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文唐:潜在权义与实在权义的区分及运用

——兼论出借人提前收贷的权利期间起算

更新时间:2015-10-18 11:09:57
作者: 余文唐  
也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与本文的观点相协调的,这就是将五要素中的“主张”区分为临时主张与预先主张。而预先主张,就是双方当事人事先在合同中约定履行时间。正所谓:“合同中有约定付款时间的,是权利人预先在合同中提出了要求;没有约定时间的,则需要提出要求。”只不过,这也仅能说明合同实在权利的取得。

   四、协调论证:加速到期与通知到期

   为扫除加速到期条款在诉讼时效起算上的认识障碍,本文以上三个部分已就权义区分、权义关系和权义获得等项予以条分缕析。基于上述的理论澄清与铺垫,现在回过头来就本文主标题中已经标明的文章主旨——加速到期的诉讼时效起算问题,加以协调性论证和结论性回应,以使笔者的观点得到更为协调而充分的支持。本部分所要论述的内容包括:前述特别约定的性质定位、法律效果及其诉讼时效起算,着重分析该特别约定与合同解除权约定、附条件合同之关系。

   前述特别约定,实际上是借鉴广泛运用于金融机构借款中的加速到期条款。所谓加速到期条款,通常指金融机构在金融借款合同中与借款人约定,如发生一定的事由,纵然债务尚未到期,仍认为其已届债务清偿期而求偿。这是约定性加速到期条款,实际上还有法定性加速到其条款。比如合同法第二百零三条规定: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借款用途使用借款的,贷款人可以提前收回贷款。法定性提前到期条款没有写进合同也可以适用,但一经写进合同就转为约定性的了。

   加速到期条款的功用就是防止或避免因借款人的违约行为、经营恶化等带来的金融风险和贷款损失。而这种风险和损失不仅仅可能出现在金融机关的借贷上,同样也存在于民间借贷。尤其是在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扩展民间借贷范围的情形下,大宗民间借贷势必增多从而引致加速到期条款在民间借贷中的大量运用。民法上实行的是意思自治原则,市场规则也是法无禁止即自由。因此,只要提前到期约定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规定,就应该是有效的。

   这里需要提到的问题是:提前到期约定的事由出现后是否需要通知到期?有论者将提前收贷权利的本质概括为“金融机构提前收回借款的权利系复合性权利,实质上是金融机构行使通知到期权这一形成权而接续下来发生的债权请求权。”本文认为,通知到期或许可以作为金融机构内部的业务要求,但没有通知并不影响贷款的提前到期。从逻辑顺序上说,是先有提前到期的效果,才有之后的通知提前到期,加速到期是因为约定事由出现,该事由本身并不包括通知到期。

   笔者揣摩之所以有“通知到期”一说,当与将加速到期约定与约定解除权混同有关。根据《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九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约定解除权的解除条件成就后,合同自解除权人的解除通知到达对方时才解除。然而,《合同法》第二百零三条则将提前收回借款与解除合同并列而作为各自独立的法律责任。基此,上海高院在其“金融借款问题解答”第五条规定:提前还款约定的条件成就时,贷款人据此诉请要求借款人提前还款的,不以解除合同为前提。

   从法律效果上看,合同解除既有终止履行的向后效力也有恢复原状等向前效力。恢复原状也即恢复到合同未订立时的状态,因而合同不能继续作为承担义务的依据,赔偿损失等责任承担是法定的后合同义务。而加速到期的效力只指向未来,借贷合同在加速到期后仍然存在,借款人仍应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返还贷款本息等合同义务。这与附条件合同的效力是一致的,因而它本质上属于附条件合同。而附条件合同债权的诉讼时效从条件成就时起算,是学界通说和司法共识。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

   [作者简介]余文唐,福建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第三届全国审判业务专家,“1989-2008年全国法院学术研讨突出贡献奖”获得者。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96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