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立昌:朝鲜半岛统一问题与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更新时间:2016-01-14 15:23:03
作者: 梁立昌  
因此,其主要目的是促使对象国公民对韩国的统一政策和统一方案产生认同和支持。[[6]][ 7]由此,对华统一公共外交的最大目标就是改变中国民众的“统一负担论”,扩散“统一利益论”。为实现这一目标,韩国有关政策制定执行机构多管齐下,利用两国各种对话交流机制和渠道,主要针对中国政府机构、学术机构以及主流媒体展开外交攻势,宣传韩国主张。首先,朴瑾惠政府上台后两国就建立战略对话沟通和加强民间人文交流合作纽带达成正式协议,从而奠定了统一公共外交的机制保障。其次,通过频繁举办学术会议和半官方半民间的战略对话论坛让学术界人士探讨和论证韩国主导的统一蓝图。最后,韩国媒体利用新的传播手段广泛宣传韩国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动态,在国内外开通各种中文服务平台,以及邀请中国部分知名媒体人士访韩等方式宣传有关政策,增进中国政府和民众对统一问题的理解和支持。

  

   三、朝鲜半岛统一问题的复杂性认识

  

   冷战结束以来,在南北均衡被打破的情况下,“先军政治”思想成为朝鲜确保体制安全的国家意识形态战略。在这一思想指导下,朝鲜执意发展核武器进行核武装不仅使韩国陷入同盟困境,也使中国陷入对朝战略两难。围绕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中美韩朝四方以中美关系和韩朝关系为坐标轴形成了一个互相牵制的复杂格局。

  

   首先,美国在战略上联合地区同盟制衡中国的意图加剧了朝鲜半岛局势的复杂性。美国以进攻现实主义思维制定对华政策和地区战略必然导致中美进行战略竞争,迄今两国一直维持着一种“非敌非友”的关系状态。从克林顿政府意图引导中国融入世界,到小布什政府把中国视为利益攸关方,再到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基本上都是围绕一个主题,那就是尽量牵制中国崛起的速度,而韩美同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战略支点。美国的战略迟滞了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不仅给中韩关系发展制造障碍,也给中国的和平发展战略带来严重干扰。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一直没能摆脱从反制美国这一地缘战略视角审视朝鲜半岛问题。韩国认为,韩美同盟是韩国自由民主制度的守护力量,能够遏制朝鲜的军事冒险和核武威胁,在朝鲜半岛出现剧变事态时,还能够壮大韩国主导统一的实力。因此,在朝鲜半岛实现统一以前,韩国很难放弃韩美同盟。这一政策思维与中国主张的自主和平统一还有很大的距离,因此,不难理解中国政府对韩美同盟与朝鲜半岛统一问题采取慎重立场。

  

   其次,朝鲜对抗韩美同盟开发核武器进行核武装的战略使地区安全形势更加严峻。冷战结束后,在美韩军事政治压力下,朝鲜终缺乏安全感。由于六方会谈无法根本解决朝鲜的安全问题,朝鲜弃核前景黯淡,地区安全始终存在重大隐忧。李明博政府时期的对朝压迫战略更是直接导致韩朝关系自2008年以来一直处于停滞不前的局面,在韩朝改善关系动力缺失的现实下,韩国开始加大了对华统一外交的力度,试图通过中国打开对朝关系僵局,敦促中国施压朝鲜放弃核武器和实施改革开放。中国政府也利用各种渠道和高层会晤机会,一直劝说朝鲜实施经济改革措施,并与国际社会一道反对朝鲜核试验和核武装。然而,中国政府很难动员所有手段对朝一味施加压力,导致朝鲜政权出现崩溃,或者现政权采取更为激进的对抗措施造成地区局势失控。就当前局势而言,对朝政策只能寻求战术性调整和再正常化。由于朝鲜核武装的危险性,中国的战术性调整并不意味着放弃朝鲜半岛无核化原则,以及放任朝鲜采取危及地区和平的行为。同时,韩美也应该为朝鲜半岛和平作出更多努力。

  

