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宏春:让绿色发展迈上“互联网+”快车道

更新时间:2016-01-12 10:00:38
作者: 周宏春  

   绿色成为“十三五”规划建议中的五大理念之一,核心是统筹人与自然关系,落脚在生态文明建设上。生态反映自然存在状态,文明反映社会进步状态,生态文明反映人与自然的和谐程度。从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反映绿色发展在现代化中的地位愈发紧迫。“互联网+”是规划建议提出的要实施的重大计划,是一种思维模式、技术工具、交流平台,将带来产业发展模式创新、技术进步和思维模式变革,使绿色发展迈上快车道。

绿色发展是规划建议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之一

   1.五中全会将绿色发展提高到了理念层次

   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将绿色发展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一是将“绿色”提到发展理念的高度,与创新发展、协调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一起,成为五大发展理念,对破解发展难题、增强发展动力、厚植发展优势具有重大指导意义。二是将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纳入了“十三五”规划建议的目标,希望进一步提高绿色指标在“十三五”规划全部指标中的权重,把保障人民健康和改善环境质量作为更具约束性的硬指标。三是从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加快建设主体功能区、推动低碳循环发展、全面节约和高效利用资源、加大环境治理力度、筑牢生态安全屏障6个方面,规划了绿色发展工作重点,以实现改善生态环境目标。四是特别重视制度建设。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生态文明建设制度,形成了“1+6”制度框架,规划建议提出了“十三五”期间实施的多项制度。五是特别重视市场机制。规划建议提出,建立健全用能权、用水权、排污权、碳排放权初始分配制度,创新有偿使用、预算管理、投融资机制,培育和发展交易市场,秉承了十八大以来简政放权、释放改革红利的思路。用能权第一次在中央文件中出现,更准确地界定了可交易的信用权证。

   2.绿色是可持续发展的前提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生态文明建设的基本途径是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绿色发展是一种资源效率高、环境代价小,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环境效益有机统一的发展,是在生态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约束条件下的一种发展,是与资源环境“脱钩”的一种发展;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防治环境污染和修复生态系统,减少环境污染对人体健康的危害。

   循环发展从发展模式角度考量循环经济。循环经济是按照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减量化优先的要求,在生产、流通和消费等环节,变废为宝、化害为利,力争吃干榨净、物尽其用,改变大量开采、大量生产,大量排放的“资源—产品—废弃”线性增长模式,按照“上游废物变成下游原料”“产业耦合”和“资源分享”等关系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形成“资源—产品—废弃—再生资源”的集约增长模式。

   低碳发展要求节能,提高能源效率,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增加森林碳汇,不断降低人为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需要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支撑,是涉及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的革命,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上,不至于影响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特别是由于海平面上升导致小岛屿国家淹没等。

   绿色、循环、低碳发展,三者是有机的统一,要求充分考虑自然生态系统的承载能力、自我修复和净化能力,尽可能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实现废物最小化、资源化、无害化,降低经济活动对资源环境的过度使用及对人类健康的负面影响。三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绿色经济力求减少污染物排放,也有利于二氧化碳减排;低碳经济要求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也可以提高能源效率;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提高了资源效率,也可以减少废物和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绿色发展、发展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并行不悖,均是我国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可以通过企业入园、产业集聚和产业链延伸等方式,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提高国际竞争力。

   3.“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生态文明建设的理论指南

   生态文明建设需要理论指导,更需要付诸实践;理论如果不是来自于实践,往往会成为空洞理论;实践如果没有理论的指导,往往会成为盲目实践。习近平总书记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指导理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反映了人们对绿水青山价值的认识过程。如果将发展比作一个登山过程,山还是那座山,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人们对“绿水青山”的认识不同,愿意付出的资金(即支付意愿,WTP)不同,对自然的开发和保护态度及做法也不同。用“倒S型曲线”解释就是:在登山前的山脚下,人们想到“砍柴烧”绿水青山“不能当饭吃”;在登山中,由于饿怕了会乱砍滥伐、破坏生态环境;接近或翻过山顶时,蓦然回首发现绿水青山的美丽,意识到要保护生态环境,并探索用可持续的途径将之转化为“金山银山”。

   “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强调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兼顾。从发展角度看,强调发展的后劲,要立足当前,着眼于长远;在发展中保护生态环境,在保护生态环境中发展经济。如果将发展比作“接力赛”,每一代人是接力赛中的一位“运动员”。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如“接力棒”,从前一位运动员手中顺利递到后一位运动员手中,不能掉了或为下一位运动员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国有大量与可持续发展内涵一致的词汇。例如,“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等。

   “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强调的是宁愿不发展也不能破坏生态环境;因为生态环境一旦遭到破坏,恢复起来很难。由于人类不合理利用自然致使文明消失,国内外有大量的例子。例如,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玛雅文明等都湮灭了。我国新疆境内楼兰古城的消失,可能与当地水资源利用不当或水源枯竭有关。我国也有反映这种思想的词汇,如“坐吃山空”“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等。从世界发展史看,一些国家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要求通过环境标准优化发展的理念,以环境保护“倒逼”产业结构升级优化。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反映了人对自然生态价值的认识回归。核心是人们要尊重自然规律,采用集约、高效、循环、可持续的利用方式开发利用自然资源、环境容量和生态要素,体现了保护“绿水青山”就是做大“金山银山”、破坏“绿水青山”就是损耗“金山银山”的价值观和政绩观。从投资角度看,今天的投资不仅要产生短期的效益,更要为明天的发展奠定基础。

