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鼎杰:晚清军事转型失败的战略分析

更新时间:2015-12-09 13:31:00
作者: 王鼎杰  

  

   《战略与管理》授权发布,转载需取得授权

  

   内容提要

   清王朝不仅未能通过洋务运动实现自强,反而在陆权复兴的时代被日本这样一个海权国家打败。其教训之惨痛,至今仍令国人扼腕叹息。但不少国人至今仍未认识到的是,在这个陆权复兴的短暂时代中,对中国这样一个陆地大国而言,一支现代化的海军固然重要,但最急迫的任务是重整陆上资源与陆战力量,方可为更长远的海权竞争奠定不败之基。就此而言,晚清政府因其决策失误,失去了一次有利的军事转型机遇。甲午战败,不仅仅是军事的失败,也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大战略失败,足为今人之鉴。

  

   王鼎杰,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战略分析师、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引言

  

   军事现代化是中国现代化转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清王朝原有军事力量的落伍,造成了近代初期中西对抗中的被动挨打局面。两次鸦片战争之后,清王朝未能成功实现军事转型,反而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击败。这段历史涉及一个后发国家进行自强转型的经验教训,具有较大的战略研究价值。但是,主流研究往往将之置于近(现)代化的大背景中,作为洋务运动研究的一个附属品来对待,侧重于外因的梳理,而缺乏对军事转型本身的关注。陈旭麓先生晚年已意识到这一缺陷:"军事史,我们搞历史的当然可以搞,但毕竟是哲学家才能谈到哲学的本质上去,经济学家才能写出经济的内在规律。……过去对军事史的认识,实际上是用一句话来指导,即'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我们过去写战争史,实际上也是写的政治史,缺乏军事内在的东西。"

  

   从军事专业角度研究晚清军事转型的学术成果,并非没有。只是这些研究多偏重于技术性问题的解决,往往局限在某一具体部队、军种之内,或将之作为某一具体战争研究的附属品,而未能作出战略层面的剖析。《剑桥中国晚清史》下卷第四章题为"西北与沿海的军事挑战",较为完备地再现了晚清军事转型的具体进程,并与日本作了一个粗略的对比,但依然是从历史研究的角度作空间与时间的展开,而未进入战略分析的维度。本文尝试从战略研究的角度,对晚清军事转型的败因及其影响进行探讨。

  

一、晚清战略困局的形成

  

   在农业文明时代,能量主要来自人力与畜力,而人力与畜力的繁衍都依赖于土地,故而土地空间的大小直接决定国家的强弱。在这种情况下,陆权文明就成了这一时期的主宰性文明形态。传统中国、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诸伊斯兰帝国,在本质上都属于陆权大国。

  

   但是,地球的大部分空间恰恰为水体所覆盖。由于受到技术能力的局限,海洋在人类文明史上长期发挥的是阻碍作用,而非便捷的交通媒介。在这种环境下,传统中国的地缘形势是非常优越的。中原帝国控制了华北平原就可得到雄厚的物力与人力资源,同时再控制一些产马区,就可以编练强大的骑兵,然后依托长城防线,进可攻,退可守。而东南沿海则是远离战争一线的腹地纵深,长期以来享受着水体阻隔带来的高度安全保障。在来自内陆的游牧民族构成唯一致命威胁的情况下,传统中国的经济重心和文化中心最终转移至南方地区,绝非偶然。

  

   但是,地理大发现改写了历史的进程。它不仅揭开了长期笼罩在各大文明间的幕布,而且以海洋为媒介开辟了一个全球性的市场网络。结果就是,谁能控制海洋,谁就能控制最多的市场;谁能控制最多的市场,谁就能得到最多的财富。有了财富,再培养国力,这就产生了一条由海而富、由富而强的强国之路。在这条道路上,葡萄牙、西班牙得风气之先,荷兰崛起于后,而最终长期掌握全球霸权的国家则是英国。

  

   从地缘战略上看,葡萄牙、西班牙与荷兰有一个共同的缺陷,即都是大陆国家,既要兼顾陆上威胁,又要同时进行海上扩张,形成"搏二兔,不得一兔"的局面。但是,英国却是一个岛国,海洋不仅能给它提供财富,更能给它带来安全。只要它能控制海洋,就同时得到了利益与安全。随着控制水域范围的扩大,它的财富与安全值也就不断增加。所以,大英帝国才得以运用其均势战略维持住欧陆列强间的平衡,自己则进行全球商贸-殖民扩张,走的是一条由海向陆、富强兼备的大国崛起之路。

  