   最后,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是实现朝鲜半岛统一的必要条件,而统一韩国蓝图在朝美因素的制约下,其前景并不明朗。当前,统一问题的主导权已经明显向韩国倾斜。朝鲜事实上也把拥核作为体制生存的重要手段,对抗韩美军事同盟的强大军事压力和韩国全方位的和平吸收统一压力。在目前朝核问题还没解决、朝鲜半岛和平体制还没达成共识的情况下,韩国政府明确提出统一韩国蓝图的时机并不成熟。韩国如果无法赢得朝鲜的信赖与合作,那么,民族统一就会停留在口号宣传上而对改善韩朝关系推动统一进程没有任何实际价值。如此,韩国极有可能借助驻韩美军的力量应对朝鲜半岛突发事态,顺势推动统一进程。如果驻韩美军在朝鲜半岛统一中发挥关键作用,朝鲜半岛统一后韩美同盟关系极有可能得到进一步强化。不过,相比于美韩同盟的未来前景,基于朝鲜半岛国家统一的历史经验,中国也担心统一韩国的民族主义爆发损害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尤其是统一韩国对中国领土的潜在要求和主张。在外部因素的介入下,统一韩国与中国的地缘政治、经济、军事关系可能会变得异常微妙。因此,中韩双方需要对当前以及未来两国关系的远景进行认真而严肃的战略性对话。

  

   朝鲜半岛统一是东北亚地区格局变化和中韩关系发展过程中一个极为复杂而敏感的问题。从长期看,中国对统一问题的实际态度仍然受到地区内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毫无疑问,两国的利益认识必然会出现无法预料的分歧,这不可避免会对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造成深远重大的影响。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中国的朝鲜半岛政策都以“建设性”为基本诉求,主张自主和平统一,这是中-韩-朝小三角关系也是中-美-朝鲜半岛国家大三角关系相互作用平衡发展的结果,符合当前各方共同利益。中国的这一政策立场含有四个不可分割的要点:①稳定和发展与朝鲜的传统友好合作关系。②巩固和深化与韩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③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④理解和尊重朝鲜民族自主实现和平统一的愿望。这一政策综合评估了当前的朝鲜半岛地区整体局势,有助于中国在解决朝鲜半岛事务上发挥建设性作用。

  

   四、中韩两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战略合作

  

   展望未来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发展前景,双方应该按照联合声明所确立的原则和方向深化两国合作,妥善处理影响两国关系的内外制约因素,缩小两国在重大问题上的分歧,增进两国的共同利益。

  

   历史上,中美韩朝四方曾经围绕和平问题和统一问题展开激烈的竞争。迄今,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已经成为新的时代主题。[[7]][74 ]但是,朝鲜半岛地区这两大核心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在这一局面下,中韩两国应把建设东北亚地区命运共同体、解决朝核问题和建立地区和平体制,以及引导朝鲜参加地区和平合作进程作为深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可或缺的内容。

  

   朝鲜半岛和平问题是制约朝鲜半岛统一问题的一个关键因素。在和平问题上,美朝两国的战略选择尤其重要。朝鲜的战略选择是进行核武装,美国的战略选择是继续维持美韩同盟,两者互为因果关系。作为弱势的一方,朝鲜迫切希望和美国进行双边安全对话,缔结双边和平协定,解除外部的安全挑战。问题是,美国拒绝和朝鲜举行双边安全对话,从冷战时期,美国就一直拒绝和朝鲜单独举行安全会谈。美国政府到底出于什么战略考虑?一直以来,朝鲜对美战略的核心就是要求美国放弃对朝敌对政策,其重点就是撤出驻韩美军。对朝鲜的这一不变的诉求,美国的全球战略特别是针对中俄的亚太战略在没有调整的情况下,美朝安全利益对立格局就无法消除,朝鲜的安全困境也不因朝鲜实际拥核而消除。同样,韩国也没有因为拥有美国的核保护伞而感到更加安全。因此,朝鲜半岛实现和平统一的基本条件就不充分。

  

