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义桅 倪世雄:均势与国际秩序:冷战后时代的思索

更新时间:2016-01-11 20:16:36
作者: 王义桅 (进入专栏)   倪世雄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均势有三种涵义:均势状态(均势体系)、均势策略(均势术)、均势观念,分别对应存在、手段、目的三层次。作为对国际秩序的描述主要取其体系与观念内涵。均势体系自1713年乌得勒支和约起一直成为欧洲国际秩序的代名词,直至一战后威尔逊总统首次否认秘密结盟与均势原则而代之以法治与自决原则,均势观念才有所动摇。国联进一步将建立传统大国均势改为殖民国间的均势体系。二战后,联合国仍沿用大国协调原则。冷战期间,传统大国均势发展成为现代超级大国间的恐怖均衡。冷战结束以后,国际社会面临着一种现代与后现代并存的双重结构,前者仍以传统主权国家体系为特征,地区均势仍然是维系局部秩序的基础;后者以某种超国家体系为表征,其体系基础如果仍以均势来表述的话,便是“大均势”。

  

  

均势虽不是国际关系的自然状态,却是国际社会从无序走向有序的标志。通常人们认为,均势在近代民主、国际法、国际规则等的形成和发展中起到了重大的推进作用。在理念上,均势似乎与国际秩序天然地联系在一起。一般认为,自近代国际关系形成以来,17至19世纪国际体系的主要特征是权力平衡。1713年的乌得勒支和约明文将维护均势作为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自那时起均势体系一直成为欧洲国际秩序的代名词。

   一战后,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国际关系中首次否认秘密结盟与均势原则而代之以法治与自决原则,至此,均势观念才有所动摇。国联进一步将建立传统大国均势改为殖民国间的均势体系。但二战后,联合国仍沿用大国协调原则。冷战期间,传统大国均势发展成为现代超级大国间的恐怖均衡(balance of terror),斯蒂芬·沃尔特建议以“威胁平衡”(balance of threat)来代替权力平衡概念。摩根索也曾批评权力平衡是不确定、不真实和不适当的。他认为权力平衡必须配合战争和集体安全制度才能发挥功效。更重要的是,强国间必须意见和立场一致,即具有共同文明、道德标准、行为准则和共同利害。(注: Hans J.Morgenthau and Kenneth W.Thompson,Politics among Nations(New York:Alfred A Knopf,1985),pp.233~240.)哈斯进一步明确指出权力平衡在18及19世纪发挥了效能,但在20世纪显得过时,理由在于权力平衡所依赖的条件已经不存在或者不完整。(注:Ernst Hass,“ The Balance of Power:Concept,Prescription or Propaganda?”,World Politics,Vol.5,No.4(July 1953),pp.442~477.)

   总之,作为对均势作用与国际秩序生成条件的探讨焦点之一,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关系一直成为国际关系理论学者尤其是现实主义学者的经常性话题。(注:著名的英国国际关系学者马丁·怀特和赫德利·布尔都写过《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同名论文,分别代表了均势政治的历史研究和国际社会中均势作用的杰出成就。参见Alan James( ed.) ,The Bases of Iternational Order (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73),pp.85~115;Hedley Bull,The Anarchical Society:A Study of Order in World Politics(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77),pp.101~126.)然而,由于概念模糊和方法论上的差异,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存有很大分歧。重新审视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关系,实属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

   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冷战结束以后,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关系似乎是个被遗忘的话题,这是因为两者都是国家中心论(state—centered)的产物,是对“极化世界”(注:“极化世界”(polarized world)指构成世界力量中心的世界大国(国家联盟)或地区一体化组织(如欧盟)以及将来可能兴起并构成一极或影响一极的地区性大国;反之,则属于“未极化世界”(unpolarized world)。)的描述, 在全球化条件下,在全球公共社会(global civil/public society)日益发达的今天,两者因而都显“过时”:均势大概让位于相互依存,国际秩序则让位于全球秩序。实际情况是,有关世界秩序及战争与和平的判断,伴随着对均势的反思,自冷战结束前后起成为美国学术界和政论界的热门话题,各种理论和说法风起云涌、争执不断。我国也面临着对主张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及倡导建立多极化世界的理论阐释压力。这样,面对如此理论和实践的需求,考察所谓“全球化时代”、“冷战后时代”与历史的联系及对其本质的把握、对其发展趋势的准确推测,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关系无疑是一重要视角。

   一、国际政治研究的维度:分析的方法论

   和其他领域一样,国际关系也存在明显的“二律背反”,对应三种矛盾律:状态律——无序-有序;力量律——分与合(平衡与失衡);意志律——同化与异化(同质性与异质性)。

  

   由此,研究国际关系有三个维度:即时间维度、空间维度、“生命力”:

