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万昌华:论我国春秋时代鲁国的贵族共和国特质

——从《左氏春秋》所记史实说开去

更新时间:2016-01-19 22:42:28
作者: 万昌华 (进入专栏)  

  

   就像《周礼》一书原来不叫《周礼》而叫《周官》一样,不曾遭到秦火毁版的先秦古老书籍《春秋左传》原先也不叫《左传》,而叫《左氏春秋》。[1]

  

   《公羊传》、《谷梁传》写于汉代,使用的是汉代通行文字,即所谓的“今文”。并且如杨伯峻先生所言,“《公羊传》、《谷梁传》,不是空话,便是怪话,极少具体的有价值的历史资料”,[2] 因此,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并未将《左氏春秋》与《公羊传》、《谷梁传》并列,而是在“《经》十一卷”下自注曰:“公羊、谷梁二家。”

  

   《左氏春秋》与之不同。西汉“鲁恭王坏孔子宅而得《尚书》、《春秋》、《论语》、《孝经》也。又北平侯张仓献《春秋左氏传》,书体与孔氏相类,即前代之古文矣。”[3] 亦即,《春秋左氏传》是先秦原书,用先秦时期流行的文字写成,书中所记的内容更多的保持了那个时代的原貌。另外,一如杨伯峻所言,“《左传》有更多的是无《经》之《传》”,一些未记入《春秋》的事情,《左传》的作者也将其写了出来。[4] 因此,它在君主专制的帝国时代就显得不够入时了。西汉哀帝时,刘歆曾力争立为官学而被今文家所否定,否定理由之一是《左传》不传《春秋》。

  

   应该讲,西汉今文家的如上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不然,我们就无从知晓当年鲁国如下的历史事实了:一、鲁国有虚君君主制特点,卿大夫对君主权力有甚大制衡作用;二、其国家的重大事情可由卿大夫议事会直接决定;三、国人(乡人)对政治、军事决策有重要发言权;四、官民一体,对鲁国国家热爱有加,誓死捍卫;五、鲁国比较民主,卿大夫们为官比较清廉。

  

   在此说明一下,意在矫汉代汉武帝以来专制儒家官学之过,下面的行文中不再使用《春秋左传》书名,而是恢复其本来的书名《左氏春秋》。

  

   一、鲁国的虚君君主制与陪贰制

  

   世界古代史上有古希腊拉西第梦人(斯巴达)的虚君君主制,近代以来则有英国、日本、西班牙,以及泰国等国的虚君君主制。亦即,君主(国王)并不亲自管理国家,并不掌握一国的实际治权。他们只是名义上的一国之主。君主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职能,只是主持祭祀活动和随军队出征而已。邦联制下的中国东周时期,在鲁国,也很早便实行了这种制度。

  

   《左氏春秋》中明确记述鲁国虚君君主制的有关内容,是以两个晋国官员对话形式而展开的。该书在《鲁昭公三十二年(公元前510年)》中写道,“赵简子问于史墨曰:‘季氏出其君,而民服焉,诸侯与之,君死于外,而莫之或罪,何也?’对曰:‘物生有两,有三,有五,有陪贰。故天有三辰,地有五行,体有左右,各有妃耦。王有公,诸侯有卿,皆有贰也。天生季氏,以贰鲁侯,为日久矣。民之服焉,不亦宜乎?鲁君世从其失,季氏世修其勤,民忘君矣。虽死于外,其谁矜之?社稷无常奉,君臣无常位,自古以然。故《诗》曰: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三后之姓,于今为庶,王所知也。在《易》卦,雷乘《乾》曰《大壮》,天之道也。昔成季友,桓之季也,文姜之爱子也,始震而卜。卜人谒之,曰:生有嘉闻,其名曰友,为公室辅。及生,如卜人之言,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名之。既而有大功于鲁,受费以为上卿。至于文子、武子,世增其业,不废旧绩。鲁文公薨,而东门遂杀适立庶,鲁君于是乎失国,政在季氏,于此君也,四公矣。”

  

