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倪世雄 王义桅:霸权均势:冷战后美国的战略选择

更新时间:2016-01-11 19:19:39
作者: 倪世雄 (进入专栏)   王义桅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冷战结束后,学术界开始了对美国大战略的考察,以及对冷战后美国的战略目标、国家利益的内涵、美国所面临的威胁等问题进行重新定位。本文认为,研究这一问题必须从理想性和现实性两个层面入手。据此,冷战结束后,美国大战略总体上表现为霸权均势战略,即在新现实主义指导下的新均势战略和在新自由主义指导下的制度霸权战略。这一战略在实际中必然会遇到政治经济平衡、国内国际平衡及理想与现实平衡这三大平衡的挑战。

  

   冷战结束以后,有关美国大战略(Grand Strategy)的争论在美国学术界勃然兴起(注:见Michael E.Brown,Owen R.Cote,Jr.,SeanM.Lynn—Jones and Steven E.Miller eds.,America's StrategicChoices(Cambridge:MIT Press,1997).)。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冷战后美国战略目标的重新定位、国家利益内涵的变迁、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威胁和对付这种威胁美国应采取的手段以及追求其战略目标美国所能动用的资源等方面(注: Robert J.Art,"A DefensibleDefense:American's Grand Strategy After the Cold War,"InternationalSecurity,Vol.15,No.4(Spring 1991),p.7.), 而首先遇到的问题是战后美国有没有一以贯之的大战略。有的学者根据战后以来美国的表现做出了肯定的回答,这就是霸权主义(Hegemonism)或优势战略(the Strategy of Preponderance),并认为尽管冷战期间受到苏联的挑战, 但是美国最终战胜了这一挑战, 并将继续推行这一战略(注:Charles Krauthammer,"The Unipolar Moment,"Foreign Affairs:America and the World,Vol.70,No.1(1990/1991).)。讨论还集中在冷战结束前后美国大战略的变化上,其实质是要给美国和世界的关系作出重新定位。学者们进而总结出了四种代表性的战略倾向(注:这些学者也多是安全战略专家,经济等领域考虑较少。所谓“大战略”也主要指国家安全战略。代表性论述可参见:Barry R. PosenandAndrew L.Ross,"Competing Visions for U.S.Grand Strategy,"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21,No.3(Winter 1996/1997),pp.5—53.),即新孤立主义(Neo —Isolationism)、选择性接触 (Selective Engagement)、合作安全(Cooperative Security)或曰多边主义(Mutualism )(注:Hugh De Santis, "Mutualism:AnAmerican's strategy for the Next Century," World Policy Journal (Winter 1998/1999),pp.41—52.)、支配性(Primacy)战略。有人还主张加上遏制(Containment)战略(注:Posen and Rose,"Competing Grand Strategy," in Robert J.Lieber, ed., Eagle Adrift: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at the End of the Century(New York:Longman,1997),pp.100—134.)。其研究方式重在分述式的,总体上是长于分而疏于合,即便分也是粗线条的。学者们也意识到美国政府不可能只推行其中的一种,但简单地认为现实操作中是采取一种混合式的战略;而对如何混合则语焉不详,且对各战略的本质、战略之间的关系缺乏体系化的论述,因而是对各战略倾向的一种概述及其相互关系的争论。(注:布鲁金斯学会对外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理查德·哈斯(Richard N.Haass)则从美国全球战略出发,提出现在是一个“失规制”时代的新概念,并指出,美国唯有确立对外政策的新指南——“规制主义”——才能建立起符合美国安全观的全球新秩序。他说“六种主义——霸权主义、孤立主义、民主主义、经济主义、人道主义、现实主义——在失规制世界中采取哪一种最有益呢?简单说,不是任何一种,而是几种的合。”参见(美)里查德·N·哈斯著,陈谣遥、 荣凌译:《“规制主义”——冷战后美国全球新战略》, 新华出版社,1999年版,第65—66页。)

   我们的研究相对于过去而言在避免情绪化和简单化上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仍倾向把美国对外战略简单地一概归结为霸权主义战略了事,至于为什么美国采取霸权战略则缺乏分析(注:这一点中国学者、官方与民间都不例外,而且考察、理解美国对外战略多从美国对外政策行为出发,怀着绕不开的中美关系情结。代表性的观点有:赵鲁直、何仁学、沈方吾:《美国全球霸权与中国命运》,北京出版社,1999年版。书中列出现今五种美国霸权:全球霸权、复合式(结构、体系)霸权、联盟霸权、文化霸权与高技术霸权;《论美国霸权主义的新发展》,《人民日报》1999年5月26日,第1版。)。笼统地认为美国采取的是霸权战略这种认识至少遇到四方面的困境:一是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总统是制订对外战略的主体,但国会、利益集团和舆论的作用不可忽视,种种力量的交织不可能总是统一表现为霸权,且很难解释冷战后美国一再出现的新孤立主义情绪;二是美国是一个奉行实用主义的国家,制订对外战略的基本依据是国家利益,霸权战略并非总是有利于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在不同的领域、对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时期,美国的对外战略各有侧重,不断在调整;第三,美国是世界上最反对霸权的国家,因为它本身就是霸权。当然它反对的是别国搞霸权或挑战其霸权地位,而不是自己的霸权。其他国家的反霸其实质往往是反美或反对美国霸权行为;第四,我们所处的是全球化时代,全球化时代的霸权往往是制度霸权而非国家霸权(国家关系某种程度上处于全球严重相互依赖状态),而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在各个领域都首屈一指,全球化程度也最高,因而其行为在挑战国或弱国看来就成为制度霸权的替身。再有我们把美国的霸权主义往往理解为霸道,而忽视其王道的层面,对其作为所谓“善意的霸主”(Benign hegemony)一面缺乏研究。

