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彦:当代西方价值排序理论的范式演进

——从舍勒、哈特曼到杜威

更新时间:2015-12-09 00:04:05
作者: 张彦  

   【摘要】在西方价值哲学的研究中,价值排序是一个新兴的研究论域,其呈现于各种价值学说中,也呈现于不同排序依据分析的哲学诠释中。舍勒的四等级价值样式说、哈特曼的价值类型说和杜威的价值评判说是其中最主要的代表,他们推进了西方价值排序理论的范式演进过程。舍勒在哲学上第一次较为详细地阐述了价值等级结构的分类、标准、关系和特征,提出了“四等级价值样式说”。哈特曼是在舍勒之后价值排序问题的“践入者”,他系统地阐发了存在学意义、价值分类和排序依据三个层面上的价值排序思想。杜威通过确立“行动的自我”强调自我评价和价值排序的作用,主张根据具体情境和行动后果确定价值排序的判断标准。舍勒、哈特曼、杜威等提出了价值排序研究的基本范畴和基本观点,奠定了价值排序研究的主要框架和发展趋势,并使得关于价值的分类、选择、排序、评判成为当代价值哲学研究的新领域。

   【关键词】价值哲学/价值排序/舍勒/哈特曼/杜威

   在哲学史上,本体论、认识论和价值哲学有不同的生发和繁盛时期,其中价值哲学是较晚才真正形成的。价值哲学的内容最为庞杂,涉及本原、存在、认知等诸多问题,并且深受当世的文化思潮影响,对人类的生命本质和道德实践具有重大意义。在西方价值哲学的发展中,马克斯·舍勒的“价值等级说”、尼古拉·哈特曼的“价值分类说”和约翰·杜威的“价值评判说”是其中的重要代表。他们的研究大大推动了康德式“最高价值律令”之发展,并使得关于价值的分类、选择、排序、评判成为价值哲学研究的新走向。目前国内的译介和研究,主要集中在舍勒的现象学、哈特曼的伦理学、杜威的实用主义和道德教育上,对于他们关于价值排序的研究以及由此生发的种种论争和拓展,却一直缺乏系统的梳理和深入的阐述。因此,弥补这一缺憾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西方价值哲学的发展和走向,也有助于推进国内对于价值哲学和核心价值观的研究和视域延伸。

  

   一、“价值排序”研究的兴起

   在西方价值哲学的研究中,价值排序呈现于各种价值分类说、价值等级说、价值样式说中,同时也呈现于不同排序依据的哲学诠释中。但作为一个相对独立和系统的研究范畴,价值排序是近年来一个新兴的研究论题,该论题开拓了价值哲学在现时代的研究视域。中外的多位学者在各自的研究中凸显了价值排序的研究价值,也由此产生了一系列与价值排序研究相关的论争。其中,舍勒、哈特曼等人对于价值分类的建构奠定了当代价值排序研究的基本主张;萨特和杜威等人对道德选择和排序主体的研究对这一主张进行了新的阐发和批判,进一步厘清了该论题在价值哲学中的地位;而新近的来自雅克·蒂洛(Jacques Paul Thiroux)、约翰·凯克斯(John Kekes)、罗伯特·奥迪(Robert Audi)、乔尔·J.考普曼(Joel J. Kupperman)等人的深入研究则更彰显了价值排序在现时代的全面兴起及其意义。

   关于价值分类、排序的意蕴最早呈现在康德的最高价值(Kant’s Search for the Supreme Principle of Morality)之证明与追求中。在康德看来,最高道德原则既不是亚里士多德所认为的完美的、全善的道德原则,也不是摩西十诫等,而是道德绝对命令。①其后,舍勒具体探讨了价值等级结构的分类、关系和特征,提出了“四等级价值样式说”,认为存在一种先验的价值等级秩序。哈特曼在舍勒建构的基础上,进一步分析了价值的类型、系列、层次和内容,将价值排序分类成生命、意识、能动性、折磨、力量、意志自由、远见和目的性功效等八大价值,并将这八种价值归为生命、意识和人格的价值三大要素。而萨特从价值选择与道德责任的视角分析价值排序问题,他认为人生是一个不断自由选择的过程,没有先天固定的权威的价值标准为我们指出方向和准则,一切都由我们自己去选择和创造,因此“人的自由”是人的最高价值,这决定了人具有超于一切物之上的尊严和高贵。杜威则从“行动的自我”出发,从对道德行为的理解角度阐释了价值评价与价值排序的关系。他认为,道德行为是由各种价值观念所唤起的活动,在这些活动中,人们所关注和倾向的价值可能是不相容的,因此要求人们在行动前进行价值排序和选择。

