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小杰:“丝绸之路”战略构想的特征研究

更新时间:2016-01-19 16:53:42
作者: 徐小杰  

   【内容提要】 2013年下半年我国提出的“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下称“丝绸之路”战略构想)不只是国内一些地区和产业的发展战略,也不仅是我国对外合作的新倡议,而是未来我国全方位、多领域、跨区域的内外合作、协调发展和主动融合的战略举措,是内外战略相统一的国家层面的重大战略构想。这一战略构想具有特定的地缘空间特征,认识其内在关联与互动关系,把握其在地缘政治经济、跨区域合作、合作秩序和外部性等方面的特征,可以更好地理解和推进这一战略构想和对外倡议。其中,尊重主权国的权益,培育共同的合作利益和合作文化,是共建和共享开放、包容和可持续合作秩序的基础。这一战略构想的外部性较为复杂,未来发展有赖于积极的政策对话、共享的合作理念、良性互动的规模性经贸活动、共同投资与合作机制与惯例等“丝路文化”的支撑。同时,须有效管控有关国家和地区间的利益差异以及潜在冲突。

   【关 键 词】丝绸之路/地缘空间/战略支点/合作秩序/合作文化

  

  

一、地缘政治经济特征

   “丝绸之路”所涉及的地缘政治经济空间是地缘政治学者长期研究的重要课题。①早在麦金德的“心脏地带”理论中,中亚与里海、地中海和西伯利亚地台等系列地缘空间均对国际政治经济权力的演变具有重大的意义和作用。而在斯皮克曼的“边缘地带”理论中,大陆边缘地带(如中国东南沿岸地区、东南亚地区、南亚、地中海和欧洲西部等地区)是影响世界权力的关键。地缘政治学家所研究的这些地缘空间都与“丝绸之路”的地缘政治经济紧密相关。但是,西方经典地缘政治学研究离不开他们的“欧洲中心论”,离不开他们的陆权和海权的“两分法”。正是这两个方面限制了西方地缘政治学者对“丝绸之路”地缘政治经济属性的应有认识。目前国内对于“丝绸之路”的地缘政治经济研究也少见突破西方地缘政治思想影响的文章。

   基于地缘政治经济的空间分析方法,笔者认为,“丝绸之路”的历史传承和现实发展具有清晰的地缘政治经济特征:

   (一)“丝绸之路”将不同地缘空间相连接,具有特定的关联与互动性

   陆上“丝绸之路”涉及中国内陆地区、中亚地区、西亚地区、非洲东部和东中欧地区。中国的内陆地区是古代中国的文化中心,具有广泛的辐射面,向西延伸,直接与中亚、西亚以及更远地带的国家与民族连接,是历史悠久的经贸和文化纽带。中亚地区是亚欧地缘政治上的“过渡带”(西方地缘政治学者称为“中陆区”或中间地带)。经这个过渡带,亚洲内陆人可以直接进入高加索地区和西亚半岛以及更远的东中欧地区。西亚地区的波斯湾、阿拉伯海、黑海和地中海则是波斯人和阿拉伯人通向东西方的战略通道。陆上“丝绸之路”,中国内陆是源点,中亚和西亚是陆上“丝绸之路”的关键地带,对周边国家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

   海上“丝绸之路”涉及中国东海、南海及东南亚岛屿,经马六甲海峡、安达曼海、孟加拉湾,将太平洋、印度洋和非洲大陆连接起来,经红海和地中海,通向欧洲地区。海上“丝绸之路”以中国东南沿海为起点,辐射中国东海周边地区(朝鲜半岛和日本南部),以及南海沿岸所有国家和周边岛屿。南海和东南亚地区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关键地带,它从太平洋经马六甲海峡和一系列海域到印度洋,涉及临海诸多大小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丝绸之路”不同地缘空间之间既存在地域连接,更有千百年来形成的历史文化和经贸纽带,但是在千百年的发展中时断时续,并未充分发挥其应有的潜力。这些问题至今依然存在。

