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希光:中国为何要布局“一带一路”大战略?

更新时间:2015-12-10 18:12:49
作者: 李希光  

   一、开场白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如何理解一带一路。我准备了三个小时的课件,我要压缩一下,我尽量把只有企业感兴趣的内容压缩,留下更多文化方面的内容。

   刚才在会客室里,王玲书记还有其他的经贸大学教授介绍了经贸大学牵头全国100个高校自2011年开始做丝绸之路的调研和周边国家的研究,做得非常出色,变成了团中央的一个项目。几位老师也特别强调,丝绸之路、一带一路下面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可能是来自文化甚至是文明的冲突,所以我今天更多是围绕一带一路的文化和文明的建设这个方面重点给大家讨论一下。

   我主要讲这几方面:

   一是,丝绸之路与中国的前四次崛起。习近平同志十八大上任之后,首先提出了中国梦,大家对中国梦的解释是中华民族的复兴。既然是复兴,那就说明中国历史上有过崛起,或者有过中华民族的复兴。这样的一个中国梦和历史上的中华民族的崛起和复兴,跟丝绸之路是什么关系?我给大家简单回顾一下。

   二是,“一带一路”这样一条新丝绸之路路在何方?现在有关一带一路的会议很多,但是无论从官方到学界到媒体,发了很多文章,但是,具体的路线图并没有描绘清楚,今天我给大家绘一个。

   三是,跟大家谈一下一带一路,或者是新丝绸之路的现实含义和价值在哪里。

   四是,跟大家谈一下一带一路面临的两大挑战:来自美国的挑战和来自伊斯兰世界的挑战。

   五是,面对挑战,我们经济上的对策。这方面的内容我略微提一下。

   六是,面对挑战,我们文化上的对策。这是我要重点讲的内容我提出的文化上的对策是建立一带一路文明圈。上个月在中信基金会的一带一路论坛上,我做了一个发言《建设一带一路上的文化强国》,这篇文章后来发表在《人民日报》主办的《人民论坛》上了。

   七是,在我的上述分析和描述后,我提出一个观点,那就是通过一带一路,重新定位中国与一带一路文明圈国家的关系。我把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画了一个椭圆形圈,称其为“一带一路文明圈”,而不是亨廷顿所预言的这个地区必然会发生儒家文化、伊斯兰文化、佛教文化、基督教文化之间的文明冲突。

   最后我要给大家分享中巴经济走廊考察案例。中巴经济走廊是习近平同志亲临伊斯兰堡见证签署的,投资高达460亿美元。是一带一路最大的项目。如果加上未来的电力走廊投资,可能会超过1000亿美元。亚投行工作组的一个副组长有一次在清华演讲说,目前看,亚投行实际上只有两个成员国,就是中国和巴基斯坦。

   二、什么是丝绸之路?

   我为什么对丝绸之路有浓厚兴趣?大家在投影屏幕上看到的这篇报道是《中国日报》头版1990年7月20日我自己写的专稿,报道我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青年学者从这一天开始,离开西安的西门,在丝路古道上跋涉,一直走到今天,一边走,一边写丝绸之路日记。先后一共走了五条丝绸之路路线,其中包括佛教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阿尔泰游牧路线、佛教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坐的船是阿曼苏丹提供的,从威尼斯出发,经过雅典、伊兹梅尔、亚历山大、马斯喀特、卡拉奇、果阿、科伦坡、马德拉斯、普吉、马六甲、泗水、文莱达鲁萨兰、马尼拉、广州、泉州、佛山、福冈和大坂等海上丝绸之路古港口。

   我在清华教书16年,每年带着学生沿着上述路线上课,前后共带了500名学生跟我在丝绸之路上课。丝绸之路上怎么上课呢,带着学生一边走、一边读书,一边采访,一边上课。我们在乌兹别克斯坦、蒙古、西伯利亚、唐努乌梁海上课,有时候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的大巴车。我就安排在车上做讲座、学生上一堂课、做读书报告,或者学生轮流朗读自己写的丝绸之路考察日记。车停了之后做采访,采访对象多是草根阶层的,我们常常随时停车,直接进入路边村子里调研,也到一些当地的学者家里采访和座谈。这张照片是我带着学生在俾路支沿着早已经停运的巴基斯坦-伊朗铁路采访,走到了巴基斯坦-伊朗边境,这里是一带一路上最危险的地方,也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区。这张照片是带着学生去蒙古和西伯利亚采访北方丝绸之路上的西伯利亚大铁路。我们发现这条北京-莫斯科铁路大动脉每年货运能力只实现2%,而客运列车的乘客也就几十个人,有的时候还没有车上的列车员多。大家都在嚷嚷一带一路要修铁路,我们是否先有考虑如何改造和利用这些现成的铁路干线呢?