   到了近二十年,关于“价值排序”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研究视角等受到了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和讨论,使得价值排序逐渐成为一个新兴的前沿研究领域。一般说来,研究者们从“多元性”(因为排序的基础在于选择的多元可能性)、“体验性”(价值排序的依据很多来自道德生活的体验和判断)、“偏好性”(排序的结果体现了价值偏好的取向)等角度展开对价值排序的研究。

   首先,价值排序作为一个研究范畴被直接提出。约翰·凯克斯(John Kekes)是美国当代著名哲学家,迄今已出版三十余部著作,被翻译成五种文字,其内容涉及价值学、应用伦理、自然主义、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等多方面。他在《道德多元主义》一书中直接提出了价值排序的概念。他认为:“一个有理性的道德主体,必然会在两种或多种价值中进行排序(ranking values)。这种排序显示了普遍人性中各种价值原则固有的相对独立的特殊本质。”②在此基础上,约翰·凯克斯从多元价值主义的角度,排序了“最主要价值”(primary values)、“第二价值”(Secondary values),并认为这些价值排序的标准是道德主体直接的受益或受损程度的相关性。在凯克斯看来,多元论不仅包含了人性可能性的确立,也包含了对这种可能性的制约,因为不是所有的可能性都是理性的,而且很多理性的道德也可能是相互冲突的,不是所有的理性可能性在现实生活中都可以被接受并付诸实践的。③因此,这个限制、选择以及妥协的过程就是道德主体进行价值排序的过程。此外,价值排序作为一个新的思维方式和研究视角,中国学者贺来也专门指出,价值排序的思维方式是落实当代中国主导性价值观念的正确之路。④

   其次,价值排序在价值分类和价值原则优先性的研究中得到重视。罗伯特·奥迪在《道德价值和人类多样性》一书中,从“价值体验”的角度,讨论了价值的多重向度问题。他将价值排序分为五种:生活享受价值(Hedonic Value)、审美价值(Aesthetic Value)、精神价值(Spiritual Values)、道德价值(moral value)和宗教价值(religious value),并认为享受价值是一种最基础的价值,是一种狭隘的“好”。⑤在这里,罗伯特·奥迪基于生活“体验”的进阶视角阐释了价值多元、多维的伦理现实,对价值原则进行排序和分类研究。索伦·瑞德(Soran Reader)在《需求和道德必要性》一书中阐述了其特别的伦理观。她认为,“我们被教育要学会区分哪些有道德含义的需要,去区分和衡量不同类型和程度的各种需要,在各种需要冲突的时候,学会区别、排序以及选择”。⑥而乔尔·J.考普曼在《伦理与生活品质》一书中,则是通过对具体价值原则序位的优先性分析,体现了价值排序的研究内容。他认为,公平、尊重和同情是最值得重视的价值,并分析了这三个价值的不同相关性和地位,把它们作为当代伦理学的基础。同时,他认为,道德秩序包含一系列道德原则和在道德意识中占重要地位的道德共识,一个可以被理性的道德主体所接受的道德秩序,要求具备一系列道德判断、价值原则和判断标准(可用于解释道德案例)。⑦

