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普京的选择:解释俄罗斯外交政策和干预乌克兰

更新时间:2015-09-20 22:02:46
作者: 尹宏毅  

  
翻译: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新华社副译审尹宏毅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季刊》8月3日发表的2015年夏季号刊登,美国巴纳德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金伯利?马滕撰写的一篇文章,题为《普京的选择:解释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和对乌克兰的干预》,全文如下:

   俄罗斯总统普京不断发展的对乌克兰政策继续使几乎每个人都感到意外。从一开始就很明显的是,他认为,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2014年2月被赶下台是非法的,是他所说的西方策划的政权更迭的又一个例子,并且担心自己可能是下一个目标。他还认为,乌克兰明确地倾向于西方,是对俄罗斯在自己传统势力范围内的权力与控制的挑战。很显然,他打算做出负面反应。但是,他所做出的具体选择甚至使专业分析家业感到吃惊。

   首先到来的是莫斯科吞并克里米亚所造成的冲击,它在乌克兰动用了称为“小绿人”、在俄罗斯动用了称为“礼貌人”的特种作战部队。此后,政治学家约翰·米尔斯海默迅速地将此解释为普京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可能的扩张,以吸收乌克兰的反应。冷战结束后北约的东扩进程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通过向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国发出邀请。有关扩大北约组织,以吸收乌克兰的正式会谈始于2008年。米尔斯海默认为,普京担心可能会失去俄罗斯在克里米亚港口塞瓦斯托波尔的海军基地解释了他2014年的策略。但事实上,没有任何明显的迹象应该引起普京做出这一特殊选择,也没有任何人(至少在公开场合)事先预测到这种情况。北约组织上一次扩张发生在此前五年,任何形式的进一步扩张都没有列入2014年北约联盟的议程。北约组织内没有任何人当时认真考虑邀请乌克兰迅速加入该联盟,因为基辅糟糕的经济状况,及其腐败和俄罗斯对乌克兰军队的渗透,就遑论其缺乏政治稳定性。

   2010年与乌克兰达成的一项协议,保障了俄罗斯一直到2042年对塞瓦斯托波尔的使用权。基辅从其作为回报所获得的俄罗斯提供大量补贴的天然气供应中受益匪浅。虽然乌克兰反对派领导人长期以来一直扬言要取消这项协议,但基辅没有任何动机要单方予以废除,对莫斯科来说,在任何未来谈判中,天然气价格都仍然是讨价还价的一项强有力的工具。通过威胁乌克兰主权,普京无疑地促使基辅更为紧密地纳入北约的轨道,而不是确保与莫斯科的今后合作。通过使克里米亚俄罗斯族占压倒多数的选民退出乌克兰,他失去了俄罗斯在基辅长期持有的一项发挥政治影响力的工具。

   此次吞并之后,普京于2014年3月18日在俄罗斯议会的一次联合会议上发表胜利演讲。在担任总统或总理的十四年任期中第一次,普京使用了明确的民族主义措辞来解释自己的外交政策举措,并证明其正当性,把克里米亚说成是“俄罗斯原始领土”,抱怨说,由于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民族沦为世界上被边界所分裂的最大族群之一,即使不是最大的一个”。虽然近年来,俄罗斯社会中的民族主义和反对少数民族的暴力活动肯定不断增多,但普京本人此前一直采用中央集权论的,而非带有民族色彩的措辞小心翼翼地表达自己的民族主义情绪。他的选择再一次令人感到十分困惑,因为这似乎预示着对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哈萨克斯坦和摩尔多瓦等邻国的威胁,因为这些邻国全都拥有大量俄罗斯族少数民族人口,每个国家都在普京需要其所能获得的任何国际支持的时候做出了负面的反应。

   尔后,俄军支持了乌克兰东部省份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其非正式名称为顿巴斯(即顿涅茨克盆地)地区——的分离主义者。在这些地区,与克里米亚不同的是,俄罗斯族(起码在2001年,即实行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时)构成人口中唯一主要的少数民族,而不是多数民族,尽管讲俄语的当地人口占大多数。虽然普京谈论维护顿巴斯地区希望从基辅获得更大自治权的讲俄语的人们的政治权利,但专家们立刻开始推测,普京的真正目的是造成一场新的“被冻结的冲突”(就像南奥塞梯、阿布哈兹、德涅斯特和纳卡地区的冲突一样),可能是试图确保北约组织绝不会对吸收乌克兰表示欢迎。

