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颜德如:孙中山对革命建国受挫的原因之反省

更新时间:2015-12-10 21:59:10
作者: 颜德如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民国建立后,国人常有"民初不如晚清"之慨叹。这实际上涉及如何认识辛亥革命成败的问题。孙中山为此而进行了频频的思考。他认为,有五大原因使得革命建国受挫:"知之非艰,行之惟艰"说之毒害;"革命军起,革命党消"舆论之影响;各自为战,疏于组织和纪律;偏于军队奋斗,疏于主义宣传;农民未被动员组织。这些原因是否准确可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原因所揭示的中国革命可能面临的问题以及给后来的革命者所提供的启示:革命必须有坚定的政治信仰,革命必须有强固的组织,革命必须有可靠的武装力量,革命必须传播革命主义,革命必须不断积蓄革命力量。

  

   关键词:革命 孙中山 革命建国

  

   1911年10月的武昌首义推倒清王朝的专制统治,开辟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即民国时代。让位于袁世凯的孙中山,本想专心致志于实业建设,岂料中国旋即陷入武人乱政、旧官僚横行霸道之局面。民国建立十年有余,包括孙中山在内的国人常有"民初不如晚清"之慨叹。这就要求国人必须面对和思考辛亥革命成败的问题。作为民国缔造者的孙中山,首负其责,对革命建国受挫的原因进行了反省。

  

一、"知之非艰,行之惟艰"说之毒害

  

   在孙中山看来,经过他长期的努力,已能"鼓动风潮,造成时势",再加上"全国人心之倾向,仁人志士之赞襄,乃得推覆专制,创建共和"。本以为,"从此继进,实行革命党所抱持之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与夫《革命方略》所规定之种种建设宏模"。不料,"党人即起异议",说他"所主张者理想太高,不适中国之用"。此议"一时风靡,同志之士亦悉惑焉"。这就是"革命之建设所以无成,而破坏之后国事更因之以日非"的表面原因。其后果则是"去一满洲之专制,转生出无数强盗之专制,其为毒之烈较前尤甚,于是而民愈不聊生矣"![1]

  

   至于深层原因,孙中山是这样分析的:"此固予之德薄无以化格同侪,予之能鲜不足驾驭群众,有以致之也。然而吾党之士,于革命宗旨、革命方略亦难免信仰不笃、奉行不力之咎也。"也就是说,领导个人与革命同志均有责任。但从他的分析来看,革命同志的责任尤大。为何如此?"非尽关乎功成利达而移心,实多以思想错误而懈志也。"究竟是什么"思想错误"导致革命同志懈志殆气?"即'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之说也"。该错误思想源远流长、影响至深,"始于傅说对武丁之言,由是数千年来深中于中国之人心,已成牢不可破矣",以致"建设计画,一一皆为此说所打消"。因此认定,"此说者予生平之最大敌也,其威力当万倍于满清"[2]。何以见得呢?他认为"满清之威力不过只能杀吾人之身耳,而不能夺吾人之志也,乃此敌之威力则不惟能夺吾人之志,且足以迷亿兆人之心也"[3]。正因为此,他的主张在晚清和民国遭致不同的命运:"当满清之世,予之主张革命也,犹能日起有功,进行不已;惟自民国成立之日,则予之主张建设,反致半筹莫展,一败涂地矣。"[4]革命党的"建国计画",遭到重创。

  

   一国或一团体的事业发展为何与社会人群所接受的思想有莫大的关系?孙中山以为,国与人有密切的关系。具体来说,"国者人之积也,人者心之器也,而国事者,一人群心理之现象也。是故政治之隆污,系乎人心之振靡"。由此断言:"吾心信其可行,则移山填海之难,终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则反掌折枝之易,亦无收效之期也。心之为用大矣哉!"[5]其惟意志论倾向表露无遗。

  

   既然如此,今后建国大业之顺利开展实有赖于国民的心理改造。他说:"国民!国民!究成何心?不能乎?不行乎?不知乎?吾知其非不能也,不行也;亦非不行也,不知也。倘能知之,则建设事业亦不过如反掌折枝耳。"[6]于是,孙中山提出"行易知难"说。冀图以此破国民"心理之大敌"即"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从而"出国人之思想于迷津",真正信仰其说,从而"万众一心,急起直追,以我五千年文明优秀之民族,应世界之潮流,而建设一政治最修明、人民最安乐之国家,为民所有、为民所治、为民所享者也"。[7]其自信、乐观溢于言表。

  

   孙中山为了使国民尤其是革命同志信服他所主张的"行易知难"说,分别以饮食、用钱、作文、建屋、造船、筑城、开河、电学、化学、进化等事予以佐证,这样就可从根本上推翻"知之非艰,行之惟艰"说。如此不厌其烦的论证能否推翻"知之非艰,行之惟艰"说,可以存而不论,然而他的动机是值得钦佩的:"盖以此为救中国必由之道也。"[8]至于说"中国近代之积弱不振、奄奄待毙者,实为'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一说误之"[9]以及自信"能知必能行",委实值得商榷。

  

二、"革命军起,革命党消"舆论之影响

  

