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石:罗尔斯差异原则的推导与质疑

更新时间:2015-11-09 19:39:02
作者: 李石  

  

   李石,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摘要:本文旨在对罗尔斯差别原则的推导提出质疑。笔者认为,罗尔斯差别原则的首要问题在于:站在原初状态下的定约者并不必然像罗尔斯所论证的那样遵循最大最小原则进行选择。由此,罗尔斯就不能从"原初状态"中推导出差别原则。为了证实这一观点,本文引证了当代实验经济学关于人们在原初状态下选择分配原则的研究。

  

   关键词:差别原则,最大最小原则,罗尔斯

  

   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差别原则是最富创见也是争议最大的政治主张。具体来说,所谓"差别原则"指的是,罗尔斯正义原则中第二条原则的第一部分。罗尔斯正义原则的表述是:第一个原则:每个人对与其他人所拥有的最广泛的基本自由体系相容的类似自由体系都应有一种平等的权利。第二个原则:社会的和经济的不平等应这样安排,使它们①被合理地期望适合于每一个人的利益;并且②依系于地位和职务向所有人开放。 其中,第一条原则阐述的是人们所拥有的"平等权利",这一原则是自17、18世纪启蒙运动以来逐步被人们承认,并在英国、美国和法国的革命运动中被政治制度所确立的所有公民之间的平等。对于"平等的权利",自由主义政治思想家们早已达成了共识。因此,当代学者对于第一条正义原则的争论主要集中在罗尔斯所列出的"基本自由"项上,亦即争论哪些自由应被看作是"基本自由"。另一方面,对于差别原则(正义原则第二条的第①部分),大部分自由主义思想家(尤其是自由主义右派)都不能接受。下面我们先来看看罗尔斯是如何推导出差别原则的。

  

一、设定原初状态

  

   罗尔斯将人类的联合看作是一个合作的冒险体系,在这样的联合中,人们之间有共同的利益,也有对各种资源的相互竞争。因此,人们需要根据某些原则来决定由社会合作产生的利益之划分的方式。所以,罗尔斯认为,正义的主要问题是社会的基本结构,而正义的原则就是一个社会分配权利与义务、利益与负担的根本原则。

  

   对于正义原则的推导,罗尔斯借鉴了传统的契约论模型。罗尔斯认为,适用于社会基本结构的正义原则是人们之间的原初契约,"这些原则是那些想促进他们自己的利益的自由和有理性的人们将在一种平等的最初状态中接受的,以此来确定他们联合的基本条件。这些原则将调节所有进一步的契约,指定各种可行的社会合作和政府形式" 由此,罗尔斯将自己的正义理论称为"作为公平的正义"(justice as fairness),其含义是:正义是人们在公平的环境中达成的契约。罗尔斯将传统契约论的论证结构做了进一步的抽象,试图以纯粹程序正义的方式推导出正义的原则。

  

   如果我们将分配社会财富和资源的过程理解成一个程序,其中,而纯粹的程序正义是指,不存在判断分配结果是否正当的独立标准,只存在一种正确的或公平的分配程序,这种程序若被切实地执行,其结果也必然是正确的或公平的(不论其结果是什么)。罗尔斯以赌博作为纯粹程序正义的例子:"愿赌服输",只要赌博的程序是公平的,而参与者自愿参加,那就必须接受赌博的结果,无论其结果是输得精光还是一夜暴富。

  

   罗尔斯试图将正义原则的推导建构成一种纯粹程序正义,而这一程序就是"原初状态"(original position)。用罗尔斯的话来说:"原初状态的观念旨在建立一种公平的程序,以使任何被一致同意的原则都将是正义的" 。"原初状态"是从传统社会契约论中的自然状态抽象而来,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这一概念又被"无知之幕"(the veil of ignorance)所规定。罗尔斯认为,"必须以某种方法排除使人们陷入争论的各种偶然因素的影响,引导人们利用社会和自然环境以适于他们自己的利益",而用以排除各种偶然因素的工具就是"无知之幕"。

  

   在"无知之幕"的规定下,处在原初状态下的人们不知道下述信息:首先,没有人知道自己的社会地位、阶级出身、天生资质、自然能力的程度、理智和力量的情况;第二,人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善观念 、合理的生活计划,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心理特征:如讨厌冒险、乐观或悲观。第三,人们不知道他们所在社会的经济或政治状况,以及它能达到的文明和文化水平。第四,人们也没有任何关于他们属于什么世代的信息。 在"无知之幕"后面的订约各方只能知道有关人类的一般事实:他们理解政治事务和经济理论原则,知道社会组织的基础和人的心理学法则。

  

   另外,罗尔斯还对原初状态中订约各方的理性做出规定。罗尔斯认为处在原初状态中的人们是有理性的(rational),此处的理性是指:"在选择原则时每个人都尽可能好地推进自己的利益",也就是"自我利益最大化"。但是,处在"无知之幕"后面的人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计划"是什么。由于不知道自己生活计划的细节,每个定约者无法通过理性的计算来增进自己的利益。为了解决这一难题,罗尔斯引入了"基本善"(primary goods)的概念。罗尔斯将"基本善"定义为:"一个理性的人无论他想要别的什么都需要的东西" 。也就是任何人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都需要的一些必要条件。这样的"基本善"包括:较好的智力、权利、财富和机会,等等。其中"较好的智力"是自然的基本善,而其余的则是社会的基本善。在此设定之下,处在无知之幕后面的定约者们,虽然不知道自己具体的生活计划是什么,但必然会想要尽量大地增进自己的社会基本善 。于是,罗尔斯得到关于定约者之理性的具体设定:"他们将喜欢较多的而非较少的基本社会善" 。

