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柳红:记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

更新时间:2016-02-15 09:55:18
作者: ​柳红  
这真是那个年代的特色。新的概念、理念,以隆重的方式大规模地宣传和普及。之后,中心组织了两次讨论会。马洪、张寿、朱镕基、吴明瑜作为领导小组,十几位副部长以上的干部参加,从技术经济研究中心、国家计委、经委、科委、社会科学院抽集一些人负责组织联络,出版《新的世界产业革命研究资料》,编辑《对策研究》。1984年3月,他们完成了《新的技术革命与我国对策研究的汇报提纲》,提出如下意见:1,利用外资和引进国外先进技术,采取特殊优惠办法;2,试办开发新兴技术产业的特殊区域和经济实体。采取灵活的价格政策;建立有限责任公司,可以发行股票、债券等;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注册开业,允许民办金融机构注册开业,允许国外银行设立分行、代办处。3,采取有限的适当的保护政策。4,健全法制等等。

  

   不必再列举了,已足以领略技术经济研究中心的风格和成就。鲁志强说,“技术经济中心当年做的项目都是‘原子弹’效果的”。这是说它能量大,是一个既撒得开,又收得拢的工作网络。

  

   中心不断地为中央财经小组、国务院决策提出有份量的建议,报告研究动向和阶段性成果。那是大家最关心决策的时代,也是有可能参与决策的时代,是决策过程科学化、民主化的时期。人说想领导之所想,马洪说,“想领导之未想。”后人可能会称之为“御用经济学家”,甚至于包含贬义,批评其缺乏独立精神。他们有所不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在马洪这一代老派共产党员身上,所体现的其实是理想主义、爱国主义情怀,是一种勇敢的开拓精神。他们的全球眼光、历史感、学识、国学基础、理论素养、人格修养,以及对实际经济运行的把握,团结合作精神,组织运筹能力,远非今天的一些人所能想象和估计。后来成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的鲁志强说,搞政策咨询的人和学者不同,他们的目标诉求不一样。政策咨询人员要用最合适的方式,争取达到最大效果,将国家的各项事业推向前进;要对国家负责,而不是自己扬名立万。不仅不出名,甚至要埋名。

  

   技术经济中心的办公地点从月坛北小街3号楼2层两间办公室开始,后来搬到中南海工字楼。张泽厚回忆起来,那么亲切,一桩一件有趣的事儿:“我们技术经济研究中心年轻人多,有朝气。隔壁就是经济研究中心,没我们活跃,他们十分羡慕我们。”“每周六下午卖一次鱼,是中南海里打上来的白莲,2毛5一斤。”“李善同是学数学的,孙尚清让她读经济学的书,她看不进去,躺着看就睡着了。她觉得,洋洋万言,也不知道说什么,数学推导只用1-2页就全明白了。后来李善同也成专家了,还到中南海给政治局讲课呢。”“马洪有水平,刻苦。他中午不睡午觉,找人去谈工作。年轻人中午想玩儿。”朱嘉明说,“那时管理宽松,我们可以夏天在中南海游泳,冬天滑冰到瀛台。”

  

   马洪宽容,年轻人管他叫好老头儿,可也时不时地跟他较劲儿,提意见,吵架。每隔一段时间,有一个例会,马洪听青年们的意见。朱嘉明最记得,“争论。没有任何一件事不争论。马洪听大家争论。常务干事会上也是争论。”丁宁宁也提到过“当时中心有一批各部委领导兼任的常务干事,常常把本部门的问题拿到中心来讨论。会议主旨报告后,不管是领导干部还是一般研究人员,都可以“横挑鼻子竖挑眼”。讨论是无拘无束的,有时候争论起来也很激烈,甚至忘记了各自的年龄和身份。”程秀生说“马洪属于老一代中间开放开明的人。他对我们说‘你们不要觉得自己年轻,我像你们这个年纪时,早从最高位置上摔下来了’”当时程秀生还不明白“摔下来”是什么意思,问人家:“他怎么摔下来了?”后来才知道马洪被指高岗的五虎上将,30岁出头即从东北局秘书长的位置下来。鲁志强说:“马老始终有一颗年轻的心,对世界一切新生事物始终保持着好奇和敏感。他把年轻人看作一群精灵稚气的孩子,以长者的慈祥,智者的包容对待研究人员的一切。”我发现,每一位当年技术经济中心的年轻人,对那些岁月都怀着美好的回忆和留恋。李善同说,“当年的中心,有号召力,领导潮流。机构不在规模大小,不在办公条件,在于活力。”庞旁选说,“特别喜欢中心,特别舒服。一帮年轻人,有朝气,有见解,没有勾心斗角,那是个开放的气氛。”

  

   鲁志强还点出了一个事实:“今天回头看马老招收的这批年轻人,几乎是全部‘成才’。一个机构一批人中总有成才者是常态,但一个机构一批人几乎全部顺利成长就值得思考了。”

  

   如今,技术中心的创始人马洪、孙尚清去世了;当年的年轻人也差不多是马洪那时候的年纪。2008年3月9日,最早在中心工作的张泽厚、朱嘉明、皮声浩、许小年、李善同、程秀生聚会。不曾想,一个月后,皮声浩也因病去世了。历史就是这样,让人感怀、遥想。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097.html
文章来源:历史之棱镜 微信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