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苏春雨:土耳其中亚战略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更新时间:2015-12-09 22:26:59
作者: 苏春雨  

   【内容提要】 后冷战时期,因其重要的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和地缘文化地位,中亚成为国际竞争中新的地缘战略资产。土耳其出于因应国际形势的客观要求,大国雄心的国家夙愿以及对中亚丰富能源的巨大需求,将中亚视为其“外交战略的轴心”。土耳其正发党执政后,其中亚战略举措愈加务实和多元。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契合了中土两国的战略目标和发展诉求,能够促进中土经贸发展和文化交流,但也需要双方凝聚安全共识,携手打击“三股势力”以构建足够的安全屏障。

   【关 键 词】土耳其/中亚战略/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土合作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一兼具“中国经济发展及外交事业”①的伟大战略构想和顶层设计。在实施这一战略构想时,地处联通欧亚大陆中心地带且与中国紧密相邻、具有极其重要战略意义的中亚地区将是“建设丝绸之路的第一环,具有基础性和示范性的作用”。②土耳其作为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和持续发展的新兴经济体,其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建进程中与我国存在着重要和广泛的合作。此外,土耳其也提有重振“丝绸之路”的计划。③因此,基于中土两国战略诉求的共同指向,深刻了解土耳其的中亚战略将构成我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研究中的应有之义。厘清土耳其中亚战略的动因、发展路径将有效地为我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构建提供政策参考,以便更好地处理中土两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下的关系。

   一、土耳其中亚战略的主要动因

   自中亚国家独立之初,土耳其便将中亚地区视为其外交战略的重要方向。土耳其加强了与中亚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近年来,随着土耳其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其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日益提高,土耳其“向东看”的外交战略取向也更加凸显,中亚成为“土耳其外交政策的轴心”④。概而言之,土耳其介入中亚的动因及其利益诉求可以归为三个主要方面:因应国际形势的客观要求、实现大国雄心的国家夙愿以及对中亚丰富能源的巨大需求。

   其一,因应国际形势的客观要求。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后两极时代的地缘格局发生巨大调整,土耳其在西方世界中原有的战略地位相对下降。另一方面,中亚地区因其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巨大的能源资源潜力、苏联解体后出现的权力真空,成为大国竞相争夺的地缘战略资产。而作为中亚国家近邻,而且与中亚国家在历史、民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等方面有着亲缘关系,土耳其被赋予了新的地缘战略重要性。在美俄的中亚竞争中,作为域外力量的美国要在中亚实现其战略利益,需要借重与美战略利益相同、战略目标一致的土耳其以便更加直接地贯彻其意图。⑤土耳其不仅是美国对中亚国家进行“民主输出”的重要范式,在中亚能源争夺上也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重要伙伴。BTC(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线)和BTE(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组鲁姆天然气管线)的开通证明了土耳其在能源领域的重要价值。从土耳其的角度来说,土耳其政策制定者“将中亚看作是提升土耳其在西方世界中地位的一个重要机会,因为他们认为通过成为该地区的领导者,土耳其能够获得在西方领导人心目中的战略重要性”⑥。在一定程度上,土耳其转向中亚是因应后两极时代国际形势的变化,以此来降低大国战略需求与土耳其战略地位之间的张力而采取的应势之举。可以说,土耳其中亚战略的外在动因,就是土因应冷战后大国在中亚权力博弈的国际形势,结合自身地缘优势做出的客观选择。

