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鲁郑:西方民主有助于两岸统一吗?

更新时间:2015-12-05 23:09:25
作者: 宋鲁郑  

   2016年台湾“大选”之所以令全球格外关注,不仅仅是有可能第三度政党轮替从而引发“东海、台海、南海”共振效应,更重要的是,在选前七十天大陆果断出手,与国民党联手上演了两岸分治六十六年来第一次最高领导人的会面。由于这场会面蕴含的高度政治性和法理性,标志着两岸统一已实质性地提上了日程。显然,大陆以两岸交流更高、更广、更快的策略应对台海可能出现的变局。

   虽然新加坡国父李光耀预言两岸统一是大势所趋,但两岸由于隔绝六十多年,再加上复杂的国际因素,仍需要耐心创造多种条件,其难度不应低估。但这里有一条流传颇盛却又似是而非的说法:“大陆不民主,两岸不统一”。

   两岸在特定时空和历史条件下,走向不同的发展道路,这种制度上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大陆对此有着十分清楚的认识,所以才在改革开放之初就提出“一国两制”。后来应用到香港就是一种实际的尝试。这显示了大陆的理性、包容与对现状的尊重。然而“大陆不民主,两岸不统一”的“一国一制”说法显然背离了这种精神,人为地把两岸统一的时间表无限推迟。更何况,大陆的制度三十七年来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不仅台湾的经济发展要依靠大陆,全球也是如此(2014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7.8%,对亚洲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而在全球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刻,中国贡献了全球增长的50%)。尽管如此,大陆仍然没有改变“一国两制”的立场。这体现了对国家统一的责任感和务实感。

   当然更重要的是,人类发展至今的历史证明,一个多民族国家是否统一,特别是否能够和平统一和制度并无相关性。近代以来,西方都是以武力维持一个多民族国家的存在,一个民族要想独立,也往往通过战争。比如美国是靠武力赢得统一,也是靠一场内战维持国家统一的。英国是依靠武力才维持与爱尔兰的统一,法国的殖民地阿尔及利亚,也是通过暴力才获得独立的。巴尔干半岛各国、中东各国,也都是在一战、二战后才独立建国。

   西方民主发展到今天,虽然英国和加拿大可以通过少数族裔的公投方式决定能否独立,但这也足以证明,民主也无法解决国家的认同问题。只不过,它有可能通过和平的方式去处理,即实现和平独立。但是否在任何国家都有效,却依然存有疑问。比如土耳其,就是依靠对追求独立的库尔德人的暴力镇压才维持统一的。

   这种国家间的差异性,也体现在新兴的民主国家。南斯拉夫民主化后,各民族是以战争的形式获得独立。但同样是共产党执政,而且开放度远不及南斯拉夫的捷克和斯洛伐克却在民主化后和平分手。

   所以,大陆不管采用何种制度,少数的分离主义者也不会产生同样的国家认同,也同样会寻求独立。

   根本的原因正如上文所说的,国家认同和制度无关。对于支持台湾独立的人来讲,大陆不管实行什么制度,都不能剥夺他们寻求“独立”的权利。达赖喇嘛和热比娅代表的分裂主义也是同样。

   就在最近,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已宣布独立,而他们的独立追求已经一百多年了,不管是法西斯制度还是民主制度,都未能改变他们的独立愿望。

   二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讲,假如中国移植西方民主制度而遇到困难时,西方一定会像对待当年刚刚走向民主化的俄罗斯一样,如支持车臣独立势力般支持、鼓动中国其他民族的独立要求,进一步削弱中国。

   即使少数民族支持一个统一的国家,西方也会想方设法支持培植代理人,破坏中国的完整。其实不妨坦率地说,利用民主化分裂中国本来就是西方的目的。

   另外需要说的是,虽然境外分裂势力鼓吹英国的榜样,但实际上苏格兰模式并不会真的被他们所接受。

   苏格兰公投有两个特点:首先投票权是根据居住地而不是根据民族。即凡是生活在苏格兰的人都有投票权。包括英格兰人、欧盟国家的公民;生活在苏格兰以外的苏格兰人没有投票权。其次,如果独立成功,凡是在苏格兰出生的人都自动成为苏格兰人、凡在苏格兰生活的英格兰人也自动成为苏格兰人,拥有苏格兰国籍。

   但是这个符合西方标准的公投模式并不会被他们认可。其实就在西方,也有许多国家对公投都不认可,不认为是民主。

   加拿大的魁北克第二次举行公投时,当时的总理克雷蒂安认为公投独立不是民主,是对民主的歪曲。他的原话是:“公民投票方式无疑比战争手段要好,但如果一个省、一个城市由于某种不满情绪就举行公投,以达到从国家母体中分裂出去的目的,这完全是对民主的歪曲。”

