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石军:国家能力是把双刃剑:中国遗产VS越南经验 by 哈佛RD女神 Dell

更新时间:2016-01-14 22:57:39
作者: 何石军  

   【编者注】本系列“量化历史研究”的文章,主要是作者对英文文献的解读剖析。对于有志于了解、进入“量化历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同仁,有着较大的辅助作用。文末附原文下载链接及系列介绍。另,文章已授权转载,转载请取得作者或原出处的授权。

    

   20世纪50年代以来,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表现存在着很大的分岔,东北亚和东南亚就是典型代表。东北亚的经济体,如台湾和韩国,其经济的平均增速远快于东南亚经济体,如菲律宾和柬埔寨。前者的生活水平已达到了OECD国家水平,后者则仍处在全球贫穷国家行列。不同区域的长期政府组织方式、治理规范被认为对这个分岔的产生起了很大作用。哈佛新秀Dell等学者的最新工作论文“State Capacity,Local Governance,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Vietnam”,利用越南历史上大越(Dai Viet)和高棉(Khmer)帝国长期毗邻共存的事实作为准实验,使用断点回归(Regression Discontinuity,即RD)方法考察了历史上不同的政府组织模式的长期经济影响,并以之来解释该地区的经济分岔。

   头一千年的大多数时间内,现代越南的北部大都处于中国领域之内。越南国—“大越”取得独立后,采用了中国的竞争性、非人格化的官僚政治组织模式,通过考试来选拔村庄领导和官僚。1461年,越南对这套体制做了稍微修改,村庄领导通过广泛的男性代表选举产生,但其他的官员仍以考试选拔,并以详细的法规将中央与地方官员的关系制度化。前者作为政策的发起和制定者,后者负责执行。中央对村庄设定税收和征兵数额,村庄领导和委员会分配税收负担。整个制度的运作高度文书化,精心设计的税收账簿、土地册、人口册用来协助收税和征兵。村庄领导负责对上级官员提供税收和人力,后者则通过文书系统来审核官员。

   随后几百年,大越不断向南扩张,并把它的这一套政治组织模式带到征服之地。17世纪后期占领中越的占城国(Champa)后,大越国在南部就进入了与更大、更具军事实力的高棉帝国冲突中。

   相对于越南国来说,高棉帝国是一个更具个人化的保护人和被保护人(patron-client)模式的政权,缺乏文书的记录,也缺乏中央集权化的官僚组织,具有有限的国家能力。在高棉,政治任命和土地分配都是极其个人化的,税收是通过以寺庙为基础的制度征收的。高棉的地主通过建立寺庙来加强其对土地的拥有。他们利用寺庙从农民手上收集贡物,然后把一部分上缴给更高一层的贵族。高棉的法律能力也远弱于越南。在大越有近千本法律文本,其中15%的条文是用于保护自由农民的,高棉附属地则缺乏协助经济互动的法条。1689年大越趁高棉内战时把占城西南并不具有经济和土地优势的部分并入,并设定了嘉定省。此后,由于双方都处于不断的内乱之中,1869年的边界不再变动(见图1的黑粗线)。在这之后,虽然经历了1833年大越把高棉领地吞并、1862年法国殖民了越南、以及20世纪60、70年代的越南战争,但1689年高棉-大越边界两边的制度差异一直持续到最近。

   因此,作者利用1689年的高棉-大越分界,使用断点回归(RD)方法和2002-2012年越南家户调查数据,发现处在历史上大越边界的家庭其平均消费要高26%。该结果在考虑了人口的迁移和更高阶RD设定后仍然稳健。作者也利用美国在越南战争时期的1969-1973年村庄调查数据,仍然发现历史上处于官僚体制下的村庄能获得更多的非稻米食品和工业制成品,更可能拥有市场以及更少的农业。

   接着,作者利用1967年南越的政府改革——赋予了村庄更多的预算权力和公共品提供责任,重点考察了文献上特别强调的行政体制影响经济繁荣三个重要渠道:地方治理、市民社会强度以及越共的影响。同样基于RD方法发现,历史上属于大越的村庄有更强的地方管理能力、税收能力、以及公共品提供能力等地方治理能力,这些地方的村民更为积极地参与村庄事务。在排除了美军轰炸差异后,越共在该地区活跃和发动暴乱的可能性更小。这些都说明政制的改革只有在那些国家能力更强的地方,效果才能更好。

   总体来说,越南的官僚政体历史增进了长期的经济繁荣。然而,强权政府也可能乱用其权力来攫取资源或干预市场运行。因此,作者考察了开放改革的政策变化后不同地区的反应,发现开放后在那些具有官僚行政历史的地方,人们拥有更少的官方确权证书,外商投资和外国企业就业也更少。这些地方的人对正规金融依赖更少、更多的从亲友那里进行借贷。作者认为,正是由于这些地方强有力的地方政权来保护产权和利益,因而对外部人产生很强敌意,局外人很难在这些地方立足。这不利于外商投资和金融市场发展,而这些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却至关重要。

    

   【论文来源】Melissa Dell, Nathan Lane, and Pablo Querubin,2015,“State Capacity,Local Governance,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Vietnam”,working paper.

   【原文下载链接】http://jnls.cup.org/home.do;jsessionid=A46CFBAB877B4717A8A47D2FE524B787

   【微信公号简介】“量化历史研究”公众号是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和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陈志武教授及其团队负责,以严肃而又不失活泼的方式,向广大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有关七大洲五大洋的量化历史研究经典文献和前沿文献。本账户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向大家及时推送讲习班的最新信息和进展。喜欢我们的请搜寻公众号:QuantitativeHistory。

    

本文责编:zhaod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333.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量化历史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