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世佑:感谢劳动者的抗战纪念

——在美国旧金山海外抗战文物与史料展览会开幕式的演讲

更新时间:2015-10-21 09:24:00
作者: 郭世佑 (进入专栏)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上午好!

   我不是什么名家,只是一名普通的近代史与法律史研究者。感谢主办方的盛情邀请,从斯坦福来到旧金山海外抗战文物与史料的展览现场,参加一个别开生面的纪念活动,我是来认真学习的。

   我与在座的各位华夏儿女和热爱和平的国际人士一样,带着一份特别的敬意,缅怀70年前的反法西斯将士,我对当年为了保卫黄河、长江,保卫衡岳五岭的先辈们怀有一份感恩之心,不管他们属于什么党派,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青年党,无论他们是早已饮弹疆场,还是偶尔吃了一次败仗,历经磨难,有幸活到今天,冷看风云变幻和世态炎凉。正是他们在抗战建国的艰苦条件下,用血肉之躯,打破了日本侵略军企图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神话,最终守住我们的家园,直到日本侵略者彻底投降。中华儿女之所以能享受今天的安宁与幸福,与亡国奴的滋味绝缘,那是因为无数抗日的英烈们早已为我们买单了。

   总领事与几位贤达的发言,我都听得认真,特别是两位美女法官的激情演讲,我也有同感。刚才,我在思考另一个问题,近代中国与日本,都是受了西方列强的侵略,被迫启动改革开放,曾国藩发起的洋务运动比日本的明治维新还早七年,为什么我们中国总是吵吵闹闹,改得那么差,日本却改得那么彻底,而且早在九一八事变之前,在晚清的甲午战争中,就把我们中国打得一败涂地,这是为什么?还有,二战结束后,日本作为战败国,满目疮痍,还两次受到美国原子弹的伤害,并不比中国好到哪里去,但是,过了20年30年之后,日本就能再次腾飞,栖身世界强国,我们的国家却反复折腾,内斗不断,虽然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的GDP与经济总量已成为世界第二,但是,我们的代价很大,成本效益并不高,国内矛盾还比较突出,需要努力的空间还不小。如果与今天的日本相比,我们有没有差距?如果有,差距在哪?我们应该怎么办?这些问题恐怕都值得思考,更需要行动,而不仅仅是抱怨别人。不然的话,再过10年,20年,我们的抗战纪念又将如何?

   我们没有必要欣赏战争的荣誉,它毕竟是以无数生灵的血泪与毁灭为代价。纪念抗战的胜利不是为了煽动仇恨,而是要以尊重天下母亲与儿童生命安全的名义,锁定战争的罪恶,守护和平。借此机会,我要向抗战文物收藏者与本次展品的提供者、年轻的汽车修理师刘磊先生表达一份敬意和谢意。他不是什么大款,就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我作为历史专业的研究者,前天晚上还特意走进他的文物仓库,实地看看,想知道他到底收藏了多少真家伙,一看果然很多,除了日军指挥官的军刀,还有步枪与日用品,还有美军的服装与行李包,连避孕套都有,尤其是除了实物,还有文字。我问刘磊先生,一共有多少文物,他说共有四千多件,我想,如果把每一张历史照片当做一件,四千多件只多不少,而每一件都是他自己掏钱买下的。

   从大陆过来的在场朋友恐怕很多都是毕业于中国的名牌学府,来自山东济南的小伙子刘磊先生却只是一个年轻的汽车修理工,或者修理师,他连聊城师专、山东师院这样的学校都没上过,只读过函授,把自己修车赚的辛苦钱留下来,省吃俭用,买下这些与日本侵华战争有关的物证,他觉得,也许每一把军刀都沾着中国人的血,不能把它废了,总得有人研究这段历史,记住这段历史,珍惜和平。德国神学家 D .邦赫费尔说:行动并不来自思想,而是来自愿意承担责任。我从刘磊先生身上就看到了这一点。

   还要感谢刘磊先生创建的海外抗日战争史料研究会的会员们,以及协办单位的朋友与义工,让我们通过展览现场的实物与文字,激发历史的记忆,感受战争的残酷与和平的珍贵,他们也很辛苦。在国内,我多次出席或者筹备全国性乃至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我们每办一次研讨会,有自己的专业团队,有办公系统,还有学生当义工,还有体制内的经费与资源调度,但依然辛苦。前年和去年访问旧金山与斯坦福时,我的头发几乎全黑,这次过来已变得有点花白了,就是因为5月期间,我带着骨折的左脚,主办一个多学科的研讨会,还有同济大学首届历史学的系列演讲,很费神。其实,这些都属于我们分内的工作,再累也得做,海外抗日战争史料研究会的行动却完全是业余的,并不是非做不可,他们还没有什么资源,除了刘磊先生自己掏钱买文物,每一次展览也是自己掏钱出力,个个都是义工。据说,昨晚布置这个展览,他们就忙到凌晨两点甚至三点。他们自讨苦吃,究竟图个什么?他们平时在这边赚点小钱,养家糊口,还省点钱出来,尽自己的心意,就是想做一点与民族记忆和祖国发展有关的事情,一点一滴地做,这就是劳动者的朴实无华,就像墙上的时钟,在用行动体现自己存在的价值,我特别感动。

   各位同胞:回国以后,我要做两件事,一是破例写篇文章,向国内同行与读者介绍刘磊先生的文物搜集与情怀,还有他的团队,他们在做我们专业研究者应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情。第二件事,我要与国内同行,包括学生一起协商,怎样与刘磊先生合作,把日军侵华文物中的战地日记、战报、家书、照片、图册等文字遴选出来,该翻译的翻译,该整理的整理,该搜集的继续搜集,在此基础上,尽快写出更为翔实与完整的抗日战争史,也许应当重建海峡两岸与天下华人关于抗日战争的民族记忆,凝聚民族之魂,减少争吵,提升国家意志。

   谢谢各位!

   (根据海外抗日战争史料研究会提供的录音资料整理)

   演讲人郭世佑,同济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访问教授,海外抗日战争史料研究会顾问。

   2015年8月29日于旧金山花园角中华文化中心

   来源:《深圳特区报》2015年10月20日,理论周刊,专论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0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