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德明:美国在亚洲的石油扩张(1860—1960)

更新时间:2015-10-10 22:25:16
作者: 张德明  

  

   【作者简介】张德明,武汉大学世界历史研究所教授。

  

  

   石油问题是影响美国全球战略和政策的重要因素。欲正确认识当今美国的石油利益和政策,有必要了解它的石油扩张史①。本文仅对1860年至1960年美国在亚洲的石油扩张及其对世界的影响进行初步探讨。

  

   一、横越两洋抢占市场

  

   美国是最早在亚洲兜售石油产品的国家。1859年德雷克在宾夕法尼亚打出第一口油井,美国因此成为世界上用现代方法开采具有商业价值石油的第一个国家和近代石油工业创始国。美国从1861年就开始出口石油产品。美孚石油公司“努力将煤油送往世界的四面八方”。到19世纪80年代,石油出口占总出口的比例仅次于棉花。美孚提出“为中国灯盏供油”,其石油产品从1863年开始由大西洋运入中国。20年后,尽管在上海和宁波发生“干扰”美国油出售的行为,但美驻华使馆称:美国“石油正在赢得该国人民的信任”②。1895年洛克菲勒收购了斯科菲尔德的石油公司而获得了加州的石油基地后,实现了他从太平洋向中国出口油的梦想③。从此,美国煤油出口到中国,1899年为0.15亿加仑,其销售量和市场所占份额也不断上升:1905年0.8亿加仑、占52%,1910年0.96亿加仑、占60%④。之后,得克萨斯石油公司也进入了中国,因而得到中国化的名称:“德士古”。美孚从太平洋出口油对抢占亚洲市场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其一,与经大西洋相比,它大大地缩短了产品进入东亚的距离,从而显著地降低了运费;其二,产品同时从纽约渡大西洋进入西亚和南亚、从旧金山渡太平洋进入东亚和南亚。大量的油随着其内战的结束而进入西亚。1879年美驻君士坦丁堡领事报告:“甚至麦加先知陵墓上圣灯用的都是宾夕法尼亚的油。”总之,东方市场⑤上到处都是美国油。尽管有后起的俄国巴库、荷兰苏门答腊和英国婆罗洲等地石油的激烈竞争,但美孚在19世纪下半期是最大的出口商。

   美国油为何能全方位占领亚洲市场呢?首先,油源丰富产量高。美国主要产油州先后有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加利福尼亚、俄克拉何马、德克萨斯。1860—1950年,国内产量居世界之首(除1900和1901年居第二位外)。1860年年产量为50万桶,占世界总产量的98.4%,1950年日产量为590万桶,占世界总产量的57%⑥。其次,科技先进和销售术高超。秘鲁和东印度群岛的第一口油井使用的都是美国设备。在洛克菲勒炼油厂工作的安德鲁斯发明了新炼油工序,炼出的油质量好、产量高。独立石油小业主在与洛克菲勒的竞争中发明了管道运输法。海湾石油公司于1913年在匹兹堡建立了首座路边“免下车”加油站⑦,开创了这种零售行业。第三,具有若干经营有方、实力雄厚的石油集团。由于美国石油业是在自由资本主义转向垄断资本主义的时期发展起来的,故很快就形成了若干石油托拉斯。它们逐渐控制了石油的勘探、采油、精炼、运输和销售等各个环节。其资本雄厚经营有方,具有极强的竞争力。美孚就是典型。创始人洛克菲勒是个极富经营头脑的石油战略家。1955年纽约出版的《石油帝国》的作者奥康纳指出:“德雷克1859年发现如何从地底下打出石油,而约翰·洛克菲勒则发现怎样从石油里赚取金钱。”⑧在煤油时代,他对打井和采油缺乏兴趣,只专心于炼油和售油。他贿赂铁路公司实现了石油的长距离低价运输,降低了油价。后又吞并了一些独立的小业主,利用其发明的输油管建立了输油管网。到燃料油时代,它又转向打井采油,成为控制从勘探到销售全过程的“石油帝国”。第四,强有力的石油外交政策。美国石油工业的发展正好与其国力增长同步。1894年美国成为头号经济强国,一战后为头号军事强国,二战后则为超级大国。美国政府是石油公司对外扩张的坚强后盾⑨。因此,政府对石油产品在亚洲的推销给予了重要的外交支持。例如,1883年在上海和宁波出现了对美国油的抵制,1905年前后,世界各地华人因一些美国人对华人歧视而抵制美国货(石油等),这些对美商不文明倾销进行的抗议活动,皆是由于美国总领事对中国政府施压才被平息的。

