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军:中俄关系与俄罗斯的东亚战略布局

更新时间:2015-11-10 11:21:14
作者: 刘军  

  

   【摘要】 随着俄罗斯对外战略的不断演变与调整,其对外战略的重点也不断向亚太转移,其参与亚太经济一体化的积极性也越来越高。当前,俄罗斯面向东亚的战略布局逐渐形成,包括打造中俄战略合作升级版、开发振兴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回归亚太一体化等。从当下国际社会发展的形势来看,中国仍处于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要有充分的战略定力,通过“一带一路”全面构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新格局,深化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带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发展,理性处理与周边国家的领土领海争端,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

   【关键词】俄罗斯  亚太经济一体化  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一带一路  TPP

   【中图分类号】D81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15.20.003

  

   乌克兰危机后大国关系发生新变化,欧亚大陆尤其是东亚国际关系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第一,美国作为一个域外大国与东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利益存在;第二,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转向东方,也开始全面构建面向东亚的战略布局;第三,进入新世纪,中国面临的周边环境日益紧张,妥善处理好东亚大国关系,维护和延长中国发展重要的战略机遇期是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

  

   作为欧洲—太平洋国家的俄罗斯

   苏联解体以来,伴随着国内的政治经济变革,俄罗斯对外战略重心一开始确立了面向西方的战略重点。但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国内艰难的政治经济转型以及俄美关系的反反复复,使得俄罗斯逐渐开始调整其战略重点。在地区发展的优先方向上,一是欧洲,二是独联体,与此同时,亚太方向也逐渐进入俄罗斯全方位外交的视线。如同拉夫罗夫外长所强调的,俄罗斯自古以来同亚太地区就是密不可分的,是亚太地区的一部分。亚太地区过去、现在及将来都是俄不可分割的利益所在。从叶利钦时期开始,俄罗斯的亚太战略开始逐渐形成并有了一个清晰的框架。俄罗斯对外战略重心向亚太倾斜,具体体现在俄罗斯官方分别于1993年、2000年和2008年颁布的对外政策构想基本原则中。

   1993年5月,叶利钦总统批准了《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基本原则》,强调了亚太地区对俄罗斯的重要性,提出要推行新亚太外交并直接提出要开发俄罗斯的远东地区。文件指出,21世纪将是“亚太世纪”。亚太地区政治比较稳定、经济发展迅速,是全世界最有潜力、发展最好的地区,该地区对俄罗斯的发展,对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关系重大,这是俄罗斯推行新亚太外交的战略考虑。亚太地区面积广大、人口众多、资源丰富、开发较晚,现今又迎来了高速发展的时代。国际社会一致看好亚太地区,认为亚太地区是最有吸引力、最有前途的战略区域。亚太地区又是当今世界企盼建立政治、经济新秩序的“规范”地区。在这个多中心的舞台上,俄罗斯是绝不甘心落后于人的,它必须奋起直追,挽回对亚太地区投入过迟的损失。亚太地区丰富的资金、劳力和无比广大的市场以及宝贵的发展经验,是俄罗斯加快发展其亚洲部分,尤其是远东部分最便捷的条件和推动力。这是其新东方政策中一个最现实的动机,加快开发亚洲远东部分是“俄罗斯唯一能藉以蓬勃复兴的巨大潜力”。尽管在叶利钦时期,俄罗斯已开始关注亚太地区,但是其对外战略的中心仍然在欧洲及独联体地区,俄罗斯与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有待进一步深化。

   2000年,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不仅再次强调亚洲在俄罗斯外交政策中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而且,还明确强调要通过发展西伯利亚和远东的经济积极参与亚太地区的一体化。俄罗斯亚洲外交极为重要的方向之一是发展与主要亚洲国家的友好关系,首先是处理好与中国和印度的关系。对于国际政治的关键问题,俄罗斯与中国原则性态度保持一致,这是地区和全球稳定的重要基础。俄罗斯将努力发展与中国在各方面的互利合作,主要任务仍是进行与政治关系水平相符的大规模的经济合作。如果说叶利钦时期的俄罗斯只是开始关注亚太地区,那么普京时期已经确立并实施其亚太战略,而且明确提出要通过发展西伯利亚和远东的经济来实现与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从而使得俄罗斯亚太区域经济合作的战略逐渐明朗化。

   2008年,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再次强调了亚太地区的重要性,认为在俄罗斯多向性的对外政策背景下,亚太地区有着重要的、日益增强的意义,这使得俄罗斯成为世界上快速发展地区的一部分,同时俄罗斯对利用亚太地区的优势来实现西伯利亚和远东经济发展很感兴趣,并且认为应该在反恐、保障安全和调解文明间对话的范围内加强与该地区的合作。俄罗斯将继续积极参与主要的亚太地区一体化组织,包括亚太经济合作论坛、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地区论坛,参加东南亚国家联盟的伙伴机构,继续巩固上海合作组织的特殊地位,开展该组织所提出的倡议,在所有亚太地区一体化联合会之间建立一个伙伴关系网。俄罗斯在亚洲对外政策最重要的方向是——发展同中国与印度的友好关系。俄罗斯将在对世界政治关键问题采取一致态度的原则基础上,在所有领域发展俄中战略伙伴关系,这种关系将是现有地区乃至世界稳定的基本要素之一。在双边关系中主要的任务是根据高水平的政治关系提高经济合作的内容和质量。

   总之,随着俄罗斯对外战略的不断演变与调整,其对外战略的重点也不断向亚太转移,其参与亚太经济一体化的积极性也越来越高。俄将通过发展西伯利亚与远东经济来实现与亚太经济一体化,同时也借助与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来进一步促进西伯利亚与远东的开放开发。俄罗斯“走向东方”、回归亚洲的态势愈来愈明确,从这个意义上看,俄罗斯不再仅是一个欧洲国家,或者欧亚国家,而是一个欧洲—太平洋(Euro-Pacific)国家。

