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祥京:唐仁和口述:家父唐生智与南京保卫战

更新时间:2015-11-20 18:17:32
作者: 谢祥京   唐仁和  

  

   家父唐生智生前在中国历史上虽称不上大人物,但在中国百年史中也是际会风云之人。早在北伐革命时期,他担任了国民革命军前敌总指挥兼第八军军长,为统一中国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至于政见不同,三次反对蒋介石的“独裁”又多次拥蒋抗日的家父引起了不少人的异议,是非曲直,自有后人评说。

   作为唐生智的儿子,必尽余生之力了解父亲,读懂父亲,尽最大努力还原历史。最近,全国人大通过立法形式确定了每年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纪念日;确定了每年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公祭日,这两个日子都与家父密切相关。如何评价唐生智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历史地位,自有客观的历史学者和抗战史专家去解读或评说。即使在当事者的回忆史料中,也有一些无可奈何的违心自责与谬误,还有记忆不周之处,亦有主观成见或为名人友人亲人讳。随着历史资料的解密,事实胜过任何雄辩。

   对待父辈或前辈,我们应向蒋友柏、朴槿惠学习。

   正如蒋介石嫡孙蒋友柏说拆中正纪念堂:我不晓得我的后代将如何看那尊铜像,但是至少我知道那个铜像是错的;要树立铜像要盖纪念堂,也要等他死后100年(至少也要50年)再盖,假如50年后、100年后的人民会想要替你铸铜像盖纪念堂,那就表示你真的是伟大。

   家父一生坎坷,经历的大事件太多,我最关注的是家父“南京保卫战”前后的是是非非。为此,我专门查阅了国内外有关历史资料和相关档案,基本弄清了“南京保卫战”的整个过程。

   有史料说,“南京保卫战”是家父唐生智自告奋勇承担的。就这一点也与实际史实不合。1967年5月,家父被文革专案组软禁审查期间,经特批,我一直陪伴父亲。当时的父亲对前途感到迷茫,心中的委屈与实话只能向我吐出。

   在南京决战前夕,蒋委员长登门找我父亲商议。委员长对家父说:孟潇兄,大敌当前,你看谁来担任守城主帅为妥?家父虽不说心领神会,但知国难当头,自己不能不表明态度。家父对委员长表示:委座,如果在明天的军事会议上遇有什么困难,小弟会自告奋勇担此重任,您就放心好了。委员长笑了:我就要孟潇兄这句话。

   在第二天军事会议上,经一段沉默,唐生智成了唯一表态者。

   因为各位将领都知道南京是守不住的。

   对于蒋介石来说,也面临两难。

   守不守是态度问题,守不守得住是实力问题。

   有懂历史的朋友曾对我说,南京保卫战明知必败,唐将军仍挺身而出,虽未能扭转乾坤,但军人气节可敬!民族气节可敬!

   这样的中肯评价使我们后人感到欣慰。

   家父自告奋勇担此重任,决心与南京共存亡,把家属仍安顿在南京。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开战不久,蒋委员长为了保持实力,坚持持久之战,多次命令撤退。加之顽敌进攻猛烈,反而使撤退无方,溃不成军,致使日军逞凶,屠杀无辜。

   所谓撤退,实际上是指挥各个防线相机寻找敌人火力薄弱环节突围。在指挥撤退或突围方面,家父的确有很大的失误和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是他的职责所在。

   但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著名博导王思想有一篇精典——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文章说: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失败了,这是国耻吗?当然不是。成王败寇是强盗逻辑。战争总有胜负,失败固然不光彩,但也绝对不是国耻。士兵们勇敢抵御过外敌,他们已是英雄。

   许多士兵过早溃败,是国耻吗?不是。不由联想到常德保卫战,国军57师8000多人,只活下300余人,师长余程万发出“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的电报后,不服从命令,未继续保卫常德,而是擅自率领百余人突围。有学者甚至认为余程万投降了日军,只不过又跑出去了。我则认为:常德保卫战是光荣之战,虽败犹荣,每次想起此战来都眼眶发热,余程万即便真的战败投降,也是英雄。

   南京保卫战,就算军队失败不是国耻,那军队无法保护百姓,导致百姓被杀,总是国耻吧?这个分析略微靠谱,但也不能成立。因为军队失败与百姓被害几乎就是同一回事。人类历史上的城市保卫战,防守方一旦失败,大多都会导致百姓受摧残,如果动辄说什么国耻,那人类历史上的国耻也太多了。在人类未进入现代文明之前,屠城是常见的。而在人类进入20世纪以后,全副武装的军队,对放下武器的士兵以及无辜的平民,进行连续的、大规模的屠杀,这不是被害者的耻辱,而是加害者的耻辱。日本政府应该为战争忏悔,他们应该把12月13日定为日本的国耻日。

   潇湘晨报曾采过我,如下报道:

   唐生智,在儿子唐仁和眼里是个隐忍、沉默的人。

   不谈往事,是唐家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据唐仁和回忆,在文化大革命“最困难”的时候,唐生智已经整天不出门了,就一个人呆在屋里。冬天里,唐怕冷,全家把所有的木材都劈成柴,放在他的房间让他烤,墙壁都熏黑了。如果不是1968年,“被软禁”期间,单独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唐仁和恐怕不会听到父亲亲口谈论南京保卫战的。对于当时的南京卫戍司令部总司令唐生智而言,南京一战是他永远解不开的心结。看到那些总是写父亲“自告奋勇守南京”的材料,唐仁和有话要说。

