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范亚峰:行过死荫的幽谷——纪念江绪林弟兄

更新时间:2016-02-27 11:43:49
作者: 范亚峰  

  

   经文:诗篇第二十三篇第四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昨天早上我一起来就看到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在基督徒和知识分子群体中引起很大的震撼。我认识了十五年的朋友江绪林先生自杀。恰恰是在这样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天迎来了这样的事情。因此我们要去思想死的奥秘。

  

   我和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他的情况:江绪林先生从小是一个孤儿,90年代在人民大学读本科,后来到北大读硕士。我认识他的时候是2001年,那一年他二十五岁,在守望教会的前身,保福寺团契里认识。江弟兄亲口跟我讲述了他信主的过程:袁相忱老弟兄邀请去北大做一个讲座,当时的大学很开放,那是一个福音讲座。讲完了就邀请大家,有谁愿意上来接受祷告祝福的欢迎上来,结果就有很多年轻人跑上去接受祷告祝福。江弟兄心里想要试一试,就走到袁相忱老弟兄的前面,袁老弟兄就为他按手祷告。江弟兄很敏感,他说在祷告的过程中感到一种强大的力量传递下来,真的是体会到“不一样”。这一点深刻地影响与改变了他。江先生的一篇文章记述“在天国的爷爷”,就是指袁相忱老弟兄。后来是袁牧师给他施洗,也就在袁老弟兄的教会里聚会。后面为什么会走到自杀的地步,很重要的是他是个孤儿,他的家族有抑郁症的倾向,父母亲自杀,两个姐姐自杀,最后自己也没有胜过原生家庭的影响。昨天看到消息,他作为一个新教徒,由一个天主教徒给他施了坚振礼。说明江绪林先生在信仰生活上徘徊在新教和天主教之间。江先生有一篇文章写得非常好,叫做《生命的厚度》。昨天下午我的师弟给我发微信说,看到他非常推崇梁漱溟。梁漱溟是什么样的人呢?他活了九十五岁,从1893年和毛泽东同一年出生,历经了无数的变故。二十四岁很年轻就入北大做了教授,蔡元培建立北大的时候请他去北大讲佛学,在北大写了极其有名的《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后来梁漱溟从事乡村建设,1949年之后,1953年和毛泽东发生冲突。到了文革的时候梁漱溟的全部藏书被焚烧,本人被批斗。但即使这样,其人仍然非常平静。到了一九七几年的时候,批林批孔。林彪作为毛泽东的接班人,与毛的关系搞砸了以后,毛泽东捏造了一个所谓的“五七一”武装起义,把孔子与林彪扯到一起,就是批林批孔。让梁漱溟也批判孔子,结果梁写了两万五千字为孔子辩护。注意在当时,另一位有名的儒学大师冯友兰谄媚江青。江青当时去北大看望冯友兰,他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也批判孔子。这个类比就好像我今天受到压力写了文章去批判耶稣,这是一个性质,不可原谅。梁漱溟的文章《今天我们怎样看待孔子》,观点是批林可以,批判孔子是不可取的,孔子是有积极意义的,群情大哗。这在那个时代,在四人帮主政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有丧命的危险。批判了很久,到最后问梁漱溟还有什么话要说,他引用了孔子的一句话: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江先生写了这样的一篇《生命的厚度》,他自己却没有胜过原生家庭的破口。从圣经的角度,从教会的角度,作为我的朋友,我们要做的更多不是责备他,而是叹息,是怜悯。

  

   我们今天来分享诗篇中脍炙人口的第二十三篇。先读第一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篇的第二十三篇,中心就是牧者,是牧人与小羊。整个二十三篇的内在结构是三个对比。第一个对比是第一节和第二节中的牧人和小羊。第二个对比,是第三节和第四节,“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这两节的的对比是客旅与向导。这里再次提到了路。诗篇第一篇和二十三篇都是脍炙人口的灵修诗篇。下面我们来看第五和第六节,“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这两节的对比是什么?是恩福与咒诅。“筵席”“油膏”“福杯”“恩惠慈爱”,这些都是恩福,而敌人是受咒诅。这同时是主人与客人的对比。耶和华是主人,我们是客人,住在耶和华的殿中。

  

