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剑:2020年,生育或许全面放开

更新时间:2015-11-11 12:47:25
作者: 陈剑 (进入专栏)  
尽管如此,那个时期中国几乎还没有对人口规律有着深刻认识的人口学家。即使有些很有影响的学者,现在可以看出他们当时认识的缺陷,这实际是整个时代的认识水平。而且,学者的理论,如果符合领导人的想法,就能够坚定领导人的想法。当时领导人有个很直观很强烈的感觉,国家太大了,太落后了,人口太多了,要严格控制,就是这样的一种思路。

  

   计生改革:生育意愿与矛盾一直存在

   1,粗暴执法已成普遍现象

   网易《路标》:你从1986年到1995年在国家计生委宣教司工作,这个时段刚好是一个严格贯彻计生政策的时期。你了解到的从国家计生委到基层计生工作的情况是怎样的?

   陈剑:实际计划生育工作,生育政策与群众的生育意愿的矛盾一直存在,而且在一些地方,这些矛盾和问题甚至到了很尖锐程度。80年代末期以后,美国每年出版的人权报告都要对中国的计划生育做一些评述,我们当时也组织反击。

   网易《路标》:你提到国外媒体对中国计生政策的质疑,那我们又是如何回应的呢?

   陈剑:我们回应说,你讲的这些可能或许有真实的成分,但这只是一些个案。个体真实不能反映总体真实。计划生育遇到一些困难,有一些人不理解,可能基层工作也有一些粗暴不太文明的做法,但这只是案例,中国这么大,找出这样的案例是很容易的,这个不能否认我们中国计划生育整体的发展和成就。

   这是我们当时的回答,经常用个体和总体来说事。但实际上个体的面已经到了很大程度,在一些地方已经成为较为普遍的情形。

   2,中央犹豫不决

   网易《路标》:各个时期国家计生委主任都有不同的办事的风格,会不会影响当时政策的推行?

   陈剑:个人对政策的改变的影响因素很小,因为生育政策是中央制定的。但是他们可以影响中央的决策。比如说彭佩云主任,她在岗位上就向中央建议,退休以后也一直向中央建议实行两胎加间隔。

   3,计生委改变乏力

   网易《路标》:计生委有没有做出一些改变?

   陈剑:会有些改变。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实际和预期有很大的距离。在工作中发现很多的问题,一个是水分特别大。

   有时候,因为工作难做,放任自流就成为一种普遍的选项。要严格按照政策要求做,就会遇到抵制,这样就产生了一些不文明的做法。在当时中国基层农村,计生数据造假很普遍的。这种普遍是因为计生的工作迫使他要造假。

   网易《路标》:从70年代末期就已经开始出现一些不文明做法。计生委这一层面有没有做出相应动作?

   陈剑:从国家计生委的文件看,领导们对工作都有严格要求,严格反对一些粗暴的工作方法。但它面临一个很大的矛盾。你工作要求那么严格,又要求通过文明的方式,宣传教育的手段,实际上是有很大的矛盾的。本身这种政策的要求与群众有距离,宣传教育有局限性。宣传教育只是告诉你一些知识,掌握后,你怎么做,那不是宣传教育所能做到的。到了基层,具体执行的工作人员并没有那么多时间,怎么简单怎么做,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

   网易《路标》: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一直有一个“一票否决权”。

   陈剑:1978年,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1982年,湖南省常德市率先实行“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并取得了较好成效,随后,“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在全国推行。基本的逻辑是,从地方政府工作来讲,如果计划生育没有实现预定目标,即使其他工作再好,相关负责人也将受到相应的处罚。这是当时为了严格控制人口所采取的严厉政策。

   大约20年前,我就在经济日报上写过对一票否决权质疑的文章。一票否决权,最大的问题不实事求是。比如说我一项工作没做好,就把我全面的工作都给否了,这个显然不是一个很实事求是的做法。另外极有可能会带来大量的虚假和水分。既然完不成,就会造假。不能完全否定,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非常态的情况下,它是有意义的。在一定的特殊阶段,为了强调一项工作,用一票否决制可能有意义,会引起各方重视,并使一项工作得到很快实施。但是一般情况下,常态的工作方法,这个做法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符合提升现代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提升的要求。

   网易《路标》:我们很早就进行了二孩试点,可以说都是比较成功的,为什么试点的经验得不到推广?

   陈剑:从1984年开始,中国进行两胎加间隔的试点。大面积的推行是1985年。1985年前后全国13个县市成了推行二孩政策的试点地区,至20世纪90年代初,部分试点因种种原因而被取消。全国范围内保留下来的试点只有承德、酒泉、恩施和翼城等少数地区。所有的试点效果都很好。这些试点恰恰就是70年代的“晚稀少”政策的另一种表达。所以三十年的实践充分说明这个政策是非常好的。为什么搞试点?八十年代中期,人口学家梁中堂、马赢通给中央领导写信。中央领导认为这个建议很好,那我们就先试点吧,让试点来说明问题。这是他们的想法。试点从1985年开始。现在试点30年了,效果非常好。

   网易《路标》:从本世纪初,社会关于放开二孩的呼吁越来越大,为什么计生委迟迟没有行动?

