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时殷弘:推动新型大国关系困难超出预期

更新时间:2016-01-03 00:27:58
作者: 时殷弘 (进入专栏)  

   2012年至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掌权的三年来,中美关系的最大的特征,是两项重大现象之间的反差。

   一个现象是中国争取把新型大国关系作为中美关系的核心概念,但这个核心概念不被美国奥巴马政府所接受。中国在推动新型大国关系面临来的困难,远远超出中国的预期。

   美国不接受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是因为美国认为中国此举在于争取做跟美国对等的大国(parallel power)。同时按中国的解释,“新型”的意思是互相尊重核心利益,但是美国不准备承认某些利益就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例如南中国海。

   中美关系的另一个现象是,双方的战略竞争对立逐渐越来越严重。这表现在西太平洋军事竞赛,在中国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不满,中美在南中国海和网络空间问题上的严重对立,在日本问题上的重大差异。所有这些,使得中美在战略军事领域的竞争和对立,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和深刻,某些时候还更加激烈。

   不过,中美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两国都把避免军事冲突当做共同的最高利益。但是为什么防止中美军事冲突得到高度重视呢?正是因为中美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战略竞争,确实有引起中美冲突的可能性。

   在金融和经济领域,中美双方过去三年推进了许多合作。但是对于中国所谓的歧视美国资本、给中国国有大公司民族主义性质的优惠,美国的抱怨和愤怒越来越强烈。美国总统奥巴马本人也几次公开抨击这个问题。

   在网络间谍上,美国也不断指责跟中国政府有关的人员和机构,通过网络攻击获取美国公司的情报,以利于中国公司。

   总的来说,三年来双方在经济金融领域有多种合作,但是同先前相比,中美经济关系,以及美国商界对中国的看法,还是明显差一些。美国对于中国地缘经济的布局,如“一带一路”战略、高铁输出、中印缅国际走廊、中巴经济走廊等,以及中国在拉丁美洲、中东的经济活动,也有越来越明显的猜疑,担心这是要削弱在美国在全球的影响。

   当然,除了战略军事和经济金融之外,中美关系还有第三个领域。在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和反恐,以及处理伊朗、朝鲜、叙利亚,国际安全问题上的合作,中美在这第三领域的成就是比较大的。但仍然不能弥补两国在战略和军事领域的对立和竞争日益严重的局面,也不足以弥补两国在经济金融领域的麻烦。

   从两国国民的角度来看,美国国内对华的舆论和气氛三年来明显地比先前出现负面变化。中国公众和政府在同美国打交道时也比过去更具信心,这对于中美关系产生一定的负面作用。

   东南亚海洋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不如从前

   东南亚国家一方面与中国保持频密的经济交往,另一方面,在安全领域,东南亚海洋国家和中国的关系变得比过去更加复杂,特别在中国扩建南中国海岛礁以后,总体来说关系变得不如从前。

   而在国际上,美国五年之前明显抱怨中国在搭现有国际秩序和国际公共服务的“便车”。但是现在,中国对全球问题、国际经济、国际贸易的贡献迅速增长。美国主要是担心中国会逐渐修改所谓的国际规则,例如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一带一路战略,或南中国海问题上,美国担心中国会越来越张扬地逐渐修改,或者削弱现有的国际秩序和安排。

   不过,以西方为主的国际主流社会也在逐渐容纳中国。人民币能够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的特别提款权,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里的投票权扩大,就是例子。但是问题主要存在在一些矛盾非常深刻的领域,例如,美国和东南亚海洋国家天天说,要根据联合国海洋公约来办,中国说也要以历史经纬为依据,从东南亚和美国的角度看,不就是修改国际规则了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883.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