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阮宗泽:构建新型国际关系:超越历史赢得未来

更新时间:2016-01-18 11:00:17
作者: 阮宗泽  

   【内容提要】 中国提出建立“新型国际关系”构想,既是对当代中国外交思想的丰富和发展,也是对未来世界秩序演进方向的重要判断,对推动国际关系演变具有深远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当前,局部冲突、集团政治尚未终结,非传统安全问题日益增多,“新型国际关系”构想的提出响应时代呼唤,顺应时代潮流,需要世界各国共同努力,以最终实现世界持久和平、稳定与繁荣。

   【关 键 词】新型国际关系/合作共赢/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世界秩序

  

  

   2014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出:“我们要坚持合作共赢,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坚持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把合作共赢理念体现到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对外合作的方方面面。”①这是中国第一次鲜明提出建立“新型国际关系”这一宏大构想,掷地有声地点出新时期中国外交思想的指导原则,即“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外交部长王毅强调,“这一倡议,既是对《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继承,更是一次重要的创新和发展。”②这也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外交思想与实践的结晶,为未来中国外交指明了方向,对推动国际关系演变具有深远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中国外交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同时革故鼎新、锐意进取,新思想、新理念、新实践不断涌现,令国人倍感鼓舞的同时,也使国际社会耳目一新。“新型国际关系”的“新”在何处?它是如何形成的?对未来有何影响?面临着哪些挑战?本文试图对上述问题作一初浅的探讨。

   一、“新型国际关系”的定义

   “新型国际关系”核心是“合作共赢”。相较过去你输我赢、你失我得的“零和”博弈思维,“合作共赢”是双方或多方在合作中互惠互利、相得益彰,从而实现各方的共同收益。“合作共赢”以合作为路径,以共赢为目标,是通向“新型国际关系”的路线图。“合作”与“共赢”相辅相成、相映成趣、浑然一体。

   合作是路径。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程,坚持以合作而不是对抗的方式与世界打交道,走的就是“合作共赢”道路。尽管西方国家主导下建立的国际体系仍有不完善之处,但中国没有寻求“另起炉灶”,而是通过自身努力参与和加入了各式各样的国际机制或国际组织,主动地、自愿地将自己“嵌入”国际体系的网络之中。③中国以实际行动向国际社会表明了尊重国际秩序、积极参与国际事务的意愿与决心,国际体系也因中国的融入而更具代表性和合法性。

   共赢是目标。中国的发展壮大,意味着维护世界和平的力量在增强,意味着促进世界经济繁荣的力量在壮大。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的发展与强大有利于进一步维护联合国权威,有助于更好地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2008年金融危机横扫全球,世界经济遭遇滑铁卢,美国、欧洲、日本三大西方经济体几乎同时陷于衰退。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一跃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力量,其贡献有目共睹。即使在后危机时代的今天,中国仍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双引擎”之一。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使它拥有更大的能力与资源向世界提供更丰富的公共产品,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

   “合作共赢”是“新型国际关系”的核心思想。王毅强调,中国“在主要大国中率先把实现合作共赢确定为国际间交往的根本目标,符合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符合中国外交的一贯追求,符合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时代潮流,为当今世界处理国与国关系提供了崭新思路,必将对国际关系的发展演变产生积极和深远的影响。”④合作共赢理念无疑是中国外交的核心内涵,它符合21世纪的世界潮流,是通向和平与繁荣的道路。

   中国不仅在理念上倡导“新型国际关系”,而且将其付诸实践,积极开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王毅指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贵在‘特色’二字,旨在走出一条与传统大国不同的强国之路。中华民族历来爱好和平。我们不仅自己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同时在国际事务中也坚持做主和派、促和派、维和派。”⑤具体而言,中国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推动建立“新型国际关系”。

   (一)经略新型周边关系

   环顾全球,大国与周边国家关系似乎都有“近而不亲”的宿命。中国周边国家众多,大小、强弱、贫富千差万别,受冷战的影响较深。加之历史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曾走过一些弯路,中国与一些国家仍存在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使得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错综复杂。尽管如此,中国仍是最有希望率先打破这一历史难题的大国。中国长期致力于同周边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保持良性互动,至今已与12个邻国通过谈判划定了边界,并有信心继续和平解决其他领土争端。未来,如何推动与周边国家走一条互利共赢的道路、构建“命运共同体”,成为对中国外交的新要求。

   当前,中国将同周边国家发展睦邻友好关系置于外交工作的优先地位。近年来,周边国家成为中国领导人出访活动最为密集的区域。2013年,中国还专门召开了周边外交工作会议,全面梳理并更新了中国周边外交的政策。中国致力于同周边国家建立更加紧密的机制联系,大力加强与上海合作组织、东南亚国家联盟、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南亚区域合作联盟等发展更紧密的伙伴关系。中国奉行“亲、诚、惠、容”的睦邻友好政策,妥善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分歧。

