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樊崇义:论刑事检控思维

更新时间:2015-12-08 23:31:37
作者: 樊崇义  

   【内容提要】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已正式实施两年多了,在两年多的实施中,我国刑事法治已出现了可喜的局面,无论是在打击惩罚犯罪,还是在诉讼中的人权保障,尤其是案件的质量方面和司法的公信力的提高,所取得成绩举世瞩目。但是,在贯彻实施《刑事诉讼法》的过程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刑事诉讼法的重大修改,必然要引起诉讼理念、诉讼理论的重大变化,法律的修改,诉讼制度的变革,必然要求人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转变,对于检察人员而言,检察的法治思维是问题之所在。广大检察干警同样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学习、理解和实施《刑事诉讼法》关于诉讼制度和程序的改革措施。检察干警参与刑事诉讼的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可以概括:第一,要用“民主、文明、进步”的思维和方法看待刑事诉讼法的进步与发展。第二,要用比例原则、平衡思维理解和把握《刑事诉讼法》关于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关系。第三,要用“规则、规范”的行为准则思维,对待侦查程序的改革。第四,要用与时俱进的思维推进刑事诉讼目的的转型。第五,要用“次优选择”的思维看待纠正冤假错案问题。

   【关键词】刑事诉讼;检察思维;法治思维;人权保障

  

  

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对我国刑事诉讼法作出了重要修改。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已正式实施两年多了,在两年多的实施中,我国刑事法治已出现了可喜的局面,无论是在打击惩罚犯罪,还是在诉讼中的人权保障,尤其是案件的质量方面和司法的公信力的提高,所取得成绩举世瞩目。但是,在贯彻实施《刑事诉讼法》的过程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刑事诉讼法的重大修改,必然要引起诉讼理念、诉讼理论的重大变化,法律的修改,诉讼制度的变革,必然要求人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转变,对于检察人员而言,检察的法治思维是问题之所在。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提高领导干部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能力。”新《刑事诉讼法》的贯彻实施,广大检察干警同样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学习、理解和实施《刑事诉讼法》关于诉讼制度和程序的改革措施。笔者把检察干警参与刑事诉讼的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概括为检察思维。对其内容及内涵作如下解读。

   一、用“民主、文明、进步”的思维和方法看待刑事诉讼法的进步与发展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产生和修改迈出了三大步:第一步,针对“文革”中的混乱情况,全国人大五届二次会议制订了我国第一部刑事诉讼法典,这部法典主要是解决“无法无天、有法可依”的问题,结束了“文革”中乱抓、乱捕的局面。第二步是1996年《刑事诉讼法》的第一次大修,提出110个修正案,把原刑事诉讼法典从164条增至225条。这一次大修针对我国变化了的情况和依法治国的进程,主要是解决刑事诉讼活动中长期存在的“有罪推定”问题,在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中增加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从三个方面吸收了“无罪推定”的合理因素,一是改变了刑事被告人的称谓,把传统的“人犯”“犯人”这种有罪推定称谓,在交付法庭审判之前,统称为“犯罪嫌疑人”;二是按照无罪推定关于举证责任的原理要求,诉讼中的举证责任一律由担负控诉职能的人民检察院承担。三是对举证达不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而形成的疑案,按照“疑罪从无”判决无罪的方法作出处理。1996年《刑事诉讼法》的这一规定,其历史性的进步是毫无疑问的。与此同时,庭审方式也进行了重大改革,吸收了“对抗制”的作法。即“法官居中、控辩双方平等”,通过法庭调查、质证、辩论,查明案件事实,改变了传统的职权主义的作法,吸收了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关于对抗、辩论的诉讼程序。第三步,是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刑事诉讼法》,对我国1996年《刑事诉讼法》又进行了大修,把《刑事诉讼法》从225条增加到290条。这一次修改又使我国的刑事诉讼制度的发展向前迈了一大步,其亮点多多。例如,把“尊重和保障人权”作为刑事诉讼的任务和指导思想写进了法典,引进了国际通行的“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诉讼准则,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建立了严禁刑讯逼供的机制,出台了侦查讯问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侦查措施,改革了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出庭作证、接受质证的作证机制,强化了人民检察院的法律监督,等等。总之,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刑事诉讼法的产生和两次大修,可以看出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进步与发展,这种进步是一步一步地走上民主、文明、进步之路,一步一步地使我国的刑事诉讼活动,在程序的设计上更加科学、正当、民主、文明,这是符合民主与法治的进程的。我们一定要坚定信念,按照党的十八大所指出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不动摇、不懈怠,把刑事诉讼法贯彻好,实施好。

   二、用比例原则、平衡思维理解和把握《刑事诉讼法》关于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关系

   2012年《刑事诉讼法》坚持打击、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辩证统一,既讲保权又讲打击,实现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平衡。在强调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同时,从三个方面加大了打击惩罚犯罪的力度。