   南京失守以后,父亲向蒋介石述职了。后来成立远征军,蒋介石就跟我父亲说让他去远征军当司令,我父亲就说他身体不行去不了,就没有去做远征军司令。一是他自己身体条件差,再一个压力也大。蒋对他还是很宽宏大量的。从蒋介石的日记,还有台湾的资料来看,蒋介石都没有对我父亲说什么,一直没有说什么。

   我父亲二十多岁就开始信佛了。他总说一句老话,人在做事,天在看。凡事自有公论。

   唐生智回忆(1937年11月上海撤退前夕),第二天,蒋又找我去。他说:“我们出去看一看。”到了复廓一带,主要是看桂永清所指挥的教导总队的阵地。我回家以后,就要参谋处赶快拟一个城防计划准备次日亲自送给蒋看,并推荐谷正伦、桂永清为城防正副司令,或再加上罗卓英为总司令。

   下午,蒋又找我去,对我说:“关于南京的问题,要就是我留下,要就是你留下。”我说:“你怎能够留下呢?与其是你,不如是我吧!”他立即问:“你看把握怎样?”我说:“我只能做到八个字:临危不乱,临难不苟。”

   总有人写的资料说我父亲自告奋勇守南京,我父亲是没有办法的。有些资料,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不是很准确。现在慢慢开始纠正。包括我自己,我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我也是在慢慢地往前补课。

   每次跟人聊起我父亲唐生智,南京保卫战肯定是绕不开的话题。

   父亲作为南京保卫战守军的司令长官,战败了,战争是局部的失利了。作为军人而言,他是南京卫戍司令部长官,在指挥上总有点责任,但不是说完全的责任。

   我父亲也知道南京守不住,全部是从淞沪战场上撤退的部队。说是说只要你守一个星期就可以了,但是不可能只守一个星期。父亲还是想与南京共存亡,确实是与南京共存亡。

   当时包括我母亲在内,全家人都在南京。我母亲还记得,那个时候天上是飞机,天天轰炸,我们住的地方都落了炸弹。我们家还有一条狗都炸死了,父亲特别喜欢喂狗,是一条德国的狼犬。

   南京保卫战究竟有多残酷呢?

   综合历史资料表明:

   数十年前的南京城并不是一座不战而亡的城市。因為各种影视作品只专註於表现南京大屠杀,所以大多数人只知道在南京是发生了中世纪式屠城。但对於南京保卫战很多人或是不知道,或是存在种种误解和谣传。南京不是华沙,不是巴黎,不是雅典,也不是布鲁塞尔。这座城市的保卫战曾经有悲壮和惨烈的开始,也有过令人叹息和硬咽的结局。

   当时南京背靠长江,三面绝地,国军海军早已在江阴海战中全军覆没,这代表南京守军的大后方交给日本海军了……陆上的南京城墻32.676公里、外围阵地70余公里,按照需防守阵地总长度计算所需兵力,防守70余公里至少15个德式师、加上2线战地、预备队、守城部队,至少需要40万国军才能坚守。

   先简叙下日军大概攻城部队:华中方面军、上海派遣军:第9师团、第16师团、第13师团。第10军:第6师团、第18师团、第114师团,加上直属部队共计24万余人,另有大炮700门、火炮1200门战车400辆、飞机400余架。。。面对这24万的日军精锐,以当时国军综合军力算,至少需要40万兵力才可以勉强抵抗!而日军意图明显,以南京為目标与国军主力决战,并且围歼国军主力(比较像2战中经典围歼战50万德军吃掉85万苏军的基辅会战)如果说国军在南京这片易攻难守的城池在拿出40万防守的话,也最终会输,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这样对抗日持久战不利!太原会战国军投入40余万、淞沪会战75万,国军当时183个师总共才210万人,那还剩多少兵可以维持抗战大局呢?

   当时蒋介石想守南京,但是没有足够的兵力,当时德国军事顾问亚歷山大·冯·法肯豪森认为南京城是不设防城市,但对国际方面有负面影响,如果打,根本没有重兵集团可用,就算拿出重兵集团来打也必败无疑!但是不打,更对不起南京市民。

   后来,唐生智请缨出战,表示尽全力防守南京城;蒋介石很高兴,以蒋介石的意思,就是尽量拖住日军,争取部队休整,国军主力部队向大后方转移,蒋介石尽自己能力,抽调精锐部队给唐生智。

   国军守城军事主官及部队番号:唐生智為南京卫戍军司令,罗卓英、刘兴為副司令;部队87师、88师、36师、74军、66军、83军、第2军团、教导总队、宪兵3个团(还有部分警察),总兵力為81000人。此段资料為《南京大屠杀史料集2南京保卫战》中最后壹页。

   卫戍军各部队守备情况為:88师守雨花臺,87师、83军66军壹部守光华门,教导总队守紫金山(教导总队工兵营在光华门),宪兵3个团守挹江门,74军与第2军团守乌龙山和汤山。

   大战在即,国军开始组织南京市民撤退,到12月初,南京的100多万居民经过撤退,现在还有30多万人在城内(据第36师师长宋希濂回忆)。南京市户口统计专门委员会办事处编辑的《民国二十五年度南京市户口统计报告》,全市945544人.中日战争爆发后,开始向外地迁移.在1937年11月初,南京市常住人口中尚有54.7余万人没有迁移,其中城区人口中有37.9万人没有离开南京。随著11月12日上海的沦陷和11月20日南京政府的迁都,南京又开始了第二次迁移。

   日军进攻部队:第6师团攻雨花臺、第9师团攻光华门;第16师团攻紫金山;第18师团攻乌龙山、汤山;第13师团攻挹江门;第114师团為紧急增援预备部队。(南京壹战与37年12月6日正式打响)以下為作战经过:

紫金山方面:紫金山是南京防线最长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15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