   我最近完成的丝绸之路之旅是今年下半年开始的长达半年的犍陀罗佛教艺术之旅。今年8月带学生从花剌子模的腹地希瓦古城出发,沿着阿姆河,经布哈拉、撒马尔罕,到达阿富汗边境上的玄奘取经的佛学院,在那里看到了世界上最早的一尊观音菩萨彩塑,那是一座以古希腊太阳神阿波罗为原型塑造的。9月份,带学生从喀什出发,沿着玄奘西天取经的古驿道,经过公格尔雪山、慕士塔格雪山、帕米尔高原、塔什库尔干、瓦罕走廊,过红其拉甫山口,沿着印度河,经喀喇昆仑山、兴都库什山、喜马拉雅山、吉尔吉特,到了犍陀罗佛像艺术的中心白沙瓦和塔克西拉。

   今年11月到丝绸之路的咽喉之地敦煌参加了莫高窟举行的犍陀罗文化研究班,实地考察了犍陀罗艺术的东传之路。中国和意大利学者通过比较巴基斯坦北部发现的犍陀罗佛像,发现莫高窟石窟的佛像传承了犍陀罗技术。例如,莫高窟里的马拉日神、裸体像等多受希腊化的犍陀罗艺术影响。有学者猜测,也许当时有来自犍陀罗的希腊匠人参与了莫高窟佛像雕塑绘画工作。上星期,去韩国考察了隐匿在光州海边一座山里的距离丝绸之路核心区——犍陀罗地区(巴基斯坦塔克西拉)最远的一处犍陀罗风格的佛教寺庙。犍陀罗佛像是最早的佛像,是中国、韩国和日本佛像艺术的源泉。最后我们沿着这条路线一直走到了韩国东海岸的灵光郡法圣浦寺。上个星期,我带着学生,翻过一座小山,穿过草丛,找到了法圣浦寺。法圣浦寺是东晋时代,一个名叫摩罗难陀的来自塔克西拉的胡僧修建的。上个世纪90年代,韩国人重修法圣浦寺。山脚下的平房里收藏了几十件来自塔克西拉的佛像,这是高丽大学一个年逾八旬的闵姓教授创意复建的。韩国人很会利用丝绸之路的文化遗产为自己服务。韩国人还出资保护撒马尔罕发现的古粟特王宫壁画。

   今年年初清华大学出版社把我指导学生写的丝绸之路笔记《写在亚洲边地——改变清华学子一生的大篷车课堂》出版了,1600页,分上下两册。我自己写的25年丝绸之路考察日记准备在明年年初出版。

   丝绸之路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叫丝绸之路?从张骞、安世高、法显、宋云、玄奘、慧超,这些丝绸之路的先行者和记录者,他们并不知道这条路叫“丝绸”之路,丝绸之路是一百多年前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命名的。据《史记》记载,张骞及其使团出西域时,不仅到了今阿富汗的大夏,还到了位于大夏西南的今巴基斯坦的信德省。张骞及其使团在大夏和信德看到丝绸在这个地方非常昂贵,跟黄金一样,按斤按两来卖。张骞回到中原报告皇上,中原皇帝发现丝绸不仅很值钱,而且是非常方便运输携带的贵重礼品。今年夏天,我带着学生在撒马尔罕的古粟特王宫的壁画上看到了唐代使团手捧蚕丝锦缎给粟特国王送礼的场面。

   但是,从法显《佛国记》、玄奘《大唐西域记》等古丝绸之路古文献看,丝绸之路不仅是物质和经贸往来,对中国而言,是来自西方的佛教文化对中国的影响。佛教文化。佛教文化包括佛像、雕塑、彩绘等等。中国最伟大的文化宝库是敦煌莫高窟。敦煌的文化源头就来自哪里?来自犍陀罗地区的佛教文化,就是在今天巴基斯坦北部的斯瓦特、塔克西拉、白沙瓦和阿富汗。没有犍陀罗文化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佛像,没有佛像就不可能有中国的佛教艺术和文化的传播,中华文化三大元素的佛教文化就会失去起灿烂的光辉。