  

   罗尔斯对于定约者之理性的第二个设定是:定约者不受嫉妒之累。罗尔斯认为应该按照这样的规定来建立正义观:"人们在原则的选择中设想他们有自己的、足以自为的生活计划。他们对自己的价值有一种牢固的自信,以致不想放弃他们的任何目的,即使以别人只有较少的实现他们目的的手段为条件" 。罗尔斯将排除了嫉妒心的理性称为"相互冷淡"的理性。

  

   最后,罗尔斯设定"定约各方被假定拥有一种建立正义感的能力,并且这一事实在他们中间是一公开的知识 。"罗尔斯提出这一设定,是为了保证人们对于所订立的原则的严格服从。定约各方所拥有的正义感意味着:"一旦原则被接受,各方就能相互信任地遵循它" 。罗尔斯强调正义感是一种纯粹形式的设定,并没有规定人们要选择哪一种正义观,它的作用是使得人们在订约时不会签订一种他们预计很难遵循的正义原则。由此,"无知之幕"、"相互冷淡的理性" 和"正义感"的设定构成了生成正义原则的完整程序--原初状态。下面,我们来看一看从这一程序中是如何产生出差别原则的。

  

二、差别原则的推导

  

   罗尔斯认为,人们对于正义原则的选择必然是从平等分配的原则开始的。因为,处在原初状态下的任何定约者都无法专为自己赢得利益,而且人们也没有理由让任何人接受不利于他的条件。所以,平均分配就成为了正义的第一个原则。这里的平均分配既包括机会的平等,也包括收入和财富的平等。然而,如果社会中有某种不平等能够使得所有人的状况都比最初的平均状况要好,那么人们没有理由不接受这样的不平等。罗尔斯认为,处在"原初状态"、具有"相互冷淡"的理性的人们,会将平均分配的直接得益作为将来更大回报的投资。也就是说,远见卓识的定约者将放弃眼前的平均分配,而接受某些经济和社会的不平等安排。因为,这些不平等作为一种有效的刺激,能够引发更有成效的努力,而这些努力又将使所有人获得更大的利益。 于是,最初的平均分配的正义原则就演变为:平等地分配所有社会基本善,除非一种不平等的分配将有利于每一个人。这一原则确实很有说服力:如果人们并不抱嫉妒之心的话,为什么不选择一种能够使大家的境况都改善的分配呢,即使这种分配不是严格平均的?

   在进一步的论述中,罗尔斯讨论了社会与经济不平等的限度。总的来说,社会与经济的不平等安排要以"最不利者利益最大化"为限。罗尔斯区分了完全正义(a perfectly just scheme)与充分正义(just throughout);完全正义的情况是:对状况较好的人的任何改变都不可能再增进状况最差的人利益。也就是说,当一个社会达到完全正义时,最不利者的利益达到最大化。充分正义的情况是:任何状况较好的人利益的增加都将促进最小受惠者的利益。也就是说,在充分正义的社会中不平等安排促进了社会中每一个人的利益,但还未使最不利者的利益最大化,还未达到最好的社会安排。完全正义与充分正义的情况可以从下面的图中得到解释:图一中x1、x2、x3分别代表了社会中的三个阶层的人,设x1是最有利者,x3是最不利者,x2为居间者。设x1的期望是沿水平轴画出的,x2与x3的期望是沿垂直轴画出的,我们可以看到在图中a点,x3达到最大值,也就是社会中的最不利者的利益得到最大化,因此这一点就是社会达到完全正义的情况;而在此之前的各点,当x1的值增大时,x2和x3的值都相应增大,是社会充分正义、但还未达到完全正义的情况。因此,正义原则所允许的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安排就只能以a点为限,超过a点,社会中最有利者x1的获利就是不正义的了。因为,在x1获利的同时,x2或x3的利益在减少。此时,社会中最有利者的获利是以牺牲较少获利者的利益为代价的。

  

   与此同时,图1还向我们展示了被罗尔斯称为"链式联系"的概念:"如果一种利益提高了最底层人们的期望,它也就提高了其间所有各层次人们的期望" 。在图1中a点的左面的区域就体现了这种"链式联系",因为在这一区域中,x3曲线升高的任何一点,x2和x1曲线都在升高。而a点右边的区域则不再存在x1、x2、x3之间的链式联系。 在链式联系存在的情况下,正义原则的表述就可以从"平等地分配所有社会基本善,除非一种不平等的分配将有利于每一个人"转变为"平等地分配所有社会基本善,除非一种不平等的分配将使社会中最不利者的利益最大化",而这正是罗尔斯深入讨论的"最大最小原则"(maximin rule)。

  

罗尔斯借助"最大最小原则"对差别原则进行了微观的推导。所谓"最大最小原则"是指:按选择对象可能产生的最坏结果来排列选择对象的次序,然后采用最坏结果优于其他选项的最坏结果的选择对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6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