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天石:珍珠港事变前夜的中美交涉

更新时间:2015-11-27 16:16:05
作者: 杨天石 (进入专栏)  
“使英、美、法、苏对远东问题能共同一致对日”。(17)然而,由于美国政府提出对日妥协方案,蒋介石对美国的感情发生变化,转而对美国和罗斯福总统进行了最严厉、最尖锐的批判。

   当日,蒋介石又手拟复胡适电,陈述对美国放松对日经济封锁政策的极度不满,认为这一政策的实施将使中国抗战立见崩溃。电称:“此次美日谈话,如果在中国侵略之日军撤退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以前,而美国对日经济封锁政策,无论有任何一点之放松或改变,则中国抗战必立见崩溃。以后美国即使对华有任何之援助,皆属虚妄,中国亦不能再望友邦之援助,从此国际信义与人类道德,亦不可复问矣。请以此意代告赫尔国务卿,切不可对经济封锁有丝毫之放松,中亦万不信美国政府至今对日尚有如此之想像也。”(18)该电手稿中原有“请以此意告罗总统与赫尔国务卿”一语,后来蒋介石将“罗总统与”等四字删去,只对赫尔一人说话,这虽然减弱了批判锋芒,但“国际信义与人类道德”等语,仍然表达了蒋介石对美国政府的强烈失望、愤怒与谴责。(19)

   同日,赫尔再次召集中、英、荷、澳四国外长会议,进一步说明美国拟向日方提出的“临时过渡办法”。罗斯福《备忘录》拟定的对日经济放松有效期是6个月,赫尔此次则说明,《临时过渡办法》的有效期仅有3个月。他特别说明,这一时间的确定系出于军方需要,“据海陆军参谋部的报告,现时实需两三个月的准备时间”。他进一步声称:“日本既以和平为标识而来,美方不能不有一度之和平表示,以为对和平及对世人留一个记录。”关于日本留驻越南的军队,22日会议时赫尔原称“仅留两三千人,此次则坦承:“无论如何不得超过2万5千人。”对此,胡适立即表示,2.5万人其数过多,实足威胁中国。荷兰、英国的使节也同意胡适的意见,觉得此数不妥。(20)

   会后,胡适立即致电外交部长郭泰祺,报告四国外长会议情况,说明美方用意及美国军方的态度。这时,他对说服美国政府已不抱希望,认为美国国务卿“此举似亦有其苦心,恐不易阻止”。他要求中国外交部“迅速电示中央方针,以便遵行”。(21)

   然而,蒋介石却不肯就此罢休。11月26日下午,蒋介石接胡适24日来电后,立即嘱咐外交部长郭泰祺复电,坚决反对美国政府的妥协政策。郭虽然认为,美国所提“临时过渡办法”在事实上对中国“无大害”,但他仍然在致胡适电中表示:“在精神与心理上将于我军民各方发生甚巨大之影响”,希望其按照蒋致胡适及宋子文两电的指示,“坚持反对”。郭并询问胡适:“究竟美政府真意如何?”“当日谈话时,赫尔是否曾明言,此临时协定三个月后当不致再行续订?”“美方对介公电有何反应?”(22)

   蒋介石对美国政府所拟“临时过渡办法”危害的认识远较郭泰祺严重。11月26日晚,蒋介石手拟复胡适长电,要求胡适面告赫尔,说明日方正在宣传美日间已经达成协议,因而中国人心动摇。他要求美国立即宣明“与日决不妥协之态度”,借以安定人心,挽回大局,免使中国抗战前功尽弃,民族牺牲虚掷。电称:“美日谈判延宕不决,因之日本在华三日来宣传美日妥协已密订协定,其内容以中日战争美国不再过问,则日本亦不南进,双方解除资产冻结为要点。此种谣传日甚一日,因之全国人心惶惑,军事经济之动摇,皆有立即崩溃之现象。如美政府希望中国再为太平洋全局与民主主义继续抗战,而不至失败,则惟有请美政府即时宣明与日决不妥协之态度,并声明如日在华侵略军队之撤退问题,未有根本解决以前,则美国对日之经济封锁与冻结资产之一贯政策,决不有丝毫之放松。如此日本必能转变其威胁态度,即不然,日本亦决不敢与美开衅,至多不过停止交涉而已。是则中国军民心理方可安定,大局尚有挽救之望。否则中国四年半之抗战,死伤无穷之生命,且遭受历史以来空前未有之牺牲,乃竞由美政府态度之暧昧游移,而为日本毫不费力之宣传与恫吓,以致中国抗战功败垂成,世界祸乱迄无底止。”1938年9月,英德等国在慕尼黑会议,结果,英国首相张伯伦向希特勒妥协,从而牺牲捷克、波兰。蒋介石的电报以此为例,警告美国,必须以当年的张伯伦为戒,立即鲜明地表达对日本的不妥协态度。电称:“回忆往年,英德妥协,捷克、波兰遭受无故牺牲之痛史,殷鉴不远,能不惶悚!务望美政府当机立断,不再因循,坐误时机。”他要求胡适将此意代达罗斯福总统。(23)

