代陈龙光的传奇《西游》并评论道:“将一部《西游记》,板煞填谱,不能无其所有,简其所繁,只由才思庸浅故也。”○18所谓“板煞填谱”,所谓“不能无其所有,简其所繁”,正好说明了陈龙光的这部《西游》传奇基本上忠实于百回本的小说原著,未能有多少突破。

   《寥天一斋曲谱》收有三种清中叶抄本“西游戏”:《撇子》和《认子》皆演唐僧出身事,《猴变》演孙悟空闹天宫事○19。这几种“西游戏”编写于清中叶之前,虽由小说改编而来,但编者仍作了程度不等的改动。至清中叶之后,“西游戏”就几乎全部照搬小说情节了。郑振铎先生专力搜集《西游记》戏曲,其《西谛书目》○20著录清代《西游记杂剧》五种五卷:《通天河》一卷,《盘丝洞》一卷,《车迟国》一卷,《无底洞》一卷,《西天竺》一卷;又有《无底洞传奇》一卷。这些剧目与小说《西游记》完全一致。再看傅惜华先生从清宫耿太监手中购得的《耿藏剧丛》○21所收“西游戏”剧目,这些剧目皆存清抄本:《西游记》存十二出,“演唐僧过宝象国遇妖事”;《莲花洞、金兜山》分别演平顶山和金兜洞青牛怪之事;其他《盘丝洞》、《狮驼岭》、《西梁国》等所演都与小说相一致;惟有《红梅山》一剧不见于小说(详后)。

   最明显的是陶君起《京剧剧目初探》○22所收“西游戏”,百回本《西游记》的前九十回都有相应的京剧剧目。有的是一剧搬演小说一回的内容,如《水帘洞》又名《花果山》、《美猴王》,演闹龙宫事,见小说第三回;《五行山》演悟空拜玄奘为师事,见小说第十四回;《鹰愁涧》演收伏白龙马事,见小说第十五回;《流沙河》又名《收悟净》,演收伏沙僧事,见小说第二十二回;《女儿国》又名《女真国》,演西梁女国事,见小说第五十四回;《琵琶洞》演蝎子精事,见小说第五十五回等等。有的是小说中的一回由几剧搬演,如小说第十二回便有《唐王游地府》、《李翠莲》、《刘全进瓜》等三种剧目。

   因为百回本《西游记》常常由相关几回构成某一故事单元,因而许多京剧剧目往往包括了小说几回的内容。如《拜昆仑》演孙悟空拜须菩提为师事,见小说第一、二回;《闹天宫》又名《安天会》,演悟空大闹天宫事,见小说第四至第六回;《高老庄》演悟空降伏八戒事,见小说第十八、十九回;《五庄观》又名《万寿山》,演偷吃人参果事,见小说第二十四至第二十六回;《黄袍怪》又名《宝象国》、《美猴王》,演宝象国事,见小说第二十七至第三十一回;《平顶山》又名《莲花洞》,演金角、银角大王事,见小说第三十二至第三十五回;《火云洞》又名《红孩儿》,演红孩儿事,见小说第四十至第四十二回;《车迟国》演车迟国斗法事,见小说第四十四至第四十六回;《通天河》演降伏通天河鱼妖事,见小说第四十七至第四十九回;《金兜洞》演青牛怪事,见小说第五十至第五十二回;《双心斗》又名《真假美猴王》,演六耳猕猴事,见小说第五十六至第五十八回;《芭蕉扇》又名《火焰山》、《白云洞》,演过火焰山事,见小说第五十九至第六十一回;《盘丝洞》演蜘蛛精事,见小说第七十二、七十三回;《无底洞》又名《陷空山》,演无底洞白鼠精事,见小说第八十至第八十三回;《九狮洞》又名《竹节山》,演九头狮事,见小说第八十八至第九十回。上述剧目所演内容与小说完全一致。

   《狮驼岭》一剧与小说情节略有出入,此剧又名《狮驼国》,演唐僧师徒四人路经狮驼岭,遇青狮、白象、大鹏阻挡去路。悟空破阴阳瓶、力降狮、象,但中了大鹏之计,四人被擒。悟空伺机逃出,请如来佛降伏了三妖。这些情节系据小说第七十四、七十七回改编,虽与原作有某些不同,但毕竟能在小说中找到依据。还有个别剧目不见于小说,如前面曾提到的《红梅山》,又名《金钱豹》,演金钱豹占据红梅山,欲强娶乡绅邓洪之女。唐僧等寻宿至此,悟空、八戒分别幻化为丫鬟和邓女拟捉金钱豹。金钱豹设飞叉阵困住悟空,最后悟空请天兵降伏之。再如《盗魂铃》又名《二本金钱豹》、《八戒降妖》,演八戒被女妖诱入洞中,洞中有“魂铃”,摇动时即能摄人魂魄。八戒盗之,众妖追击,悟空接应八戒,力败群妖。再如《金刀阵》演悟空被封为“斗战胜佛”后,因大鹏摆金刀阵,南极仙翁无计破之,悟空盗刀,遂大破金刀阵。但总起来说,在小说《西游记》广泛传播之后,“西游戏”便基本上搬演小说的故事内容了。

