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思灵:“一带一路”:印度的回应及对策

更新时间:2016-01-19 16:41:49
作者: 杨思灵  
(14)拉贾帕克萨总统给予了积极的回应,他认为习近平主席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与斯方打造“印度洋海上航运中心”的设想不谋而合。(15)在中斯联合声明中,双方也表示要加强在海上丝绸之路领域的合作。斯方欢迎并支持中方提出的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愿积极参与相关合作。

   然而相比马尔代夫和斯里兰卡,印度对中国“一带一路”发展倡议的回应则显得较为保守。中国实际上非常重视印度在“一带一路”中的地位,对印度寄予了厚望。中国于2014年2月印中第17届边界谈判提出了让印度参与丝绸之路建设的建议,2014年6月印度副总统安萨里访华,中国再次提出了类似的建议。(16)同年,9月习近平访问印度时多次提出与印度共建“一带一路”的建议。例如在发表的署名文章里,习近平提出,中印要“探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引领亚洲经济可持续增长。”在与印度总理莫迪会谈时,习近平也提出,双方“开展在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框架内的合作,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和互联互通进程。”(17)然而这些关于“一带一路”的建议均未获得印度的全面回应。

   实际上,在印度国内,对“一带一路”并非一味地排斥。印度有观点认为,总体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有利于印度,是印度的一次机会。虽然中国可能会借海上丝绸之路很轻易地进入印度洋,但如果印度能够增强自身的经济实力,且中国保证重视海上丝绸之路国家尤其是印度的主要关切,海上丝绸之路对印度将拥有极大的价值。(18)这种主张合作的观点甚至提出,如果莫迪回避了这一问题,那么印度将在未来亚太地缘经济变迁中被边缘化。(19)然而从印度国内的主流态度来看,地缘政治影响力的竞争观念占了上风。尽管中国一再阐明海上丝绸之路的经济目的,但从竞争的视角看待“一带一路”倡议在印度国内仍然存在。有观点认为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实质上服务于两个目的:通过有效利用海军外交重振与周边邻国的关系,二是回应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从长远来看,海上丝绸之路的远景告诉我们这是中国的防御战略,如果中国海上丝绸之路计划得以实施,其可能将伴随着与海上丝绸之路成员国之间强大的国防外交。(20)印度战略部门(Indian strategic establishment)一直担心中国海军在印度洋上的崛起,并对中国在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修建港口忧心忡忡。尽管印度方面没有公开评论,但印度国内有观点认为海上丝绸之路已经提上中国外交与安全政策日程,像过去绝大多数大国那样,作为世界最大的贸易国,中国想成为海上强国。他们认为,从中国的视角来看,邀请印度加入海上丝绸之路项目是非常明智的举动,但新德里可能将在两种自相矛盾的想法之间左右为难:一是在海洋领域加强与中国之间的合作,另一个是限制中国在印度洋上的影响力的长期坚定目标。(21)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印度对中国所提“一带一路”发展倡议,尤其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另有打算。据说为了与中国争夺地区影响力,莫迪政府另外发起了自己的丝绸之路计划。在印度看来,印度在印度洋的安全及贸易中占据主角的地位,印度的地理位置及实力可以组织起印度洋沿岸国家共同行动,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印度政府于2014年6月形成了“跨印度洋海上航路与文化景观”(Project Mausam)计划。(22)据印度学者观察,该计划的目的旨在抗衡中国,其目标是让印度重建与古老贸易伙伴的关系,并且与印度洋国家一道重建“印度洋世界”,这个“世界”从东非,沿着阿拉伯半岛,穿过伊朗南部,到达主要南亚国家,然后至斯里兰卡,最终到达东南亚。很显然,印度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计划,拓展印度在印度洋上的海洋、文化、战略及心理上的存在,让人们记住为什么这片大洋会被称为“印度洋”。(23)总之,尽管随着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中印关系,尤其是经济合作关系必然会迈上一个新的台阶,但囿于地缘政治竞争的影响,莫迪政府刻意回避了中国与其一道发展“一带一路”的倡议,而且另谋他算,发起了印度版的丝绸之路与计划。

   四、推进中印“一带一路”合作的路径

   尽管印度回避了中国“一带一路”的合作倡议,但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确实使中印关系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尤其是印度总理莫迪表示“印中两国要发扬‘从英寸到英里’精神,把两国关系不断推向前进”的想法,给予中印关系发展美好前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实现中印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也是可以期望的。近期内,可以采取如下路径加强中印之间的合作。

   一是实现“一带一路”与印度“跨印度洋海上航路与文化景观”计划的全面对接。从上述可以看出,印度实际上把“一带一路”的发展倡议视为中国的大国、强国战略,印度方面采取回避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印度本身也将追求大国地位作为自己的发展目标,而且遵循“战略自主”的外交政策,因此印度轻易不会赞同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印度另起炉灶凸显其在地区中的核心地位也在情理之中。从印度的计划来看,主要是在安全与文化方面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从中印历史文化交流的角度来看,双方合作的基础非常扎实。因此,中国应放低姿态,主动与印度探讨对接印度海上丝绸之路的计划,尤其是避开较为敏感的海上安全问题,从文化角度入手,探讨一些合作项目。比如作为丝绸之路上的两个交往密切的大国,贯通两国之间的丝绸之路可以联合申报世界遗产项目。

