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泳:纪念顾准其实是纪念一种独立思考精神

更新时间:2015-09-29 20:55:14
作者: 谢泳 (进入专栏)  

   我最早知道顾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读书》杂志上刊出过何新的一篇书评,谈顾准《希腊城邦制度》,读后印象深刻。到了九十年代,贵州出了《顾准文集》,我才比较系统地读了他的大部分著作。那时我在山西作家协会工作,丁东在山西社科院,我们经常交流这方面的心得。我们当时有一个想法(后来还写了一则提纲式的论文),就是想系统梳理一下1949后中国的民间思想,我印象中这篇文章发在日本一个中文期刊上,因为是互联网初期,没有保存下来电子文本。我们为什么看重民间思想,现在想来,其实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提倡独立思考的精神。在这个思想背景下,顾准早年的文稿和笔记自然会得到我们的重视。后来因为学术兴趣转移,这个学术工作是由丁东独立坚持下去的。九十年代中期,与顾准文稿、笔记、日记和纪念文集的相关整理编辑和出版工作,多数是由丁东参预完成的,他在顾准研究方面的持续努力我非常清楚,就是要坚持一种独立的思想。

   今年五月间,我去南京看望一位老朋友,聊天时偶及顾准话题,老友有一个看法是反思顾准思想的深度,他感觉这些年对顾准思想的评价是不是高了?或者说顾准是不是一位被高估的思想家?我当时没有回答,但这个问题却留在了记忆中。我自己没有系统研究过顾准的思想,只有一般的阅读常识。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为止,我感觉当代人对顾准的重视和评价不完全是一个思想史问题,更不是一种政治哲学传播过程中学者的贡献问题,而是在中国现实环境下,个人能不能保留独立思考的问题,这个看似简单的常识,不但过去没有解决,今天我以为更是失去了它应有的精神高度,所以我要说,我们纪念顾准,其实是在纪念一种独立思考的精神,纪念一种独立思考的品格,纪念一种独立思考的气节!

   1949年后,就思想和文化方面判断,中国长期官方意识形态独大,个人独立思考的意识极端缺失,更不要说个人独立思考的勇气了。在此历史条件下,中国知识分子其实已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今天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中国读书人还有多少在内心保持对那些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的敬意?还有多少读书人愿意选择这种独立思考为自己人生的精神高度?我现在的感觉是悲哀,我们能有保持沉默的勇气就是精神上的战士了。人人都在苟活,人人都在为保住自己可怜的饭碗哀鸣,今天中国读书人的精神哪里去了?我们纪念顾准,我们是怀念一种独立思考的气节!在人人都为五斗米折腰的时代,要呼唤中国知识分子的独立思考精神!

   今年纪念顾准诞辰百年,明年纪念陈寅恪逝世五十周年。我们纪念这些有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因为他们保持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尊严!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598.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