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义桅:柬埔寨对“一带一路”的十大担心

更新时间:2015-12-28 17:58:53
作者: 王义桅 (进入专栏)  

   近日,笔者应邀赴柬埔寨参加由金边皇家大学与中国驻柬使馆共同举办的“一带一路及其对柬埔寨的影响”国际研讨会,柬埔寨副首席、商务部长等柬高官以及中国驻柬埔寨大使出席开幕式并做主旨演讲。来自越南、印尼、泰国等东盟国家的30余名学者和在柬中资企业如华为、中国银行等200余名代表参会。

   会上,东盟各国普遍对“一带一路”积极响应,担心不抓住机遇就会被边缘化,但具体问题上,由于了解不够或先入为主,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概括起来,就柬埔寨而言,对“一带一路”有十大疑问或担心:

   一,能否让柬埔寨国内先互联互通,再与“一带一路”项目联通?柬埔寨竞争力差,本国仍不通,怕被落下。柬埔寨人太穷,怎么能接受先修路、再付费过路呢?

   二,穷国是否只是作为“一带一路”的过道或洼地,或规则接受者,受益不多?如何分担权益与风险?

   三,柬从哪、怎么对接?幸亏有了亚投行、丝路基金,否则柬更不知道“一带一路”有什么抓手。但问题是,丝路基金那些钱是谁的?柬没还贷能力,中国会无偿贷吗?“一带一路”建设成本高,收效慢,柬选举政治周期怕等不及啊。

   四,是否削弱东盟的主导作用?是否导致东盟倡导的RCEP被虚化?“一带一路”着眼于跨国、洲互联互通。柬埔寨先参与东盟的互联互通计划,再通过东盟与“一带一路”对接较放心。

   五,如何尊重柬埔寨国内社会习俗?柬埔寨国内华人比例才一成左右,浙江商会等再活跃,终无法进入高层,影响当地社会走向能力有限。中国人在柬人脉仍然不够广、根基仍然不深,如何让走进柬埔寨的中资企业尊重柬社会习俗,受当地民众欢迎,任重而道远。

   六,柬有中国输出革命的记忆,现在搞互联互通,是否又有利于中国输出模式、干涉柬内政?会上,柬埔寨前副外长对2012年柬任东盟轮值主席时由于中国的压力而使东盟峰会史上首次未发布联合声明耿耿于怀,公开抱怨中国损害柬外交自主性,声称“小国也是有原则的,大国应该尊重”。

   七,能否对柬转让技术?华为公司在柬埔寨发展迅速,不少柬埔寨人希望其能转让专利(know-how),效仿日本索尼、韩国三星等企业,甚至应该比它们做得更好。

   八,基建项目对环境影响如何?柬埔寨经济发展迅速,担心落入中国式“先污染、后治理”的窘境。尽管中国官方承诺建设“绿色丝绸之路”,但承诺容易,落实起来难。中国企业并不按照官方要求行事。

   九,是否雇佣当地人?柬埔寨人教育水平、技能跟不上怎么办?会上,新加坡学者提醒,机器人革命导致劳动力密集国家只有十五年机遇了。柬埔寨学者心急如焚,抓不住机遇将来怎么办?柬缺乏像中国的国企,中小企业如何从产业链低端向高端迈进?

   十,是否引发中日和中美间的竞争与角逐?小国如柬埔寨难在巨人间跳舞,难哪!担心成为地缘政治牺牲品。柬官员表示,日本对柬很好,“一带一路”来了是否会挤掉日本市场?会上,越南学者妄称,“一带一路”是中国抵消美日影响、称霸亚洲的战略,会导致“中国主导、东盟围绕中国转”这种类似美国辐楱(hub-spoke)的亚洲秩序。柬埔寨学者对此回应,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担心柬将来更加依赖于中国,不安全、不踏实,主张“有限追随中国”(limited bandwagon to China),希望加入TPP以平衡中国影响,显然得到了新加坡学者的点拨。

   针对种种疑问,笔者表示,“一带一路”就是一个地区、国际经济合作倡议,你们是不是受美西方影响,想得太多了?!说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是想帮助你们发展,你们不相信——中国有那么好吗?说中国有推动经济转型和增长的考虑,你们又说——把我们当做你解决产能过剩的工具啊!你要中国怎么做、怎么说是好?

   看来,柬埔寨人的心理是矛盾的:既想抓住“一带一路”机遇,又担心抓不住、抓不好,或抓住了带来种种影响,显示柬埔寨开放但缺乏自信。

   所幸,这些担心或顾虑并不意味柬埔寨人不欢迎“一带一路”,也并非官方看法,只是代表了受美国影响大的部分学者的认识,直白表明了柬埔寨年轻一代担心中国的战略企图,对中国有不放心一面。有鉴于此,笔者发言甫一结束,便测试在场的柬埔寨人——如果认为“一带一路”对柬埔寨不好的,请举手,结果没有一个人举手。这说明,如果没有“一带一路”,类似担心可能也有,关键是“一带一路”如何一开始就引以为戒,逐步消除这些担心。

   现任柬埔寨首相洪森是资深政治家,明白事理,对华友好,但后继乏人。如何培养知华、友华中生代政治家?执政的人民党地位不如以前那样具有垄断优势。柬埔寨经济发展快,非常开放,八成流通货币是美元,受美国影响大。柬埔寨一千五百万人口,竟有5000多个NGO,是人均NGO最多的国家之一,许多地方政府的权威尚不及NGO。如果帮助某个地方修一条公路,保护猴子、大象甚至青蛙的NGO纷纷出来抗议,办好事都难。柬埔寨学者会上表示,中国人通常与柬埔寨官方打交道,不接地气,不了解柬基层情况,投资不针对基层需要,这样无法在柬埔寨立足。

   的确,西方人走出去,通常是传教士先行,商人如影随形。传教士学习当地语言,了解当地文化习俗,从事医疗卫生、教育扶贫先赢得当地民心,才打开局面的。相比,我们走出去较为缺传教士精神,缺语言人才,缺奉献和耐心。

   柬埔寨是世界上的穷国之一,经济基础薄弱,没有一条高速公路,理应欢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但近些年受西方民主政治影响,社会二元结构明显——经济是发展中国家的、思想意识有深刻的西方烙印,这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较普遍的情形。笔者常常感慨,我们是在与一个西化的世界打交道!“一带一路”建设无法绕开西方。会上,笔者以欧洲尤其是英国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为例,很能打动他们。笔者介绍了“一带一路”的总体构想。听完后主办方旋即提出要将笔者专著《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英文版翻译成柬文出版,折射出柬埔寨社会希望更多直接了解中国的现状。

   中国成为柬埔寨第一投资国,作为“一路”是示范工程——西哈努克港口建设,已经在激励柬埔寨人抓住“一带一路”机遇。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我们认真贯彻丝路精神,贯彻正确的义利观,对柬埔寨这样的国家多予少取,将“一带一路”置于联合国后发展议程中,一定会在柬埔寨树立样板与口碑。

   柬埔寨的上述担心,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尤其表达了东盟弱国、小国的心态,必须予以高度重视。柬埔寨是中国的传统友好邻邦,尚且有那么多担心、疑惑,说明我“一带一路”建设首先要实现“民心相通”,要多倾听、解释,真正做到共商、关建、共享。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74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