   孙中山为北伐战争进行了积极的宣传。在梧州面对国民党员时,他提出了如下问题:"当初革命目的本欲将国家政治改良,现在民国已经成立十年,试问十年来革命事业曾做了几件?"他的看法是:"实则革命主义未行,革命目的亦未达到。"到底是何缘故造成的?孙中山认为是"因中国人思想幼稚,见革命初次成功之时,轰轰烈烈,咸以为革命宗旨甚易达到。"把革命任务之达成视为轻而易举的事。实则"早有一班满清官僚及武人投诚入党,入党之后将活动于政治的少数革命党尽数倾陷"。[10]更有甚者,"那班官僚又乘势造成一种假舆论,谓'革命军起,革命党消',当时的党员咸误信之,不知'革命军起,革命党消'实系官僚所假造的"[11]。这种舆论使得"辛亥革命成功之后,而革命党名义取消,中华民国即为官僚武人所摧残。十年来名虽民国,实为官僚国,革命主义未行,革命目的未达,仅有民国之名,而无民国之实,及后卒至酿成袁世凯帝制自为、宣统复辟、武人专政种种恶现象"[12]。

  

   既然如此,今后当如何改进?一方面他本人"自当将吾党事和国事一统尽力做去",另一方面"吾党同志切不可仍惑于'革命军起,革命党消'之论,大家要反向'革命军起,革命党成'的主义一力做去"。[13]从这里可以推知,"党事"与"国事"分开进行对革命造成了负面影响,孙中山本人也将承担部分责任。如果孙中山的话可信,那么"革命党"本身就存在严重的问题,否则不会因这一舆论就被轻易取消。从后来在广州召开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所提出的两大宗旨即"改组国民党与改造国家"来看,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确实面临诸多问题。

  

   正是在这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开会词中,孙中山又提及这一舆论。不过,此时的背景有所差异:"我们现在得了广州一片干净土,集合各省同志聚会一堂,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从前我们没有想到要开这种大会,没有想到我们的党务究竟是如何进行,是因为受了满清官僚的欺骗。"到底"受了满清官僚什么欺骗呢?因为一般同志头脑太简单,见得武昌起义以后各省一致赞成革命,从前反对革命的官僚也赞成革命,由此少数革命党就被多数的官僚包围"。实际是说清朝官僚的力量远远强于革命党,否则的话,不能因为他们"赞成革命"就作出让步。这里也暴露出当时的南北议和,是为"和"而"和",因而种下反革命的祸胎。迫于劣势的革命党,一听到"革命军起,革命党消"说,"也赞成这种言论,于是大家同声附和,弄到现在只有军阀的世界,没有革命的成绩,所以革命党至今仍失败。这就<是>我们失败的太[大]原因"。幸好"今天大家都觉悟了,知道这话不对,应该要说'革命军起,革命党成'",而要达成此目标,"从今天起,要把以前的革命精神恢复起来,把国民党改组"。[14]为何要恢复"革命精神"?这是由于"革命军起,革命党消"舆论之后,国民党"完全变为政党,革命精神遂以消失"[15]。

  

   从孙中山的分析来看,要对付反革命就必须使自己强大起来,要建造新国家就必须有具有革命精神的党和军队。而要使国民党和革命军奋斗的目标一致,党自己必须牢牢的掌握军队,也就是他说的:"党之基础何在?在于军队。"还以俄国为例:"设无此庞大之党军,苏俄之势力必无今日之盛。"[16]正是由于当时的革命党并未完全驾驭军队,民国建造这一问题还有待继续解决,所以以前主张"以党治国"在当时"还是太早。此刻的国家还是大乱,社会还是退步,所以革命党的责任还是要先建国,尚未到治国"[17]。要完成建国这个任务,他认为必须着手进行两件事:"第一件是改组国民党,要把国民党再来组织成一个有力量、有具体的政党;第二件就是用政党的力量去改造国家。"[18]换言之,在"以党治国"之前,必须致力于"以党建国"之重任。

  

三、各自为战,疏于组织和纪律

  

   在1924年1月召开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开会词中,孙中山分析了辛亥革命后革命受挫之"最大的原因"。他认为革命没有成功的"最大的原因,是当时革命党外面见到外国富强,中国衰弱,被人凌辱,内面又受满清专制,做人奴隶,几几乎有亡国灭种之忧,一时发于天良,要想救国保种,只知道非革命不可;但不知道革命何时可以成功,并不想到成功以后究竟用一个什么通盘计画去建设国家,只由各人的良心所驱使,不管成败,各凭各的力量去为国奋斗,推翻满清。这种奋斗,所谓各自为战,没有集合,没有纪律"[19]。实事求是地说,辛亥革命之前已经有"通盘计画",这就是1908年改订的《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他的这种看法,只能说明革命的"计画"没有很好的宣传或者说不为诸多同志接受。这种"各自为战"的奋斗,一方面是由于武昌首义成功之太过突然,另一方面确实如孙中山说的是"没有集合,没有纪律"。

  

   革命党"没有集合,没有纪律",其后果就是"全党的团结力便非常涣散"[20],反映的问题正是孙中山说的"党中缺乏组织"。为何革命党"缺乏组织"?他认为是"由于当日革命党人多属留学生,自由平等之见深入脑中,以为党员当绝对自由,一切联络维系之法弃而不讲,其缺点即在于此"。革命党的组织涣散、纪律性差,正是由于"个人有自由,则团体无自由故也"。今后要解决这个问题,"当牺牲个人之自由,以蕲国家之安全、党务之发展"。这是"因国家不自由,而个人之自由亦不能保"。[21]

  

后来,孙中山还提出了解决"各自为战"的举措即党员要有"一种精神结合",此举措包括以前说的要"牺牲个人之自由"。具体来说,"要各位党员能够精神上结合,第一要牺牲自由,第二要贡献能力。如果个人能够牺牲自由,然后全党方能得自由。如果个人能贡献能力,然后全党才能有能力"。假以时日,"等到全党有了自由、有了能力,然后才能担负革命的大事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9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