   另外,关于价值排序的依据和标准也是该论题的讨论重点之一。首先,价值排序与心理学中的动机理论息息相关,如施瓦茨和彼洛斯基(Schwartz and Bilsky)就认为,人类的价值观形成与十种基本动机类型有关。⑧这十种基本动机类型包括权力、成就、享乐主义、刺激、自我定向、普遍性、福祉、传统观念、遵从、安全等,他们根据这十种基本动机来决定价值选择和价值观固化过程中的排序。对于排序依据的研究,美国著名伦理学家雅克·蒂洛是从人道主义角度展开的。雅克·蒂洛是当代西方人道主义伦理学体系的创立者,他在《伦理学与生活》一书中提出了价值排序的两种判定原则:一般方法和具体的境遇方法。⑨其中,一般方法以逻辑优先性或经验优先性为依据。逻辑优先性就是由逻辑性决定原则之先后次序的方法,或者是逻辑思维促使我们为价值原则排序的方法。经验优先性指的是,得自于由观察到感觉的证据所确立的优先性秩序。依照这两个优先性原则,就是在价值排序中以生命原则或善的原则为先。生命原则为先的依据是直观经验,善的原则为先的依据是道德先验。另一种方法是特殊方法,依据具体的境遇或情境。此外,对于价值排序的依据,中国学者王玉樑认为,这与价值类型相关。他认为,价值可分为三种类型:人道价值、规范价值和效用价值。他认为,必须根据价值的主客体和价值状态的不同,进行排序分类。⑩其中,人的生命存在、自由、尊严、权利的价值,是以人不损害社会和他人利益为前提的。

  

   二、舍勒“四等级价值样式说”的建构

   马克斯·舍勒(Max Scheler)是现代哲学人类学的奠基人,也是现象学价值伦理学的创立者,他的研究遍及伦理学、宗教哲学、现象学、社会学和哲学人类学等诸多领域。特别是在价值哲学方面,舍勒在哲学上第一次较为详细地阐述了价值等级结构的分类、标准、关系和特征,提出了著名的“四等级价值样式说”,完成了其质料伦理学的建构,也为价值排序的研究奠定了最根本的基础。

   舍勒认为,以往的价值论缺少对价值相对性的认识,所以也就不可能提出价值级序的理论。他认为,“存在两种秩序:其中的一种秩序按照价值的本质载体方面的规定而在等级上有序地含有价值的高度;而另一种秩序则是一种纯粹质料的秩序,因为它们是在——我们想称作‘价值样式’的——价值质性序列的最终统一之间的秩序”(11)。他将价值原则分类排序为感觉价值、生命价值、精神价值和神圣价值这四种价值样式,认为在现象学意义上,情感体验程度与这四个特征鲜明的感受阶段联结在一起,产生了价值存在的级序。“一个对于整个价值王国来说特殊的秩序就在于:价值在相互的关系中具有一个‘级序’,根据这个级序,一个价值要比另一个价值‘更高’或者说‘更低’。就像对‘肯定的’和‘否定的’价值之区分一样,它包含在价值本身的本质之中并且并不只对那些为我们所‘熟悉的价值’有效。”(12)

   在舍勒的“四等级价值样式说”中,第一价值序列是感觉价值,体验程度是与适意与不适意,即是以“令人愉快和不令人愉快”作为价值标准的基础。第二价值样式是生命价值,体验程度是与生命相关的总体感受,“生命价值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价值样式,并且既不能‘被归结到’适意与有用的价值上,也不能‘被归结到’精神价值上”。“‘生命’是一个真正的本质性,而不是一个仅仅把所有地球上生物体的‘共同标记’聚合在一起的‘经验的属概念’。”(13)精神价值是第三序列的价值样式,其感受包括审美感受、价值正当性的判断、真理认识的价值等,“精神价值已经在其被给予方式中自带有一种相对于整个身体领域和环境领域的特有解脱性和独立性,并且具有清楚明见性”(14)。第四也是最终的价值样式是神圣价值,其体验感受具有不可定义和不可描述性。

   在舍勒的“四等级价值样式说”中,不仅存在四个价值分类,还存在地位不同的排序问题。舍勒认为,这四种基本价值样式中存在着一种先验的等级秩序,生命价值的样式高于感觉的价值样式,精神价值高于生命价值,而神圣价值又高于精神价值的样式。

一个价值比另一个价值“更高”,这是在一个特殊的价值认识行为中被把握到的,这个行为叫做“偏好”。我们不能说,一个价值的更高状态就像个别价值本身一样“被感受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917.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沪)2013年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