   这三重对比,构成了诗篇第二十三篇极其优美的结构,牧人和小羊、客旅与向导、主人与客人,这三重对比不是割裂的,而是交织成一个完整的主题,就是“牧者”的主题。第一句话是全篇的灵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牧羊人和小羊是整部圣经的核心隐喻,根源隐喻。圣山教会非常注重根本的隐喻,所以我们用了“圣山”的隐喻。《天路历程》是一部极其美好的小说,人攀登圣山的过程就是走天路的历程。廉价的福音非常容易强调宽门大路,而真正的福音其实是窄门陡路。三四节是说客旅和向导,这就可以和第一篇联系起来。第一篇中的“三不”:“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一个人,走入锡安圣山的门,非常重要的要求,首先是否定性的。许多时候,真理是用否定的方式表达的。要走正路的话,首先要使用排除法。大哲叔本华说过,正确的路只有一条,错误的路有千万条。所以这里的“三不”是非常重要的。而二十三篇的客旅与向导,更是提供了非常深刻的洞见。“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这里的客旅与向导的隐喻,直接是牧者的隐喻的延伸。作为牧者,就像导师,他所做的就是引导,引导我们走义路,引导我们行在正确的道路上。之前有一位作家叫柳青,他有一句话非常有名,人生的路很长很长,关键的时候只有几步。要看是谁能在关键的时刻引导你,是谁能够在关键的时刻带领你,走出歧途,走出沼泽地,走出人生的低谷。诗篇二十三篇三四节说的非常清楚。“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这正是牧者隐喻的延伸。五六节是一幅非常精美的画面,描写了一个人进入锡安之门后所蒙受的丰盛的恩福。三四节中我们的主带领我们在人生的客旅当中做我们最可靠的向导,然后,五六节说,“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这里的“敌人”非常重要。基督徒有三大敌人:世界,撒旦,自我。我们看诗篇二十三篇,环环入扣,“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一个人的生命深处是枯竭的还是有生命的泉源不断涌流出来,是不一样的。一个努力灵修的人,非常深的特点就是感到一个人的生命就好像一个水池,像小学数学题那样,一个水池两个口,一个口以一个速度朝里面充水,另一个口朝外放水,问这个水池要多久放得满水?我们灵修的目的也是一样,要有稳定增长的灵命,就是堵住其中的破口,要供应大于消耗。(我们读以赛亚书58章第6-12节。)所以上帝教导我们说,禁食祷告是基督徒一个非常重要的灵修路径。在以赛亚书里面,明确地告诉我们,上帝所喜悦的禁食祷告,可以起到怎样的果效?上帝所喜悦的禁食祷告就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大家注意,这里面再一次的提到了“路”。孔子在《论语》里面说:求道由径。中国文化里讲求道分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入门”,像进门一样;第二个层次叫“登堂”,堂是门与室中间的那一段的客厅;第三个层次进入内室是“入室”。想在福音真理上得着诗篇二十三篇所给我们的非常清晰的应许: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必有恩惠慈爱随著我”,想要得着这样清晰的应许,就要靠着神的大能,胜过家族的破口,胜过原生家庭的咒诅。我们刚刚已经举例了小学数学题,非常简单,一个月或三个月去聚一次会,你得着在主里面的属灵的供应,是十五桶。那你每周很少读经,很少祷告,很少灵修,这种情况之下的消耗是三十桶,请问,一个月进项是十五桶,一周的消耗是三十桶,一个月消耗一百二十桶,这样的生命能否做到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是做不到的。因为这个缘故,一个基督徒要跟随主的道路,在这里边要在属灵争战中胜过三大敌人,就是世界、撒旦、自我。胜过这三大敌人,就需要坚定地在蒙恩之道上根基稳固,在灵修祷告、聚会、交通,和禁食祷告的操练上、默想默观的操练上努力地、尽心竭力地跟随主。因着这样的缘故,这样的人一定能够胜过世界、魔鬼的诡计,一定能够得着在主里面所赐的丰盛的恩典和祝福。

  

   我们回过头来再来看,第二节里有很重要的一句话:“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大家要知道精神危机深渊般的体验是漫漫无尽的精神和身体的暗夜。因此我们今天对这种人、对这种经历要有很多的怜悯和同情。当然人所经历的死荫的幽谷有很多,实际上人生本来充满了痛苦、艰难、坎坷、试炼。就我自己信主来说,1997年之前就处在一个巨大的黑暗的笼罩当中,而这种黑暗的笼罩就是源自自己的罪和自己的家族累代的罪所形成的巨大的破口。对我而言,到1995、1996年,在这种巨大的黑暗当中遭遇了主。非常深的体会是,在这种巨大的黑暗当中,“死荫的幽谷”当中,看见了光明。从此之后,感谢主,对我而言,透过这样对上帝的紧紧的跟随,用《雅歌》里的一句话说就是,“求你吸引我,我就快跑跟随你。”一个人向主这样祷告,当一个人和我们的上帝有非常亲密的关系,大德兰修女把灵程的高处,即奥秘祈祷的阶段称为静祷、合一祈祷就是与主合一,以及订婚和灵婚,最高的境界叫灵婚。所以说,一个人称主耶稣为她的良人。当你达到这样的与主非常亲密的关系的时候,你就有这样坚定的信心,“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主与我们同在,他的杖,他的竿,都安慰我们。一个人真正的依靠主,对二十三篇已经有极其深刻的认识,我们就能胜过人生当中无数的试炼,我们就能够得着由神而来的丰盛的恩典和祝福。

  

   今天讲道二十三篇内容非常的丰富,盼望我们弟兄姊妹去应用。第一个应用,我们去好好默想,就是默想牧人和小羊,在青草地,溪水边,我们作为主的羊,是多么的欢欣、平安、可爱、喜乐,啜饮主所赐的溪水,这样我们的生命就永不枯干。第二个应用,就是客旅和向导,我们要默想今天的经文,“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当我们在人生里遭遇巨大的痛苦、艰难、坎坷、试炼、沮丧、失眠、各样的病痛、贫穷等等的时候,我们要靠着主不绝望,靠着主自始至终有盼望,因为他是我们的向导,他的杖,他的竿,都安慰我们。第三个应用,就是主人与客人,就是我坚定的宣告,我一生一世,都会有恩惠慈爱随着我,因为我是住在至高神的殿中,住在三一真神耶和华的殿中,他的慈爱,他的恩惠,他的怜悯都要陪伴我们,直到永远。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397.html
文章来源:公法评论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