  

  

其中时间维度重在揭示国际关系的状态律,空间维度则是力量律,而自身(“生命力”)维度侧重意志律。本文倡导的国际政治“生命力假说”试图结合国际政治的主体与客体,从自身维度研究国际关系,包括均势与国际秩序问题。自身维度的含义是每一种国际关系现象都有其自身的演绎律。

   从国际政治的“生命力假说”视角考察,均势的逻辑正在于:一国内部或国家间的经济、军事、政治、文化与宗教这五大力量(“生命力”)如果不能和谐与持续发展,失去平衡,那么均势的矛盾就凸现出来。这就是均势的“生命力假说”之要旨,它揭示了均势的必然性。东南亚金融危机、环境问题等全球性问题都是生命力失衡的产物。生命力的相互作用最终呈现出状态-力量-意志三种演绎形态,依次递进,反映出历史-现状-未来关系的演化。

   二、均势与国际秩序关系的三种模式

   均势与国际秩序的概念都存有极大的模糊性,由此导致了两者关系的复杂化。日本学者曾经总结过均势的不同意义:

  

※④的方法可以进一步分成以下三种:

   (a)某国作平衡人,应该实现均等。

   (b)大国应在其他地方获得与其他大国所获领土相当的领土。

   (c)大国应协调,以实现均等的力量分布(大国的协调)。

   本质上,均势的上述意义正体现出均势本身的状态(①③)、力量(②⑦)与意志(④⑤⑥)层面因素来。正因为如此,人们分别从均势体系、均势策略(均势术)、均势理念三种角度来理解均势的多种涵义和进行多角度解释。(注:在这方面,英尼斯·英劳德的认识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他认为均势具有三种基本涵义:均势作为一种状况(situation)、政策(policy)与体系(system ), 参见 Inis.L.Claude,Jr.,Power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 New York:Random House,Inc.,1962),pp.13~25.但按照我的“状态-力量-意志”三段论认识,均势状况与均势体系是同一层面的含义,体系是一种特定状态,而均势理念则是往往被忽视的,它是均势状况(体系)、均势政策的内在因素,体现出均势作为国际关系的一种“生命力”之特色来。)

  

  

种种认识上的分歧,反映出人类历史上存在的三种均势观,即机械均势观——将国际社会的均势与自然界的平衡混为一谈,形而上学均势观——“均势自动生成论”就是其典型代表(注:“均势自动生成论”认为均势是国际关系中的自然状态或必然规律,因而它是自发形成的。中国学者时殷弘对均势自动生成论提出了批评。参见时殷弘:“制衡的困难:关于均势自动生成论及其重大缺陷”,1998年全国国际关系学会提交论文,打印稿。),辩证均势观——“均势”与“反均势”因素同时存在和起作用,共同决定了一定的均势的形态与发展趋向。

   从本质上说,作为体系(状态)层面的均势涵义是均势体系、帕累托最优等,分而治之、建立权力或威胁平衡体现出均势术的内涵,而小的是美的、和谐论则反映出人们一定的均势理念——这种理念本质上是要求自律与他律,因为均势的真谛是以维护势力均衡的方式来求得优势,但这种优势是自身不试图形成霸权的前提下才能求得或才能够稳固(自律);另外,均势更要防止自身外产生霸权(他律)。

   均势作为一种体系天然与一定的国际秩序联系在一起,作为一种外交策略也常常以维护和建立一种国际秩序为着眼点,而均势作为一种理念更在推动着国际秩序走向全球秩序。由此,均势对一国内部而言与国家安全、国家利益密切相连,对外而言则与国际/全球秩序密切相关。事实上,人类历史中主要存在三种国际秩序,按产生先后次序有霸权、均势与集体安全等;而人类社会秩序也经历了三个层次的演变:社会秩序—国际秩序—世界秩序。

   雷蒙·阿隆认为“秩序”具有五种不同涵义:(1 )现实的任何有规则的安排;(2)各组成部分的有序关系;(3)生存的最低要求;(4)共存的最低条件;(5)舒适生活的必要环境。一般人们认为世界秩序是国际社会成员国相互共存的最低条件,是国家和国际社会所作的旨在维护全球合作和世界稳定的一种公正合理的安排。(注:[日]星野昭吉、刘小林主编:《冷战后国际关系理论的变化与发展》,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09页。)

   具体说来,和均势一样,人们从不同角度去探索世界秩序的不同涵义:(见表5)

按照国际关系“二律背反”式认识,秩序的上述含义可概括为状态(时间维度)——自然法则(ⅥⅦⅧⅨ)、力量(空间维度)——社会现象(ⅢⅣⅤ)、意志(“生命力”维度)——道德律令(ⅠⅡ)三层面内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19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