   (一)加大了对普通刑事犯罪的打击力度

   一是《刑事诉讼法》第148条至152条增加规定了技术侦查、有关人员隐匿身份的侦查和控制下的交付,《刑事诉讼法》对这三种手段运用的范围、批准的手续、适用中对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等应当遵守保密原则,以及所搜集到的材料的证据价值等等均作了规定。这些规定完全是出于当前我国刑事犯罪变化了的情况,有针对性地采用的技术手段,以提升打击和惩罚犯罪的力度。二是对于人身检查,增加规定了可以采集指纹、血液、尿液等生物样本(见《刑事诉讼法》第130条);三是扩大了扣押的范围,对原《刑事诉讼法》把扣押的范围限制在“物品”这一规定,修改成“财物”(见《刑事诉讼法》第139条)。四是扩大了侦查中的查询、冻结范围,把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均列入其中(见《刑事诉讼法》第142条)。五是改革和完善了强制措施,取保候审增加了强制执行令,监视居住增加了“指定居所”监视,逮捕条件细化了,解决了“有逮捕必要”和“社会危险性”这些含糊不清的条件,规定了具备什么条件可捕、什么情况下不予逮捕。这些措施的出台,其目的就是为了加大对普通刑事犯罪的打击力度,尤其是对“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重大的毒品犯罪和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案件”,作为打击与惩罚的重点。

   (二)加大了反恐的打击力度

   《刑事诉讼法》共有七个条款对反恐程序作了规定:一是第20条规定将反恐案件的管辖提升为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二是第37条规定了律师会见的例外,对于恐怖活动案件,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需经侦查人员允许。三是第73条强制措施的规定中对恐怖活动犯罪的嫌疑人可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四是第83条规定拘留后24小时内通知家属制度,但是对恐怖活动犯罪案件的嫌疑人,如果通知有碍侦查的,可以不通知家属。五是第148条增加规定对恐怖活动案件可以适用技术侦查措施。六是第280条规定了对恐怖犯罪违法所得财产的没收程序。七是第62条规定证人出庭作证时,对证人的安全保护问题,作了特别规定,以保证恐怖活动犯罪案件的证据质量,有利于对恐怖分子的打击。

   (三)刑事诉讼法还加大了反腐的力度,对腐败分子的打击与惩罚采取了有力的措施

   一是对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刑事诉讼法》第37条规定了律师会见的例外;即“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二是《刑事诉讼法》第73条规定,对于特别重大的贿赂犯罪,在其住处执行监视居住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在指定居所执行。三是延长了拘传和传唤的时间,《刑事诉讼法》第117条规定,“传唤、拘传的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案情特别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四是《刑事诉讼法》第148条至第152条增加规定的技术侦查、侦查人员隐匿身份的侦查、控制下的交付等重要侦查措施,适用于重大的贪污、贿赂案件。五是《刑事诉讼法》第280条至第283条特别规定了对于贪污、贿赂犯罪的违法所得没收程序。

   由上可以看出,2012年《刑事诉讼法》不仅仅只是规定了“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严禁刑讯逼供”、“改革律师辩护制度”等等,与此同时,采用了比例原则、平衡原则,加大了对各类刑事犯罪的打击和惩处的力度。我们必须采用平衡思维的方法,全面理解和把握刑事诉讼法的这些重大的修改。

   另外,在正确处理“打击与保权”的辩证统一的关系中,还必须正确理解与把握“尊重与保障人权”的科学内涵。人权保障原则是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在打击犯罪的过程中,要求办案人员做到两条:一是要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命权、生存权、生活权,不许虐待他;二是要保障他的辩解、辩护的权利,要认真冷静地听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解、辩护的意见,要让人家把话讲完,他讲不了,我们还要帮助他聘请律师为其辩解和辩护。不是一讲保权就放弃打击,是在打击中要具备人文精神,要坚持“以人为本”,要严格规范依法办案,特别要坚持“刑事责任要追究,人格不可辱”的原则,要深入细致地做好思想发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做好世界观、人生观的转变工作,坚持以教育为主。

   三、用“规则、规范”的行为准则思维,对待侦查程序的改革

   根据“规则、规范”的行为准则和司法文明、公平正义的科学内涵,2012年《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关于侦查程序的改革有六大亮点。

   (一)规范侦查讯问的时间

   《刑事诉讼法》第117条第2、3款分别规定:“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案情特别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不得以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传唤、拘传犯罪嫌疑人,应当保证犯罪嫌疑人的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这些规定是针对当前存在的疲劳审讯、连续审讯、剥夺犯罪嫌疑人的休息权、生活权的作法,采用“尊重与保障人权”法律措施,以规范侦查讯问的时间。

   (二)规范侦查讯问的地点

   《刑事诉讼法》第116条第2款规定:“犯罪嫌疑人被送交看守所羁押以后,侦查人员对其进行讯问,应当在看守所内进行。”《刑事诉讼法》第83条和第91条还分别规定,拘留和逮捕以后,应当立即将被拘捕的犯罪嫌疑人送看守所羁押。这些规定是规范侦查行为的强制性要求,其原因是看守所以外的羁押、审讯出现的非正常死亡案件屡屡发生,违法讯问、刑讯逼供和变相刑讯的事件时有出现,为了保证口供的质量,为了严格讯问依法进行,这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特地增加了上述规定。当然,当前我国对看守所的监管场所也进行了重大改革,采取了坚决的措施,如监管、讯问全程录音;录像设施完备等等,对规范侦查讯问行为有了坚强的保障作用。

   (三)建构了一个比较科学的严禁刑讯逼供的机制

这一机制包括:(1)赋予了犯罪嫌疑人一项重要的权利,在《刑事诉讼法》第50条明确规定,“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2)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刑事诉讼法》第54条至58条比较完整地规定了排除非法证据的概念、范围、阶段、程序等等;(3)出台了侦查讯问全程录音、录像的措施。《刑事诉讼法》第121条规定:“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903.html
文章来源:《中国刑事杂志》2015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