   具体到军事领域,由于这一时期的陆地作战依然依赖人力与畜力,所以难以实现重型火炮与兵力的远距离快速机动。但海军因为借助了风力与水体的浮力,却可以实现火力与兵力的快速机动,"并在敌人陆基部队抵达滩头阵地之前,让部队在对方的海岸登陆"。结果,海岸线漫长的传统陆权国家很难有效应对海权国家的威胁。而那些疆域局限在内陆的国家虽然有幸避免了海权国家的直接威胁,但由于被摒弃于全球市场竞争的大棋局之外,反而陷入更加虚弱的状态。

  

   清军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遭遇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通过传统的驿递系统掌握军情的清王朝,总是只能得到早已过期的战报。而送往前线的指示也同样还没抵达前线就已失去了价值。就算有了准确的情报,依靠徒步与骡马机动的清军也很难对英军采取有效的反制。于是,总体上占据绝对兵力优势的清军,在局部战役中反而处于兵力劣势,处处被动挨打。

清军八旗

  

   道光皇帝在战争期间已认识到这一窘境:"英夷如海中鲸鳄,去来无定,在我者七省戒严,加以隔洋郡县,俱当有备,而终不能我武维扬,扫穴犁庭。试问内地之兵民,国家之财赋,有此消耗之理乎?"

  

   后来郭嵩焘亦指出:"或竟受惩创,扬帆以去,各省海口不能撤防,一年二年,又必复至,或遂恣意横行,为祸且将欲烈。……中国沿海八九千里,果何以堪之?"

  

   更糟糕者还在于,昔日的安全腹地转而成为战略前沿的同时,伴随着俄罗斯的东扩,传统的陆权威胁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严重了。而在海洋方向上,新崛起的日本更是急于颠覆远东格局,取中国而代之。结果就是,在列强环伺的时代,大清国和陆权强国之间缺乏海峡的屏蔽,与海权强国之间则缺乏陆地的阻隔,而两方面的国防压力又同样急迫,最终陷入一种两线作战、缺乏战略后方的窘境之中,传统的地缘优势转而成为一个空前的战略困局。如何应对这样一种双重威胁,就成了清王朝军事变革的核心命题。

  

二、欧洲军事变革与破局机遇

  

   实际上,清王朝军事转型的机遇早已出现。这就是19世纪欧洲的军事变革。19世纪的欧洲军事变革是多个层面、多个波次的持续变革。其中下述几项变革,对清王朝而言具有不容低估的战略性意义。

  

   1.蒸汽时代的到来

  

   19世纪的蒸汽机革命,可以说是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最剧烈的一次驱动力革命,导致了煤炭资源地位的提升,而中国的煤炭资源非常丰富,故而只需内部开发就可得到充足的动力源。待到内燃机革命后,石油时代来临,中国便不再享有这一自足性优势。

  

   2.蒸汽动力的陆权化

  

   铁路的出现导致了19世纪的交通革命,并进而影响到经济开发与战争形态。正如迈克尔·霍华德所说的那样:"快速运转是铁路向军事提供的一个有利条件。同样重要的是,它给了战地军队长驻的力量。不再需要为一场战役预先在战场附近设立供应军需的仓库;如今,全国的经济实力可以转为军用,持续不断地提供军需。其次,军队到达战场时,精力充沛,体态良好;军队中大部分人能否既从平民生活中保持体力,又经艰苦的行军跋涉后还能勇猛地投入战斗,不是一项不重要的考虑。第三,军队可以保持良好条件:伤病员可方便转送到基地医院,并补充上新的力量;如果战役延长,军队可以调换。"

  

   铁路使部队可以实现六倍于拿破仑时代的进军速度,同时期通讯领域的电报革命,则使得指挥中枢可以及时掌握前方的战局变化,从而使战争的时空概念完全改写。结果就是:(1)战争趋于扩大化和持久化,从而有利于陆权及人口大国。(2)因为铁路只能修筑在陆地上,从而使得海权国家在这一新技术变革中的得利远逊于陆权大国。

  

   3.工业化总体战的趋势愈演愈烈

  

   从拿破仑战争到美国南北战争,工业化总体战的趋势愈演愈烈。结果,像英国这样的传统海权国家日渐难以制衡住欧陆上的新兴强国,而德、俄、美这些陆地大国则逐渐占据综合竞争优势。

  

   4.参谋总部制度的产生与现代战争指导模式的形成

  

农业文明时代的战争由于受到技术条件的限制,有下述两个特点:(1)战场空间有限。直到拿破仑战争为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92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