   首先,中国内陆区和沿海地区之间的经贸与文化关联和互动性,源于东部、中部和西部之间历史形成的相互依存关系。经历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与发展,中部和西部内陆地区的经济通过东部沿海地区对外开放的带动取得了发展。但是,我们仅仅依靠国内区域间的利益驱动和产业带动,并没有考虑中西部区域独特的地缘政治经济特征,以及与周边地区的经济文化关联和相对优势,所以,虽然我国分别于1999年和2003年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和“中部崛起”战略,但是进展缓慢,中央政府出台的中西部发展规划也难以推进(本文第二部分具体分析)。

   其次,陆上“丝绸之路”南部的“茶马古道”,通过陆路将中国西南地区与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相连,一直是“丝绸之路”的南部通道。然而,在改革开放前的30年里,我国的西南部地区相对封闭,南部“丝绸之路”纽带被阻断。改革开放30多年来,西南部地区逐步对外开放,呈现了发展活力。近几年来,随着我国与东盟经贸合作的推进,自由贸易区的发展,特别是中国—东盟大湄公河次区域电力合作机制的推进和中缅油气运输管道系统的建成,打通了中国走向印度洋的新方向,但是,双/多边政治、经济和人文合作机制相对滞后。

   第三,历史上的陆上“丝绸之路”在东南亚、南亚、波斯湾、东非地区等区域与海上“丝绸之路”多处交汇,之后又在地中海和东中欧地区再次重合。但是,60多年来,陆海“丝绸之路”在交汇处时分时合,30多年来我国在上述地区的经贸合作陆海分离,诸多投资合作项目沿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分别运作。我国在非洲和西亚(特别是波斯湾)的合作集中在陆地资源开发,对铁路、港口、海上设施和船队等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薄弱。因此,海外资源投资效益难以在陆海“丝绸之路”的经济和文化战略中得到应有的显现。

   上述问题究其原因,是30多年来国内外的投资合作均忽视了“丝绸之路”所体现的不同地缘空间之间的关联和互动性,因而难以促进国内不同地区之间、以及与沿路国家、民族和文明之间的相互推进和交融。这些问题已经成为目前我国国内外投资合作战略中面临的突出问题。

   (二)“丝绸之路”的战略板块和支点

   推进“丝绸之路”战略构想的关键,在于能否在关键地域、海域和领域建立战略板块和支点,因为关键地域和海域在连接相邻地缘空间过程中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其中,中亚地区是欧亚大陆“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中间地带”,而里海是中亚地区、高加索地区、西亚之间过渡、互动和结合的关键海域。东海、南海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的门户,黑海、地中海、波斯湾和阿拉伯海在海上“丝绸之路”中具有枢纽作用。这些关键地域和海域都是“丝绸之路”中各个地缘空间相互关联和互动的重要过渡带。

   以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能源领域的内外合作为例,我国与中亚国家,特别是与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成功开展了以油气资源开发和油气管道建设与运输为重点的大规模经贸投资合作,为双边和多边的政治、经贸和文化合作奠定了扎实基础,在一体化开发、综合开发和区域安全保障等方面积累了诸多经验。目前,我国在中亚地区形成了5000多万吨油当量/年的生产能力、2000万吨/年原油管道输送能力和超过500亿立方米/年的天然气管道输送能力。从近20年的实践看,中亚地区无疑是我国国内实施陆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的第一个境外战略板块。而进入和扩大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油气合作区,则是实施陆上能源“丝绸之路”战略构想在中亚地区的重要支点。中亚地区对于中国来说是资源潜力巨大的周边合作区,与中亚重点国家的紧密合作,对于中国特别是西部地区的改革开放、国家长治久安和可持续发展休戚相关;②而对于中亚国家(内陆国)来说,中国既是巨大而稳定的亚太市场,更是他们通向亚太市场的陆桥、出海口和战略支点。中国与中亚地区之间独特的互动性就在于互为依托,互为支点。