   当时主要的西方国家都公开呼吁维持加拿大的统一。魁北克公投时,美国总统克林顿就坚决反对魁北克的独立,明确表态:“即使魁北克公投独立成功,美国也不会承认其合法性”。后来加拿大法案规定魁北克独立需要联邦和其他省认可,公投不管结果如何,都必须得到联邦政府的批准,这样的措施美国立即表示支持。其双重标准折射的是公投独立并不是什么普世方式。

   现在的西班牙中央政府也反对任何独立公投,并表示将以一切政治和司法方法来阻止。

   或许有人认为,民主固然无益于建立民族认同,无法维持国家统一,但至少可以和平分手。但这种案例仅限于有限的国家,如捷克和斯洛伐克。大多数国家要么是暴力统一要么是暴力独立。美国就是通过暴力实现独立也是通过暴力维持统一。上世纪末南斯拉夫则是在民族仇杀的血腥中解体。

   已经两次实行公投的加拿大,也没有放弃武力维护国家统一。1971年10月,当魁北克独立势力杀死两名官员后,特鲁多总理立即派军进入,并宣布戒严,逮捕大量的无辜民众。2003年前加拿大总理克雷蒂安(Jean Chretien)的传记出版。在这本书中,前加拿大国防部长David Collenette就透露说,武力解决主权问题仍是加拿大政府最坏的打算。万一输了公投,联邦军队会以保护联邦政府在魁北克的资产为由入军。

   当然不仅上述国家如此,如果以历史为借鉴,美国也一样。美国通过武力维持统一后,还没有遇到过另一次的分裂挑战,可以预言,假如靠近墨西哥的部分州在人口比例发生根本性变化而追求独立时,美国同样还会以武力解决。

   需要说的是,至少在中国现行制度下,不会发生大规模的民族冲突,不会发生因宗教信仰不同而导致的战争。而一旦民主化,在转型的混乱失序阶段,中国很可能南斯拉夫化,发生大规模的民族流血冲突。所以以研究少数民族问题著称的王立雄也认为:中国民主化后,必然血流成河。

   不过看一看人类历史,中国对待各民族是最温和甚至友善的。我们不妨想一想黑人、犹太人、印地安人在西方的命运。这样的事情在中国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我们不妨想想,郑和下西洋是如何做的,西方地理大发现是如何做的。汉朝最大的敌人是匈奴,但当匈奴分裂并向汉朝投降时,汉朝立即提供粮食,分配土地,毫无歧视。汉武帝的托孤之臣金日磾就是匈奴王室,后官至太子太傅,其子孙世受封侯。二战时,全民皆兵的瑞士在压力下向德国遣返了三万名犹大人。但是中国尽管自己独立抗战处境艰难,仍然不惜得罪强大的德国,救了大量的犹太人。当时中国外交部的训令是:犹太人请求签证入境者,条件宽厚,不予拒绝。甚至恼怒的纳粹当局借口中国总领事馆的房子系犹太人财产而将之没收,中国的领事自己出钱租房子作为办公地点,坚持发放签证直至1940年自己被调离。而中国从来就没有遣返犹太人。

   就是今天,欧洲的穆斯林群体是什么生活状态?法国频频发生针对清真寺的枪击、纵火、涂抹猪血、摆放猪肉这样的事件,更不用说针对穆斯林宗教信仰的漫画。甚至许多城市开始规定学校不能提供无猪肉餐,也就是所有的学生都要吃猪肉,否则就自愿挨饿。面对难民危机,斯洛伐克公开声称只接受基督徒,法国的许多城市也群起效仿。这样的种族、信仰歧视中国有吗?所以,虽然达赖喇嘛认为留在中国从经济角度上讲,对藏族是有利的,但他更应该知道中国人对藏人的友善要好于其他国家,包括他们流亡的印度。其实在海外就有藏族朋友私下里对我讲过这样的话:印度人对他们并不友善,还是中国人更为友好。

   所以说,无论是同宗同文的台湾同胞还是各民族来说,统一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至于中国现行制度与民族问题的关系,我的看法是只要分裂势力存在,中国执政党的统治就会更加巩固,其合法性就越无法被挑战,中国的现行制度就越不可能改变。原因很简单,今天执政党的合法性是建立在经济发展和维持国家统一民族主义基础之上的。2008年达赖集团借中国举办奥运会之际制造骚乱,并成功地煽动了整个西方媒体。但令全世界大吃一惊的是,全球华人几乎都自发地团结一致地站在了中国政府一边。

   回到本文主题,1993年新加坡作为东道主举办了两岸首度的汪辜会谈。曾有台方人士问为什么现在必须要举行。李光耀干脆地回答道:“十年以后中国更加强大,你愿意现在谈还是十年以后谈?”现在汪辜会谈二十年已经过去了,中国大陆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两岸统一问题已经实质的提上了日程。我们不妨重提李光耀的问题:“十年以后中国就成为全球第一大强国,你愿意现在谈统一还是十年以后谈”?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713.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