   以上内容翻成现代语言即:关于鲁国的政局,当晋国正卿赵鞅问晋太史蔡墨,“季氏赶走他的国君而百姓顺服他,诸侯亲附他,国君死在外边而没有人去惩罚他,这是为什么?”时,蔡墨回答说:“事物的存在有的成双、有的成三、有的成五、有的有副职。所以天有三辰,地有五行,身体有左右,各有配偶,王有公,诸侯有卿,都是有陪贰的。上天生了季氏,让他辅佐鲁侯,时间已经很久了。百姓顺服他,不也是很合适吗?鲁国的国君世世代代放纵安逸,季氏世世代代勤勤恳恳,百姓已经忘记他们的国君了。即使死在国外,有谁去怜惜他?社稷没有固定的祭祀人,君臣没有固定不变的地位,自古以来就是这样。所以《诗》中说:‘高的堤岸变成深谷,深的谷地变成山陵。’三王的子孙在今天成了平民,这是主人所知道的。在《易》的卦像上,代表雷的《震》卦在《乾》卦之上,叫做《大壮》,这是上天的常道。以前的成季,是桓公的小儿子,文姜所宠爱的儿子。刚怀孕时占卜,卜人说:‘生下来就有好名字,他的名字叫友,会成为公室的辅佐。’等到生出来,和卜人说的一样,在左手掌上有个‘友’字,就以此命名。季友后来为鲁国立了大功,受封在费地,并做上卿。一直到季文子、季武子,世世代代增加家业,不废弃过去的功业。鲁文公去世后东门襄仲遂杀嫡立庶,鲁国国君那时就失国了,政权落到季氏手中,到现在已经是第四代了。”

  

   从《左氏春秋》一书上面的这段记载可知,鲁国的这种制度开始于春秋前期,并且也甚得世人,包括鲁国众人、也包括各诸侯国的认可。

  

   有关鲁国君主制为虚君君主制之事,司马迁在《史记·鲁周公世家》中也有记述:“文公十八年(前609年)二月,文公卒。文公有二妃:长妃齐女为哀姜,生子恶及视;次妃敬嬴,嬖爱,生子倭。倭私事襄仲,襄仲欲立之,叔仲曰不可。襄仲请齐惠公,惠公新立,欲亲鲁,许之。冬十月,襄仲杀子恶及视而立倭,是为宣公。……鲁由此公室卑,三桓强。”

  

   司马迁的此记载是《左氏春秋》上述记载的有益补充与矫正。亦即,他指出了鲁国实行虚君君主制的起始时间是公元前609年鲁文公去世之后;当时鲁国是众贵族执政,而非仅季氏一家。

  

   另外,《左氏春秋》一书上段对话里赵简子的鲁昭公被季氏赶走的说法,有欠准确之处。

  

   事情的起因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司马迁《史记·鲁周公世家》中的说法,另一种是《左氏春秋》的说法。司马迁认为错误在季氏。季氏与郈氏斗鸡赌博输了,季平子便侵害郈氏利益。季平子还逮捕了臧昭伯的家臣。郈氏和臧昭伯二人同时到鲁昭公处告状,鲁昭公便于公元前517年夏历九月十一日开始了对季氏的讨伐。《左氏春秋》中则是说,季氏家族内部人挑拨之后,鲁昭公想乘机夺权,而发起除掉季氏的行动。最后却被叔孙氏与孟孙氏打败。其中有一个相当长的密谋过程。

  

   《左氏春秋·昭公二十五年》中讲,因怨恨季平子处死同事夜姑,季氏家族的“公若献弓于公为(昭公之子务人),且与之出射于外,而谋去季氏。公为告公果、公贲(二人皆公为之弟)。公果、公贲使侍人僚柤告公。公寝,将以戈击之,乃走。公曰:‘执之。’亦无命也。惧而不出,数月不见,公不怒。又使言,公执戈惧之,乃走。又使言,公曰:‘非小人之所及也。’公果自言,公以告臧孙,臧孙以难。告郈孙,郈孙以可,劝。告子家懿伯,懿伯曰:‘谗人以君侥幸,事若不克,君受其名,不可为也。舍民数世,以求克事,不可必也。且政在焉,其难图也。’公退之。”[5] 对于子家懿伯的劝阻,鲁昭公不听,不久便发动了对季氏的讨伐。

  

