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植荣:美国的崛起源于“美国梦”

更新时间:2015-09-28 20:20:46
作者: 刘植荣  

   2013年6月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访问时提出“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美国的崛起源于“美国梦”,中国要复兴也要有“中国梦”。

   在20世纪里,一个个美国梦变为现实。马丁·路德·金的梦想也实现了,在他发表《我有一个梦》的演讲一年后,美国通过了《权利法案》,黑人开始享有与白人同等的权利。

   “美国梦”的本质就是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中国的理念是“大河有水小河满”“国强民富”,美国的理念则是“小河有水大河满”“民富国强”。国家的成功取决于每个公民的成功,社会上有一个人贫穷,就不能称其为富裕社会。芭芭拉·布什说:“你们家庭的成功,我们社会的成功,不是取决于白宫里发生了什么,而是取决于你们家里发生了什么。”为此,肯尼迪号召:“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

   “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为美国的崛起提供了制度保障。“人民是政府所有权力的源泉,所以,应扩大人民的权力,而不是限制人民的权力。要想扩大人民的权力,就必须为每个公民提供参政机会。”乔丹接着说:“政府代表所有人的权力,而不仅仅代表一个利益集团的权力。”

   政府必须问政于民,绝对不能让“专家”“精英”堵塞政府与人民沟通的渠道,艾森豪威尔警告说:“我们必须警惕由科技精英掌控公共政策的危险。”这就是民主。

   在民主政治里,官员是人民的公仆,中国叫“父母官”,美国则叫“儿女官”,百姓是官员的衣食父母。罗斯福说:“我们为官的宗旨不是欺压黎民百姓、被人民侍奉,而是侍奉我们的人民、甘当人民的公仆。”“那些愚蠢地认为,骑在老虎背上就能拥有绝对权威的人,结果成了老虎的腹中餐。”肯尼迪的论述与“水所以载舟,亦所以覆舟”如出一辙。

   为官的目的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掠夺人民财富,更不是当利益集团的说客。罗斯福说:“我们只有认识到把物质财富作为衡量成功的标准是错误的,才能避免在高官厚禄的错误思想指导下去担任公职或高级政治职务。” 尼克松坦言:“我很自豪地说,在所有资助我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曾要求我给他特别关照。我很自豪地说,没有一个人曾要求我违背我自己的良心对一个法案投票。我很自豪地说,我没有以任何借口让纳税人为我的政治活动费用支付过一分钱,因为我认为,政治活动费用不应该由纳税人承担。”

   乔丹对如何为官这样解释:“作为公仆,我们必须成为这个国家百姓的楷模。如果官员劝告人民关心共同利益,可我们自己却在践踏共同利益,这该是何等的伪善。”

   民主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就是选举,选举必须是自由选举,不能是胁迫或暗示下的选举。马尔科姆说:“要么是选票,要么是子弹;要么是自由,要么是死亡。如果你们没有作好为自由付出代价的准备,那就请你们不要妄谈‘自由’这个字眼。”

   不自由,毋宁死!人们对自由的渴望就像溺水的人渴望空气一样,越是有良知,文明程度越高,对自由的渴望越强烈。希拉里·克林顿说:“自由意味着人民享有公开聚会、结社和辩论的权利,意味着要尊重那些与政府持不同政见者的观点。”

   美国宪法上“人人生而平等”和“天赋人权”的神圣理念是民主政治的灵魂。肯尼迪对此诠释为:“人权并非来自政府的施舍,而是来自上帝的恩赐。”

   “抱着一个种族火药桶比抱着一颗原子弹更危险。”这是马尔科姆对社会和谐重要性的精辟论述。只有公平、廉正的土壤,才能孕育出伟大的和谐社会。国家追求的是普遍富裕,不能只考虑富人利益,忽视穷人利益;不能让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富人与穷人是共生关系,正如肯尼迪指出的那样:“如果一个自由社会不能帮助众多穷人,那它也就不能保全少数富人。”当前发生的70年来最严重的世界性经济危机,其诱因就是政府只考虑房地产开发商的利益,忽视了房奴的利益,但危机使所有人——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蒙受损失。

   人不是孤岛,生活在社会上要互相关心。如果每个人只考虑个人利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就是一个分裂的冷漠社会。费希尔警告那些自私自利的人说:“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所以我不去阻止;他们追杀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所以我不去阻止;他们追杀罗马天主教徒,我不是罗马天主教徒,所以我不去阻止;现在他们来追杀我们,还有谁能去阻止?”

   教育和勇敢的科学探索精神为美国的崛起注入了活力。计算机,原子能,登陆月球,火星探险,美国在科学上的重大成就让世界其他国家肃然起敬。约翰逊说:“贫穷绝对不能成为学习的障碍,教育必须为摆脱贫穷提供出路。”面对太空探索的挫折,里根以大无畏的气概发出了豪迈的声音:“挑战既来,笑而迎之。”“未来不属于懦夫,而属于勇敢者。”

   20世纪的美国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并赢得了冷战的胜利,军事实力捍卫了美国20世纪霸主地位。麦克阿瑟早就为美国制定了战略防御策略:“太平洋是保护所有美国领土和太平洋所有自由岛的盾牌,我们和我们的盟国通过控制一条从阿留申群岛到马里亚纳群岛的弓型岛链来控制太平洋的亚洲沿岸。这条岛链可以让我们拥有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到新加坡所有亚洲港口的制海权和制空权,阻止任何敌对行动进入太平洋。”

   20世纪的美国像奔驰的列车,如科莫所说,“一车接着一车地把教育、住房、和平带到了新边疆;整个美国大家庭都上了车,不间断地向外扩展、壮大;在前进的道路上,把所有老弱病残和黑人、西班牙裔人以及其他所有族裔的人都拉上,当然也包括那些为建设自己的家园而奋斗并要求得到美国一小块土地的土著人。”

   没有亲情的人生是枯燥的、寂寞的人生。芭芭拉语重心长地劝告年轻人:“当你们走到人生尽头,你们不会为没通过一次考试、没赢一场官司、没多做一笔生意而后悔,但你们会为没陪伴丈夫、孩子、朋友和父母而懊丧。”

  

当然,一个人也好,一个民族也罢,梦想绝不是仅仅对金钱的追求,只有金钱也带不来社会的和谐和人们的幸福。美国梦对精神层面的追求远远胜过对物质的追求,正如美国作家托马斯·沃尔夫写的那样:“任何人,不管他出身如何,也不管他有什么样的社会地位,更不管他有何种得天独厚的机遇……他有权生存,有权工作,有权活出自我,有权依自身先天和后天条件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美国历史学家詹姆斯·特拉斯洛·亚当斯在《美国史诗》也写道:“美国梦远远超过物质范畴,美国梦就是让个人才能得到充分发展,实现自我。”他认为:“美国梦不是汽车,也不是高工资,而是一种社会秩序,在这种秩序下,所有男人和女人都能实现依据自身素质所能取得的最大成就,并得到社会的承认,而与他(她)的出身、社会背景和社会地位无关。”

   罗斯福总统对美国梦概括为:“幸福不是来自金钱,而是来自成功的喜悦和创造性的努力。在疯狂追逐瞬息即逝的利益时,千万不要忘记劳动带来的愉悦和精神享受。”(本文选自《美国20世纪最震撼的声音》[英汉对照]前言,刘植荣译,江西人民出版社)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575.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