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劲秀:“第一先贤”俞大维

更新时间:2015-12-28 17:09:35
作者: 彭劲秀  

   俞大维,何许人也?当下的国人特别是年轻人知道其人其事的恐怕不多。俞大维先后就读于复旦大学、圣约翰大学,21岁时到哈佛大学攻读数理逻辑,拿到博士学位后又到德国大学攻读数学及德国哲学。取得第二个博士学位后俞大维便留在德国进行兵器及战略研究。后来,他婉言谢绝美、德等国的高薪聘用,毅然回国,要为中华民族效力。

   俞大维是一位学贯中西的著名学者,又是一位深有造诣的兵器弹道专家。他于1933年任国民政府兵工署署长,1946年初任交通部长,1949年赴台,1954年在台湾出任“国防部长”。1993年7月8日因病于台北辞世,享年96岁。

  

科研前辈,“第一先贤”

  

   由于海峡两岸的长期隔绝,信息阻断,对大陆人来说,俞大维确实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在介绍此公生平事迹之前,我想援引1999年9月18日下午,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隆重召开的表彰研制“二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二十三位科技专家大会上代表受奖人员所致的答谢词及感言中的一段话,相信读者朋友看了钱学森对他的高度评价,就会对俞大维这位“第一先贤”有一个总体上的认识和了解。

   钱学森说:“今天受奖者大都是七十岁以上的第一代科学家,在座者有第二代梯队及第三代梯队,我们第一代梯队对国防科技发展的成就交出了一张成绩单,算是对国家的期望有了一点交代。在此我要特别告诉大家,有三位先贤前辈是我们这一代人永远感恩与怀念的,由于他们三位的远大眼光,以及培育人才的宽宏胸襟,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才有今日的开花结果,以丰硕的成就呈显在国人面前。”

   “今天我们能交出这样一张成绩单,要特别感恩和怀念三位先贤前辈,第一位就是俞大维先生。例如在场的受奖人任新民、屠守锷、姚相斌、孙家栋、黄纬禄、徐兰如、沈正功及谢光选均系在俞大维的兵工厂及研究机构工作或资送出国留学培养出来的人才……”听到这里,在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均报之以热烈的掌声。这段显示我国科学家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和严谨治学态度的讲话,在台湾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无疑为沟通海峡两岸关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钱学森首先表示“感恩和怀念”的三位先贤前辈都是台湾学贯中西的著名科学家,他们是:俞大维先生、吴大猷先生和翁文灏先生。

   钱学森说:第一位先贤是俞大维先生,他是以学者(哈佛大学数理逻辑博士及德国柏林大学弹道学专家)身分受邀从政,于一九三三年初担任国府时代军政部兵工署署长,主管全国军火武器之研发与生产制造。俞氏上任后,深感中日大战,一触即发,迫在眉睫,不可避免,即从德国、瑞典及捷克等国购买武器,弹药、枪炮材料,引进有关科技,大力整顿金陵、汉阳,巩县及上海等各大兵工厂之生产方法,革除陋习,并有独到的创见与建树:

   第一点,他深知工业的发展,要在科技研究发展方向扎根,所以在“九一八”东北事件后、抗战军兴之前,即成立许多研究发展机构,如理化研究所、应用化学研究所、弹道研究所、精密工具研究所、光学研究所、炮兵技术处、航空兵器研究所及军用车辆研究所等,并高薪聘请德国弹道学权威克朗兹(Cranz)博士来华教导并协助工作相当时日,同时在国内延揽理化方面专才随克朗兹工作,他培育了许多兵器与弹道方面的人才。

   第二点,他深知军品的品质,关系到整体的战力,必须提升制造能力,建立军品规格与检验制度,于是在各兵工厂设立工具、样板工厂,加强制造能力与产品精度;由各研究机构,会同兵工署技术幕僚,订定各项军品的规格及机械产品的图样法规,并建立产品验收制度,再由验收零件成品,进而作配装半成品检验,再进而建立整套品控制度。