   鲁昭公实际上并不是季氏所赶走,而是被叔孙氏与孟孙氏两家联合起来打败之后而自己主动出走的。鲁昭公伐季氏,其武装杀死季氏臣公之鞅、进入季氏在曲阜城的官邸之后,情况危机。季平子躲进官邸的一个碉台后曾请求或者放他去费邑,或者允许他乘车流亡国外,但均被鲁昭公拒绝。在此危机时刻,是叔孙氏的武装救了季氏,而鲁昭公的局面却来了个180度的反转。也是《左氏春秋·昭公二十五年》中记载::“公使郈孙逆孟懿子。叔孙氏之司马駿戾言于其众曰:‘若之何?’莫对。又曰:‘我,家臣也,不敢知国。凡有季氏于我孰利?’皆曰‘无季氏,是无叔孙氏也。’駿戾曰:‘然则救诸!’帅徒以往,陷西北隅以入。公徒释甲执冰而踞,遂逐之。孟氏使登西北隅,以望季氏,见叔孙氏之旌,以告。孟氏执郈昭伯,杀之于南门之西,遂伐公徒。子家子曰:‘诸臣伪劫君者,而负罪以出,君止……’公曰:‘余不忍也。’与臧孙如墓谋,遂行。”

  

   以上这段话翻译成现代汉语即:“杀入季氏官邸之后,鲁昭公便派郈孙去迎接孟孙何忌带人前来帮忙。叔孙氏的军队负责人駿戾对大家说:‘怎么办?’先是没有人回答。他便接着说:‘我们是家臣,不考虑国事。有季氏与没了季氏,哪种情况对大家有利?’众人都说:‘灭了季氏,叔孙氏也就没了。’駿戾说:‘那么我们就快救季氏去!’駿戾率领部下从西北角攻进季氏官邸后,昭公的人就放弃了抵抗。孟孙氏派人从季氏官邸西北角高处往里看时,见到的是叔孙氏的军旗,知道此时昭公已经失败,便逮捕前来迎接的郈氏,将其杀害于曲阜南城门以西,接着参加了对鲁昭公徒众进行讨伐的战斗。子家羁在大势已去之后对鲁昭公讲:‘就当您是被我们劫持的,我们承担罪责逃往国外,您留下……’鲁昭公说:‘我不忍心让你们替我承担罪责。’按照当时的习俗,与臧孙氏一起,在祖上坟墓前痛哭后,离开鲁国”。

  

   由这里叔孙氏的出兵解救季平子之事,笔者又想到,孟孙氏以后也同样出动武装解救过季孙氏后来的宗主季桓子。《左氏春秋·定公八年(前502年)》中记载,季氏权宰阳虎阴谋于同年十月三日在曲阜城东门外的蒲圃,借宴请季桓子之际将他杀死。此前,阳虎已下令当天要集结武装。孟孙氏的成宰公敏处父与孟孙氏发觉之后商定,一面在阳虎劫持季桓子的必经之路上,集中300名部属佯装为孟孙氏的支系公期家盖房,以到时接应季桓子,公敏处父一面回成邑带兵前来,以防不测。

  

   事发当天,季桓子买通御手林楚在去蒲圃的半路上,将自己车子加速后直接开进了孟孙氏的领地。孟氏的人关上门以后,用箭射杀前来追赶的阳虎从弟阳越。当阳虎劫持鲁定公与叔孙州仇进攻孟氏时,成宰公敏处父带领的成城武装也赶到了。他们是从鲁国都城东部北面的城门进入的。后面将要详细述及,成城很近,从成城经宁阳县与曲阜市东部界山风仙山的葛山口到曲阜,也就五六十里地。

  

   孟氏武装进入鲁城之后,先是与阳虎的武装战于南城门以内,不胜。最后是在城里棘下这个地方最后将阳虎打败的。打败阳虎之后,公敏处父曾建议杀掉季桓子,但孟孙氏不同意,而是让其回家。

  

   由以上叔孙氏的主动出兵搭救季氏于危难之际一事看,鲁国的三桓是非常聪明的一些人。我们常说人与人的关系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唇亡而齿寒,要同类联合起来互相自保,但在实践上大都做不到。就像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所讲当年德国的情况那样:“在德国,当他们(纳粹)把魔爪伸向共产党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当他们把魔爪伸向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把魔爪伸向工会成员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当他们把魔爪伸向天主教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把魔爪伸向我时,我环顾四周,已经没有人为我说话了。”但2500多年前的三桓,他们的做法与之不同。

  

上面提及的我国春秋时期君主有陪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4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