   三、蒋介石再电宋子文,宋向美国海、陆、财三部部长求助

   为了争取美援,并与罗斯福交换意见,蒋介石于1940年6月任命宋子文为国民政府赴美特使,授以商洽全权。宋子文不负委任,成绩突出。当年10月,与美国达成2500万美元的钨砂借款。12月,罗斯福宣布给予中国1亿美元的粮食、石油、坦克、卡车和稳定货币的平准基金借款。1941年,签订《金属借款合约》与《平准基金协定》。5月6日,罗斯福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拨给中国总值2600万美元的物资。鉴于宋子文和美国已经建立的良好关系,因此,在反对美国对日妥协方针时,蒋介石自然仍然要充分发挥宋子文的作用。

   11月24日,蒋介石致电胡适,要求胡将其22日、24日的电报抄送宋子文“密察”。(24)11月25日,蒋介石又亲自致电宋子文,要求宋设法将上述两电之意,转告主张对日强硬的美国海军部长诺克斯和陆军部长史汀生二人,向他们“口头说明此事严重之程度”,同时,蒋也要求宋子文将电报译送美国总统行政助理居里。居里曾在1941年2月访问重庆,和蒋介石进行过近30个小时的谈话,主张美国给予中国和英国同样的待遇。蒋电称:“如美对日经济封锁或资产冻结果有一点放松之意念,或有此种消息之泄露,则我国军心必立受影响。因两月以来,日本在华宣传,多以本月内美日谈话,必可如计完成,故我国南北各方动摇分子确有默契,只要美日一旦妥协,或美国经济封锁略有一点放松,则中日两国人民观感,即视为美日妥协已成,中国全被美国牺牲。如此全国人心不仅离散,而亚洲各国失望之余,因其心理之激变,必造成世界上不可想象之惨史,从此中国抗战崩溃固不待言,日本计划乃可完全告成。果至此时,美国虽欲挽救亦不可能。此岂中国一国之失败?”电报强调:“此时惟有请美国政府立即宣明与日本决不妥协之态度,并声明如日本在华侵略之军队撤退问题未有根本解决以前,美国对日经济封锁政策决不有丝毫之改变放松,则中国军民心理方可安定,大局方有补救。否则美国态度暧昧,延宕不决,而日本对华之宣传必日甚一日,则中国四年半之抗战,死伤无数之生命,遭受历史以来空前未有之牺牲,乃由美政府态度之暧昧游移,而与日本毫不费力之宣传与虚声恫吓,以致中国抗战功败垂成,世界祸乱迄无底止,不知千秋历史,将作如何记载矣。”(25)

   上电发出后,蒋再电宋子文,要求他将电文抄送胡适,与胡“切商对美有效之交涉方法”,通力合作,“总使美政府能迅速明白表示其对日决不妥协之态度。关系重大,务请协力以赴之”。(26)

   宋子文接到蒋介石25日电后,感到时机紧迫,立即按照蒋的指示,访问美国军部首脑。当日,宋子文会见海军部长诺克斯。诺克斯听了蒋的意见后,“极为动容”,首先向宋子文保证:“请信我为中国忠实友人。今以友人地位奉告中国,绝对无须顾虑。不过以政府立场,有许多话恕不能奉达以慰蒋委员长耳。”

   诺克斯虽言之谆谆,但宋子文需要的不是空言保证,他对诺克斯说:“足下之言,我无不信之理,但委员长为中国军事领袖,责任綦重。值此危急存亡之际,凡不以事实根据之安慰,恐无裨补。据胡大使猜赫尔之言,要求日本停止南进或北进,不提中国,是日本更将全力进攻中国。如有此种情形,中国军民心理必将崩溃。”

   诺克斯说明,赫尔“并未将全部条件告胡大使”。他透露说:“美国种种条件,要求日本必须彻底改变其政策。假使日本接受,其内阁必被推倒,绝不能维持二十四小时。依我推测,日美战争时期已到,战事发生,各事皆易解决矣。”

   诺克斯声言,美国提出的条件是要求日本“彻底改变”政策,这与胡适从赫尔处所得到的“妥协”消息大为不同,宋子文便用种种方法继续探询。诺克斯进一步透露说:“此次主要条件之一,即为日本脱离轴心。日本今日方与轴心国家续订五年之约,焉能立即取消?总之,日本切腹之时已非远矣!”