  

   二、“门户开放”染指油源

  

   当美国人利用本国和拉美的油源抢占亚洲市场时,缺乏油源的西欧商人进入亚洲勘探,到20世纪20年代,他们已控制了亚洲的主要油源,将美国拒之门外。

   东南亚、西亚和南亚的油源为荷、英、德等控制。1885年荷兰人在东印度群岛打出第一口有商业价值的油井。1907年成立的“皇家荷兰壳牌公司”到1911年拥有租让地32000平方公里⑩。英国控制了伊朗的油源。1901年英国工程师兼商人达西通过与伊朗签订西亚第一个重要的石油租让地条约,得到约50万平方英里(相当法德两国面积之和)的租让地,在此基础上于1908年成立了“英国—波斯石油公司”。1911年英国政府购买了公司股份的51%。另一块石油重地伊拉克也主要为英国控制。1912年德、英、荷等国的利益集团组成了“土耳其石油公司”,英国—波斯石油公司拥有50%的股票权。19世纪末,美商开始在亚洲找油。1894年美孚人员抵东印度群岛,但壳牌公司拒绝将油矿卖给美孚。荷兰政府通过多项法令,保证对油源的绝对占有,竭力排斥美国资本。1908年美国人切斯特在美索不达米亚获得几块石油租让地,但因欧洲列强暗中作梗等原因而最终告吹。维多利亚女王明令;禁止缅甸有洛克菲勒或摩根利益的公司存在。英国政府规定:印度的勘探和采矿租契只给英国臣民或由之控制的公司。尽管美国政府对英荷等国提出了强烈抗议,但在20世纪20年代之前,美国人的努力是竹篮打水。

   美国从20世纪20年代初开始,大大加强了对亚洲油源的争夺。1920年协约国最高委员会任命英国为伊拉克和巴勒斯坦的受委任统治国。英国想以此排斥美国公司。但根据国际联盟的规定,在商务方面,受委任统治国应坚持门户开放、尤其是关于开发石油和其它自然资源的租让地必须不分国别、摒弃垄断地对外开放(11)。美国则利用这一规定,力图与英国等分享由他们独占的油源。

   伊拉克成为美国的主攻目标。因为伊拉克在当时石油蕴藏前景最佳,且土耳其石油公司禁止任何其他石油公司进入西亚。美国声称:战前土耳其公司的租让地无效。英法的《圣雷莫协定》(12)成为攻击的焦点。英国—波斯公司、壳牌公司和法国石油业主坚决反对美国公司进入。新泽西美孚、纽约美孚、辛克莱等七公司组成的“美国集团”与国务院商讨如何有效地对付欧洲人,同时,请圆滑的古尔本基安作调停人劝说英国让步。在美国的软硬兼施下,英国的态度渐渐缓和。殖民大臣丘吉尔在给外交大臣寇松的信中指出:只要“美国人被排斥在伊拉克的石油开发之外,我们将看到我们在中东永无宁日”(13)。随后寇松宣布:英国已准备放弃《圣雷莫协定》,支持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美国随之作出表示:海军委员会正在制定结束英—美海军对峙的协定;对英国在拉美的石油扩张采取更宽容的态度。从1922年7月始,美国集团与英国—波斯公司就让美国参加土耳其公司之事宜进行了长达6年的马拉松谈判,1928年7月31日签署了著名的《红线协定》,取代了8年前的《圣雷莫协定》。据此,英国—波斯、壳牌、法国三公司和美国集团各占23.75%,古尔本基安占5%的股份(14)。美国集团的七个公司最后只剩下新泽西美孚和纽约美孚。这样,由五大公司组成的土耳其石油公司共同勘探和开发“红线区域”(埃及以东、波斯以西除科威特外的所有地方)的油源。两个美国公司成为该公司的成员,等于在西欧人组成的垄断公司里打进了一个楔子,是打开波斯湾地区油源之门的关键。