   二是推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务实合作与发展。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本身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印度政府虽然回避了“一带一路”的发展倡议,但却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我们注意到,莫迪政府上台伊始,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持比较谨慎的态度,在2014年7月习近平与莫迪在巴西会晤时,针对习近平提出加强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建议,莫迪并未直接回应,但在9月习近平对印度的国事访问中,莫迪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在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也强调:双方注意到在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合作方面取得的进展。双方忆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联合工作组第一次会议,同意继续努力,落实会议达成的共识。(24)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意味着莫迪继承了辛格政府的政策,愿意同中国就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展开合作。下阶段,中国应当积极发挥“施动者”的作用,加强经济走廊的务实合作,尤其在交通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产业对接、金融、旅游等领域展开紧密合作。建议可以考虑将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相关合作项目纳入各国正在推动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进行全盘考虑。

   三是举办中印“丝路文化”联展项目。虽然囿于某些因素,印度可能对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展倡议有所忌惮,但实际上印度自身也知道中印之间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尤其是在东西方的丝绸之路交往中,印度拥有较大的优势与丰富资源,这也是印度之所以提出“跨印度洋海上航路与文化景观”计划的重要原因。而且从2014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的成果来看,加强中印丝路文化交流得到了印度认同。在两国领导人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中印同意启动“中国—印度文化交流计划”,其中强调中国同意协助印度在中国宣传与公元7世纪中国僧人玄奘相关的印度旅游产品和线路。实际上,围绕“一带一路”的文化沟通建设,中印可以再前进一步,大规模举行丝路文化联展项目。围绕北方丝绸之路,涌现了敦煌、和阗、龟兹、巴米扬等辉煌的文化交流圣地,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则使两国的很多港口及城市在双方的历史文化交流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比如印度布罗奇、梭帕罗、卡里亚纳、乌贾因,孟加拉湾的菩哈、塔姆鲁克,中国的泉州、广东等。中印完全可以联合沿线国家就这些地区的文化交流资源进行深度挖掘,并围绕丝路历史上的人文事件进行资源,整理,举办丝路文化联展,加深两国民众对古代双方文化交流的全面了解。

   四是防微杜渐,管控分歧,理性引导两国关系的积极发展。任何合作均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中印“一带一路”的合作也不例外。虽然囿于地缘政治竞争观念的影响,印度对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展倡议持怀疑态度,并在回应中国这一倡议时态度有所保留。但从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对印度访问中我们可以看到,印度也非常希望改善和加强与中国的关系。事实上,如果不提“一带一路”,从纵向发展来看,中印关系及其合作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比如战略伙伴关系提升到更紧密的战略伙伴,习近平主席甚至提出与印度建立全球伙伴关系;在合作内容上,中印合作越来越具体,内容越来越丰富,主要内容涉及产业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节能环保、高技术、清洁能源、可持续城镇化等;在对两国关系的发展期望上,莫迪总理把中印两国比喻为“两个身体、一种精神”,并希望使两国关系实现从“英寸到英里”的变化。习近平主席则表示,21世纪是亚洲世纪,中印两国的发展是关键。中国龙和印度象和谐共处、和平发展、合作发展,将惠及两国25亿人口,惠及广大发展中国家,将对地区和世界产生深远影响。从这些可以看出,双方领导人对发展两国关系是非常有信心的。不过从另一方面看,中印之间要维护这种积极向上的发展势头还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其中尤为关键的是应当防止边界问题成为颠覆两国关系的重要诱因。在处理这一问题上,一方面两国要理性面对在边界问题上的分歧,警惕媒体的误导宣传,及时化解双方之间出现的边界摩擦事件;另一方面,从长远入手,两国应当在边界问题、国家形象等方面对双方民众开展正确的再教育,为软化双方民意,减缓对立情绪做好准备,从而为两国关系的长期友好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注释:

   ①师觉月:《印度与中国:中印文化关系千年史》,《今日印度》2012年第7期,第6-10页。

   ②醯罗城的本义是“佛顶骨城”(梵文hadda即“骨”),因此地之佛顶骨得名,它是北印度那揭罗曷国的都城,位于今天的贾拉拉巴德城以南约五英里处的Hidda村。

   ③同①。

   ④师觉月:《印度与中国:中印文化关系千年史》,《今日印度》2012年第7期,第6-10页。

   ⑤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2014年9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主持例行记者会》,2014年9月16日。http://www.fmprc.gov.cn/mfa_chn/fyrbt_602243/t1191672.shtml

   ⑥魏苇:《“一带一路”将成中印合作新增长点》,2014年5月22日。http://money.163.com/14/9522/17/9SS9OKDN00254T15.html

   ⑦Worldbank, Trade Blo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http://www-wds.worldbank.org/external/default/WDSContentServer/IW3P/IB/2000/09/01/000094946_00081805551199/Rendered/PDF/multi_page.pdf

   ⑧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2014年9月19日。http://www.fmprc.gov.cn/mfa_chn/zyxw_602251/t1193043.shtml

   ⑨许可:《印度洋的海盗威胁与中国的印度洋战略》,《南亚研究》2011年第1期,第2-14页。

⑩China invites India to join its ambitious Silk Road projects, Aug 10, 2014. http://article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2014-08-10/news/52648283_1_maritime-silk-road-china-and-india-shanghai-cooperation-organisation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450.html
文章来源:《亚非纵横》(京)2014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