   第三点,他深知工业管理经济效率的重要性,而督导工业,掌握效率的重点在成本会计制度的建立,兵工署首先推行军火弹药生产的成本会计制度,全国各生产工厂及大企业多纷纷仿效,在当年重庆大后方蔚为风气,对我国工业水准的提升有深远的影响和助力。

   当年留学欧、美及日本等国的理工学人专家,国内各大学出身之理工科人才以参加国防科技研发及武器弹药生产工作为报国之志,并引以为荣!一九三七年中日大战爆发,俞氏奉命将全国二十多个兵工厂迁移到大后方,抗战八年期间,国军作战所需轻兵器和弹药不曾短缺;而兵工厂也培育了大批兵器与弹道方面的人才。例如在场的受奖人任新民、屠守锷、姚桐斌、孙家栋,黄纬禄,以及未受奖的火箭专家徐兰如、沈正功及谢光选等人均曾在俞大维领导下的兵工厂及相关的研究机构打下了坚实的兵器设计与制造本领。

   钱学森接着说:在我国导弹研发领域中,我钱学森不过是理论上及精神上领导者(Theory and Spirit Leader),而在硬体设计、工艺、实际生产制造(Hardware, Design, Technology, Practice Production, and Manufacture)等方面都是任新民、徐兰如及谢光选这一批出身兵工厂的人,所领导的一群技术工人们的集体杰作成果。

   俞大维主持兵工厂业务长达十四年之久,有“兵工之父”的美誉。他是我国近代国防科技发展史上第一位大力开拓、耕耘、播种,灌溉、施肥的始祖园丁,我们不能忘记他。

   钱学森的讲话不仅告诉人们俞大维的生平事迹,而且告诉人们,中国大陆取得“二弹一星”的伟大成果,得益于后来到台湾的俞大维等先贤前辈们精心培育的人才。

  

俞氏家族,声名显赫

  

   俞大维,祖籍浙江绍兴斗门,1897年生于湖南长沙,从小在湖南长大。祖父俞文葆,清代举人;父亲俞明颐,1905年总办长沙开埠事宜,1906年补湖南辰永沅靖道,不久,他便补江西吉南赣宁道。民国后,俞明颐曾担任过中国最大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的董事。母亲曾广珊,系曾国藩的孙女。

   俞大维曾任台湾国民党当局“国防部长”多年。子俞扬和,娶蒋经国的女儿蒋孝章为妻,有俞祖声为后。

   妹妹俞大彩是知名学者、国立台湾大学前校长傅斯年的妻子。

   俞大维与陈寅恪在美国哈佛大学、德国柏林大学连续同学七年。陈寅恪的母亲是俞大维的姑母,陈寅恪的妹妹是俞大维的夫人,陈寅恪的父亲陈三立、祖父陈宝箴与俞大维的父辈、祖辈相交很深,所以,俞大维与陈寅恪是两代姻亲,三代世交,七年同学。

   俞大维的长子俞扬和生于德国,是空军军官学校第16期毕业生。20岁时,在美国完成飞行训练,回到中国,参加对日作战。他参加空战三十多次,最后一次被敌机击落,跳伞受伤,不能再服役,就离开了空军,担任民航驾驶员。

   清正廉洁,一心为国

   与国民党政府的其他军政要员相比,俞大维最可贵的是清廉。美国作家芭芭拉•塔克曼女士在他的《史迪威》传中对国民党政府诸多要员颇有微词,但却多次以各种例子来称赞俞大维廉洁公正,知识广博。二战时期美国驻重庆记者西沃道克•怀特曾在其著作《霹雳中国》中多次批评国民党政府官员腐败,却极力推崇俞大维的清正廉洁。