“互联网+”有利于产业迈上绿色发展之路

   国务院发布的《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互联网+”融合的11个重点领域:创业创新、协同制造、现代农业、智慧能源、普惠金融、益民服务、高效物流、电子商务、便捷交通、绿色生态、人工智能。这些领域事关经济发展全局,或贴近人民群众,或创新变革潜力巨大,是互联网能够发挥关键作用、融合方向清晰、指导性明确的领域。借力“互联网+”,绿色发展将形成创新性技术、新的业态和商业模式,带动生态文明建设向技术手段智能化、参与主体多元化、服务方式多样化的方向发展。

   产业链管理受到日益重视。产业链管理对于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减少污染物排放十分重要。例如,我国造船行业钢材利用率仅约90%,国外达到99%。虽然造船厂“边角余料”均得到了再生利用,但如果自己回用,小钢炉的能源效率赶不上大型炼钢设备;如果运回钢铁厂再生利用,将增加无效运输。因此,钢铁行业在推进节能减排工作中,从单项技术推广应用延伸到最佳适用技术的集成,从单个企业的技术改造延伸到全生命周期管理,收到了预期效果。

   系统优化效益更加明显。系统优化可以体现在宏观、中观和微观等多个层次上。一国或一地商品供不应求或严重过剩,均会造成资源、能源的极大浪费,还会增加环境压力;跨地区、跨行业的供需平衡和优化可以节约交易成本。交易成本的节约属于结构性节约,是一阶节约,因为交易成本最小化需要有效的制度安排。从微观层面看,企业原料供应和产品需求平衡的优化,可减少仓储、降低运输成本和生产成本。生产成本的节约属于边际节约,是二阶节约,因为生产成本最小化是给定制度安排下的成本最小化。

   产业一体化发展模式初步成型。各地方、各行业在推进循环经济发展过程中,将上游企业的废物用作下游企业的原料,不仅减少了废物排放,还能变废为宝、化害为利,形成新的产业;国内一些地区已形成了能源—化工—环保等多行业一体化发展的模式。将不同的产业整合在一起,既可以减少废物排放,也能收到减少废物处理处置成本、节约能源、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效果,还能收到提高企业竞争力、以尽可能少的资源环境代价发展经济的目的。需要提出的是,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快速发展,在让消费者购买到价廉物美商品的同时,也形成了不利于企业提高产品质量的氛围,毕竟价格与产品质量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如果进而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社会风气,将对社会发展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

   为此,需要强化目标导向。绿色发展与“互联网+”融合,不仅需要制造业的绿色化,更需要生产和消费绿色化。制造业绿色化,可以从生态设计入手,推动云计算、物联网、智能工业机器人、3D打印等广泛应用,施行清洁生产,减少有毒有害物质的使用,通过监测发现准备设备上的瑕疵并加以改进,抬高“微笑曲线”底部并向专利、服务的两端延伸,加快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脱钩”。推广应用“种养加”循环农业模式的网络化、智能化、精细化,增加有机肥的使用,提高农药、化肥利用效率,保障“舌尖上的安全”。能源革命是我国绿色化的关键。应优化能源结构,加强节能减排工作,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可持续利用,推动储能设施、物联网、智能用电设施等硬件以及碳交易、互联网金融等服务于一体的能源互联网融合发展,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减轻生态环境压力。

   同时,应夯实基础,包括硬件、软件和应用基础。加快推进宽带网络光纤化改造,促进互联互通,大幅提高网络访问速率,不断降低费用,使各行业、各领域、各区域都能用上互联网。加快下一代互联网商用部署,构建未来网络创新试验平台、工业互联网网络架构、开放式国家创新试验验证平台。优化布局数据中心,完善无线传感网、行业云及大数据平台等新型应用基础设施,引导信息化应用向云计算平台迁移。建立国家政府信息开放统一平台和基础数据资源库,按照重要性和敏感程度分级、分类管理;推进政府和公共信息资源开放共享,简化手续,公共信息尽可能免费开放,支持公众和小微企业充分挖掘信息资源的商业价值,提升国家大数据开发利用和掌控能力。组织开展国家物联网重大应用示范,鼓励具备条件的企业建设跨行业物联网运营和支撑平台,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此外,应根据社会需求调整生产品种和规模,发展订单生产,由大规模标准化生产向大柔性定制生产转变。加快交通运输、物流与“互联网+”的融合,改变过去采购、物流和销售各环节高成本、高库存、低效率、信息不对称状况,向信息披露、加速交流和推广转变,实现商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四流”合一。完善智能化的物流配送调配体系,推进货运车联网与物流园区、仓储设施、配送网点等信息互联,加快推进县到村的物流配送网络和村级配送网点建设,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完善绿色低碳交通运输体系,加快推进电动汽车的发展和应用,运用互联网、云计算等综合分析农民进城数量、人口迁徙规律、公众出行需求、枢纽客流规模、车辆船舶行驶特征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212.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观察》2016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