   陈剑:人口问题是一个关系全局的重大问题。重大政策的调整需要有充分依据。计生部门一直认为生育水平还维持很高水平,生育水平在1.8,所以他们认为还需要严格控制人口。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生育率是1.18,但计生部门认为存在大量的漏报,这里面或许也有利益的纠结。如果生育率降到那么低,计生委这个部门还有存在必要吗?因而,生育水平如何,对计生部门,关乎到他们的生死存亡。

   4,地方阻力强大

   网易《路标》:计生改革有来自地方的阻力吗?

   陈剑:超生罚款在很多地方成了一个重要的利益来源,农村的乡村干部就会做两件事情,一个叫征粮,一个叫罚款。后来征粮不征了,农业税不收了,就剩了罚款。所以农民与乡政府,唯一的有联系的就是一个超生罚款,你躲到天涯海角,我还是要罚款。

  

   现在对计生工作做整体评价还为时过早

   1,谁是功臣?

   网易《路标》:全面放开二孩的政策出台后,不少文章回顾了之前的计生政策,有文章点名了你、彭佩云、田雪原,提到你们当时是计生的支持者,现在是计生的反对者。

   陈剑:这些作者缺乏对实际的了解。1988年初,彭佩云同志从开始当主任,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向中央领导提出建议,推行两胎加间隔政策。她退休以后,也一直向中央建议放开到二孩。现在生育政策放开二孩,彭佩云同志起到了十分重要作用。

   田雪原教授也是很有影响力的学者,长期担任中国人口学会的常务副会长。他参与了80年代初生育政策的制定过程,这是没有疑义的。现在被一些媒体称为“计划生育之父”,这种评价是不对的。作为学者,他提供的意见至多是提供决策咨询,最终的政策是中央定的,而不可能是哪一个学者决定的。

   《公开信》提出,政策实行30年。30年期限到了。2009年,田雪原在《人民日报》建议,这个政策应当改变了。他应当看作是为放开二孩做出贡献的学者。至于我自己,近十年了,参与了放开二孩的呼吁,今年也出版了《中国生育革命纪实》,对这段历史作了系统回顾。我只做了自己认为应当做的工作。生育政策的调整,是很多人不懈努力的结果。

   2,谁来承担责任?

   网易《路标》:计划生育完全废除,卫计委也取消,到时候是否会对过去做一个反思?

   陈剑:肯定会有后来人对这段历史进行回顾,因为毕竟这段历史给未来中国会产生重要影响。当时参与制定生育政策的领导人、学者和实际部门的同志,都是希望尽快改变中国落后的面貌,尽快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缺乏对人口再生产内在规律的认识,包括现在,也缺乏对全球范围内人口变化规律的认识水平。另外如何使我们的公共政策制定更加科学化、更加符合民意,这是应当反思的。

   计划生育政策的制定是一个不断演进过程,很多人在这里面都起了作用。比如说陈云同志、邓小平同志、李先念同志,也包括胡耀邦总书记。以及宋健教授、田雪原研究员等,但这两位当时作为学者,只是起到决策咨询作用。应当说,领导人做出计划生育的决策,其大的方向是正确的,没有问题。现在很多人很情绪化,这肯定是不对的。问题在于,当很多问题都已经显现了,我们仍没有做出及时调整。我们需要了解这段历史过程,了解这个决策咨询过程是怎样产生的,需要反思的是,我们如何在公共政策制定过程中,如何更加科学化。

   3,社会抚养费去哪了?

   网易《路标》:现在大家最关注的还是社会抚养费的问题,很多时候社会抚养费还是返还到了计生系统,成为整个计生系统的办公经费和福利的支撑。而针对社会抚养费审计署也承认一直以来没有系统的统计过。对于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

   陈剑:不完全是计生部门,也有些到乡县一级政府。但计生部门无疑是社会抚养费征收最积极的。但究竟有多大的比例,是由计生部门来掌控的,需要分析。浙江有一个叫吴有水的律师,要求各省市公开社会抚养费信息,但几乎没有多少响应。每年200多亿社会抚养费,由于不透明,就容易使人们产生联想。也确实有一些地方,有意识地让人们超生,然后他们来罚款。超生罚款不是为了防止超生,而是为了罚款,成为部门的收入来源,这显然是有问题的,需要改革。

   4,带给中国怎样的影响?

   网易《路标》:计生政策从70年代到现在,对中国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陈剑:要分阶段来说。70年代到80年代,通过“晚稀少”,促使中国的生育率急剧降低,在很大程度上减缓了中国发展的压力,应当说这一阶段的贡献是没有疑义的。中国目前生育率急剧下降,主要因素,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持续发展和进步带来的。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37年的改革开放对人们生育观的改变是第一位。

   现在就来对80年代至今的计划生育工作做一个整体评价还为时过早。但中国生育政策导致的一个问题,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晰,就是人口年龄结构严重的失衡,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没有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却出现严重的加速的老龄化,少儿人口急剧下降,出生性别比的严重失衡。

   另外计划生育还导致基层政府的合法性的问题。由于基层政府主要的工作就是计划生育,计划生育很多时候又采取了一些不文明做法,这导致群众对基层政府的认可度不高,这对基层政府的合法性就有一个质疑。政府很多的工作在基层得不到很好的贯彻实行,这里面有多大的计划生育的因素,需要具体分析。但一定有计划生育因素的存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74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