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涛:农村教育何日重获话语权

——​乡村教育田野深描⑨

更新时间:2015-10-12 14:57:11
作者: 李涛 (进入专栏)  

   努力提高农村教育公共治理绩效。通过对真实数据的动态监测、“成本-收益”的绩效评估,形成对农村教育单项政策、投入等要素系统的及时跟踪、反馈、调试与预测。

  

   五、让全社会形成对农村教育的独立尊重与欣赏

   使农村教育具有独立和深刻的思想品味与学术内涵。以陶行知、晏阳初、梁漱溟等为代表的老一辈研究者和实践者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深入各地乡村开展教育实验和社会实践,他们留下的精神财富和实践资源,至今仍不断激励着作为后辈的我们在血脉相承中存放信仰,开拓奋进。我们不禁要问,百年后、千年后,当我们的后辈反观今时,我们能给他们留点什么?

   我们需要直面重大农村教育问题,扎根基层展开实证研究,形成富有中国本土立场的教育理论,改变西方理论“套裁”中国实践的现状,形成富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农村教育理论和话语体系。

  

   农村教育内在的期待与呼吁

  

   在国际合作层面,亟待从四个方面与国际社会展开良性互动:一是富有成效的国际经验交流与具有深度的国际学术对话;二是能够真正明显实现农村教育发展、加速实现弱者、底层和穷人教育改进的国际帮扶与援助,既可以是受助,也可以是他助;三是参与国际相关组织富有意义和价值、且合理合法的国际合作项目。

   在国家政策层面,呼吁政府在政策层面上予以更广泛和深入的支持:一是对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的政策帮助和支持;二是积极支持多元主体参与到国家农村教育政策研发、项目实施、过程督导和结果监测的整个环节;三是积极支持中国农村教育参与到国际农村教育分工—合作体系之中,建立能够代表中国声音的多边农村教育国际合作组织。

   在社会系统层面,中国农村教育渴望得到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一方面,希望能够给农村教育工作营造一个适度宽松的舆论环境;另一方面,需要更多的社会公众和组织能够热爱农村教育,特别是中国农村教育,愿意用实际行动改善弱者、底层和穷人不利处境,并提供帮助,当然这种帮助不仅仅是经济捐助。

   在个体支持层面,需要从舆论上唤起更多爱心人士的支持,哪怕这种支持仅仅只是您无意间看到了这份有温度的报告,进而偶尔向您的同伴提及。

  

   (感谢中国农村教育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东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处提供的各种帮助,感谢东北师范大学邬志辉、秦玉友、李伯玲、周霖、林丹、庞立生、白冰、刘善槐、凡勇坤、杨卫安、姜荣华、霍明等诸位专家学者在多次专题研讨会中给作者提供的宝贵建议)

   (作者:李涛,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博士后)

  

   原刊于 《 中国青年报 》( 2015年10月12日 10 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8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