   为消除朝鲜半岛的安全困境,中韩有必要强化安保问题上的战略协作,从内外两个方面着手积极推动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的建立。金正恩上台后,为了体制安全和政权生存,朝鲜把发展核武器和进行核武装视为“强盛大国”建设的革命成果,继而2012年4月通过宪法修正强化拥核意志。而且,朝鲜把六方会谈看成是美国遏制朝鲜的政策工具,这导致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无限期处于中断状态。在这一问题的持续影响下,韩国无法和朝鲜开展大规模的合作交流推动朝鲜半岛和平统一进程。对朝鲜的核武装,韩国不会考虑放弃韩美同盟牺牲本国的安全利益。在不弃核的情况下,朝鲜通过朝美双方安全会谈缔结和平条约更不具有现实可能性。在这一基本安全格局下,朝鲜半岛和平体制无从谈起。在实现可持续的和平以前,中韩两国需要维护好朝鲜半岛局势,避免危机事态发生和扩大。对朝鲜采取悬崖战术一味挑衅的战略盲动行为,中国应为中朝关系的发展确立一些原则,制定一整套应对朝鲜半岛危机的制度设计。对于美国刺激朝鲜的言行和韩美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韩国也要照顾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和朝鲜的观感有所克制,同时抑制美国的战略投机行为,加强与中国的战略对话和沟通,避免局势恶化和失控。以牢固的战略互信为基础,双方继续就和平体制建立的前提、原则、内容和程序进行坦诚的对话与合作,为朝鲜重返地区安全会谈机制和实现朝鲜半岛的持续和平创造条件。

  

   对于统一问题,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参战各方均认识到武力统一的代价高昂,和平统一由此成为各方的政策底线。自从上世纪60年代起,韩朝双方都提出了和平统一的政策构想,但是,长期以来,双方对实现和平统一的具体方式没有达成一致,都想按照本国意图实现朝鲜半岛统一。冷战结束后,韩国主导统一的意图更加明显,朝鲜则回避统一议题,主张优先解决朝鲜半岛和平问题,持续要求和美国缔结双边安全条约。韩朝之间的制度差异和实力对比导致双方议题的不对称和统一战略的巨大差异,反过来又继续制约朝鲜半岛和平进程,结果,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变得遥不可及。因此,朝鲜半岛和平统一的进程并不取决于中国采取何样的政策,韩朝双方采取对话交流与合作的方式就统一问题达成和解,这体现了中国主张自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一贯原则。中国尊重朝鲜半岛的民族统一,提出的自主和平统一主张是一个均衡的政策立场,客观上反映了韩朝双方的利益诉求。朝鲜半岛韩朝任何一方单方面主导统一的努力都会加剧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甚至引起战争。

  

   武力统一被证明不可行,和平统一迟迟无法实现的情况下,韩国政府不得不考虑朝鲜体制崩溃时实现民族统一的问题。如果金正恩政权继续延缓改革开放,执意强化核武装,坚持朝美双边外交安全对话,朝鲜体制和政权生存的确会面对更加严峻的挑战。就美国奥巴马政府的对朝政策以及未来美国政府的对朝战略发展趋势来看,美国对朝鲜的体制变革不抱任何希望,不同于小布什政府时期指责朝鲜是“邪恶轴心”和“暴政前哨”企图发动先发制人的战略姿态,奥巴马政府采取了“安静”的对朝战略,等待朝鲜按照美国的要求做出战略调整改善与美国的关系。朝鲜何去何从是朝鲜自身的战略选择问题,但是,朝鲜的体制崩溃绝不会是韩国实现统一值得大加利用的好时机,这一点,金大中政府和卢武铉政府时期就已经给出了明确的态度,而且,近来乌克兰危机也给崩溃吸收统一的主张拨了一盆冷水,以目前韩国的实力还难以驾驭复杂的地缘政治局势变化。[[8]]当然,朝鲜崩溃对中国也不是什么好消息,极有可能给中国的和平发展战略带来更多不便。对此,韩国应该能够理解中国政府在统一问题上的坚定立场。

  

中国和韩国在统一问题上的立场差异,并不表明中国反对朝鲜半岛统一,中国政府理解和尊重朝鲜半岛国家实现自主和平统一的立场过去没有动摇,未来也不大可能动摇。中国与朝鲜半岛数千年的友好交流史表明,中国与朝鲜半岛国家能够和睦共处,实现共存共荣。中国希望统一半岛是一个对华友好的国家,至少是一个中立的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2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