   俞大维在德国研修军事期间,曾参与国民党政府购买德国军械事宜,十分认真,又十分清廉,被国民党任命为驻德国商务调查部主任,后来多次督导采购外国的军需物资,直至回国以后。按照国际惯例,收取工厂回扣(那时叫“佣金”)是天经地义的事,至于暗箱操作,更是数不胜数。为了防止弊端,凡是大规模的订货,俞大维都亲自参与。1930年他奉命采购欧洲有名的博福斯(B ofors)工厂生产的75型山炮,他亲自到工厂所在地瑞典去洽谈。当时国民党政府每年都向该厂购买12门这种山炮,厂方也照例为他准备了12门,并告诉他将有一笔不菲的回扣。当他知道这笔回扣正好购买3台同样规格的山炮以后,立即平静地说:“希望你们赶工,15门山炮一齐交货。”这话让工厂的上层人士大吃一惊。他们只知道俞大维谙熟军械,精通外语,举止儒雅,办事认真,却不知国民党政府中尚有如此廉洁的官员,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他们希望交下这个朋友,但又不敢贸然送礼,工厂向政府报告此事,并提出申请,最后由瑞典政府赠他一枚勋章。回国后俞大维对此事缄口不提,直到四十多年后人们才有所知晓。

   担任“国防部长”,按例要给他住房。但俞大维未要,而是和傅斯年挤在一起。傅斯年是俞大维的妹夫,任台湾大学校长。他有宿舍,就腾出两间给俞大维。直到晚年,他住的房子还是以前日本招待所的厨房改建的,卧室屋顶斜一边,是后来加盖的,“仍过着老兵的生活”。俞府客厅里一套藤制旧沙发,有一天,一位“重量级夫人”来访,一坐下竟坐垮了,一时传为笑谈。

   俞大维军阶是陆军中将,“国防部长”编制为一级上将,或文官特任。人事单位建议俞为上将部长,按规定,上将退休待遇比特任部长好多了。但他认为文人部长可免部长对自属兵种嫌疑,拒绝了本来可以大大提高的生活待遇。

  

目光远大,培育人才

  

   1945年11月,军政部部长陈诚、次长兼兵工署长俞大维,邀请吴大猷(物理)、曾昭抡(化学)与华罗庚(数学)商谈研究原子弹。专家意见是我国毫无基础,只能由培育人才着手。陈、俞采纳此议,聘吴大猷、曾昭抡及华罗庚三人率领王瑞駪、唐敖庆(化学)、孙本旺(数学)及李政道、朱光亚(物理)于1946年赴美学习。他还以兵工署的名义向国外派了不少研修生,后来,这些人才为新中国国防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些人才为新中国的科学技术和国防现代化建设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正如钱学森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隆重召开的表彰研制“二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二十三位科技专家大会上代表受奖人员所致的答谢词及感言中讲的那样:“今天我们能交出这样一张成绩单,要特别感恩和怀念三位先贤前辈,第一位就是俞大维先生。例如在场的受奖人任新民、屠守锷、姚相斌、孙家栋、黄纬禄、徐兰如、沈正功及谢光选均系在俞大维的兵工厂及研究机构工作或资送出国留学培养出来的人才……”

   俞大维不仅重视培养人才,而且善于发现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宽宏大度珍惜人才,有人用访、用、信、敬、宥五个字概括他的用人理念。访,求才必先多方访察,慧眼识珠,择优而用;用,即推心置腹,充分信任,放手使用;敬,即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礼贤下士,引为知己;宥,即部下有过,尽量予以教育,晓以大义,促使其提高认识,吸取教训,更好地工作。只要不是明知故犯,屡教不改,都尽量地予以原宥宽恕,给他们反思和改正的机会。他坚持善待人才,反对因瑕弃瑜,体现了他容才的胸怀和气度。他曾对上司陈诚提及宥才的重要,对人才和部属不必计较小过。

   淡泊名利,恪尽职守

1928年,国民政府初步统一全国,开始注重军队现代化。兵工署署长陈仪去德国考察,请俞大维回国任职。1929年6月俞大维返国,任军政部参事。1930年5月,俞大维第二次赴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74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