   然而,1914年土耳其石油公司签订的协定中有一项“自我放弃”条款(Self-denyingprinciple)。条款规定:除埃及和科威特之外的所有阿拉伯地区的油源只能由土耳其石油公司集体开发。1928年英国—波斯公司仍坚持扩大了的土耳其石油公司的每个成员必须同意该条款。这意味着美国的两个公司必须受其约束。美国反对该条款,但无济于事。这种情况维持了18年。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新泽西美孚和纽约美孚于1946年宣布不受该协定的约束。古尔本基安和法国公司将两公司告上英国法庭,两公司则坚持认为《红线协定》“限制贸易”,故无法律效力。伊拉克石油公司(土耳其石油公司之新名称)的分裂使《红线协定》寿终正寝。美国公司摆脱了《红线协定》的限制,是门户开放政策的重大胜利。

   美国学者斯托克承认:“在‘门户开放’的面具下,诸美国垄断公司以租让地(到20世纪末才期满)的形式,在所有伊拉克实际的和潜在的石油生产中,得到了相当可观的份额。”(15)美国的策略是:先通过签署《红线协定》而成为土耳其石油公司的一员,然后从内部发难,废除《红线协定》,使垄断油源的象征——土耳其石油公司土崩瓦解。

   在伊拉克酣战的同时,美国诸公司也在紧锣密鼓地叩开其他油源之门。到20世纪30年代,主要受英国控制的沙特阿拉伯半岛上的油源之门均被打开:加州美孚和德士古共同占领了沙特的油源,海湾和英国—波斯合伙开发科威特的油源,科威特与沙特之间的“中间地带”成了“美国独立石油公司”和西太平洋石油公司的租让地,巴林的油源落入加州美孚和德士古之手。

   二战前,美国人积极角逐伊朗的努力一再受挫。战后美国加强了对伊朗的渗透。伊朗成为杜鲁门四点援助计划的主要接受者。美国“海外咨询公司”为伊朗经济发展设计了蓝图。但此时伊朗民族意识觉醒,1951年对“英国—伊朗石油公司”(原英国—波斯公司)实行资产国有化。英国阻止伊朗销售石油,伊朗出现经济和政治危机。美国中情局乘机颠覆了莫萨德克爱国政府,扶植起亲西方政权。美国诸石油公司与“英国石油公司”(原英国—伊朗石油公司)签订了《国际石油财团协定》,美方所占股份达40%。“伊朗的这一财团协定标志着美国五大石油巨头控制中东(主要是西亚)石油的顶点。”至此,西亚最后一扇紧闭的油门——伊朗门终于被打开。到30年代末,美国已控制了中东油源的42%(16),到50年代中期,又增添了伊朗油源的40%。

   美国政府从1921年始在东印度群岛加强对本国公司的支持。美孚要求荷兰政府批准它获得石油租让地,但无答复。辛克莱公司则要求得到重要油田占碑租让地的一部分。荷兰政府以向下院提交将占碑给予B.P.M.公司(壳牌的主要子公司)的议案相对抗。于是美国国务院指示美驻荷大使“反对荷兰政府的占碑议案”。荷兰议会则通过议案,并由女王签字。对此,美国政府采取了相应行动:经济上歧视在美国寻找租让地的荷兰壳牌公司;军事上美国舰队抵达巴达维亚(17)。荷兰被迫让步。1927年12月新泽西美孚共获360000公顷租让地。因油源之门被打开,美国公司的产量迅速提高。1924年新泽西美孚的油产量只占该地总产量的5%,而B.P.M.公司则占95%。1939年,由于加州美孚和得克萨斯两公司也积极在该地活动,使美国公司的油产量占该地的28%(18)。二战后,美国诸公司重返印尼,并扩大了所控制的油源。到1957年美国公司共占印尼石油总产量的67%。由于美国公司的扩张,壳牌公司所占的比重不断下降:1925年为95%,1940年为57%,1957年仅为23%(19)。

综上所述,1920年之前,波斯湾地区和印尼这两处亚洲的主要油源分别主要为英国和荷兰所控制。美国从20世纪20年代初开始,擎起了门户开放的法宝,以外交、经济和军事等手段击败了西欧国家的油源独占政策,打开了巴勒斯坦、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巴林、科威特、伊朗和印尼的油源之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790.html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