   (二)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中国与俄罗斯互为最大邻国,有着43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互为战略依托,相互借力给力。多年来,两国领导人互访频繁,双边关系发展活跃。中俄两国从建立伙伴关系、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到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交往水平不断提升,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在高水平上稳定运行,合作基础更加牢固。近年来,在两国高层引领的驱动下,一些重大合作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中俄关系的长期稳定发展不仅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维护世界的持久和平与稳定。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获得“早期收获”。2014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参加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其间穿插的“瀛台夜话”为中美关系添彩。双方在应对气候变化、签证互惠安排、建立两军互信机制等方面取得重要成果。习近平主席在同奥巴马总统举行会谈时指出,双方要朝着六个重点方向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⑥上述具体成果显示,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并非空中楼阁,而是具有实质性内容的战略举措。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有利于维护亚太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

   中欧合作开创新局面,双方决定构建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中欧人口之和占世界总人口的四分之一,经济之和占世界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欧盟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习近平主席强调,要从战略高度看待中欧关系,将中欧两大力量、两大市场、两大文明结合起来,共同打造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⑦同时,中国积极向欧洲介绍自己。习近平主席将中国形容为“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⑧2014年4月,中国政府发表《深化互利共赢的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对欧盟政策文件》,规划了双方未来五到十年的合作蓝图。这是中国政府时隔11年发表的第二份对欧政策文件,强调中欧关系面临新的历史机遇,深化互利共赢的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将为双方各自发展提供助力,并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做出重要贡献。⑨

   (三)坚持正确的义利观

   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具有多重属性,这一特点随着中国进一步崛起将更加明显。中国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仍将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仍是发展中国家的同盟军。即使今后经济总量位于世界第一,这一特点也难改变。这要求中国始终优先拓展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坚定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坚持正确的义利观,做到义利兼顾,要讲信义、重情义、扬正义、树道义。⑩中国在同非洲国家交往时以道义为先。坚持与非洲兄弟平等相待、真诚友好、重诺守信,为维护非洲国家的正当权利和合理诉求仗义执言。中国在与非洲国家交往时决不走殖民者的掠夺老路,而是愿与非洲兄弟共同发展。王毅指出,“正确义利观是新时期中国外交的一面旗帜。中方会更多考虑非洲国家的合理需求,力争通过合作让非洲早得利、多得利。在需要的时候,我们还要重义让利,甚至舍利取义。”(11)

   (四)结伴不结盟

   冷战是以结盟对抗为标志的时期。在后冷战时代,需要有超越冷战思维的国际关系,才能给世界新的希望。中国及时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探索走出了一条结伴而不结盟的新路。习近平主席指出,“志同道合,是伙伴;求同存异,也是伙伴。”(12)截至目前,中国已同67个国家、5个地区或区域组织建立了72对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伙伴关系,基本覆盖了世界上主要国家和重要地区。伙伴关系有三个基本特征,即平等性、和平性与包容性,它与军事同盟最大的区别是不设假想敌,不针对第三方,排除了军事因素对国家间关系的干扰,致力于以合作而非对抗的方式,以共赢而非零和的理念处理国与国关系。(13)伙伴关系使中国能超越意识形态、地缘政治的束缚,在国际上占据更加主动灵活的地位。

   (五)完善全球经济治理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催生了20国集团。2009年9月,全球19个主要经济体和欧洲联盟领导人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三次金融峰会上宣布,二十国集团(G20)将代替八国集团,成为国际经济合作与协调的首要全球性论坛,八国集团在国际经济事务上退居次席。2010年,20国集团达成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因迟迟得不到美国批准引发国际社会广泛不满。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20国集团会议上呼吁,“我们要以此为契机,建设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国际金融体系,提高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确保各国在国际经济合作中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要加快并切实落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方案,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14)近年来,中国同广大新兴市场国家的团结协作和战略沟通不断加强,打造了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金砖精神”,宣布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亚洲20多个国家发起建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均为国际金融体系作出了有益补充。

   二、新型国际关系思想形成的背景

   “新型国际关系”思想体现了中国外交继承传统而又与时俱进的特点,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新安全观等外交理念一脉相承。

   (一)从历史的眼光看,国际关系正在演变并亟需正确引导。现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可追溯至17世纪上半叶,欧洲爆发大规模战争后签订《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定了以平等、主权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准则。国际社会后来又签订了多项国际条约,建立了各式各样的国际体系和国际组织,如维也纳体系、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和雅尔塔体系等,一战后建立的国际联盟,二战后建立的联合国。《联合国宪章》确立了当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但以美国和苏联为首的两大军事联盟对抗却主导着战后国际关系,出现近半个世纪的冷战。

冷战结束以来,在欧洲,苏联与华约一并消失,但北约一直发展至今,不断通过东扩增加其合法性。在亚洲,美国仍保持着军事联盟体系,并通过强化和扩大措施,试图将其包装为维护东亚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基石”。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为了证实其存在的合理性,美国及其盟友千方百计地寻找甚至制造“战略对手”,严重损害了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近期爆发的乌克兰危机与美国抛出的亚太“再平衡”均充斥着冷战思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422.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京)2015年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