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峰:国企改革的理论困局和道路展望

更新时间:2015-12-08 19:44:27
作者: 邓峰  
国家所有权理论下的国有资产管理制度,存在明显的理论缺陷。这不是哪些人在设计、实施、运行着国有企业制度的问题,单纯指责国有企业的经营者和监管者们无知或自私,并不能解决根本性问题。

   国企改革的应然走向

   今年内出台的多项改革文件,并没有对上述四个支柱性规则有所改变。一种可能是追求的目标太多,难以取舍,也可能是汇集各方意见的时候采用了加法。换一个角度,采用减法思维,对改革设计进行系统性改变,或许柳暗花明。

   所幸的是,目前的改革方案采取了宽松规制,允许重拾邓小平留下来的,过往30多年中的重要经验——摸着石头过河,为未来留下了政策上的腾挪空间,而未来的改革路径,则不乏豁然开朗的选择。

   如果只放弃前述的第四条规则,即国家所有权并不需要全光谱的行使,那么有可能发生下列的情形:放弃投票、选人、任命等股权权利,只保留收益权,其他条件不变,国有股就可以变成债权或者优先股,而事实上债权在收益分配上也是优先于股权的,这样国有财产利益并不会受损。这其实就是国有银行一直在做的事情,美国政府拯救通用汽车也是采用相同的方法,社会效益良好,还可以增加财政收入。

   另一种可能是放弃收益权,只保留最重大的事项决策权,其他条件不变,国有股就可以变成“黄金股”。成功的榜样可参照英国电信,国家出资虽然占多数,但完全由其他股东依据公司治理原则来行使股权,由职业经理人直接管理和经营公司。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可实现政企彻底分开,同时保留了营利和私法主体特性。

   如果只放弃前述第三条规则,国有企业不追求营利目标,依然还是私法主体,就可以变成事业单位,或者大多数国家普遍存在的非营利组织。同样可以实现社会、政治、公益等目标,并且无论是历史还是国际的经验都可以证明,这是最容易实现的稳定制度。这次改革意见中提出了公益性国有企业的概念,实际上有这样的趋势,但是为什么不直接改成事业或者非营利组织呢?硬要在原有的制度之外再提出一个概念,已经表明了这样的改革方案实际上仍然是目标混杂的。

   如果只放弃第二条规则,国有企业就可以变成最传统的公法人制度,通过“一企一法”获得反垄断法豁免,承担公共运营商义务。大陆法系各国普遍实现这一模式,也是最古老的国有企业模式,实施起来非常容易。这样,营利(竞争)、公益(垄断)都可以通过法律重新自由设定,但是这些公司不再是竞争的、市场的、完全能力的公司,而是特许的、限定目标和能力的、承担公共运营商义务的公共组织。

   如果只放弃第一条规则,不再区分政府的不同角色,皆界定为公共管理者的身份,那么国企以私法主体,从事营利活动,基于对企业的股权管理,而获得收益,要么产生替代税收效果,要么就可以像新加坡、俄罗斯一样,向全体国民分红。这样,减税或者分红都可以有效地刺激经济,其收益都属于整体社会的经济增长。

   尽管放弃前述四条规则中的任意一条即可解困而出,未来之路选择仍可是多样化。上述不同的方案,只是从法律制度的原则,尤其是国家所有权的理论构成出发的。基于经济、社会、政治等方面的选择,这些方案还是会有优劣、适当、难易、公平之分。放弃了国家所有权理论,这些可行选择就可以进一步的讨论,选择哪种混合经济下的成熟、稳定制度,进而优化、完善和推广。

   现实中国的国企改革探索,受到上述四条支柱性规则的捆绑,已经使得我们成为茕茕孑立,向未知的制度领域独自探索之人。造成的后果是社会成本昂贵,制度规则不断修改而难以趋向稳定。

   只要四条规则放弃其一,就可以有历史和国际经验可鉴,制度稳定性完全不同。今年出台的诸多改革方案,隐约可见放弃第四条或者第二条的萌芽,结合中国伟大改革的固有经验,先试点、再总结,必然能找到最适合中国的长治久安之路。

   减法而非加法,才是国有企业改革的应然和必然之路。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86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