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一凡:TPP的达成意味着跨国公司的巨大胜利

更新时间:2016-01-05 09:26:53
作者: 丁一凡  

   经过了5年的谈判,美国与其他亚太地区11国的贸易部长10月6日在美国亚特兰大终于达成了协议,宣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谈判结束,各签约国将把协议递交本国议会审批。

   表面上看,TPP协议是个地区自由贸易安排,只是涵盖的范围比WTO(世界贸易组织)更大。TPP议题涉及劳工、环保、服务业等等,将会消除多达18000多项产品的关税。但实际上,此次TPP的谈判并非由各国政府主导,而是由各跨国公司与各大财团在主导,该协定组织中的顾问委员会全体成员绝大部分(超过85%)是财团高管以及大律师合伙人,所有具体条款都是这些人全程参与敲定出来的。

   据说,TPP中包括29个秘密条款,只能在条约签署4年后公布。美国国会在批准这个条约前,也没有权利知道这些条款的细节,因为它只能投票以“支持”或“反对”来表决。

   TPP这些秘密条款中,最厉害的一条是“投资者-政府争端解决(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ISDS)机制”。按照这一原则,任何TPP签署国的企业都可以把它投资国的政府送到“企业法庭”上去。这是一个由三个企业律师组成的国际法庭,他们负责仲裁哪个成员国的法律是否违反了TPP条约。如果他们认定某项法律的确违反了TPP条约,就可以要求该国政府取消这条法律。而且,企业法庭的判决是终审判决,效力在各成员国的法律之上。

   说白了,ISDS机制就是给予跨国企业比签约国政府更大的权力,它们可以对签约国政府的法律与政策变化所带来的损失要求赔偿,因此极大地扩张了跨国公司的利益。2012年,美国西方石油公司,就凭借这个条款,从厄瓜多尔的油气政策变化上,获得了22亿美元的赔偿。这个条款,实际上已经具有超越主权的法律效果。美国两党中,更支持资本扩张的是共和党,因此在国会投票中,支持TPP提案的不是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而是共和党。

   然而,这种法律规定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许多国家签订的双边投资协议中,都有这种“投资者-政府争议解决机制”的规定。TPP的特点是把这个本来只有双边协议中才有的条款放到了一个国际机构的协议中去,使它成为一个仲裁多边的机制。

   美国的跨国公司现在是全球经济中最强大的公司,该条款目前应该说对美国公司有利。但此项条款是柄“双刃剑”,因为跨国公司还在发展中,未来其他地区的大型跨国公司也可以据此状告美国政府,要求索赔。比如,中国的能源公司在美国的清洁能源项目受挫,或华为遇到投标壁垒,就可以状告美国政府。

   虽然说美国的大型跨国企业可能是TPP的最大受益者,但从TPP达成协议后美国政治家的表态来看,大部分人都选择避开公开讨论TPP的议题。这说明了什么?

   TPP协议达成后,作为2016年总统选举的候选人之一,希拉里?克林顿公开表示反对。她认为,TPP的草案中没有明确惩罚操纵汇率的条款,不符合美国利益。还有一些民主党议员也持这种观点。TPP在美国受到的阻挠还不止如此。要争取共和党总统选举提名、并在党内选票领先的特朗普已明确表态,他将反对TPP。美国劳工组织和环保组织对TPP协定持有明确的反对态度。华盛顿开始出现抗议TPP的游行者,他们高喊“停止TPP”的口号。部分民主党议员对奥巴马所谓的TPP协议将帮助美国工人的说法产生了怀疑,左翼阵营反对者要求民主党议员放弃支持该协定。

   TPP协议中的“投资者-政府争端解决机制”是颗“政治地雷”,因为它违反了美国的政治传统。过去,美国一直坚持国内法优先。当美国的国内法与国际法有冲突时,美国人从来都只认自己的规定,把国际法规定当儿戏。这种做法不只一次遭到欧洲人嘲笑,因为欧洲国家从来都认为国际法要优于国内法。正因为国际法的优先地位,欧盟国家也曾用签署国际条约的方法来“倒逼”自己的国内改革。

   但是,迄今为止美国的媒体还未对“投资者-政府争端解决机制”有多少报道,不知是因为谈判保密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如果未来公众舆论注意到这一问题,把它上升到违反美国政治传统的高度,美国社会的抗议声会一浪高过一浪。美国公众对自己的民主很在意,之所以认为美国国内法要优于国际法,也是因为美国人认为自己的法律是民主制定的,而国外的法律是不民主的,因此不能让不民主的法律来主宰民主的法律。特别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美国公众对资本集团控制政治和法律的事特别敏感。也许是在这种背景下,许多“聪明”的美国政治家现在都采取了远离TPP的态度。

   美国的战略专家把TPP看成是美国制衡中国崛起的重要战略部署。他们认为,TPP协议将提高美国及其盟国的经济增长率,同时会转移美国最大的竞争者——中国的贸易流。这将引起某种国家实力的相对变化,有利于美国重新恢复实力的增长,而不利于中国。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美国也曾设计过金融自由化的发展方案,并把加强美国金融产业当作增加国家实力的关键。但当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从美国爆发时,美国民众才意识到金融集团的利益与美国的国家利益有时并不一致。TPP如果是由跨国公司主导的游戏,未来国家主权都控制不住它,有谁能保证它将来不会是被从瓶子里放出来的魔鬼呢?

   (作者系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932.html
文章来源:《东方财经》2015年11月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