   2016年寒假,清华校友主持的世纪明德邀请我带学生去海上丝绸之路上课一周。去斯里兰卡,读《佛国记》,走法显路,住法显村。法显是中国第一个海归,第一个出国留学,在斯里兰卡学佛两年。

   三、 丝绸之路与中国的崛起

   下面谈一下中国在丝绸之路上的崛起与中华民族的复兴。我刚才谈到了张骞通西域,打通了河西走廊,建立了西域都护府,张骞使团最远到了大夏和今天的巴基斯坦信德省。这是中国第一次把战略触角伸进中亚,并通过河西四郡和西域都护府控制了新疆,影响了今天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这一带的中亚。通过实现对中亚的治理,带来了大汉王朝的稳定和繁荣。

   中国在丝绸之路上的第二次崛起是唐朝。中国在唐朝,在丝绸之路上走得更远,治理和影响的范围更大。唐朝势力范围超越天山、帕米尔高原、兴都库什山和喀喇昆仑山,以库车为中心,设立了安西四镇,最西边的是在今天吉尔吉斯坦境内的碎叶城。郭沫若考证,那里是大诗人李白的出生地。唐朝大将军高仙芝率领远征队穿越帕米尔高原,走过河西走廊,征服了今天的克什米尔、阿富汗和乌兹别克斯坦这些地区。高仙芝的故事很有意义。2000年前,亚历山大大帝受兴都库什山和喀喇昆仑山阻遏,虽然占领了阿富汗,但没能打进中国。近代,人们总是说阿富汗历来都是帝国的坟场,从沙俄到维多利亚的英国、到苏联红军,到911后的美国,帝国主义国家没有一个不是葬身阿富汗的。

   蒙古国政府几年前在杭爱山上用大石头修筑了大蒙古地图,把从乌克兰、东俄罗斯、波斯、中亚到中国都划进了大蒙古国版图。元朝中国在丝绸之路上的崛起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如果把蒙古人当成中华民族的一员,成吉思汗当成元朝的太祖,而成吉思汗的子孙征服或远征了几乎整个亚欧大陆。按照这个逻辑,成吉思汗子孙统治的大盘就很模糊地成了中国人治理的地方。但是至少外蒙古的学者是不同意这个观点的。但是,至少不能否定的是,蒙古的崛起是在丝绸之路上的崛起,通过驿站、驿道和军事征服,复兴了丝绸之路。

   中国在丝绸之路上的第四次崛起是清朝。“崖山之后无中国,明朝之后无华夏”这句话可能让中国人不快,但是,如果不是清朝把中原王朝带回新疆,重新获得中亚治理权,中国的版图也就是明朝大小。美国学界和日本学界常说南宋和明朝是中国最好的朝代,但是南宋和明朝多是被界定为单纯的汉族国家。明朝把中国西部边界定在嘉峪关,把敦煌划在了关外。到了清朝,乾隆收复新疆,并以“旧土新归”把西域命名为新疆。通往喀什通往阿富汗、印度和克什米尔的瓦罕走廊、喀喇昆仑山口、墓士塔格山口和通往安集延的乌鲁克恰口岸一直到20世纪初都是开放的,如果不是清朝收复新疆,重新治理中亚,不仅新疆,连敦煌都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版图内。

   从前四次中国在丝绸之路上的崛起看,大家会发现,中华民族的四次复兴与中国的四次崛起都是围绕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国的新疆、乌兹别克斯坦、中亚和中东展开的。美国前国家安全助理布热津斯基以这个地区为中心,划了一个“椭圆形”,这个椭圆形内的国家正是欧亚大陆上石油及各种矿产资源丰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兴盛、地缘战略位置重要,而政治宗教问题却极度复杂的地区。而这个椭圆形的核心区正是中国前四次崛起征服或治理的核心地带。按照布热津斯基的观点,谁征服了这个地区,谁就将统治和主宰这个世界。

   四、一带一路路在何方?

新丝绸之路或“一带一路”路在何方? 2015年3月28日,国务院授权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发布文件《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文件中说,“根据‘一带一路’走向,陆上依托国际大通道,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支撑,以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共同打造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等国际经济合作走廊;海上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共同建设通畅安全高效的运输大通道。中巴、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关联紧密,要进一步推动合作,取得更大进展。”我根据个人掌握的资料,一带一路东西是三大干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961.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