  

   俄罗斯在东亚的战略布局

   2013年12月,普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振兴西伯利亚和远东是21世纪国家的优先任务。对于这一战略倡议,俄罗斯学界、政界争论不断,支持者和反对者均有之。支持者认为,东亚战略顺应了21世纪世界经济政治发展新形势,有利于俄罗斯融入亚太一体化进程,促进西伯利亚、远东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反对者则认为,从经济角度来说,东亚战略无法拯救俄罗斯,传统的俄罗斯商品在这些地区将遭遇巨大的竞争压力,这无助于俄罗斯的发展。此外,当前的情况对俄罗斯来说是危险的,因为作为全球经济引擎的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股市剧烈震荡以及中国面临的复杂国内问题都将对俄罗斯产生无法预测的不利影响。

   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理事会名誉主席卡拉加诺夫及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主任特列宁是欧亚合作的重要代表。卡拉加诺夫提出了“大欧亚”的概念,认为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对接是“大欧亚”集团的成立宣言。其中,中国与俄罗斯将作为“大欧亚”的核心,同哈萨克斯坦和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进行合作。特列宁则提出了从圣彼得堡到上海的“大亚洲”构想。他认为俄罗斯在强化、拓展与非西方国家合作关系的同时,需要把主要注意力放在亚洲,尤其是抓住中国与俄罗斯正在快速推进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设的契机,推进两国构建从圣彼得堡到上海的“大亚洲”的倡议。对于上述两个流派之间不休止的争论,俄罗斯政治学家、知名记者博夫特这样评论道:“事实上,根本不存在俄罗斯转向‘东方’还是‘西方’的问题,这样的转向从本质上无法解决俄罗斯本国所面临的根本问题,合理的出路是转向‘自己’,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好目前的问题,最终走出困境。”

   无论俄罗斯国内各个派别如何争论,在乌克兰危机之后西方制裁俄罗斯、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紧张的大背景下,俄罗斯越来越积极地推进其早在几年前就提出的“转向亚洲”战略,旨在摆脱俄罗斯当前面临的外交困境,应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巩固大国地位,实现国内经济现代化任务。当前,俄罗斯面向东亚的战略布局逐渐形成,包括打造中俄战略合作升级版、开发振兴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回归亚太一体化等。

   打造中俄战略合作升级版。苏联解体后,中国承认俄罗斯并与俄罗斯建立了外交关系,从1992年起,双边关系不断推进,高层政治交往不断攀升。1992年两国相互视为友好国家,1994年两国确立建设性伙伴关系,1996年中俄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01年《中俄友好睦邻合作条约》签署,中俄两国从法律层面确立了世代友好、永不为敌的战略伙伴关系,成为大国关系中的光辉典范。2014年普京访华,中俄签署世纪大单,2015年5月9日中俄签署关于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倡导合作共赢的联合声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标志着中俄关系再上新台阶,步入新阶段。

   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指出要推动建立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新型大国关系,中俄关系作为全球新型伙伴关系的典范,体现了合作共赢的精神,是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楷模。中俄高层政治交往密切,在重大国际问题上协调一致。中俄人文交流日益密切,两国边界划定全部完成,中俄战略互信进一步增强。中俄经贸往来正逐步上升,能源资源合作力度进一步提升。

   苏联解体后,中俄之间的高层政治交往非常密切,江泽民主席与叶利钦总统开创了中俄高层友好交往的新起点,两国关系从相互视为友好国家快速上升到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并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此后,中俄建立了一系列合作机制,如针对重大国际问题以及双边关系的声明机制、高层会晤机制,包括元首年度互访、议会领导人年度互访、总理定期会晤、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会议和国家安全磋商等。这些高层交往机制是中俄关系所特有的,是促进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断向前发展的重要政治保障。每一次中俄两国元首会晤都取得实质性成果,都会把中俄合作进一步推向一个更高的务实合作的新台阶。2013年3月习近平主席首访俄罗斯,体现了中国外交对俄罗斯的高度重视。习近平访俄标志着对俄外交已经成为中国外交最优先的发展方向。

   中俄合作体现了合作共赢的精神。习近平访问俄罗斯与普京总统就务实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双方认为,中俄开展大规模经济合作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要从全局和长远角度,充分挖掘互补优势和发展潜力,重视加强经贸合作,共同提高各自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习近平提出,中俄在发展双边关系方面面临的战略任务是把两国前所未有的高水平政治关系优势转化为经济、人文等领域的务实合作成果,更好地惠及两国人民。同样,俄罗斯领导人对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也持非常积极的态度。2012年普京竞选总统之前撰文指出,中国经济的增长绝对不是威胁,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行动没有表明该国谋求主导地位。俄罗斯需要一个繁荣而稳定的中国,而中国也需要一个强大而成功的俄罗斯。当然,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会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挑战,关键的问题在于要不断消除中俄之间存在的种种误解及消极因素,通过合作求发展,通过合作实现互赢,在合作互赢的过程中不断培育相互之间的战略互信。在中俄双边国家年、语言年、旅游年基础上,中俄两国媒体交流年将于2016年启动,相信对于两国增强互信,培育感情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远东:助推俄罗斯经济增长的撬动点。俄罗斯加强同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原因有两个:第一,亚太地区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上升,世界经济发展中心正在向这里转移;第二,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的发展需要亚太国家的参与以及资金、技术的支持,这也是俄罗斯实施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战略的重要背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671.html
文章来源: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5年10月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