   但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冲突不会保持冻结。2014年9月5日在欧安组织支持下在明斯克达成的一项停火协议——据说受到普京在访问蒙古时在飞机上所记笔记的启发——实际上从未坚持下来。这一证据表明,俄罗斯恰恰相反,增加了对叛乱分子的先进装备与武器供应,并派遣伪装成“志愿军”的俄罗斯部队。到2015年1月,一场针对乌克兰军队的新的冬季攻势展开了。

   当月,普京再次改变他的言论。现在,他认为,东部的战斗实际上不是旨在解决明斯克协议中所讨论的那种问题,如地方自治权和为顿巴斯地区的讲俄语的人口提供安全保障的一场乌克兰内战。他声称,相反,这是北约企图利用乌克兰军队作为“海外军团”剥夺乌克兰人民的利益,目的在于威胁俄罗斯的主权与安全。同时,俄罗斯国家媒体宣传,一名美国军人参加了顿涅茨克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的战斗。现在看来,普京没有使这场冲突保持冻结,而是为俄罗斯使局势升级奠定了基础,也许是为了营造通往克里米亚半岛的一座陆路桥梁,因为自从2014年俄罗斯吞并之后该半岛与乌克兰的唯一陆地边界被切断以来,该半岛的经济一蹶不振。

   如何解释这些曲折与转变,以及它们对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未来都意味着什么?不幸的是,在莫斯科使局势明朗化之前,没有办法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以下各节解释美国及其北约盟国为什么应该应对这种糟糕的不确定性,以及应该采取什么应对措施。

   不可预测的普京

   美国和西方国家领导人希望了解普京的“残局”是什么。这一术语源自国际象棋,在其中,目标是在需要具有战略眼光的漫长的一系列步骤之后,将其将死。但普京从来没有声称自己是一个象棋大师;他是个柔道高手。柔道牵扯到直接的战术,而不是长期战略。一名柔道选手进入一个房间,打量对手,寻找其弱点,发动闪电式攻击,使对方失去平衡,从而造成对手由于自己的身体重量而跌倒。柔道比赛中的胜利者没有必要比对手个头大或者力量大,而仅仅是更为迅捷和精明。一场比赛结束时,柔道选手接着迎战下一位,打量新的对手,再次开始比赛。

   柔道在塑造普京的世界观方面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把自己经过街头打架的童年养成纪律性归功于柔道。他酷爱这项体育,以致在2008年梅德韦杰夫的总统任期内担任总理期间拍摄的有关柔道的一部电影中担任主角。普京在影片中谈到俄罗斯在柔道领域中的胜利历史,展示了自己所喜欢的一些动作。(想象一下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玫瑰园中拍摄有关篮球的一部相似的影片。)当普京长期以来的柔道教练阿纳托利·拉赫林2013年8月去世时,普京要求自己的保安团队在葬礼结束后远远地跟在自己身后,以便他独自瞻仰遗容,即便是在电视转播情况下。

   与此同时,普京当政期间,他的儿时柔道密友阿尔卡季·罗滕贝格一跃成为俄罗斯的亿万富翁之一,因为国家控股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向其出售了子公司。普京对其加以提携,把2014年索契奥运会的总价值70多亿美元的建筑合同授予罗滕贝格的公司,并于2015年1月把修筑计划跨越俄罗斯和克里米亚之间海域的刻赤海峡大桥的合同授予他。普京的生活沉浸在柔道的世界中——而一名柔道高手不需要残局。相反,柔道选手每时每刻应对环境的风云变幻。唯一的目标是成为比赛结束时成为最后一个没有被摔倒的选手,无论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并非仅仅是沉浸在柔道的世界中影响了普京偏好采取出人意料的举措。他担任克格勃特工的职业生涯历史也起了关键作用。普京认为,自己获得改变人生的机会,把自己从平庸的学生改造成勤奋的学者,应该归功于克格勃。普京在克格勃和联邦安全局度过的岁月中究竟都干了什么仍然模糊不清。俄罗斯问题专家菲奥娜·希尔和克利福德·加迪认为,他最初是一位办案警官,精于策反外国人(包括他驻在德累斯顿时的东德人),以达到莫斯科的目的。他们认为,普京后来还于20世纪90年代初在自己的谍报工作中增添了金融调查的技能,当时他暂时辞去了正式的国家公务,以便在私有化和税收问题上效力于圣彼得堡市长。此外,他还给老朋友带来了好处,因为他的克格勃时代以及随后的联邦安全局时代的同事们在政府中获得了高级职位,并担任了石油、核能和国防部门中的国有工业联合企业中的要职。无论普京发挥什么具体作用,克格勃都肯定在伪装和蒙骗的技能方面使之训练有素,从而助长了他在不可预测性方面的才干。因此,普京如果继续出人意料,不应当使任何人感到吃惊。

