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永伟:为什么会有大屠杀?

——来自经济视野的解读

更新时间:2016-01-15 23:56:31
作者: 陈永伟  

   【编者注】本系列“量化历史研究”的文章,主要是作者对英文文献的解读剖析。对于有志于了解、进入“量化历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同仁,有着较大的辅助作用。文末附原文下载链接及系列介绍。另,文章已授权转载,转载请取得作者或原出处的授权。

  

   大屠杀(Mass Killing)是人类历史上的污点,也是最惨无人道的篇章。虽然较之古代,现代社会中的大屠杀发生率已有很大幅度的下降,但在世界各地这一现象依然屡有发生。据统计,自二战以来,世界范围内发生了50余次大屠杀,这些大屠杀总共造成了1200万-2500万人的死亡,以及4200万人的流离失所。值得注意的是,大屠杀和战争之间存在着十分微妙的关系,只有一些战争会造成大屠杀,而其他的战争则不会。

   那么,为什么这种血腥的现象会存在呢?为什么有的战争会伴随着大屠杀,而有的战争则不会?在最近发表于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上的论文中,Joan Esteban、Massimo Morelli和Dominic Rohner对以上问题进行了探讨。

   在论文中,三位作者首先构建了一个博弈模型。在这个博弈里,参与人包括两个集团:现任政府和反叛组织。在第一期,现任政府和反叛组织都需要决定是否斗争、以多大努力进行斗争,而这些决定又内生决定了战争的胜负和谁能最终控制政府。在战争结束后,获胜的一方可以选择是否进行大屠杀。显然,大屠杀会造成两方面的后果:一方面,大屠杀会破坏生产,造成可以获得的租减少;而另一方面,进行屠杀可以大幅削减敌方的力量,从而大幅提升己方占有资源,从而长期获取租金的概率。当取得胜利后,获胜方必须对这两方面因素进行权衡,并最终作出屠杀与否的决定。

   对于以上这个博弈,用逆向归纳法很容易就能得到它的解。在求解博弈后,几位作者通过比较静态分析得出了如下结论:首先,在资源相对丰富而生产率相对低下的地区,更容易发生大屠杀。其次,民主或对租金分享的外部限制会促使掌权者用灭绝来代替歧视行为,换言之,如果国际社会迫使一个“坏政权”优待其统治对象,那反而会促使其进行屠杀。再次,在一个极化社会(此时两个集团势均力敌)中,会产生一个对称均衡,此时无论哪派获胜都可能进行大屠杀;而在一个非极化的社会中,则只有较大的那个组织会进行屠杀。

   为了考察以上结论是否正确,三位作者从跨国层面和种族层面进行了实证分析。在跨国层面的研究中,他们从“Political Instability Task Force”数据库中整理出了1960-2007年相关数据,并定义了“是否进行了大屠杀”这一虚拟变量(Dummy Variable)。然后用其作为被解释变量,考察了各变量对其的影响。他们发现,一国的资源越丰富(以石油产出占GDP比重为指标)、民族的极化程度越高,则在该国发生大屠杀的概率就越高,这与理论推演的结果完全一致。同时,三位作者还发现,民主化的进程会让大屠杀发生的概率上升。他们解释道,这可能是由于民主化让统治民族对被统治民族进行歧视的可能减少了,因此出于更好维护寻租权力的考量,就会更容易制造屠杀。在种族层面的实证研究中,几位作者则发现被统治民族占有的资源越丰富,则被屠杀的概率就越高;同时,被统治的民族族群规模越大,其遭受屠杀的概率也会更高。

   应该说,这篇论文对我们理解大屠杀的机制是十分有价值的。尽管关于大屠杀已经有大量研究,但现有的研究大多只会将屠杀的发生归结为统治者的好恶,或者某些社会、文化因素,并且很少对相关结论进行量化分析。这篇论文的重要意义就在于,从经济角度提出了一个分析大屠杀的坚实分析框架,并用计量方法和历史数据对理论结论进行了检验,这在很大程度上填补了现有研究的空白。

  

   【论文来源】J Esteban(?2015),strategic masskillings,JPE Forthcoming.

   【原文下载链接】http://jnls.cup.org/home.do;jsessionid=A46CFBAB877B4717A8A47D2FE524B787

   【微信公号简介】“量化历史研究”公众号是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和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陈志武教授及其团队负责,以严肃而又不失活泼的方式,向广大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有关七大洲五大洋的量化历史研究经典文献和前沿文献。本账户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向大家及时推送讲习班的最新信息和进展。喜欢我们的请搜寻公众号:QuantitativeHistory。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377.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量化历史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