   其二,实现大国雄心的国家夙愿。“土耳其作为奥斯曼帝国的政治遗产,它始终难以真正摆脱帝国的情结,也在孜孜不倦地谋求地区大国的地位。”⑦由于苏联解体,被苏联“冰封”的中亚地区为土耳其提供了实现其大国雄心的契机。土耳其通过与中亚国家的一些世居民族在历史、语言、宗教、文化和种族⑧等方面的亲缘关系,建立起土耳其与中亚国家的文化认同感,获取与中亚国家之间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优势地位,力图凭借独特的“土耳其发展模式”来成为“‘突厥共和国’这组列车的火车头”⑨,以实现自己在中亚竞争中国家利益的最大化,首先是在泛突厥主义意识形态的推动下,土耳其希望成为突厥民族和国家的霸主,建立一个自己充当领导的“从亚得里亚海到中国长城的‘大突厥世界’”⑩;其次是通过独特的“土耳其发展模式”,将中亚国家变为世俗的、民主的和坚持市场经济原则的国家,以此来引导中亚国家脱离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影响,遏制伊朗对中亚地区的势力渗透,从而限制伊朗的活动空间以使自己在中亚的权力结构中占据优势。现任土耳其总理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glu)提出的“战略深度主义”外交政策特别强调土耳其在中亚突厥语国家中的影响力,强调土耳其与中亚国家之间的民族和文化认同,将中亚突厥语国家视为自己负有重要责任的“兄弟国家”,以及土提升国际地位与发挥大国作用的重要舞台(11)。

   其三,对中亚丰富能源的巨大需求。相对于其他经济考量,中亚—里海地区丰富的油气资源是土耳其介入中亚的不竭动力。这不仅源于油气资源在国际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中的重要战略地位,更根本的在于土耳其对里海油气资源的巨大需求。土耳其本身是一个油气资源较为贫瘠的国家,而且随着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油气资源在土耳其国家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始终居于高位。俄罗斯与伊朗是土耳其主要油气进口来源国,但是,基于土俄之间不温不火的关系,以及伊朗因其核问题受到国际制裁,土耳其为了维护能源安全,将中亚地区作为进口能源的最优选择,既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供应安全,又节约了运输成本。同时,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土耳其还希冀成为将中亚—里海油气资源输往欧洲和国际能源市场的过境国和能源中心,以此提高国际地位和影响力。而BTE、BTC的开通运营是土耳其这一战略目标取得的显著成果,目前又有多条油气管线(如TANAP、TAP等)以土耳其作为过境国,而且与土关系良好的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将会是主要的气源国。土耳其作为油气过境国不仅可以获得丰厚的过境收入、满足自身的能源需求,更重要的是还可以提高自身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地位。此外,能源领域相互关系的加深将有助于推动其他方面的双边或多边合作,比如在交通运输业、机械制造业、电力部门等领域。鉴于恢复帝国荣光的雄心,成为重要的能源过境国和贸易中心将是土耳其中亚战略的现实考量,也是土近年来参与中亚竞争的重要抓手。

   二、土耳其中亚战略的发展路径

   中亚国家获得独立之后,土耳其基于自身的战略诉求,积极地开展中亚外交。经过二十多年的苦心经营,土耳其与中亚国家建立起了亲密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等方面的关系。土耳其的中亚战略也并非一成不变,而是经历了一个转变和调整的进程。总体来说,在当前执政党——正义和发展党的领导下,土耳其的中亚战略愈加务实和多元。

   政治上,土耳其在中亚国家独立之初,即积极响应并率先与之建立起外交关系,加强双方高层政治互访。然而,这一时期土耳其领导层受到“泛突厥主义”意识形态的强烈影响,梦想构筑起一个自己充当“家长”的“大突厥斯坦联盟”。“为此它利用其令人羡慕的现代化水平、语言上的接近以及经济手段,力图在目前这一地区的国家建设过程中把自己确立为最有影响力的力量。”(12)在具体操作上,土耳其政府向中亚国家赠送书籍,帮助它们进行文字改革,与中亚各国开展学生交流项目,同时还通过卫星无偿向中亚国家播送电视节目等。(13)在土耳其总统图尔古特•厄扎尔(Turgut  )的积极倡议下,1992年在土耳其安卡拉召开了首届“突厥语国家首脑会议”,成员国包括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1994年,土耳其倡导的“中亚经济共同体”也得以成立。