   不透明的网络与出人意料的决策

   此外,即使普京个人被废黜(这个问题将在下文论述),俄罗斯当前体制的性质本身也使莫斯科的所有举措都难以预测。这是因为通过非正式的关系,而非明确界定的组织机构与领导人建立联系的不透明的政治网络所做出的决策。美国政府做出任何决策之前,其意图都提前很早就通过电报传达:行政机构通过适当的透露消息的手段发射试探性的气球;专家们在媒体上进行无休止的辩论;国会举行听证会;民意测验专家进行民调。

   与此相反,俄罗斯的决策过程却模糊不清。决策不是在明确界定的宪法机构或官僚机构中做出,而是由身份不明的个人在秘密环境中制定。权威来自个人关系,这种关系通过家庭、邻里和以前上学或者工作的经历得到巩固。虽然所有的政治体制都在一定程度上依靠这种网络关系,但俄罗斯与欧洲或北美政体的不同之处在于其个人化的政治庇护体制的广度和深度。俄罗斯政界、商界和社会的各个领域中的领导人都有义务保护网络中的个人保护对象,并维护其利益。追随者反过来对关照自己的权势人物感恩戴德。网络凭借长期的感情纽带得到加强。这种纽带的影响力远远超过眼前的私利方面的权宜之计。

   有报道称,随着时间的推移,普京的个人圈子缩小了,他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寻求一小撮人,尤其是自己的克格勃和联邦安全局故旧的建议。因此,他的政策选择的出人意料的性质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反映出其所掌握的信息的不完整性,如果他不听取范围更为广泛的专家意见的话。正如政治学家杰西卡·L·P·威克斯所认为,全世界的个人色彩浓厚的独裁政权都面临着这一问题。没有人想要成为与自己上司的观点相矛盾的,或者质疑领导人的选择是否明智的坏消息传递者。

   但是,这个非正式的网络体系远非仅仅是表明普京其人的或者俄罗斯当前气氛的一个迹象,而是已经在俄罗斯存在多年,甚至也许是几个世纪。学者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苏联体制主要建立在个人之间传统的保护人与受保护人之间关系,而不是任何抽象的共产党结构基础上。虽然相关的人员及其人生哲理已经彻底改变,但这与沙皇时代的政坛相比,风气犹存。

   普京的个人历史和整个俄罗斯的政治体系都有利于造成使人出乎意料的局面,这一事实意味着,我们应该继续预料到出乎预料的事情。乌克兰以外的世界上的一个主要的例子就是2013年叙利亚的“九月惊奇”。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突然宣布计划,在联合国支持下消除叙利亚的所有化学武器,就在美国考虑针对一种十分确凿的证据发动空袭的时候。这种证据表明,阿萨德政权曾使用化学武器对付叙利亚本国人民。拉夫罗夫的宣布的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到这一时刻为止,俄罗斯一贯地抵制联合国安理会其他成员国由于叙利亚政权攻击平民而对其实施任何制裁措施,哪怕是提出任何批评的所有企图。现在突然间,莫斯科提供了救助,牵头制定了一项计划,以便派遣西方观察员在安理会监督下进入叙利亚,剥夺俄罗斯自己曾经用常规武器武装的一个政权所拥有的化学武器。俄罗斯新闻界,或者该领域的俄罗斯专家,都没有就这项决策展开任何明显的辩论,无论是在决策做出之前还是之后。

   有关非正式网络如何运作的预测

尽管事实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3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