   宋子文对诺克斯透露的消息将信将疑,再问:“据胡大使转告赫尔谈话,此次不得不商拟暂时办法,因海陆军参谋本部要求最好再有三个月之期间,以资准备。”诺克斯承认对日作战须有准备时间,但美方已有准备,不须以做出“牺牲”去准备。他说:“任何海陆军均无准备完全之终期,时间充裕自属更佳。但在今日已有之准备,我辈固不必再因准备之故,而有任何牺牲。处置日本,易如反掌。”

   尽管诺克斯透露了绝密消息,并对解决日本问题表示了极为乐观的态度,但宋子文仍然疑虑难消。他说:“据胡大使见告,赫尔于星期一谈判之后,颇现惊慌之色。澳洲公使亦有同样之感想。”诺克斯解释说:“赫尔年高体弱,乃紧张状态,非惊慌也。日本已到绝地,中国应感觉欣幸,无须顾虑。”

   在得到诺克斯一再保证后,宋子文仍担心因德日同盟,德国夺取了法国海军,会妨碍美国的军事行动,便提出另一问题:“谣传德国攫夺全部法国海军,对于美国计划是否有碍?”对此,诺克斯仍然不以为意,回答说:“即使如此,因训练等事,德在六个月内亦不能使用。”诺克斯最后告诉宋子文说:“英国无胜德之武力,美国必须在大西洋、太平洋即行参战。”他要求宋子文,“勿向任何人宣泄谈话内容”。

   美国既准备在大西洋对德作战,又准备在太平洋对日作战。这对中国是喜讯,也是蒋介石等人长期以来的期望。但是,宋子文深知美国军方和美国国务院的意见并不一致,电告蒋介石称:“诺为人甚为积极,向来主战,与国务院相反,所以是否能代表美国政府全体意见,及所言美方确未将所有条件尽告适之,尚待事实证明。”(27)

   在和诺克斯谈话后,宋子文还于11月25日晚约美国财政部长摩根韬共进晚餐。摩根韬对向中国提供财政援助态度积极,他批评美国国务院“态度向来懦怯”,特别提起两年前的中美桐油借款一事。当时,中国方面提出以桐油换取美国贷款,但赫尔担心日本将进行报复,使美国卷入战争,反对该项贷款。后来摩根韬利用赫尔去南美参加会议的机会,才得以使贷款告成。他说:“冻结日本资产,我已费两年心力,艰难可知。美日谈判,何等重要,事前亦未与我相商,殊不免令人反感。”他向宋子文表示:“日美妥协,不易实现。对于日本,只有以武力制裁。”(28)

   早在11月6日,史汀生就曾邀宋子文共进午餐,对宋表示,援华重于援苏,“中国在蒋委员长领导之下,已抗战四年余,今滇缅路为生命线关系,焉可不加以支援!”(29)在12月2日,宋子文会见史汀生时,史又称:“蒋委员长困难情形,可想而知。同情之余,应有数言,略表慰藉。”并向宋透露:“今日陆军已准备妥当,虽一个月后更有把握,亦可毋须等待。”当宋子文表示,中国所最担心者是“不适当之暂时办法”时,史汀生只说了“中国不必”几个字,就不再说话了。(30)

   四、罗斯福召见宋子文与胡适,宋慷慨陈词,罗斯福无词可答

   英国原是美国对日绥靖政策的支持者,然而丘吉尔在得知罗斯福对日让步的决定后,认为这将使中国的处境更加困难,危及欧洲战局,遂于26日凌晨打电话给罗斯福,称:“我们为中国担忧,如果他们垮了,我们的共同危险就会大大增加。”(31)丘吉尔的态度,加之此前蒋介石表示强烈的愤慨和坚决反对,影响到了罗斯福。罗斯福和赫尔决定,“抛弃这桩蠢事”。(32)

罗斯福是美日谈判的最高决策者,宋子文在访问美国军方和财界首脑的同时,通过两条渠道和罗斯福联系。一是通过中国国防供应公司的法律顾问高可任(Thomas Cochran),(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370.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京)2015年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