   经济上,土耳其依靠经济援助来推行其中亚战略。由于缺乏建国经验,中亚国家领导人迫切需要土耳其的支持与援助。而土耳其也及时向这些国家提供了财政援助,并向其传授社会经济改革经验,力图引导中亚国家走上土耳其式的发展道路。(14)土耳其成立了专门机构,协调对中亚国家的政策,帮助、指导和鼓励这些国家建立和经营私人企业,发展市场经济。在交通运输、油气开采、提供信贷、管道建设等广泛领域,土耳其也提供了援助。到2002年,土耳其在中亚的投资已经超过30亿美元,建立了约1200家合资或独资企业。(15)

   的确,在这一时期土耳其的中亚战略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然而,土耳其在中亚施加影响的空间愈发有限。土耳其建立起“大突厥斯坦”的梦想并未实现,而且随着中亚国家独立程度的提高、经济水平的发展,中亚国家对土耳其的大国主义做派也越发不满。它们并不希望土耳其成为它们的“大哥”或者“老板”。(16)而且它们也逐渐失去了对“土耳其发展模式”的好感,开始寻求适合本国国情的独特的发展模式。

   正义和发展党执政后,土耳其开始实行更加务实和多元化的中亚战略。土耳其正发党政府声称在平等的基础上优先发展与中亚国家之间的相互政治、文化和经济关系。为有效地贯彻其中亚战略,政治方面,在土耳其的积极推动下,2006年9月,业已中断5年的“突厥语国家和族群友谊合作大会”第十届会议得以在安塔利亚举行。2008年11月,土耳其、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议会首脑在安卡拉签订协议建立突厥语国家议会大会(the Parliamentary Assembly of Turkic-speaking Countries,简称 )),这一组织旨在加强土耳其与突厥语国家之间的政治对话以及社会经济、文化、人道主义和法律关系。(17)该会议成员在2009年又建立了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The Cooperation Council of Turkic-Speaking States,简称CCTS)。同年10月,举行的第九届“突厥语国家峰会”上,与会各国首脑签订了纳克希万(Nakhchivan)协议,成立了架构类似于欧盟的突厥议会(Turkic Council),总部设在伊斯坦布尔。近年来,土耳其与中亚突厥语国家又举办过多次会议来加强双边或多边之间的政治和外交关系。

   在经济方面,土耳其也加强了举措。时任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先后访问了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并且参加了举行的商务委员会会议。在其访问期间,埃尔多安提到土耳其与中亚国家之间的经贸关系应该基于长期的项目。在吉尔吉斯斯坦,埃尔多安提议发展相互军事关系并且要求将双边贸易额从4000万美元增加到2亿美元。访问塔吉克斯坦时,他还建议土耳其公司应该投资到塔吉克斯坦的教育和文化等领域,并且将贸易额由2000万美元增加到2.5亿美元。截止到2011年,土、哈双边贸易额达到了33亿美元,比2010年提高了73%;土耳其与吉尔吉斯斯坦的双边贸易也达3亿美元。(18)随着土耳其近年来经济实力的增强,土耳其与中亚国家的经济贸易关系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能源领域也是土耳其与中亚国家进行合作的重要方面。2005年、2006年,BTC、BTE的开通运行大大地加强了土耳其与阿塞拜疆之间的关系。土耳其与土库曼斯坦的关系也得到发展。土耳其甚至调停起阿塞拜疆与土库曼斯坦在里海地位问题上的矛盾。土耳其与哈萨克斯坦之间在能源领域的关系也得到提高,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将会是土耳其或者经过土耳其油气管线的重要气源国。

在文化方面,土耳其也推出“组合拳”。土耳其与中亚国家深化开展“学生交流项目”,教授中亚学生土耳其语,接收数千名来自突厥语国家的大学生,并向他们提供奖学金。截至2012年,已有1500名中亚国家留学生毕业于土耳其的各所高校。为了加强与这些学生的联系,目前土耳其教育部国际教育署正在致力于建立“国际学生交流站”、“土耳其毕业学生数据库”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939.html
文章来源:《亚非纵横》(京)2015年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