   西亚地区(主要是波斯湾周边国家)处于欧亚非的过渡带,由此可向黑海、地中海和北非地区延展。我国在西亚地区既有陆上的投资合作,又有规模性的海上运输和经贸往来。目前我国每年从西亚进口的石油接近1.6亿吨,占我国原油进口总量的50%左右,同时我国还在伊拉克、伊朗、沙特阿拉和阿联酋等国从事油气勘探开发、技术服务和工程建设。西亚地区的海湾国家是我国实施西亚投资与贸易合作的重要支点。西亚地区对我国海外资源开发合作具有获取资源和连接中亚、欧洲和非洲等地区的多重地缘意义。而中国是西亚国家“东方政策”的重要对象,也是西亚国家与亚太地区和重点国家开展广泛合作的战略支点。近20年来,互为依托和支点的作用逐步上升。

   在非洲地区,虽然近10多年来投资合作稳步推进,但是战略支点并不突出。仅从能源资源合作趋势看,我国在非洲不同地区和国家的投资合作相对分散。其中,在北非和西非的油气投资相对突出。基于目前我国在南北苏丹等国家资源开发的基础,借助于2014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非洲,推进了东非地区的铁路和管道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东非油气的大开发,预计今后东非沿尼罗河流域有可能成为未来10年我国在非洲能源资源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支点。

   东海和南海是我国海上石油走向的两大门户,涉及太平洋主要能源运输通道,包括来自美洲的能源资源通道以及中澳能源资源合作的通道。目前,复杂的东海和南海地缘政治关系使得争议海域油气开发推进缓慢。从南海经马六甲海峡到印度洋,可使海上石油通道进一步延伸到南亚、阿拉伯海、波斯湾、东非和地中海等地区。而海上东亚、东南亚和北印度洋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板块,可分别向太平洋、印度洋及地中海地区延伸。这些地缘空间关系凸显出海上东南亚在“丝绸之路”战略中的战略地位及其在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上的支点地位。在这一区域,我国大陆与台湾地区间的合作关系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如果未来两岸实现了良性互动和战略互信,将使我国在这一关键地带的力量倍增。

   经过近20年的培育和合作,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缅甸和新加坡成为我国诸多产业双边合作的重要对象,而东盟成为我国在这一地区开展多边合作的重要平台。南亚和印度洋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以及东非国家,是我国在南亚或北印度洋合作的重要国家。其中,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之间的合作,是海上“丝绸之路”在北印度洋的重要依托。

   目前,中国石油集团已经在上述地区和国家有70多个油气勘探开发项目和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在上百个国家从事与油气相关的工程技术服务。加上中石化和中海油以及其他能源公司,我国的跨国石油合作已经在中亚、西亚、东南亚、南亚、东非等地区的战略板块和支点形成了陆海项目并举、区域分布相对合理、运输通道相互呼应的海外油气开发战略布局。这可视为我在“丝绸之路”建立战略板块和支点的重要基础和成功实践。③今后不断扩大这些战略支点,形成合作优势,可使我国的陆海“丝绸之路”战略构想获得应有的战略利益。

   二、跨区域合作的新特性

   与“丝绸之路”的地缘空间特征相映照,“丝绸之路”战略构想的基础在于跨区域、跨领域和跨文化的互联互通、协同合作和主动融合。这些特性既是“丝绸之路”的历史传承,更是现实发展的新趋势。

   (一)30多年跨区域合作的困境和新方向

上世纪70年代以后,有关跨区域合作理论相对清晰。④但是,我国的跨区域合作进程相对落后。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让一部分人和地区先富裕起来”(即“先富政策”)的推动下,中国政府不断推进内外开放和合作,积极鼓励东、中、西部“非均衡发展”,鼓励先富地区带动落后地区发展,取得明显进展,但是东、中、西部之间仍然存在巨大差距。自1990年至2000年,我国东西部国内生产总值的差距由80年代的2.16倍提高到2000年的3.11倍,2005年提高到3.(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454.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研究》(沪)2014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