   上述两方面的认识,分别从国内和国外两个视角来考察美国大战略,这就造成了一种将内外互动的战略制订背景割裂开来的局面。有鉴于此,本文倡导一种内外互视的碎片分析(因素分析)法来考察冷战后美国的大战略,即从理想性(内视)和现实性(外视)两个层面入手,并在前者中分离出国民性、国家性、国际性、世界性四因素,在后者中分离出国家(盟国、可能的挑战国、无赖国、“中间地带”国)与事务(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等领域)两个层面。认为冷战结束后美国大战略在总体上表现为霸权均势战略,即主要是针对可能的挑战国(与美国盟国一起属于“极化世界”)而采取的新均势战略和主要针对“未极化世界”并往往运用于各领域如文化、金融等而采取的新霸权战略(制度霸权战略)(注:“极化世界”(polarized world )指构成世界多极化状态的世界大国或地区一体化组织(如欧盟)以及将来可能兴起并构成一极或影响一极的地区性大国; 反之, 则属于“未极化世界”(unpolarized world)。)。均势战略侧重于现实状态, 作为一种手段更多使用硬权力且更关注于国家安全,总体上着眼于维护自己的行动自由,是从横向上把握的结果。霸权则侧重于理想层面,作为目标追求而软硬权力并举,更关注于其国家利益及支配地位,是从纵向上做结构化分析的对策。

   文章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分析美国大战略与均势的关系,旨在说明各种战略选择都与均势战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冷战结束后唯一有能力采用均势战略的国家只能是美国;第二部分回顾20世纪美国的均势战略演变,从而说明冷战结束后美国采取新均势战略的涵义与由来;第三部分分析美国在冷战后推行霸权均势战略的实践及其制约。

   一 美国大战略与均势:分析的方法论

   均势(balance of power)是主客观相结合的产物。作为客观描述(自在的均势),它是国际关系特定状态与运行规律的描述,即认为均势是“历史的一种普遍规律”(注:“均势”虽然是传统国际关系中最基本的语汇之一,但人们对其含义的理解并不相同。美国学者厄恩斯特·哈斯(Ernst Hass)曾批评均势概念过于含混,无法为政治学家所应用。他指出人们至少是在八种相互排斥的看法上盲目地使用这一概念:①任何权力的分配;②一种平衡状态和均衡过程;③霸权或霸权追求;④权力协调中的稳定与和平;⑤不稳定与战争;⑥一般的权力政治;⑦普遍的历史法则;⑧一种体系和对外政策制定者的指导原则。参见(美)西奥多·A·哥伦比斯、杰姆斯·H·沃尔夫著,白希译:《权力与正义》,华夏出版社,1990年版,第286页。), 是国际关系从无序走向有序的特定归宿,这就是均势论;作为主观表达(人为的均势),它指一国对外战略的选择,即均势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是均势理念与均势思想。“光荣孤立”时期英国所处的西欧是(经典均势),而俾斯麦采取的是均势术。

   均势的概念长期被片面化理解。长期以来有一种倾向把均势视为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的手段而加以反对,认为它是大国关系不稳乃至走向恶性循环(均势—均势的破坏—新均势—新破坏……)的根源。实际上,这种倾向反对的乃均势术而已。作为一种国际关系的特殊演绎状态,均势是对优势(霸权)的否定:“均势是作为一种安排而兴起的,它服务于使国际系统中的成员免于霸权的威胁,并从17世纪到20世纪初成为欧洲国家政治中的一种规则。 ”(注:James Chace, "Toward

   AConcert of Nations:An American Perspective."(1999年7月23日于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讲演稿。)作为一种战略,均势又是对“搭便车”(bandwagon)方式的否定。从本质上说, 均势是指这样一种特定状态:处于均势状态的任何一方无法承担试图改变已形成的均势状况的代价,或没有能力、没有决心来改变这一状况。前者明显的例证如冷战期间美苏之间的核均势,某种程度上中美之间在核方面也处于了一定的均势状态;后者如英国“光荣孤立”时期的欧洲。从军事角度讲均势是一种进攻与防御的战略平衡状态。而以经济学的术语来说更为确切,即均势是一种“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um)状态。

   如前言所述,根据美国大战略中的四种战略选择,以碎片分析法来加以研究是比较适宜的。

美国制订其世界性战略(大战略),是从美国所面临的国际环境与时代背景出发,针对其国民性、国家性、国际性与世界性特点,体现于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的。制订对外战略中的国民性因素指美国对其公民的政治(如人权)、经济(就业、收入)、文化(价值观念)权益维护的考虑,并往往成为新孤立主义的着眼点。国家性体现在国家安全、经济发展、政治制度稳定与文化意识形态利益等方面,成为接触性战略的支点。国际性表现在对外关系与国际环境状况等方面,成为综合安全战略的根基(注:国际性往往占据美对外战略的主体:“我们设想的‘主义’与现实主义最相似。美国对外政策的中心应该是国家间关系和国家的外部行为——抑制传统的侵略、无赖国家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国家对恐怖主义的支持、非法入境。这些对美国最重要的利益可能有巨大而深刻的影响。……对外政策以国家间关系为重心应该是主要的,但不是唯一的。”哈斯:《“规制主义”——冷战后美国全球新战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18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