   四

   上文所论述的所有“西游戏”,只有《西游记杂剧》比较完整地演述了取经故事的全过程。但从其整体结构来看,与小说《西游记》的结构布局有着本质的不同,而这种总体布局又决定着全书的寓意主旨。《西游记杂剧》六本的排列顺序是:唐僧出身,官员送行,降伏孙行者、沙和尚、猪八戒,路经女儿国、火焰山,最后参佛取经、返回东土。这一结构安排表明此剧的中心是“取经”过程,外无他意。百回本小说《西游记》的结构安排则是:孙悟空闹三界,取经缘由,悟空、八戒、沙僧先后加入取经行列,取经路上种种磨难,径回东土、五圣成真。一是唐僧出身置于卷首,一是悟空故事放在最前。这一变化说明故事的主人公已经由唐僧变成了孙悟空。主人公的变化又使小说的寓意和主旨随之改变,即已经不把重点放在“取经”之上,而有他意寓焉。这一寓意,明人称之为“微言以中道理”○23,至于暗藏何种“道理”,则见仁见智,莫衷一是。考之于这种特定的结构安排,明人谢肇淛所说“求放心之喻”○24,或许更接近著者的本意吧。

   除《西游记杂剧》之外的其它“西游戏”,基本都只演述“取经故事”的某一方面。《西游记》刊行之后的大量“西游戏”,包括所有的京剧和地方剧目,虽然合在一起,似乎也能表现出取经故事的全过程。但由于它们受到单剧演出的限制,因而对于接受者来说,很难将这些孤立的剧目合成一个整体来加以理解和接受。于是便造成了一种奇怪的现象,一方面,“西游戏”对小说《西游记》的广泛传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许多接受者都是通过“西游戏”才得知了小说中的许多人物与情节;另一方面,由于“西游戏”单剧演出的现实,又使接受者只能对《西游记》产生片面的理解。例如看了《美猴王》,便以为小说是肯定造反与自由;看了《火焰山》,便以为小说是赞颂智慧与计谋;看了《车迟国》,便以为小说是鼓励降妖伏魔;看了《女儿国》,又以为小说是宣传清规戒律等等。至于小说本身所包含的“密谛”,便被这些“西游戏”一一化解了。

   上世纪80年代播出的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基本上忠实于小说原作,保持了小说的完整性,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憾。但仅从其主题歌歌词便不难看出编创者对这部小说的认识和理解,这一见解在某种程度上又引导着观众的接受倾向。另一方面,在实际操作时只能分集播出,接受者观看时也只能断断续续的观赏。因此能否使接受者真正理解小说中所含有的“密谛”,仍然存在疑问。当然,即使读原著本身,也并非所有的接受者都能读出其中的奥秘,但与观赏“西游戏”相比,毕竟能给接受者留下更多的思考空间。如何使“西游戏”传达出小说本身的哲理,是一个应当认真思考的课题。 

   注:

   ①[明]徐渭《南词叙录

   宋元旧篇》,《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三),中国戏剧出版社1980年版。

   ②③[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十五“院本名目”,中华书局1980年版。

   ④[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卷三“偏安佚豫”,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⑤关于《大唐三藏取经诗话》的成书时间,大多数学者认为应在南宋,但仍有不同见解。

   ⑥[元]钟嗣成《录鬼簿》,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

   ⑦赵景深辑《元人杂剧钩沉》,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年版。

   ⑧本文所引《西游记》,均据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第二版。

   ⑨傅惜华《元代杂剧全目》,作家出版社1957年版。

   ⑩[明]无名氏《录鬼簿续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

   ○11○18[明]祁彪佳《远山堂剧品》,《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六),中国戏剧出版社1980年版。

   ○12[元]无名氏《龙济山野猿听经》,见[明]赵琦美辑《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古本戏曲丛刊》四集,商务印书馆1958年版。

   ○13《孤本元明杂剧》(四),中国戏剧出版社1958年版。

   ○14[明]《杨东来先生批评〈西游记〉杂剧》,《古本戏曲丛刊》初集,文学古籍刊行社1953年版。

   ○15郑振铎《中国文学研究》(上),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251-252页。

   ○16○19○21刘荫柏《西游记研究资料》,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分别见于第248-253页,第423-424页,第422-423页。

   ○17[明]无名氏《二郎神锁齐天大圣》,见[明]赵琦美辑《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古本戏曲丛刊》四集,商务印书馆1958年版。

   ○20郑振铎《西谛书目》,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年版。

   ○22陶君起《京剧剧目初探》,中国戏剧出版社1980年版。

   ○23[明]陈元之《西游记》序,见朱一玄《明清小说资料选编》,齐鲁书社1990年版,第492页。

   ○24[明]谢肇淛《五杂组》卷十五事部三,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版,第312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5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